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四 章 奇遇,守猎,幸运儿

作者:秋梦痕

“七公主的事,暂时不用急。”

这句话听在米其贵耳中,立即使他心生疑问,忖道:“你是皇上,七公主是你十五年没

有见过面的骨肉,为什么不急?难道血战旗如此重要?何况我又不是找血战旗的主要人

物?”

宇宙风怕他起疑,急急道:“米米,血战旗事关国运,你难道不懂,我们此去,又不是

完全不管,可以兼顾呀!”

米其贵点点头,恭送道:“肖大叔!一路小心,我不问你的行程,请多保重!”

四人分手后,走不到十丈远,突然发现有数批人物直奔肖高天。  

宇宙风急急道:“米米,你看那几批是什么人物?”

“哼,我阴白!”声音一落,猛扑而出。  

肖高天和尚司凡发现四面有人向他们扑到,立知事出有因,同时看到米其贵和女儿来得

更快,笑向尚司凡道:“司见!七公主的身法真的如风啊!不知她武功如何?”

“皇上!不管怎么样,公主跟着米米,我相信万无一失!”

“肖大叔!你们走,这里有我!”米其贵一到就催驾。

“米米,好久未见大场面了,这批是什么人?”

“大叔!生面孔,他们步法很迅速,都是高手,不走可以,只许看,不许出手!”

“哈哈,大叔听你的。”

这时由四面赶到了五批人物,但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还是各自路子不同。

米其贵站出大笑道:“朋友,是不是要油水?”

西面一批中走出一个中年人,嘿嘿笑道:“小子,你是算那颗葱!”

米其贵大笑道:“阁下有限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小少爷我可要掌嘴啊!”

“小于,滚开,老夫要肖高天交出血战旗!”

“慢点,白山狼!血战旗没有你的份。”

由南面人群中走出一个老人来。

被称白山狼的一见,嘿嘿笑道:“张堂主,傲世帮与我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要独

吞?”

“你们都滚开,老夫不但要旗,连姓肖的人也要,有谁不服气,先与老夫过三招!”

那个张堂主突见东面人群中走出一个赤发怪人,似感一震,立即拱手道,“火焰神君!

怎么了,咱们帮主可是阁下多年好友啊!”

“胡说,无故神自认不可一世,老夫没有他那种朋友!”

“红毛的,听说你已巴结几位大官,挤身宦林,可真神气。”

另外一方,这时也走出一个满头绿毛的怪物,乍看之下,还以为他不似人呢!火焰神君

一见,阴阴冷笑道:“我当是匹野兽哩,原来是‘绿毛海怪”,喂!海怪,你常年藏于北海

绿藻洞,为何也出来凑热闹?难道也要染指血战旗?”

绿毛老人哇声大叫道:“红毛的!血战旗的神秘,早在三百年前就传出了,你看,那面

黑水原人不是也来了。”

大家顺其手指望过去,猛见—个全身黑如乌炭的老怪摇摆现身!

肖高天急向米其贵道:“那来如许怪人,米米,你可知道其来历?”

米其贵显出十分郑重道:“肖大叔!火焰神君、绿毛海怪、黑水原人是从不乱出江湖的

异人,我也只听家师说过,但从未见过,据说他们的武功和邪门,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了,今天的事,太不寻常,等会见机行事!”

回头向尚司凡道:“尚大哥,一有机会。你就护着肖大叔火速离开。”

肖高天道:“你与宇姑娘怎么办?。

“大叔!只有我和宇姑娘,要脱身就容易了,我只担心你老。”

宇宙风道:“米米,你看我能对付一个嘛?我想仗你押阵,试一试我的大修罗剑法!”

“不行!不可轻举妄动,你凭剑法胜人没有用,功力无法持久,加上他们都有无法估计

的邪门外道。”

宇宙风道:“他们会不会联手?”

米其贵道:“这点我可肯定说不会,也因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脱身!你看,三个老怪发生

争吵了,希望他们打起来,剩下傲世帮那批就不足重要了。”

出于米其贵的意料之外,打起来的不是三个,绿毛海怪和黑水原人,被火焰神君耍了—

招,打起来只有两个。

米其贵一拉宇宙风,暗暗交她一件东西,悄声道:“这是‘冰玉晶精’!暗藏身上,比

万年玄冰强百倍,可防火焰神功,出去,缠住那老怪,好让肖大叔脱身。”

“喂!米米,原先我要出手,你却一本正经的不许我动手,现在却又要我缠住火焰神

君,这是什么一回事呀?”

米其贵郑重道:“我忽然想起,我现在江湖上是个默默无名的人物,谁也不会注意,谁

也看不起,假如我这时出手,嗨嗨,不出半个月,我的名出了,麻烦也多了。”

宇宙风一听会意,急急道:“我能缠住多少时河?”

米其贵笑道:“沉住气,不要乱,大修罗神剑足可打他一天一夜!不过到时听我暗号,

喊走就走!”

肖高天急急道:“米米,她去没有危险?”

“肖大叔,米米可以在这里监视,你与尚司凡大哥可以冲出去了!”

宇宙风拔剑在手,闪身而出,直奔火焰神君!

肖高天和尚司凡亦同时亮出家伙一声不响猛傲世帮人一方行去。

火焰神君一看肖高天举动有异,不禁吼声道:“我说那姓肖的,今天你休想脱身,人旗

都得留下!”

宇宙风娇叱道:“赤发老怪!要动手走这边来,你那套邪门谁伯你!”说完仗剑攻出。

老怪物一见猛一怔,嘿嘿阴笑道:“小丫头!凭你也配与老夫动手?”

肖高天已与尚司凡攻进傲世帮人群中,宇宙风生怕老怪脱身,娇喝一声,如电出手!

米其贵袖手不动,立见计策成功,大声叫道:“小麻烦,快施‘修罗幻影’,借这机

会,炼我教你的心法。”

宇宙风会意,身法立变,剑影如幻!

火焰神君突觉当前少女剑法奇诡莫测,不由大惊,猛吼一声,拳掌之间忽现红红火焰,

竟也施出全力了。

宇宙风知道他已施展邪功,但觉热浪滚滚,但是一点无害,忖道:“米米的‘冰玉晶

精’真的太玄了!”

最妙的是绿毛海怪和黑水原人,那两个老怪物已经打得难解难分,他们全把身外的动静

不闻不问,连来意是什么都忘记了。

凭着肖高天和尚司凡的武功,傲世帮来的人数虽然不少,但能派得上真正用场的只有一

个堂主,不出一刻,如何挡得住,在一阵猛攻之下,早已脱身而去了!

米其贵算计不错,宇宙风这时正打得有声有色,把个火焰神君整得怒吼连声,这老怪一

看已经过了多时,而自己的火焰神功好似失了灵,这叫他又惊又气。

再过半个时辰,阳光已经当顶了,傲世帮人在当地已完全失去影子,绿毛海怪和黑水原

人打进树林去了,摆在原地的只有火焰神君、宇宙风两个,二人形同拼命。

米其贵突然大叫道:“小麻烦,‘上天梯’,你成功了!”

宇宙风闻声,猛一提气,全身上拔,一纵就是七、八丈高。

火焰神君如何肯善罢甘休,紧紧拔身,大吼道:“黄毛丫头,你往那里走。”

宇宙风的轻功玄之又玄,她这时竟停在八丈高的空中,好似有根无形的绳子将她吊在上

面,一看火焰神君纵的和自己一样高,于是像上梯子一样,一连再向上面踏几步,同时格格

笑道:“老怪,来呀!我带你去见玉皇大帝。”

老怪物正想用手捞她,但见她不落反登,一下捞不着,自己可没有那种本事,一口气提

不住,整个高大的身子,如同巨石泄落,脚一到地,头一抬,望着宇宙风!他傻啦,只见小

姐儿向他招招手,步子却是横空行。

这时候,米其贵如要在暗中偷袭者怪,八成十拿九稳,不过他没有那样作,脸上带着笑

意,悄悄的溜走了,溜的方向与宇宙风相同。

在十天后,天水城中出现了一对毫不相配的青年男女,男的长相虽然貌似潘安,但只有

五尺高,而女的却丰华绝代,比起男的竟高过一肩。说他们是姐弟嘛,不对,因为女的叫他

为米哥哥!原来他们就是米其贵和宇宙风,只见他们定进一家馆子,叫上醇酒佳看,有说有

笑,谈得非常开心。

这时候,忽有一个青年从楼上下来,一直走向米其贵,同时轻声叫道:“大哥!你也来

了。”

“老二!你在楼上,我来时没有注意,怎么样,甘太尉现在何处?”

原来那青年就是马可飞,只见他轻声道:“大哥,大伙儿全在这城中,这位姑娘莫非就

是大名鼎鼎的宇宙风姑娘!”

宇宙风轻笑道:“我们见过,请坐,怎么啦!羊可腾,牛可仙也在这里,有血战旗的消

息了?”

马可飞道:“姑娘,事情太乱了!血战旗不知有多少面,现在甘太尉被搞乱了。简直不

知从何下手。”

米其贵道:“血战旗只有一面是真的,同时武林人得手已毫无价值。”

宇宙风急急道:“这句话不能说,否则江湖高手必定群起追问你的原因。”

米其贵道:“老二!你去暗暗禀明太尉,叫他只查真旗,千万别与武林人物拼命争

夺!”

马可飞道:“大哥,你找到复原葯了没有?”

米其贵道:“主要葯引可能有希望,现在算算时间,盗七彩灵芝的人也该找我来了,有

了七彩灵芝,另外两种葯还不知下落!”

宇宙风大急道:“还有两种葯!”

米其贵点头道:“一种是火龙胆,那是一种仙果,还有千年犀角。”

“惨了!”宇宙风跳起道:“这都是绝世之物,哪里去找?”

米其贵笑道:“找不到就算了,我不是活得好好的。”

‘哎呀!一辈子练成童子怎行,何况这样一来,你的功力无法全部发挥,不行,我拼命

必要替您找到!”

宇宙风在这时,已经真情流露啦!

马可飞看得出,忖道:“原来这绝世美人,竟爱上我大哥了。”

马可飞只想到宇宙风是个绝世美入,他却不知道这美人竟是金枝玉叶的七公主哩,他忽

又想到一事,立向米其贵道:“大哥,我见到你说的两个真正奇人了!”

“什么?”米其贵惊喜道:“‘仙算子’老古嘴,‘古都更夫’浪子笑,你都见到

了!”

马可飞道:“那是两个古怪万分的老人,有点不近人性,他们连甘太尉都不理睬。”

米其贵轻笑道:“这就叫奇人呀!甘太尉?连皇上他都不理,这种人要对胃口,不对胃

口的人,天皇老子也休想和他攀交情。”

马可飞道:“大哥,老三和老四,曾经和‘北强’古俄奴,‘东强’关东军交过手!”

米其贵笑道:“没有失败?也没有讨到好处?”

马可飞点头道:“你说的对,但却结下梁子了!”

米其贵笑道:“听说他们的年纪比我们大不多?十分骄傲是吧?不要紧,不过要小心提

防他们,他们不是君子,当心他们使阴险!他们来了,其他二强当然也来了,不过‘南强’

余赤心和‘西强’沙滚天,傲虽傲,但不失为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好了,你们仍旧去协助甘

太尉,别担心我!”

马可飞起身道:“七公主还没有下落?小龙女又哪去了?”

米其贵笑道:“老二,宇宙风就是小龙女!她是施展柔筋缩骨法变成小龙女的,我们都

被她骗过了!”

马可飞向宇宙风笑道:“宇姑娘,你真是。为什么要那样作?连甘太尉至今还不知道

哩!”

“格格,可飞兄,我是要接近你大哥呀!”

宇宙风笑得花枝招展,开心极了。

米其贵嘟着嘴,哼声道:“厚脸皮,好意思说出口。”

马可飞笑道:“大哥,宇姑娘实在天真可爱,不做作,有什么说什么,我们是生死之

交,又没有外人在场,怕什么!好了,我走啦!”

米其贵急急道:“老二,你经过甘谷城没有?”

“对了,大哥,你不问。我倒是忘了告诉你,你一定是要去甘谷城找古都更夫?”

米其贵道:“你见到他时,就是在甘谷城?”

马可飞环顾店内,他看到食客虽多,但离得不近,轻声道:“不但古都更夫,连老古嘴

也是在甘谷城的北门楼子上。”

米其贵惊奇道:“他们两人从来不在一块待上半个时辰,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马可飞道:“我猜也是,如果他们不分手,你去还能见到他们,听说他们在你面前怎么

也怪不起来。”

米其贵一拉宇宙风道:“有碎银没有,给饭钱,我们立即走。”

宇宙风立即会账,追问道:“米米,算命的老古嘴,我知道他是一个游戏江湖的奇人,

可是那古都更夫我就没有看出!甚至我还不知道他叫‘浪子笑’呢?”

米其贵笑道:“古都更夫年轻时,确确实实是个打更的人,后来得遇异人收为徒弟,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奇遇,守猎,幸运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