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二十九章 飞剑会长江,峭壁生死斗

作者:秋梦痕

杀神狼主一出现,真把胡乃搞糊涂啦,他听到对话时,这才明白是米其贵最早布下一步

暗棋,只见米其贵笑道:“到现在,狼主见过令徒弟几次了?”

狼主哈哈大笑道:“精儿和花儿到现在还不清楚,有几次,我故意露露面,可是她们走

的比兔子还快,可把我乐坏啦!拔都的手下暗桩,更加深信不疑,可是那家伙硬是不露本来

面目召见我!”

米其贵道:“然而少狼主他?”

“哼,他几次要动全精和银花的脑筋,让他在我们的布局死亡,那是好了他,他早想夺

我的位置了,高原武林他已收买不少!”

米其贵道:“金精和银花说你好色,是不是真的?”

“哈哈,徒弟能了解师傅,那才天晓得,不过这样也好,这更显出她们的操守,好了,

我无法回到拔都内部去了,你派我作什么?”

米其贵道:“狼主机智超人,我无须派你工作,看着办吧,不要杀错人就行了。”

“好,沿着你的计划路线走,不过你可通知你的人了,不要再把我当敌人,程金刚和郎

独的拳头太硬,我会过几次了,还有这假绿袋怪人无赖,他追了我好几次,差点被他追上,

害得我走脱了力!”说完,一摇身,人又不见了。

胡乃这时才吁口气道:“阿米,你们是什么时候布下这步棋的?”

米其贵笑道:“这个人我早就认识了,他被拔都派来中原第二天我们就联络上,可是他

要以两个徒弟作条件,于是我们就作出一套把戏来,想不到拔都硬是不上当。”

胡乃哈哈笑道:“难怪啊,你和狼主始终不照面呀!”

米其贵道:“怎么能照面,照面就要分生死,否则大辽人看到不就完了!”

时间差不多了,胡乃道:“我在前方,我走后再叫果宜他们动身!”

米其贵道:“好,我在他们后面跟进,你走吧!”

天已进入黄昏,米其贵看到胡乃他们前后离开五谷庙后,自己也就起身了,可是他离开

不到两里,忽然后面有了动静,忽见一个年未五十的人物在后跟着。

米其贵暗暗冷笑道:“再生天魔难道不认识我,传言不错,这次我看清楚了,七八十岁

的人物,看来真还五十不到的样子,他跟踪我作什么?”

米其贵正想把他逼出来,但他看出一点苗头,发现再生天魔似有意暴露身影,于是米其

贵沉着不理,以观后果。

再生天魔似已忍不住了,只见他看好一处遮蔽处;连忙向米其贵现身招手!

米其贵毫无忌视,闪身过去道:“前辈为何躲躲藏藏,难道不怕晚生发生误会?”

“少侠,老朽担心不是怕误会,而是怕少侠不相信老朽!”

米其贵道:“刚才前辈躲躲藏藏,假使是晚生朋友胡乃。不但误会,只怕连说的余地都

没有就会动手,前辈有什么指教?”

再生天魔道:“老朽已经受到控制,大辽人逼我盯住少侠!”

米其贵道:“是元神受制还是肉体?”

再生天魔道:“这不是老朽来意,老朽一生没有作过什么有益江湖之事,死已不在话

下,老朽是准备一死才现身,少侠,一个人临死才能醒悟过去的是是非非。”

米其贵道:“前辈别说这消极话,以前辈高龄,至今看来只有四十余岁,可见前辈已有

不薄的修养,先别告诉晚辈公事,公事已有安排,我不怕拔都有通天神通,他不但得不到他

要的东西,甚至我发誓不让他活着逃回去。”

再生天魔道:“控制老朽的是新近大辽搬来的,这次来的不但不少,而且在大辽武林中

的地位比五灵还要高;老朽是被一个叫道安法师的妖道‘毁元大法’所制,每天必须向他禀

报你的动态,超过两天老朽就会元消神散。”

米其贵道:“我虽不明白他的邪术来路,但我保证前辈脱险,现在过了黄昏,我们找个

地方停下!”

再生天魔道:“少侠勿以老朽误时,提防前面几人遇险,老朽要说的是拔都方面已经知

道你有了布置,但他似不在乎,这点少侠要当心!”

米其贵道:“他们决心要抢人?”

“一定,否则他不会再由大辽搬人来,听说拔都此次南来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为控制整

个中原武林,如不成功,以死谢罪,因为他在这段时间已经损失惨重了。”

到了一座隘口,米其贵立即发出一声轻啸,忽见右侧奔到郎独。

“郎大哥,火速赶上果宜?同时发出信号,全部行动暂停。”

立时又见程金刚奔到问道:“发生什么事?”

米其贵道:“前计划略加调整,通知所有的人,把前后左右的人缩小范围,拔都又有庞

大力量,提防突袭,告诉干娘,派端木兰和宇宙风运上天梯轻功在空中监视!快,一切在半

个时辰内完成。”

二人急急走后,米其贵拱手向再生天魔道:“前辈放松全身功力,摒除一切杂念。”

“少侠……你……”

米其贵道:“别问,照晚生意思就行。”

再生天魔道:“要坐下来!”

“不必,没有护法人,不许可我们坐下。”

“少侠,我们后面……”

米其贵道:“我们如果也有人,试问前辈,你能近了晚生十丈内,就现在二十丈内没有

敌人盯上,前辈别多说了!”

再生天魔当然不开口了,一会儿。他感到米其贵有只手罩住自己的天灵盖,霎时间,整

个人都入了忘我之境,前尘往事,如同空腔而去,他甚至连自己两腿都不知在移动。

一阵黑烟,浓浓的从再生天魔后颈部冒出,随着晚风袅袅上升,须臾而散。

“好了,前辈,道安法师的‘毁元大发’确实不简单,被我化解时,在夜晚还能看到妖

烟,那不仅是邪法,而且有实物。”

再生天魔闻言,真是由衷暗佩,连忙拱手道:“少侠,老朽一生无德,居然有此好报,

难道真的不记前孽!”

米其贵放手道:“晚生年轻,不配在前辈面前说大道理,不过一念向善,自有玄理!”

“少侠,多谢你,老朽要走了。”

“前辈,你老一定是在大意之下遭到道安法师制住,这时脱了禁制,不要报暗算之

仇?”

“少侠,你太精明了,难道不同意老朽去作?”

米其贵道:“一气生,灵必蒙,这一去不但报不成仇,只怕一去就活不成,你老既然知

道拔都势力大增,道安又是拔都搬来的重要人物之一,这一去,你不但看不到他,也许身入

重围。’”

再生天魔道:“我去向他禀告你的行动呀,难道他不见我?”

米其贵道:“前辈身上解了禁,别人看不出,自然瞒不了道安,他只要在暗中观察一眼

就行了!”

再生天魔叹道:“这样说,老朽的亏算是白吃了!”

米其贵笑道:“到时候,前辈还怕没有机会,现在忍耐一会吧!”

忽见胡乃退回到后面来向米其贵道:“阿米,由端木兰,宇宙风从空中传下来给我的消

息,四围全无动静!”

米其贵笑笑,指着再生天魔道:“你们见过不少次了,再生前辈说,拔都新调一大群高

手来,端木兰和宇宙风虽然居高临下,但在夜晚看不远,你别离开位置,敌人不出五里外,

随时都会发动,前面是七重口,那是最难防守之地!”

胡乃向再生天魔拱手道:“在六会我们都没有出重手,早就预料到有携手的时候!”

再生天魔笑道:“无赖,你不怕老夫变花样?”

胡乃笑道:“我也会看相,前辈现在满面红光。”

胡乃走后,再生天魔问道:“刚才听说还有空中监视,这是怎么一回事?”

米其贵笑道:“晚生身边有两名女子,练有上天梯轻功,可以在空中行动,离地十丈,

在空中监视,白天不宜,晚上可察出百丈内动静!”

再生天魔惊叹道:“难怪你无往不利,这种轻功何异腾云驾雾!”

米其贵道:“可惜不能持久,持久大损功力,顶多一刻就要落地休息。”

进入七重口,其谷正道是东西行,但有七道通路,谷周形成七座高峰,又名七仙谷,这

时米其贵赶上果宜和三女,吩咐道:“你们跟我到心田堆去!”

果宜道:“谷中心那座石堆叫心田堆?”

米其贵点头道:“石堆有二十丈高,立在上面可察全谷,今夜不再行动了。”

再生天魔道:“地点虽好,可惜有四面受敌之险!”

米其贵道:“我就是准备拔都进攻,就是怕他不来。”

“你另有玄妙安排?”

米其贵郑重道:“除了此处擒他,剩不的只有死亡道那条绝径了,此人太诡,又不现

身,要捉他太难!”

到了中心地,只见石岩上居然有座草亭,果直道:“这里我没有来过,为何把亭子架在

石岩上面?”

再生天魔道:“给四方八面来往的行人乘凉用的。”

果直道:“在石岩下面更好,走得累了,还要翻上二十丈高?”

米其贵道:“我看这谷中形势,中心最低,每逢大雨,七座峰上山洪会集,这里必水深

数丈,亭子在下面保不住,你看!石岩四面本可建通商客栈,可是没有谁来做生意!”

再生天魔道:“少侠说的一点不错,这座谷本有一条小溪通漳水河,但山洪每发必大,

溪流流不多,水还是涨满全谷!”

石岩四面数丈外全是大树密林,老少刚刚登上草亭,忽见一条黑影追了上来,米其贵一

看是毒龙姑,立即迎上问道:“干娘,有什么动静?”

“孩子,那老魔可靠得住?”

米其贵笑道:“干娘放心,三头蛟、百足蜈蚣尚且归了正,何况是他!”

“对了,三头蛟和百足蜈蚣刚才分别巡视七女峰回来,已经发现有五座峰上有大批人物

的影子,我们怎么办?”

米其贵道:“干娘,火速传下话去,把我们所有的人分成两层,外层发现敌人时,不许

出手,尽量隐藏,放敌人接近石岩,内层人守住石岩周围林内,全力阻止通过;先用两面夹

攻,去其势力,这时拔部的骨干高手必留到最后才出手!”

一顿又郑重道:“千万告戒金精和银花.蛊母蛊灵只能作救命用,每样毒物只能对付一

个敌人,无法收回!”

毒龙姑道:“杀神狼主已经会过二女了,他也是这样警告过!”

米其贵送走毒龙姑,又回到草亭向再生天魔道:“敌人已经现这,现在只看他们攻不攻

了!”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南北两面传来打斗之声,人数似还不少,再生天魔急急道:“这是

怎么一回事?”

米其贵连声道:“我不明白!……”

他还没有说完,忽见空中落下宇宙风急急道:“米哥哥,打起来了!”

“是我们的人沉不住气?”

宇宙风道:“没有啊,我们的人照你吩咐,刚刚布置完呀!”

“阿兰呢?”

宇宙风道:“她去查看去了!”

再生夫魔道:“少侠,能不能放心老朽去看看!”

米其贵道:“什么话!前辈去时不可出手,安全第一,不过要快去快回,阿宇,领着前

辈通过暗卡。”

宇宙风领着再生天魔通过两层暗卡,正要回草亭,忽见一个老人在暗中叫道:“菡萏,

你过来!”

奇怪,暗中是谁呀,“菡萏”乃为化名宇宙风的七公主真正名字,连米其贵至今都不知

道,暗中人……

宇宙风闻声一呆,这个名字连她自己也快忘记了,轻声问道:“你是谁呀!”

“丫头,连老盗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吓,师傅!”她这下可真是惊喜莫名,身子如小鸟般扑出!

在暗中,坐着一个蓬头阔腮的老人,宇宙风一看不错,扑上抱住道:“师傅,好久不见

了!”

老人呵呵轻笑道:“丫头,别忘了,你是公主,金枝玉叶啊!”

“不管,不管!你偷了很多宝物,快给我!”

“别闹,别闹,都藏起了,将来全给你,现在说正经的,米小子在草亭上干什么?”

‘等拔都来攻呀!”

“胡说,他算错了,拔都的精华在死亡道给小米来个反布置!”

“吓,那外面的打斗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人道:“拔都只派个一流高手,率领大批二流的人到七仙谷试探,要小米摸不清楚,

现在意外的被萧南宏那群遇到,你回去告诉小米,到死亡道时,只许白天进攻,千万别在夜

晚!拔都的地心功是假的,真正乃为‘两极吸力’,比起地心功厉害十倍,当然小米不怕吸

住,但拔都与对手内功相等时,他胸口会发出‘金龙梭’,任何处置都靠不住,同时告诉

他,要拖延三天才去死亡道:”

宇宙风道:“为什么?当心拔都逃走呀!”

“不会,拔都不杀小米绝不回国,来!我给你一件东西,带在右手上!”

宇宙风见拿出的是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飞剑会长江,峭壁生死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