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五 章 群魔争夺赤蟒丹

作者:秋梦痕

三个人说着走着,由宇宙风带路急奔一座山下!

米其贵听说那古都独居然能和丧门元凶打了一夜还未分胜负,在心坎里印出那人是多么

英武,他虽走得急,但还是打听对方来历,因之追问端木兰道:“阿兰,老辈人物,无分正

邪,我不知道的还有可说,五十以下的,我不认识的少之又少,这古都独的名字好怪,我却

一点不知?你们知道他的来历?”

端木兰道:“此人方面虬髯,虎臂熊腰、身高八尺,英武不群,是西域腾格里山人,你

可知道西域天龙寺,天龙喇嘛,他就是天龙喇嘛的徒弟!”

米其贵啊声道:“打遍罗刹的西域第一高手天龙喇嘛是他师傅,那他炼成‘神力金刚

掌’了!”

宇宙风道:“对,现在他就是以‘神力金刚掌’与‘丧门元凶’硬拼,可是那丧门元凶

的‘丧门九鬼掌’含有阴毒,古都独大哥体内似被浸入不少啦!”

这时已近斗场,米其贵看到那大汉吼声不绝口。不由大惊道:“他太傻,他愈叫,吸毒

愈多。”

端木兰道:“他每斗必吼,这是神力‘金刚掌’的必然现象!”

米其贵急急道:“他吸毒太多,会伤元神,阿兰、阿宇,你们两个出去接他下来,迟了

就难治了!”

二女闻言,各拔长剑,双双闪出,同时娇喝道:“古大哥!你休息,把老魔交给我

们!”

二女扑进,立展夹攻,那古都独似感不支,不得不退,只见他踉跄闪开。

米其贵急忙冲出,双手扶住道:“古兄,请到那边坐!”

大汉一看扶他的是个童子,哈哈笑道:“小弟,我不要紧,你快躲开!”

米其贵硬把他拖到十丈外,按他坐下笑道:“古兄,你我初次见面,有话过后讲,你已

吸进不少丧门九鬼掌毒了!”

说着喂他一颗丹葯,双掌一伸,按住他脊梁穴。

古都独猛觉一股莫名的劲力袭入体内,连他的神力‘金刚功’都挡不住,不由他不太吃

一惊!

这时二女各施展一套玄妙剑法,紧紧把丧门元凶困在核心,这次反过来逼得老魔吼叫连

声啦!

论内力,二女不如老魔,她们仗的双剑快攻,配以玄妙轻功,形成一面剑幕,害得老魔

应接不暇。

不到一刻,米其贵巳将古都独体内毒气逼出,收回手笑道:“古兄,你感觉如何?”

“哈哈,小弟!你是谁呀,你有好玄的内功啊!”

米其贵笑道:“在这里,你叫我小米好了,我曾拜见过令师天龙大师,将来你一问令师

就知道我的底细,现在你再去斗那‘丧门元凶’,换下阿兰和阿宇,她们不能持久,记住,

别吼叫。”

“别吼叫!小弟,我习惯了,不吼不行呀!同时我的内功不吼不能发挥到顶点啊!”

米其贵道:“这一次你不吼叫也能施展全力了,试试看!”

古都独惊奇道:“真的!”的出口,一个高身子猛扑而去,大叫道:“阿兰、阿宇,我

又来了。”

二女见他再出场,同声娇笑,一齐闪开。

丧门元凶这时见势不对,他可不是傻瓜,藉机开腔,大喝道:“小辈,要车轮战!”

古都独哈哈笑道:“老家伙!你那师弟呢,丧门元凶和灭门吊客不是常用联手攻打加车

轮战,怎么,别人不行?”

宇宙风远远娇声道:“古大哥,你说他还有个师弟?”

“哈哈,阿宇,你们都不知道呀!他师弟号‘灭门吊客’、‘无常’指、掌力比他还阴

险,个子没有他这样高,是个又黑又胖的家伙,你们看,他背上插的丧门杖,那家伙施的是

锁魂链!”

丧门元凶闻言大火,气得目射绿光,但他是武林老油条,知道今天情况不妙,只见他冷

哼道:“小辈,祖师爷今天还有要事去办,下次遇上,免不了送你们去枉死城!”

言落,长身而起,只见一个似竹竿般的人影,腾空而去。

古都独大叫一声,似要全力追出,但被端木兰娇声叫住道:“古大哥,别追了,当心他

们师兄弟联手!”

这时米其贵走近笑道:“原来他还有个厉害的师弟,古兄,他们的魔窟在哪里?”

古都独回身道:“他们的鬼窟在哪里?无人知道,我知道他们师兄弟还有几个厉害徒

弟,武功只次于两魔一点点,一为‘青面无常’一为‘夜半幽灵,其谋毒青出于蓝。”

宇宙风道:“夜半幽灵是个女的啰?”

“对,是个二十七、八的女子,而且姿色迷人,经常在白天红衣飘飘,黑纱蒙面。”

古大哥:“你现在准备去哪里?”

“去查‘天外心魔’的徒弟,那家伙盗走了我腾格里山一册贝叶真经!”

米其贵惊问道:“天外心魔也有徒弟?”

古都独道:“当然有,名叫天外郎君,三十开外,油头粉面,好色无比,而且神出鬼

没!”

他忽然接下去郑重道:“阿兰,你们姑娘家要特别当心,西域近来有两句话,‘男怕幽

灵出半夜’,‘女伯郎君半天外’,这两个家伙如不早除掉,不知要害死多少青年男女。”

古都独临别握住米其贵的手道:“小弟,好在你未成年,不然凭你这张英俊美貌的脸,

那夜半幽灵迟早会找上你的,还有很多妖女哩,如‘魔力眼’弟子江秋水,‘拜金党’首领

女儿黄芙蓉,‘无敌神’几个姨太太,其中以花莜魂最美最年轻,哎呀!妖女太多了,说都

说不完。”

端木兰格格笑道:“古大哥,阿米不是童子呀!他是炼功炼小的,一个月后,他又是七

尺之躯啦,我倒要看那些妖女如何谜他!”

“吓,米老弟,你是大人了?”

米其贵笑道:“小弟今年二十一岁了,原来的身子比阿兰还要高过头。”

“哈哈,我一直把你当童子哩,嗨!那可糟啦,你一旦恢复原身,岂不是天下美男子,

这可糟,你的麻烦将来可大了,告诉你,北强古俄奴,东强关东军他们两个,‘长相平平,

他们都被女妖们找过了,不过很意外,他们没有被害。”

米其贵惊问道:“古俄奴和关东军都中了妖女的道?”

古都独道:“那还要问,妖女们除姿色迷人外,一个个都是武功高强,加上古俄奴和关

东军又是好色之徒,当然一拍即台,问题是,不知为什么,妖女没有加害他们,反而情投意

合!”

宇宙风道:“这叫臭鱼同味呀,恶心死了,别谈啦!”

古都独拱手道:“我不能闲着,三位再见!”

三人拱手相送,别后,米其贵带着二女仍旧向西前进!

“米哥!兰姐说你一个月后会复原,是真的?”

端木兰轻笑道:“我给他吃了他须要的三种葯,当然是真的呀!”

宇宙风高兴得跳起叫道:“姐,你太好了!我这里敬礼啦!”说着真的打拱作揖。

端木兰轻笑道:“你别高兴,当心我抢走你的米哥哥啊!”

“不会,不会,你如要,我分一半给你!”

端木兰闻言,瞟了米其贵一眼,而米其贵却哼声道:“拿刀来呀!”

宇宙风娇笑道:“不是把你分开来,而是把你的心分一半,不过你记住,不能再分给第

三个女子。”

端木兰轻笑道:“快嘴丫头,别人听到了真难为情啊!”

米其贵道:“这是什么时间?难道你们不饿。”

宇宙风忽然叫起道:“啊呀,快中午啦!昨夜整了一夜,现在受不了,饿死啦!”

端木兰笑道:“退回去甘谷城也有三十里,前进到武山九十里,我们现在走西正路,那

要到陇西才能落店!”

米其贵笑道:“过去的日子里,我不知饿了多少?现在我身边有了两个作饭的,难道还

要我饿?这是正山区,野味多得很,我去打来,你们负责作。”

“哎呀,姐!他摆架子啦,我们尚未定案哩!”

端木兰噗哧一声笑了,向她作个鬼脸道:“什么叫定案?”

“姐,文定呀!”

端木兰娇笑道:“阿米是个穷光蛋,他拿什么作文定?”

“啊呀!姐,你还不知道呀!他是皇上眼中的第一号红人呀,他身上有皇上最心爱的信

物,天下官府,只要他开口,要多少有多少,你还怕他没有钱呀!”

米其贵轻轻吁声道:“小麻烦,当心有人听到,你真是没有心眼,这种事能大声嚷嚷

嘛!”

端木兰笑道:“我就喜欢她这种快心快意的性儿,有了她,一路上毫不寂寞,阿米,别

去打野味了,我想起翻过前面山峰,那边是鸟柿林!有个猎户叫‘石头仔’,他那里有吃

的!”

米其贵道:“怎么,这个人很有名气,看样子,你对他印象很深?”

端木兰道:“他是五书宫‘地剑真人’的徒弟,不求名利,隐居在此打猎为生,夫妇俩

只有一个小子,过的日子清闲至极,我曾经帮助他除掉一只成了气候的猪精。”

“哎呀,姐!猪精是什么样子?”

“阿宇,你没有见过野猪?那是一只成了精的野猪呀。重有千多斤哩,几乎把石头子捣

得无法在鸟柿林生存下去。”

米其贵笑道:“成了精的东西,我还没有见过,能变化?”

端木兰道:“那只野猪还没有修炼到能变化的程度,不过已刀枪难伤啦,石头仔的武功

算是一流高手了,可是拿它毫无办法,他在鸟柿林搭盖的房子,曾经五、六次被猪精捣毁,

白天找它不到,每逢石头子一家人睡到半夜,房子被冲倒,他的小子几乎送了命!好在石头

仔太太也有很好的功夫,不然可惨了,去年我经过那儿,承他殷勤招待,说出那猪精来,我

才助他。”

“姐,你用什么功夫除掉猪精?”

端木兰笑道:“其实我也拿它没有辄,我虽找到它住的山洞,但白天它不出来,我封了

它三个夜晚,真累死我了!”

米其贵笑道:“后来动脑筋不硬拼了。”

“对,第四晚我用我的‘鸡爪黄连刺’暗器狠狠射它双目,成功了,它双目全瞎,痛得

失去灵性,胡闯乱冲,最后碰岩死亡!”

米其贵道:“那是它尚未成器之故,有了变化你就糟了!”

说话之间,翻过山峰,只见那面是座谷,全谷都是柿林!

端木兰指着道:“木中心那几间木屋就是了。”

就在这时,忽听木屋里传来妇人的哭泣之声。端木兰闻声大惊道:“石头仔家里出事

了!”

米其贵也知事不寻常,立即与二女拔身扑去,一到木屋门口,确见一个妇人伏在地上痛

哭不已。

原来地上还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

端木兰奔进急问道:“石大嫂,石大嫂,毛毛怎么啦?”

一听声音,石妇猛回头,看到端木兰时,哭声更大,边哭边叫道:“女侠,女侠,我毛

毛遇害呀,今后叫我怎么办啦,天呀……”说着又哭。

这时米其贵和宇宙风不请自入,端木兰急急道:“阿米,你快替他看看,这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

米其贵道:“你先请她别哭,问明白原因再处理。”

“石大嫂,石大嫂!快别哭,毛毛怎么啦!石大哥又到那儿去了?”

石妇被问,擦了眼泪,咽声道:“石头仔去找妖怪拼命去了,我毛毛中了妖气,女侠你

瞧,他全身发黑,已经没有气了!”

米其贵这时没有什么礼数可讲,拉开石妇,俯身察看,紧接着拿出一颗紫色丹葯,运功

逼进小童口中,继而以嘴对嘴,只见他猛吸不停,看情形,他也慌了手脚。

石大嫂见壮,转悲为惊,人却呆了。

“石大嫂!”端木兰扶住她轻声道:“你别急,我阿米既然施救,那一定有救,快说,

石大哥在什么地方与妖怪拼命?”

石妇闻言心安,接着向外急指道:“在西面三十里外的红毛沟,去了大半天了,我看他

斗不过故拉格,只伯他也回不来了,女侠,你说叫我怎么办?”

“什么事叫故拉格,我听不懂啊!”

宇宙风睁大眼睛问。

端木兰紧张道:“妹子,那是土人说的名子,其实是条赤蟒,你在这里照顾阿米,我知

道那地方,我去助石大哥!”

“别动!”

米其贵突然站起来阻止,接着他先吞下一颗丹丸,又四处乱看,在屋角找到水,捞了一

碗,走到门外漱口!

屋中三人呆呆的等待着,端木兰等着米其贵进屋就问道:“阿米,毛毛怎么样了?”

米其贵道:“总算把他从鬼门关拖回来了,我们如来迟一点点,这孩子就没有救,你们

不见我慌了手脚,毒已攻了心啦!”

宇宙风道:“米哥,那赤蟒真个厉害嘛?”

“不厉害我会阻止阿兰!”

他回头向石妇道:“大嫂,快把令郎抱到床上去,只要到天黑,他就没事啦!”

又转面向宇宙风道:“你与阿兰准备吃的,我回来一定很饿!”

说完不等回话,人已如风奔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群魔争夺赤蟒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