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七 章 老糊涂加活宝贝

作者:秋梦痕

黑大妈领着四个青年男女,急急离开夏河城西门大街,当走入小路时,端木兰吓声问

道:“婆婆,原来那个呕心的老头竟是麻疯鬼,他为何要装做那副德性,看来真要吐!”

黑大妈道:“听说他小时候确是生过麻疯病,人人不敢接近他,以致他恨世人,乱杀无

辜,同时他永远不改麻疯形态,只要有人瞧不起他,那人就非死不可。”

米其贵道:“他那一副德性,人见人厌,谁肯接近,他坐在那里吃东西,临近座位都没

有人敢去!”

黑大妈道:“听说他后来拜一老魔为师,不但把麻疯病炼愈,甚至炼成前无古人的麻疯

指,可怕至极,无人敢与为敌。”

端木兰大惊道:“中了他指力就是会得麻疯病。”

黑大妈点头道:“听说比真正麻疯病可怕,不过那要遇上强敌才施展出!绞肠痧、瘟疫

神,他们三个都以病毒为主要武器,这是武林少有的邪门人物!”

好在一个下午没有事情发生,郎独松了一口气道:“说起来,我们五个人在那店中,算

是最受人注目的了,一个蒙面的老太太,两个比花还美丽的少女,加上我这大块头,尤其是

小米,成人头,童子身!”

黑大妈道:“现在我还感到不寻常,麻疯鬼不能不会察出我们,他却装作没有看到。”

端木兰道:“看到又怎样,难道无原无故的找我们的碴?”

黑大妈道:“孩子,那你就错了,这种人只要认为有一点使他起疑,没有不来问问的,

也许他在等什么人,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

米其贵忽听侧面有人追来,急急道:“八成是麻疯鬼追来了,大家小心!”

黑大妈道:“他不会追人的,另外有人!”

只见她住问道:“什么人?”

侧面来人未停,在数丈外大声道:“老大姐,是我老花子!”

声落,人也奔到。

“噫花于伯伯,你又找到了!”

宇宙风以为又有事发生。

花子王先向黑大妈拱手道:“老大姐,我老花子说请你去看两个人物!”

“丐王,是什么人?”

“老大姐,我如能认得,那还要请你去!”

米其贵骇然道:“你遇见麻疯鬼啦!”

老花子道:“他等虽是邪门顶尖高手,要说我老花子不认识,未免笑话,这两人年纪看

来与老花子我差不多,实际上恐怕大我老花子一倍。”

黑大妈大惊道:“老身八十二了,花子,你有七十一,我们相差不过十一岁,你不认

识,老身我恐怕也不认识啊!这是两个什么样的人,现在那里?”

老花子道:“就在左侧十几里的石鼓山上!”

米其贵道:“在作什么?”

老花子道:“你们去了就知道,一个穿红袍,一个穿白抱,两人都一样短小!小米,你

去了三人一般高,那真有意思。”

黑大妈猛的跳起道:“布二人,韦独生,有这种事!”

老花子道:“老大姐,什么,你想到他们了?”

黑大妈急急领路,回头道:“老要饭的,你是见到鬼了,他们还不是本朝的人啊!不过

现在还不敢说,我看到才能确定,但在武林掌故中,家师曾说过。”

老花子道:“不是本朝人物,是那一朝代人物?”

黑大妈道:“如果是他们,那一个是五代刘志远身边大将布二人,一个是周世宗的大将

韦独生,算来超过一百四十岁啦!”

米其贵吓声道:“那不是已经成了仙!”

黑大妈道:“炼武的人,年纪自然长,不算什么,但这二人已有九十年未曾现身江湖,

谁都把他们忘啦!现在出世,可能嘛?”

宇宙风道:“婆婆,这两个人假设就是韦独生和布二人,也可说是死对头呀,韦独生保

周,布二人保汉,五朝中,周是灭汉的,听说布二人还和本朝太祖皇帝是好友,携手作战打

败刘志远,现在韦、布两人就算活着,也不会在一块呀!”

老花子道:“他们在一块,不是闲游,也不是坐着谈天,也是在打架,不过那种打法很

古怪,好似两个小孩在玩游戏。”

大家闻言,不由全乐啦!端木兰道:“玩游戏!”

老花子道:“一个打出的架式,好象是太极拳,一个则是回龙拳,毫无火气,一点劲道

都没有,慢条斯理,一个迟缓不急!”

黑大妈道:“哪是出神入化的打法,看似儿戏,动作幼稚,但在他们五丈之内,相信我

们六人之中没有一个不施出功力而能站立一刻时间!”

郎独不相信道:“连你老与老花子也不行?”

黑大妈道:“等一会,你就可以试出来,现在快到了,千万别大声说话!”

近在眼前,虽然说是两个无上高手在拼斗,但却没有一丝风吹草动,说出来谁肯相信?

黑大妈突然向老花子道:“丐兄,是不是在石鼓山上面?”

老花子道:“不,就是前面浅谷内,四面都有巨树,这时只怕已有不少武林人物在偷

看!”

米其贵问道:“黑大妈,到时候你老能认出他们?”

“不,小米,你想想看,他们已有九十几年未现身了,我还只有八十一岁!”

端木兰道:“婆婆,这样说,到时候以何证实呢?”

黑大妈道:“他们的兵器,也是他们的独一无二的招牌!”

宇宙风吓声道:“他们还要使用兵器,什么兵器呀?”

黑大妈道:“这是一个人的个性,他们虽不使用兵器了,也无人能逼使他们动家伙,但

他们人与兵器已不可分,这两人都是一辈子独生,他们把兵器视为妻子一般!”

端木兰道:“你老还没有说出兵器是什么啊?”

黑大妈道:“他们背上有各自讲究的包裹,韦独生的包儿是红绸绣花的长形包,里面藏

有双只长的精钢虎掌,布二人是只圆形包儿,里面藏有两只比碗还大的精钢球!”

直到林边,还是没有动静,但伸头外望,大家几乎笑出声来!

原来林外是片绿油油小草地,方圆大不过五、六丈,草地上有两个又短又瘦的小老头,

不是矮,称短比较有意思,因为他们是驼子,背心比脑袋高,蒙眼睛,虽说一施太极拳,一

施回龙掌,但却没有一丝架式,如同初学!打?不象,说捉迷藏更洽当。

郎独搓住自己的嘴,显然在强忍,二女却双手抱肚子弯着腰,只差没有叫痛啦!

米其贵不同,他不但看的聚精会神,而且正经八百的向黑大妈道:“他们在施展神

打!”

“小米,你真有眼光!”

老花子道:“也许打了几天啦!”

郎独道:“我硬是不信在他们五丈内站不住?”

黑大妈道:“你身前那只石头有多重?”

郎独道:“大概有三十斤吧?怎样?”

黑大妈道:“老身看得出,你的神力足可举起两千斤,你把石头拿起来,尽全力推出

去,但注意,推出时,立在你旁边树前,石头出手,人却火速躲到树后!”

宇宙风道:“有回震力,干啥不闪开?”

黑大妈道:“石头回震时,它会长眼睛,谁推打谁,逃不脱,小郎独全靠那株大树作替

身。”

郎独双手拿起大石头道:“竟有这种事,你们站开,我来试试!”

米其贵急急道:“一定要闪到树后,千万别充好汉!在树后也要提足内功。”

郎独点头道:“小米,你站开,我不是草包,黑大妈的话我不会当儿戏的。”

其他几人都离开那一株数人合抱的大古松,郎独双手抄起三十余斤的大石,提足内功,

闷声不响,猛力推出!

石沉力足,石如离弦之箭,硬向两位老人撞去!

呼的一声,石头一到,回震的速度比去的更快,通!

在通声之下,大家一看,不分老少,六人全呆啦!

原来那团大石如同强斧所劈,深深的嵌进树心去了!

宇宙风惊叫道:“我的天!这股弹劲起码有万斤!”

黑大妈道:“奇的是树不裂开,石不损,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郎独从树后出来,面色通红,端木兰一看惊问道:“大哥,你怎么啦?”

黑大妈代答道:“劲力透过树,他如不提足内功,这下必受重伤!”

郎独这才吁口气道:“好险,我胸口还在震跳,一开始,我的眼睛大冒金星啊!”

米其贵笑道:“他们打迷糊了,一点也无反应?”

老花子道:“老大姐,你们早点离开吧!留下看没有结果,甚至有害无益!”

黑大妈点头道:“你们看到正对面没有?”

老花子道:“似有几个人。如同我们一样,也在偷看!”

米其贵道:“麻疯鬼没有来追我们,原来他也在对面偷看!”

黑大妈笑道:“小米,你的目力好强啊,葯力生效啦!”

米其贵道:“我没有感觉!大妈,别耽误了你的事,我们走罢!”

老花子道:“你们走,我留下看结果!”

黑大妈道:“老花子,千万当心,真正的敌人在暗处,别看得忘了形,那两个小老人,

不会随便杀人,真正杀人的是麻疯鬼。”

“大姐,我老花子拼他不过,手不行,腿管用,你放心去罢。”

黑大妈领着大家急退出密林,脱离之后。宇宙风拉着问道:“婆婆!老花子炼了什么腿

呀?”

黑大妈不懂道:“宇姑娘,你怎么忽然问起老花子这种事来?他的棍法倒是高绝一时,

我不知他炼了什么腿上功夫。”

宇宙风噫声道:“他说手不行,腿管用啊!”

黑大妈忍不住,呵呵笑道:“他说手不行,腿会跑,打不过开溜!”

端木兰格格娇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宇宙风道:“死老花子,七老八十了,真是不长进。”

米其贵笑道:“老花子一生,从不好强斗狠,快乐逍遥,尽得人生真谛。”

黑大妈看看天色,回头道:“又近黄昏了,孩子们,前面是龙祖庙,方圆数十里,没有

市镇,也无村落,今晚只有到庙中过夜了!”

米其贵道:“大妈,庙中有住持?”

“庙虽不大,有住持师徒四入,别当他们是平凡出家人,上清真人还是武林高手,三十

年前,因为失意于一个女子而看破红尘!”

天一黑,大家也到达庙前,正好看到一位老道人。

黑大妈扬着手儿招呼道:“真人,老身又要打扰啦!”

道人一见,急急迎上道:“老施主,那里话,快请!”

到了厢房,黑大妈坐下就道:“快,我们没有吃饭,随便拿点什么出来,贵观最近可

好?”

老道人连声道:“老施主,这几位一定不是外人,不瞒你,最近这一带不平静,经过的

江湖人太多了,尤其是拜金党、傲世帮,往往一过去就是大批大批的,贫道还看到魔力眼、

再生天魔、春姑娘!”

“什么,青春贩子也在此出现?”

老道人轻声道:“她的师兄死要命还在贫道观中过了一夜。”

黑大妈道:“我那独臂婆到道长这里来过几次?”

“老施主,来了三次,两次探望施主你,一次探办东西,她说马里马拉,照常宁静!”

老道人说完,连声招来一个徒弟,吩咐去办吃的。接着又向黑大妈道:“老施主,只怕

这里不好过夜!”

黑大妈点头道:“这样说,咱们吃过就走。”

不一会,吃过素食,黑大妈向米其贵道:“你不能送老身了,人多扎眼,孩子,别回头

走,由此偏西,三十里外是贵德城堡。再百余里就是青海,希望你们多保重,后会有期。”

米其贵道:“大妈,再送你一程如何?”

黑大妈道:“不,老身在此还要停留一会儿!”

说着拿出一卷东西道:“旗儿对我没有用处,你拿去。你点子多。也许有用处!”

她把那假血战旗也交与米其贵。

黑大妈要留一会,米其贵知道她另有用意。于是谢过道人,立与大家动身,别过后,急

向西行。

在路上,郎独问道:“小米,这黑大妈到底是伴么来头?”

米其贵道:“她对我视如亲人,我又何必问,不过我告诉你们,她的来头一定很大,凭

老花子都不知道她的底细,你们可以想到。”

郎独问道:“我们真要到贵德城堡去?也要去青海?”

“到贵德城天还未亮,城门尚未开,去干什么,我们直奔青海,到哈拉库图吃早饭,如

我估计不错,那儿又是武林群聚之所。”

端木兰道:“你去的目的是找七公主?”

米其贵道:“这是皇上要的人,我有责任,当然也要见识见识—些大场合。会会武林高

手呀!”

宇宙风暗付道:“他—直未忘找我,这样也好,跟着他到处跑,如说穿了,他会逼我回

京去。”

连夜奔驰,四人一样快,但沿途并不清静,不时发现有同样的夜行人,好在毫无冲突,

到达哈拉库图,天才刚放明!

这时端木兰忽然一拉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老糊涂加活宝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