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六 章 难分真假血战旗

作者:秋梦痕

地面上的尸体血还未干,估计不下三十几具,二女掩着鼻子,同声叫道:“快离开,我

们受不了!”

老花子道:“你们三个先走,我老要饭的马上赶来!”

宇宙风道:“花子伯伯,你要干什么?”

端木兰拉着她急急走,轻声道:“老花子要发死人财,你问什么呀!”

米其贵追上笑道:“只要有死人。他是从来不放过的。”

宇宙风笑道:“那他应该不缺钱用才对呀,为何常常要你买酒喝?”

端木兰叹声道:“老花子的钱,都是送给穷人去了,丐帮祖师规定,乞丐身上不许有钱

呀!”

米其贵道:“也有例外,九葫神乞的师弟,恶乞崔三就不同,他却无恶不作,穿着象个

大富翁,酒色嫖赌闻名江湖,偷抢姦杀,作案累累!”

宇宙风道:“我为何不知道?那丐王又为何不管他?”

端木兰道:“管得了?恶乞崔三的武功和丐王差不多,加上神出鬼没,丐帮曾经发动围

剿,结果徒劳无功。”

到了半夜,三人仍旧在山区奔走,他们不能择路,生怕老花子追脱了稍,可是二女不断

回头望,但始终不见丐王的影子。

“阿米!老花子财迷转向,难道还没有离开那里?”

宇宙风拉着米其贵问。

“放心,他会追来的,西倾山我们都知道,老花子不带路。我们也会走!”

端木兰忽然看到一条黑影在前面,靠近米其贵道:“前面有人!”

“我早看到了,是个老太婆。”

端木兰郑重道:“深更半夜,一个老太太走出山区!”

米其贵笑道:“当然有来头!”

那老扫穿的是一身黑,不是三人内功高,在这黑夜里根本看不见!

忽然,只见老太太居然向后招手啦!

“阿米,问题来啦!”端木兰提高了警惕。

米其贵笑道:“别大惊小怪,举止要自然,她如有恶意就不会招手了,我们上去。”

三人走近老太婆身边,只见她如遇熟人似的,先向米其贵道:“小子,你不记得我

了?”

米其贵一看高兴道:“黑大妈,是你呀!”

老妇呵呵笑道:“两年不见了,你还记得,对了,当时你说你的身体在缩小,现在一

看,你真的小多了,还没有找到七彩灵芝?”

米其贵道:“找到了,也吃了三种葯,但复原很慢!”

“孩子,你有希望啦,老身可惨了!”

米其贵大惊道:“你老怎么样?”

老太婆叹声道:“最近我也想练一种功夫,与你一样,想速成,结果反把打通的任督二

脉塞住了!这还不要紧,多花时间,还能再打通,可是有不少莫名其妙的武林人居然要追杀

我?”

端木兰道:“为什么?”

老太太叹声道:“姑娘,你是?……”

米其贵急急道:“黑大蚂,你放心,她叫端木兰,这个叫宇宙风,都是晚生知已!有什

么话,你尽管说,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他忽又向二女道:“阿兰、阿宇,快向黑大妈请安,我和黑大妈曾在两年前联手除掉一

个大魔!”

二女立向老太婆敬过礼,引得老妇呵呵笑道:“好美的两个仙女,小米,看样子,你真

有福气!”

一顿接道:“二位姑娘,我得了一面血战旗,以至引来不少麻须!”

米其贵哈哈笑道:“我也有一面!”

他把皇上给他的那面假旗拿出,又笑道:“黑大妈,你看,与你的是否相同?”

老妇一看大惊道:“完全一样,这是什么一回事?”

米其贵道:“血战旗只有一面是真的,现在出现了不知多少,我这面是假的,只怕你老

那面也是假的!”

老妇拿出一比,叹声道:“也是假的!”

她气起来要撕毁。

米其贵立即阻止道:“黑大妈,别撕,别撕!留下来当肉骨头!”

老妇哈哈笑道:“必要时逗狗打群架!”

端木兰娇笑道:“婆婆,你反应好快啊!”

老妇大笑道:“这是说,你说我还未老糊涂!”

宇宙风笑道:“婆婆,你老高寿了?”

“黑大妈现在八十多了!”

米其贵代她答,又问道:“你老要去那里,莫非要我们送你老一程?”

“对,我老婆子要去一个隐秘地方,一路只怕通不过,你小子的功力和智慧高人一等,

有了你保护,我可真放心,但不知……”

米其贵道:“不必问我们要去那里,先送你老到达后再说!”

“多谢你了,小米,现在又多了两位姑娘,我老婆子放心了。”

宇宙风道:“什么地方?”

老太婆道:“一个武林人想不到的地方,此去西方三百里,土人称之为‘马里马拉’,

意即是野马谷!”

米其贵道:“反正我们的事并非重要,三百里并不远!”

端木兰道:“老花子怎么办?”

老妇啊声道:“你们要与丐王相会!”

米其贵道:“我留下暗号,老花子会明白。”

老妇叹道:“丐王不认识我,我倒对他很了解,这个花子最近只怕心事重重了!”

米其贵道:“你老说的不错,丐帮将有灭门之祸!”

老妇冷笑道:“只要我老婆子不死,我会助他的,孩子!我们有缘,将来我们又要联手

了。”

到了天亮,老太婆忽然拿出四条黑巾,自己带上一条,将三条交与二女和米其贵道:

“你们都带上!”

端木兰急问道:“为什—么要蒙面?”

米其贵知道老妇用意,急急道:“别问,你们带上去,一旦有事,黑大妈不愿我们在敌

人面前露相。”

大家带上面罩还不到半个时辰,突然听到两侧有了异动,黑大妈侧耳一会,冷笑道:

“火焰神君、绿毛海怪、黑水原人三个先追来了,小米,我现在只能算一个普遍高手,在他

们手下走不到十招,这要全靠你们了!”

米其贵道:“前面似还有一批!”

老太婆道:“这下我老太婆子真拖累你们了。”

宇宙风道:“什么话,大不了拼命呀!”

“对,阿宇!也有我花子一份。”

丐王突然从侧面崖上飘落。米其贵一见,哈哈笑道:“老要饭的,你真是及时雨呀!”

九葫神乞大笑道:“别废话,前面是甲天下和无敌神,我去招待他们,左右来宾则由你

们三个迎客啦!”

米其贵急急道:“老花子,别大意,你要以一敌二,只怕招待不周啊!”

丐王嗨嗨笑道:“加上‘湖海三行’——杀猪的、缝衣的、磨刀的怎么样?”

端木兰格格笑道:“原来叫花子老谋深算,早已布下奇兵啦!”

老花子忽向老妇道:“神秘的老大姐,我老花子够意思吧?”

“老妇叹声道:“丐王,老身谢啦!”

九葫神乞又向米其贵道:“小米,这个神秘婆婆看上你,算你有种,我老花子和湖海三

行对她查过五年了,结果门也没有!”

说完猛向前扑去。

老妇忽然仰首向天,自言自语道:“叹人生多么微妙,

我如当年一念失当,今天老花子和湖诲三行怎能助我?”

宇宙风伸手拉住老妇道:“婆婆,你在说什么?”

老妇又叹了一口气道:“七年前,我几乎杀了老花子和湖海三行!”

米其贵大惊道:“那为什么?”

老妇道:“他们四人要查我底儿,我很生气,我最讨厌别人摸我的底!”

米其贵笑道:“他们四个游戏风尘,性子如孩童,这就难怪了!”

他忽然左顾右盼,噫声道:“火焰神君他们没有动静了!”

忽然有人在远处大笑道:“你们安心走,他们被老古嘴和古都更夫摆了一道,引到两里

外了。”

“郎大哥,郎大哥,你没有回南海?”

一会儿,只见火狐郎独走出,向米其贵敬礼道:“思公!我就是从南海来的!”

米其贵大笑道:“好极了,快见过黑大妈,我们一齐送黑大妈去马里马拉!”

接着又向老妇道:“黑大妈,他叫‘火狐’郎独,我们又添一把好手啦!”

老妇点头道:“者身知道他的来历,他现在是南海门唯一传人,其父琼楼神剑一生只到

过中原三次,还和我老婆子印证过剑法!”

郎独惊奇道:“婆婆大号,家父从来没有提起过。”

老妇道:“他很少说话,原来对儿子也是这样,他的琼楼剑法果然玄妙!大开大阖的

招式,与老婆子我较量了五千招。”

米其贵大笑道:“那真是一场长斗。”

老婆子微微笑道:“如不是闯进了天池疯子,只怕还要打下去!”

端木兰惊叫道:“我师傅曾积婆婆交过手?”

老妇道:“何止一次,十次都有,他每次装疯卖傻,我拿他啼笑皆非,仇恨他不得,气

他没有用,唉!现在他们都作古啦,反使我老婆于感到孤单寂寞了!”

端木兰道:“家师为何也未提起过你老?”

老妇道:“这就是他和琼楼神剑与众不同之处,正好现在又有个小米了,我老婆子还未

失去人生乐趣!”

她忽然拉住米其贵道:“小米,你几时才能复原?”

“怎么啦,想找我大斗一场?”

“哈哈,我知道你能!”

她忽笑道:“我们到了马里马拉,同住一个月为何,这点时间你够么?”

米其贵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呆不住,我在外面走也是一样,时间到了就会复原,

不象你老要闭关炼通任督阴阳桥!”

“呀,小子,我要你个人嘛!连阿兰、阿宇、郎独也在一块呀!”

端木兰道:“阿米是只猴子,关得住嘛,你老要他一个月不动,那比杀他还难过!”

老妇郑重道:“小米身体不复原,功力无法发挥,在外面太危险,一旦遇上那几个老家

伙,只怕有性命之忧!”

米其贵道:“你老说的是阴阎罗、私密怨、和毒心姑!”

提起这三人,老妇的脸色十分难看,冷声道:“别提他们!”

一会,他望着米其贵道:“除了他们,你认为就没有可怕的人物?”

米其贵摇头道:“我不知道,有是有一个,但我不把她看作敌人!”

“谁?”

米其贵道:“毒龙姑!”

老婆子眼睛一亮,笑问道:“你认为她不是你的对手?”

米其贵道:“不,我还想帮助她!”

“孩子,你认为她是正派中人?”

米其贵又摇头道:“一个人正不正,看外表,凭做作都不可凭,正人有作错的事,邪们

也可放下屠刀!”

“妙,妙极了,真是妙人抄语,好了,我们不谈毒龙姑,也不提‘阴、私、毒’,我提

几个大环蛋你可知道?”

端木兰道:“天外心魔、丧门元凶、灭门吊客……”

老妇哼声道:“他们算老几,坏则有余,名气道行不足!”

米其贵大惊道:“那是几个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老妇看看天色道:“前面是夏河城了,我们可以取下面罩了,不必进城,绕到西关,在

城外吃午餐!”

端木兰道:“还有几里地,你老快把那几个说出来!”

老妇道:“一个是鬼王庄主‘绞肠痧’,现在提起鬼王庄,只怕连丐王‘九葫神乞’这

种老江湖都不会知道,那是六十年前的事了,我已发现他还没有死,这个害人老怪,你们听

听他的字号就可想而知了!”

宇宙风吓声道:“绞肠痧,这字号又新鲜又可怕!”

老妇道:“他的武功不可怕,比我高不到那里去,他的邪门就是‘绞肠痧毒’,一旦中

上,虽不会马上死,但却痛得你死去活来,要一天后才死亡!”

郎独急接道:“家父曾经提起过,说这人有个短处,喜欢在大道上睡觉,曾被毒龙姑暗

袭过,中了奇毒,以后就不见他现身江湖!”

老妇哈哈大笑,得意道:“他如没有这短处,毒龙姑如何能得手,可惜他中了‘百日

霜’还不死。”

端木兰道:“还有呢?”

“还有一个‘瘟疫神’,一个‘麻疯鬼’这两个加上‘绞肠癌’,号称‘华陀愁’,但

他们三人并不同道,各行其事。”

米其贵郑重问道:“这三人比起‘阴、私、毒’如何?”

老妇冷声道:“前者独行,后者联手,当然独行不比联手强,论个人前者功力高,阴险

后者狠!”

她一顿又警告道:“你们别留心他们六个人的形象,‘那是没有用的,他们一个个从不

露出真面目。”

别人把面巾取下,老妇自己不取,前面是山口,米其贵忽有所觉,靠近老妇道:“山口

有人拦路。”

老妇道:“不好,私密怨现身了!”

米其贵道:“她要拦我作什么?无怨无仇!”

老妇道:“不必问原因,邪门外道不讲理,你们快想对策,她最阴毒。”

米其贵笑道:“私密怨落了单,怕他作什么?我们四个保护前辈过关!”

老妇急道:“武功能过,邪门难防,小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难分真假血战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