《血旗震山河》

第二十七章 林圆圆原形毕露

作者:秋梦痕

萧南宏停手后毫无火气,面对星宿神魔和长城蛇拱手道:“两位,已经过了五百招了,

这一场打下来,结果如何,你我双方都很清楚,真正得到便宜的不是你我,我曾说过,北国

神剑不是我萧某人必须追回的理由,只要两位不毁前约携手合作,我愿替两位夺到另外几件

宝物。”

星宿神魔冷声道:“萧国相,你的谎言太幼稚了,我们本来相信你的诺言,可是现在反

觉得你太可笑了,居然拿一把假的北国神剑来骗取老夫等合作,现在又杀死了喷香女还不

够,竟还厚着脸皮再谈合作,你到底是哪一等骗徒?”

萧南宏闻言大怒道:“星宿,你把话说清楚点!老夫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领导人,

你认为我要不了你的脑袋!”

长城蛇阴阴笑道:“姓萧的,这是江湖武林,别把在大燕国的派头拿出来,要动手再拼

就开始!”

萧南宏双掌一分,就要动手,但忽见他弟弟萧龙廷冲出大叫道:“大哥住手,我刚得到

老三送来消息,我们与星宿有了误会!”

萧南宏收手急问道:“什么消息?”

萧龙廷道:“我们的北国神剑早在巫山就被盗走了,星宿兄拿的是调包货,刚才老三在

星宿他们藏剑处找到了那把假货。”

这番话一出,当场把双方都愣住啦,长城蛇跺脚长叹道:“喷香可真死得太冤枉!”

星宿神魔道:“长蛇,剑是喷香藏的,该不是她动了手脚?”

“狗屁,星宿,人都死了,你还怀疑喷香,难道要她死了还背黑锅!”

萧南宏乘机作和事佬道:“两兄弟别发生误会,这事还得查证,我们既然知道内情,何

不找地方研究研究!”

他摆出毫无嫌隙的样子,硬把二人拉进树林!

奇幻手看到这里,心中有了个疑问,轻声向大家道:“这样看来,萧南宏的北国神剑真

的失去了,这又是谁呢?谁能在他身边盗走那样贵重的东西,下手人的道行可真高。”

胡乃道:“你那盗王师傅就有这种神通,难道你一点不明白你师傅的能力?”

奇幻手道:“他教我的功力中,虽然都是江湖绝传的玩意,他身上有些什么别的神通我

怎会知道,连他的内功有多深我也不明白。”

郎独道:“这里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我们只有再深入荆山区。”

端木兰道:“我担心干娘带着六姐妹由八达口来荆山,一旦遇上拔都就不堪设想。”

胡乃道:“阿奇,你们还是走你们的,我和郎独、程金刚去迎接干娘,顺便查一查八方

金刀蒋士奇和越城公子裘啸峰那两个畜牲,其二人之师——五台头陀和天台神剑那里我已托

人带去口信,这两派假如要姑息藏匿,我会不顾一切的。”

奇幻手道:“你们走吧,蒋、袭二人暂时让他们多活几天,问题是拔都,他的功力连我

都不敢想象,你们特别提高警觉,我想他的‘分元神功’和‘地心神功’已到深不可测之

境!”

胡乃道:“你已从什么地方知道?”

奇幻手道:“从萧南宏今晚的功力里判断出来的,以萧南宏能对付星宿神魔和长城蛇还

未施展全力,而萧某人又怕拔都,你们想想看!”

三人闻言,心情十分沉重,程金刚道:“我们不了解他那两种神功的功用。一旦遇上,

如何应付?”

奇幻手道:“不管任何人对敌,先要从小边走,出手留三分功力,这是练武人的不二法

则!”

胡乃道:“这点我们都知道:”

奇幻手道:“光知道不管用,必须要做到,有好多老辈武林人物难道他们不知道?到了

节骨眼上,心浮气躁,什么也不管了!”

胡乃道:“好啦,我记下就是,现在我们走了!”

奇幻手送走三人后,随即带着二女离开当地。

武林人喊聚就聚,说散就散,聚如风起云涌,散似烟消水流!红石谷那样试试多武林

人,此际连影子也不见了。

奇幻手起先还怕离开时遇到各路人物,这时只见一路冷冷清清!

“阿奇,我们只怕是走错方向了?”端木兰也感到有点奇怪了。

奇幻手静静的观察一会,笑道:“你听不出前后左右的动静?”

宇宙风道:“你听出有人?”

奇幻手道:

‘大家都不愿碰面,各走各的,这样也好,免得发生冲突!”

天色刚刚放明,突听侧面有了喝叱声,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逃得如丧家之犬,他一

看见奇幻手三人,大声叫救命!

奇幻手将他截住道:“兄弟,发生什么事?”

青年颤声道:“有三个魔头要杀我!”

端木兰道:“凭你名不见经传,居然有三个老魔头要杀你,你是自抬身价!”

奇幻手看出有问题,正色道:“你认识对方?”

青年道:“大花和尚、九天教主、拜火王师!”

宇宙风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果宜,我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来了,来了,请你们替我挡一挡!”说完又要

走。

奇幻手一把抓住道:“不要走,等我向他们问明白你再走!”

果宜道:“你敢保证我不被捉去?”

奇幻手笑道:“只要你有理,谁也不能捉你,如果你没有理由,我就不管!”

“大哥,他们是不讲理的。”

这里僧、道加拜火工师赶到,一看果宜站在奇幻手身后,大花和尚嘿嘿笑道:“你是奇

幻手?”

“不,奇幻手乃是晚生化名,本名米其贵,请问三位前辈为何要捉拿果宜?”

九天教主冷声道:“施主,此事与施主一点关系也没有,何必过问?”

奇幻手哈哈笑道:“三位前辈乃为武林名重辈尊之人,如有相当理由,事情不严重,晚

生当然可以不管。然而以三位同时捉拿一个毫不足轻重之人,显然事不寻常,晚生既然遇

上,自无轻易放过之理。”

拜火王师大叫道:“他杀了老夫一个徒弟!”

奇幻手哈哈笑道:“拜前辈,你这话说得太勉强,前辈之徒那怕不是一流高手,当也不

致死于果宜之手。”

果宜大声道:“他胡说,他根本没有徒弟。”

奇幻手又向僧、道拱手道:“两位前辈又有何说呢?”

怎么说,当然有所说,但却不能说,不愿说真话,大花和尚嘿嘿笑道:“米其贵,你的

官位不小,居然向佛爷审起案来了,告诉你,果施主在江湖上号称‘无影空空’!日扒五

镇,夜偷八城,他偷了佛爷和真人一件东西,信不信由你!”

果宜怪叫道:“放屁,放屁,出家人身上连一文钱都没,也不许有,日化缘,夜住庙,

你们有什么东西给我偷,难道叫我偷你们破道袍,烂架绽不成!”

端木兰听出其中大有文章,问题是果宜不认帐,对方有什么隐情也不说实话,立向奇幻

手笑道:“这件案子一时审不清,不如把果宜带走慢慢问,致于三位前辈只好请他们高抬贵

手了!”

大花和尚冷声道:“那位西贝公子未免太武断了吧?”

奇幻手哈哈笑道:“大师,何妨教训教训她!”

只见九天教主在和尚耳边轻声道:“米其贵就是传言的大法师!也是拔都不敢碰面的人

物,无影空空在我们逼问之下不吐一字,相信他也问不出,机会有的是,何必打没有把握的

战!”

大花和尚点点头,不要什么台阶,一拉拜火王师道:“老拜,我们还有要事,这笔账过

后算,走!”

奇幻手看到三人走了后,面对果宜轻笑道:“空空,你先说,凭你的辈份,少说也小对

方三辈,你又怎么认识他们?”

果宜正色道:“认识人要什么辈份,目前到荆山来的老家伙,我一口气可以数出几十

个。”

端木兰道:“好,就算你有道行,有见识。你到底因何被他们捉拿?”

果宜翻翻眼道:“我也不明白呀,在此之前,我己逃过好几批了,不错,我的手痒,见

到我喜欢的就动手,这是老空空教坏我的,一天不动手就很难过,吃不了,睡不着。”

奇幻手笑道:“你近日拿了人家什么东西?金银、珠宝、古董玩具?”

“别问别问,太多太多,记不清,对不起!我要走广,刚才多蒙解危,今后我绝不拿你

们的东西。”

奇幻手笑道:“你的嘴巴能说会道,真个紧得很,好,你不肯说,我也不再问,不过你

记住,下次我如看到别人捉你,再也不要向我求救啊!”

“嘻嘻,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有危险,我偏要来找你。”

说完哈哈大笑,一溜烟跑啦!

宇宙风笑道:“过去胡大哥把自己假设成干手神偷,想不到现在真的出来一个青年妙

手。”

端木兰道:“他有师承,他说老空空,不知是不是已死的无影神偷的徒弟?”

奇幻手道:“无影神偷本为武当弟子,后来被逐出武当,不出十年,便以‘无影神偷’

字号轰动江湖,他为了报复武当逐他之恨,竟把武当派各种不传之秘全偷走!”

端木兰忽然叫道:“阿奇,前面是仁义堡,过了该堡,再也找不到人家了!”

奇幻手道:“是不是人称‘好好先生’常德庆堡主?”

“正是!此老武功平平,但却好交武林人物,无论黑白两道,莫不对他有好感,他的堡

中,可以夜不闭户,鸡犬不惊!”

宇宙风道:“只怕已有不少人物在他那儿了!”

端木兰道:“不要紧,那怕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在堡中相遇,同样不在堡中打斗。”

奇幻手笑道:“好吧,打扰他一顿,看看是否名实相副。”

端木兰道:“我们以真名相见?”

奇幻手笑道:“除小可,我们不再以化名示人了,不认识我们的人,已经不多了!”

宇宙风道:“我想有两个人一定在堡里!”

奇幻手问道:“谁?”

宇宙风道:“一个是刚才的无影空空果宜,一个是拔都!”

奇幻手郑重道:“你怎么有这种想法?”

端木兰道:“很有可能,果宜目前到处被人追拿,他要找个避风港,拔都知道堡中无人

会动手,他可以现出本来面目,总之没有人认得他!”

奇幻手急急道:“到了堡中,你们多加留心,江雁儿说过,真正拔都有一条腿微呈跛

状!”

宇宙风道:“不可深信,也许江姐看到的也是装出来的,总之拔都太诡谲了,连教他功

夫的五灵,至今也分不清这坏蛋真实形象,江姐只是他中意的女子罢了!”

奇幻手道:“这是唯一的线索,总比没有好!”

约十七八里,仁义堡高踞一座横岗之上,气势雄伟,围以数丈高的石墙,形同小城。

端木兰指道:“堡也分门,除堡主常德庆一家近百口外,约三百余户,全是常姓宗

亲!”

奇幻手道:“常堡主以何为业?”

端木兰道:“除了祖产良田万顷外,近数百里周围城镇有做各种买卖店铺,不过他讨厌

人家称他为员外,因其乐善好施,但又不喜欢人家叫他为善人!”

宇宙风道:“这个常堡主的家,岂不是家常三千客了?”

端木兰道:“三千虽没有,经常客不断却是真的,不过他也不吃亏,江湖肖小、武林强

梁都非常照顾他,使他高枕无忧。”

进了堡门,奇幻手问道:“要不要送帖拜见?”

“不必!只管登堂人室好了,正面高楼大厦就是,我们直入东厅,一定有人接待!”

走入常家大门,只见到处都人来人往,奇幻手轻声道:“都是客人?”

端木兰道:“你看西厅门口,那不是大花和尚、九天数主和拜火王师!”

宇宙风吓声道:“我看到天地老祖和千夫姑了!”

端木兰道:“轻声笑,莫叫出名字来,大家装做不认识,快开酒饭了,就算凑在一桌,

也只各吃各的,我们吃完就走!”

奇幻手笑道:“没有见过这种作客的,大鱼大肉吃过了,连主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真的有个青年上前拱手道:“三位请,东、西厅内随便坐。”

端木兰似在按照规矩道:“在下端木兰,乃女扮男装,这位也是,她叫宇宙风,他才是

真男人,叫米其贵。”

“啊呀。小弟常贵,是堡主侄孙,原来是三位名客,快请进!真对不起,堡主现在书

房,失礼、失礼,没有亲身接待。”这番话似也是老套。

端木兰笑道:“请代向堡主问好,常兄请便!”

她这几句可能同样是老套,然而常贵似有点不同了,他拱手让客之后,不再招呼别人,

急向远处另外一个青年道:“常财,你来接我位子,我有事!”说完急奔后厅。

常贵没有说瞎话,堡主确是在后厅书房,他陪着一个比他更老的人闲谈。

“堡主、堡主!”常贵未进书房先大叫!

老堡主常德庆也有七八十了,一见常贵奔进,忙问道:“阿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林圆圆原形毕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