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三 章 万年大冢,有如虎口

作者:秋梦痕

寿家兄弟眼巴巴的望着米其贵,这时他们心头尤如火烧一般,十分难受,同时恐惧莫

名,甚至更相信所谓短命果啦!

米其贵反问道:“二位,你们听说过七彩灵芝这种奇葯的名称没有,如能找到这种葯

引,晚辈再找两种名葯就算齐全了。”

寿如海急急道:“能找到七彩灵芝又怎么作?”

米其贵道:“晚生有秘法炼制,两天之内就能炼成,不过太难了,七彩灵芝我还不知产

于何地呢?”

寿如山道:“咱们兄弟一旦找到,那又如何交与少侠呢?”

米其贵道:“贵门下人手多,晚生的长相又特别与众不同,大人头小孩身,当然容易

找,不过二位,要快,千万别超过两月时限,假如超过时限,找到也没有用了!”

寿家兄弟立即拱手道:“少侠,后会有期。”

宇宙风一看二人苦着脸,垂头丧气而去,再也忍不住,得意的大笑道:“他们在江湖混

了半辈子,居然阴沟里翻船啦!”

郎独这时才向米其贵道:“少侠,母的病,你真能治?”

米其贵道:“令堂大人,绝对不止吃一次长生果了,当你背她出南海进中原找名医时,

那就是中了长生果毒,传言郎大哥你剑法高强,武功独具,这正是长生贩子要吸收控制的人

物,请领路,我有一颗七彩灵芝丹,本来我要仗此丹去拼长生贩子,为了救令堂,我只好先

用了!”

郎独闻言,感动道:“少侠,你……”

“不用说了,一颗丹葯,对我来说,不早治我自己,但能救活令堂,何乐不为!”

宇宙风道:“你想寿家兄弟会向他们门主盗取七彩灵芝?”

米其贵道:“没有把握,但他们为了活命,必定不择手段!”

郎独道:“少侠打进他们口中的,真是什么短命果?”

米其贵哈哈笑道:“那是我去年冬天入雪山炼的火焰丹,只能治寒毒,他们身体正常,

等发烧一过,葯力全部失去,那有什么短命果。”

宇宙风娇笑道:“你说潜伏期,就是怕他们不拿七彩灵芝来找你?”

米其贵笑道:“愈是坏人愈怕死,只怕他们盗不到手,得手后一定会来长我!”

进入一个山洞,只见里面躺着个位毫无生气的老太太,郎独急急伏在老妇耳边叫道:

“娘,娘,你老怎么样?”

老太大没有反应,郎独竟哭出声来,悲痛不已!

“郎大哥,请别惊忱,令堂未断气!”

他把郎独拉开,回头道:“宙风,快找点水来!”

说着,拿起老太太的手,静静的一把脉。

水到了,拿出丹葯,以水灌下,这才起身道:“郎大哥,我猜得不错,当你离开南海

时,令堂就是吃了长生果,并没有其他的病,现在你放心,令堂只要几个时辰就会好,但身

体太虚弱,你要细心照顾,两天后,火速背令堂回南海静养,我们要告加紧了!”

郎独急急道:“少快,请你多留一会。”

米其贵笑道:“我叫米其贵,别少侠少侠叫个不停!你放心,令堂绝时没有事了,我们

要找人,不能久停,后会有期。”

“米其贵,我永远感激你!”

郎独追出洞口大声叫!

“郎大哥,明天快送令堂回南海,再见了。”

奔出山区,宇宙风一指左侧道:“不出十五里,就是蓝田城,要不要进城?”

她不再说去找朋友了。

米其贵笑道:“是府城还是州城?”

宇宙风道:“古时即烧关,汉时改蓝田关,现为县!”

“好,我的袋子子空了,我去找县太爷要银子去!”

宇宙风轻笑道:“好神气啊!你凭什么?”

米其贵道:“皇上赐我一块玉牌,他虽不说出身份,但瞒不了我!”

宇宙风忖道:“父皇竟赐从不离身的信物给他,那—是多么看重他啊!”笑问道:“我

知道你救过皇上,但想不到皇上赐那样贵重的信物给你!”

“哈哈,他还赐我“秘捕”之职哩!但不知“秘捕”有何权力?”

宇宙风啊声道:“那是捕头王呀,本朝至今只有两个人有此荣誉,当年太祖皇帝封过一

人,现在就是你了,威风胜过金卫长!”

“金卫长,就是尚司凡?”

“对,尚司凡是皇上近卫总管,现在朝中分三等卫士,铁衣卫负责皇城!银衣卫负责禁

区,金衣卫负责内宫,金衣卫首领就是尚司凡,他除了警卫皇上,还有总领所有卫士之

权!”

“噫,称对宫廷中事,如何这样清楚?”

米其贵立即对宇宙风起疑了!

宇宙风似胸有成竹,格格笑道:“你怀疑我是七公主吧,如果我不是女的,你会搜身找

乌金牌哩!”

米其贵更奇道:“乌金牌是大内中秘密,你无法知道,你快说,你到底是谁?”

“米米,你别傻,大内的事!在外面谁也没有我清楚。告诉你,宫里何公公就是我叔爷

爷,家父也曾作过京宫,现在你可明白?”

“原来如此啊,你真使我欢喜一场。”

“米米,你不要把找寻七公主的事情看得非常严重,你又没有限期,急什么!依我看,

你还是把你自己身体复原最重要。”

二人走进蓝田关,忽见一个青衣中年人守在城门口,身边还跟着个师爷般的老者,他们

一见米其贵,立即相迎,而且轻声道:“大人,下官在此恭候多时了!”

米其贵讶异道:”阁下是?……”

“下官蓝田县令请秘捕小声点,城门口行人杂乱,恐有不便!”

宇宙风一推米其贵道:“不必多说了,我们找个僻地谈!”

米其贵还是问道:“大人尊姓大名,为何知道我要来?”

“下官魏苏,中午得到秘报,说大人必在这时赶到,今见秘捕相貌身材,自知不误,特

此斗胆相认!”

米其贵一生未见过官人,今日竟有一个县令向他毕恭毕敬,难免有点受宠若惊。一伙走

到僻处。

米其贵问道:“魏大人,贵县境内有何案情发生没有?那秘报之人又是谁?”

“大人?蓝阅境内并无大事发生,不劳大人操心,大人若问秘报之人,这叫下官怎么说

呢?他不许下官提及……”

宇宙风笑道:“魏大人,如小女子猜得不错,他就是金卫总领尚司凡吧?”

”呀!姑娘,你是?……真猜提准啊!”

米其贵哈哈笑道:“尚大哥何必这样鬼鬼祟祟呢!好了,魏大人,我来贵县,目的想借

点银两,但不是打秋风,由库银提好了,算皇上的账,不必多,百两就够了!”

魏县令笑道:“秘捕,区区之数,何必提库银,下官这里准备银票五百两,请笑纳!”

“不,我听说你是一个好清官,私底下穷得要死,那有银子借我,你如为官不正,我想

尚大哥也不会来通知你了,五百银票我拿去,但一定由库银算!”

他接过银票拱手道:“我们不去贵衙门了,就此告辞了!”

告别魏县令,二人走上大街,宇宙风笑问米其贵道:“米米,你好神气啊!个子不大,

官可不小呀!”

“嗨嗨,我见了那县官,真有点不自在!”

“米米,那是自然的,过去你从未见过官呀,见多了你就自在啦!”

“姑娘,金衣卫总管是几品官?”

“三品!你比他还大一点,不过你比尚司凡更威风!”

“我有什么威风?”

宇宙风笑道:“相国见了皇上也不能随使说话,你却没有什么顾虑!文武百官不能进入

内宫,你可以自由行动,凭这两点就够神气了,何况还有很多呢!”

“我可不愿作官,那多麻烦!”

他说到这里,忽然发觉宇宙风有点异样,回头一看,发现她一双大眼睛只瞪着前面的人

群里,不由奇怪,停下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米米,你在风陵渡呆了一年多没有出去了,可知江湖上新出了四个强人?”

“四强?是什么样的人物?”

宇宙风拉他向右一家馆子里走,动作急,那是在避开人!进了店,只见她吁口气道:

“还好,没有被他看到!”

“喂!你避谁呀?你也有怕人的时候,这才怪了。”

宇宙风找个座位坐下道:“我不是怕,而是讨厌他们的自大狂!”

米其贵笑道:“恐伯不止此吧!他到底是谁?”

宇宙风道:“是‘北强’古俄奴,听说他来自蒙古!曾经与少林掌教贝叶大师打过千余

招不分高下。”

原来如此,你也会过他了,而且,输过他。”

字宙风道:“输赢虽不在乎,我讨厌他出言无礼!”

“哈哈,我明白了,你不理他就行了!”

叫来吃的,宇宙风忽又指着米其贵轻声道:“你留心,说话轻声点,这店中有古怪,人

人都扳着脸,一定发生问题了。”

米其贵毫不在乎,笑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米其贵道:“在左角上有两个人,刚才轻声细语说什么‘关东军’刚才杀死二十几个江

湖人,这里的人似怕祸临自已头上。”

“什么?关东军也来到蓝田关了,那真不简单。”

米其贵问道:“关东军是人还是军队?”

宇宙风道:“我刚才不是说过,近一年来,武林中崛起四个强人,全是新出道的,我在

街上见到的是其中之一‘北强’古俄奴,你听到的关东军这名字是‘东强’,姓关名东军,

哪里是什么军队,还有‘南强’余赤心,‘西强’沙滚天!听说沙滚天还和拜金党首领甲天

下大战过一日一夜!”

米其贵诧异道:“他们的行为如何?”

宇宙风摇头道:“骄傲是一样,正邪仍难料,好斗如出一辙!甘太尉女儿甘令红正在暗

中物色他们,因为他们的年纪轻,长相都很英俊。”

米其贵笑道:“这种英俊高手,也正是姑娘物色伴侣的对象呀,为何你避开他们?”

这时店门口突然冲进一人大笑道:“宇宙风早有意中人,老大,这你就不明白了!”

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花子直奔米其贵,同时向宇宙风扮鬼脸,满厅食客都对老花子现出惊

骇之情。

“丐王伯伯,怎么了,难得一见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宇宙风立即拉椅

子。

“嗨嗨,公……”

宇宙风闻言变色,立即打断道:“老花子,你,你公什么?”

脏老头忽然看到宇宙风面色不对,顺口哈哈笑道:“公事,公事!宇姑娘,你别紧张!”

“公事!”米其贵骇异道。

‘老大,你也吃公家饭?”

老花子称米其贵为老大,而米其贵又称老花子为老大!

老花子嘻嘻道:“打零工,不常干,老大,我九只葫芦全乾了,我知道,你今天发了

财,替我装满如何,我立刻有事情去办!”

老花子不提九支葫芦,别人不注意,这时一看,他身上真个挂满了小葫芦,旁边一面方

桌坐着两个异装人,显然不识老花子来历,其一轻声道:“柏兄,这名脏鬼真透着古怪,他

是什么来头?”

另外一个面现惊疑道:“听说中原有个最大的帮少年派,名叫丐帮,帮主叫丐王,号

‘九葫神乞’,这老脏八成是他,你不见他腰间挂着九支精钢打造的小葫芦,既可装酒,而

且是九交能飞的兵器,奇怪,他叫那小矮人为老大,这是分么一回事?”

这时老脏已坐下,米其贵为了他,又叫小二添了杯筷,而且特别增加几盘大菜!

“喂!喂!丐王伯伯,你叫米米为老大是什么意思?他也加入称花子帮了?”

老脏大吃大喝,忙了一阵才含糊道:“宇宙风,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哩!你几时搭上我

老大的线?和我老大在四年前换帖啦!”

米其贵笑道:“别闲扯,宇姑娘,你吩咐小二,替花子大哥装满九支葫芦,我要与他谈

正事!”

宇宙风道:“谈什么正事,脏老哥一辈子不说正事!”

“嗨嗨!真的,你别小看我,八成我老大还不知你的来历,你如小看我,我就把你抖出

来!”

“老脏,你敢!”

米其贵惊讶道:“宇姑娘,你是有什么瞒着我?”

老花子哈哈大笑,打圆场道:“老大,你别疑神疑鬼,女孩子的事,多得很,要瞒人的

事儿,那更多!对了,老大,你去过‘万年冢’没有?”

米其贵道:“听说过,怎么了,万年冢有什么事?”

老花子道:“不但出了事,而且出了大事!”

他忽然向二人悄声道:“皇上和尚司凡经过万年冢失踪了!”

宇宙风闻言色变,十分着急道:“什么!皇上有险!”

老花子以手按住她道:“你先别急!”

他又向米其贵道:“你对万年冢知道有多少?”

米其贵道:“没有去过,只听传言,那是一个非常神迷的地方,江湖人称那是真正的阴

间,白天大雾不散,夜晚鬼哭神嚎,我就不太相信,皇上和尚总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万年大冢,有如虎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