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震山河》

第 九 章 勾心斗角,陷阶布局

作者:秋梦痕

这是两位二十五、六的青年,长相十分英挺,气质不凡,他们是谁?他们是青年中四强

的一半,紫衣汉装的是南强余赤心,穿红白回装的是西强沙滚天!他们与另外两强不同的

是,北强古俄奴是蒙入,东强关东军身份不明,有说是倭人,又说是朝鲜人,这两人邪多于

正,西南两强正多于邪。

当二人商量一定,正待向九鬼岭奔去时,突然从空中飘落一个蒙纱少女来!

南强余赤心首先回身,一见少女,冷冷的问道:“青春贩子你想暗袭我们?”

少女娇笑道:“笑话!”

西强沙滚天哈哈笑道:“青春贩子,久闻你的武功比长生果更加高明,我和余赤心总想

会会你,现在姑娘既然来了,不妨印证几招。”

“哼!没时间,这次不是会你们来的,也不想和你们动手。”

余赤心道:“那就请说出姑娘的来意吧,绝对不会无因现身呀!”

少女忽然面对左侧林中冷声道:“古俄奴、关东军,别藏着了,挑明白了,你们要逃走

也没有关系,只怕你们今后的脸面无处放。”

林中突然闪出两人,原来真是古俄奴和关东军,余赤心向沙滚天道:“想不到他们在暗

中盯着我们!”

沙滚天道:“青春贩子似故意破坏他们的行动,我俩全误会她啦!”

古俄奴假意哈哈大笑道:“我与关兄打此经过,不意遇上久想一见的姜姑娘,当然,余

兄和沙兄也是久违啦!”

青春贩子冷笑道:“别与姑奶奶我打哈哈,你们可知,姑奶奶我叫你们出来有何用

意?”

古俄奴仍旧哈哈道:“该不是贩卖长生果!”

“哼,你们明明知道卖长生果的是我师兄宋五,硬要姑奶奶背黑锅,姑奶奶我岂是你们

想像中人,久闻四强剑术卓越,今天我要先向你古俄奴开始,一一领教。”

古俄奴大笑道:“天色已晚,约时再斗如何?”

“姑奶奶我选定的时间从来不改,接招吧!”

说完双掌一措,快如飘风,说打就打!

四强同在,古俄奴如果不接,那是丢人现眼,如果要接,他知道青春贩子大名不虚,势

难取胜,可是强敌已出招,只得硬着头皮大笑道:“来得好!”也是双掌迎敌。

当二人放手进搏之际,余赤心暗向沙滚天道:“沙兄,你想过没有,青春贩子姜世华,

此举有几种含义?”

“很明显,真正目的在显示她的武功高我们一等,打败古俄奴,也等于打败我们。”

余赤心点头道:“但她不无好意存在!”

沙滚天笑道:“揭穿关东军和古俄奴在暗中对我们不利!”

就在这时,突听青春贩子娇叱一声,双掌幻出一团紫色光彩,硬将古俄奴打出五丈之

外,居然不出三十招。

古俄奴落地哈哈大笑道:“姜姑娘武功的确不凡。”

古俄奴显己受了内伤,可是他在顾全颜面,硬忍胸中血气,真是死要面子。

青春贩子不再理他,一指关东军道:“轮到你了!”

关东军心中有数,吉俄奴是前辙之鉴,与其出手落败,不如早找台阶,只见他哈哈笑着

拱手道:“姜姑娘,你看古兄,我不能不照顾他,改日在下在剑术上向姑娘讨教!”

青春贩子忽然格格笑道:“姓关的,回去好好苦练吧,也许你有奇遇。”

说完长身拔起,淡淡的影子霎时消失!

余赤心一带沙滚天,轻声道:“这女子真不简单,我们走!”

青春贩子似也朝着九鬼岭方向急奔,可是她还没有走出两里,忽然发现身后居然有人跟

踪,回身娇喝道:“什么人?明人不作暗事,何必鬼鬼祟祟。”

突然一位蒙面老人现身大笑道:“小姑娘,好身手,好功力!”

青春贩子冷声道:“阁下年岁似不小了,如何称呼?有何企图?”

蒙面老人笑道:“叫我‘世外老人’好了,姑娘,你想不想要一把‘北国神剑’?那比

中原‘工布’古剑还要神奇!”

青春贩子惊问道:“大燕国宝!你是谁?用意何在?”

蒙面老人哈哈笑道:“有山海关兵符就可交换到北国神剑!”

青春贩子闻言大惊,但她不露表情,反而格格笑道:“这有什么困难,阁下等着好

啦!”

说完扬长而去!

蒙面老入看到背影消失后,立向背后山岭一招手,不久奔到一中年蒙面大汉,只见他躬

身敬礼道:“丞相!成功了?”

“巴将军,到了中原,你忘了,不能打扦,只许拱手!”

“是,丞相!以后不会忘了。”

“巴将军,这青春贩子武功不弱,确实可以利用,可是她十分精灵,提防她是否对大宋

还有忠贞之心,我看她不是真正的魔女!”

丞相的意思叫我跟踪她?”

“对,多加注意!”

“丞相,我已查出婼羌国师就是那回装蒙面老人,其名叫脱脱金,化名神明老人,无独

有偶,我们以北国神剑为饵,收买中原武林一流高手,婼羌国师则以‘戈壁神眼’为饵,据

猜测,甲天下已在十年前就成了脱脱金的心腹,恰好傲世帮主也是在十年前,成了丞相的义

弟!”

蒙面老人惊讶道:“有这种事,巴将军,你这消息非常好,我还打算去收黄金党哩,那

不闹了笑话上了当,你对魔力眼,再生天魔两方查过没有?还有就是‘三病魔’、‘天外心

魔’,丧门元凶师兄弟,东海三怪‘火焰神君’,‘绿毛海怪’,‘黑水原人’,这些人虽

无成群党羽,但个人力量大有用处。”

巴将军道:“丞相放心,我会查出的,对了,我已查出毒龙姑那老太婆的八大弟子就在

这一带,就是不知毒龙姑下落!”

“巴将军为了国家,你多辛苦,同时派你副将赶紧回国,叫他禀明大王,把传国三宝小

心运到南方来,要收买强手,我们只有重赏重聘才行。”

时近黄昏。巴将军别过蒙面老人,独自向一座高峰奔去,到达峰下,讵料那竟围坐着十

几名壮年大汉,一见巴将军,同时起身肃立,其中一人低声道:“统领,会过丞相了?”

巴将军道:“丞相有指示,要我们尽一切力量,查出中原武林一批第一流老辈人物的下

落,同时看他们有那些已经投入婼羌国师!”

那大汉道:“马上展开行动?”

巴将军道:“但小心行动,千万别被中原白道上人物看清我们的来历。”

众大汉同声应诺,霎时丝丝出动,当众大汉走光时,巴将军忽然望着山腰,他巳发现了

一个可疑的影士,只见他身如狂风,一卷扑上山腰。

山腰上的人影其轻功之快一点也不弱于巴将军,这时已经过了山蜂,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他竟是丐王“九葫神乞”王天头!

老花子展开身法,一口气奔出了二十几里。

一座小谷,谷中有座茅屋,这时屋内坐着两人,他们就是“老古嘴”和“古都更夫”,

当九葫神乞走进茅屋时,同声问道:“那个蒙面生人查出没有?”

九葫神乞道:“距离太远,听不出说话内容,他与另外一个蒙面老人会面,鬼鬼祟祟的

说了不少时间,后来又会到一批大汉。”

老古嘴道:“王天头,你活到那里去了,不查明白就回来?”

九葫神乞跳起道:“你们不知,人家的道行高得很,距离那样远,居然也被他发现了,

如不是我见机早;溜得快,只怕这时回不来了,我老花子一生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算命的,

你呢,当然是查出另外那蒙面人了?”

古都更夫哈哈大笑道:“距离远,听不清楚,不是拔腿快,只怕也回不来了!”

九葫神乞惊奇道:“他和我花子同病相连,这倒好,全活回去了!”

老古嘴道:“我比你强!”

“嗨嗨,强在那里?”

老古嘴道:“我见到他与傲世帮一个堂主会面,而那堂主见了他,比见到自己的帮主还

恭敬!”

九葫神乞大惊道:“那人大有来头,他到底是谁!”

古都更夫郑重道:“我看武林有了大阴谋发生,这样吧!我们三个分头跑腿,甘太尉,

米其贵小子,还有皇上那里更重要。”

九葫神乞道:“你说这些蒙面怪人与朝廷有关?”

古都更夫道:“以防万一,近来北疆与西疆,都有强兵压境,大燕国虎视山海关,西域

婼羌已经吞灭邻邦九王,雄兵百万,强盛一时。”

老花子道:“我朝目前政修人和,军威壮盛,难道怕异邦造反!”

老古嘴道:“咱们江湖人,也只能尽到这点责任,有了消息就得上达,其他的就,不用

过问啦,我们走吧!”

老花子道:“小米下落不明,到那里去找?”

古都更夫突然跳起道:“老花子,你没有摆脱,人家追来了。”

不错,那个蒙面的中年——巴将军已经到了茅屋外面,不过他还不能确定被追的就是茅

屋中人,只见他立在茅屋外十丈之地不动了。

老花子起身,就要出去,但被老古嘴拉住道:“且慢,你这身行头,八成已被对方看到

了。”

他说完就向茅屋外面走,口中大声道:“不知来了那位朋友?老朽夜晚不算命!”

巴将军闻言一震,忖道:“好高的听力,十丈远他就察觉我来了,不对,这个人不是穿

破衣的!”

立即拱手道:“老先生,这是什么地方,人生地不熟,我走错路了!”

说完转身,不等老古嘴回话就要走。

古都更夫看到他确实起疑,由茅屋门口大步行出道:“道上的,怎么啦!既来之则安

之,看你的穿着,似汉不象回,你到底是回子还是汉人?”

巴将军又见一个穿着平凡的老人出现,似知形势不对,所谓光棍不吃眼前亏,立即站

住,回身拱手道:“二位,恕在下打扰了!”

老古嘴哈哈大笑道:“闻口音,原来阁下是西域人,虽然说得一口好蜀语,但未脱阁下

方言尾音!行了,你走罢,我们不为难你,不过我劝阁下还是穿回装好,否则慾盖弥彰,当

心守军逮住你作姦细办。”

巴将军见势不妙,双拳难敌四手,只有边说边走!连声道:“两位老丈说的是,在下承

教了!”他说完大步而去。

老花子走出茅屋道:“为何放他走?”

古都更夫道:“捉住他不容易,这家伙功夫绝不等闲,要出手非两人同上不可,我们要

不要脸?放他走,还可以盯着。”

老花子呸了一声,道:“一个人盯?三个一齐盯?”

古都更夫道:“你不敢一人盯?穷命看得那么样重?”

老花子大骂道:“打更的,你一个人盯,我和算命的还不放心哩!算了,我们分头办事

要紧。”

他们不去盯哨,别人却盯上了,在巴将军离开三老还不到半里,突然从侧面出现一个蒙

面高大人物紧蹑巴将军身后,这却有意思,蒙面盯蒙面。

那无名蒙面人似还是个青年,奇怪他的轻功竟比巴将军高出很多,相距还不到十丈,居

然未使巴将军察觉,但他一直不与惊动,似有其他目的。

大概快到青海边,林木已经尽了头,再过去就是一片草原,后面蒙面青年似正感进退两

难之际,猛觉前面冲出三个全身都罩黑衫的中年人物,这是夜晚!只见三人除了眼睛发光之

外,其他地方看不见一点肉儿露在外面。

后面蒙面青年一见,立即停止盯进,自言道:“希望双方不是一伙的!”

他希望对了,忽见冲出三人之一发出阴阴笑声道:“巴拉图!井水不犯河水,少在我的

地盘上动脑筋!”

原来所谓巴将军的名叫巴拉图,他蒙着面也被认出。

只见巴将军嘿嘿笑道:“听你口气不生,原来咱们又遇上了,哈克麻,最好我们各行其

事。硬要抓破脸皮,一旦抖穿了,双方都误了大事!”

被称为哈克麻的冷声道:“既知揭穿了双方会误大事,巴拉图,你就不应捞过界。”

巴拉图大声叫道:“哈克麻,你简直不识好歹,三年前你到辽阳,我为难你没有?”

“哈哈,巴拉图,彼一时此一时,你不是也到过白龙堆?现在不行!”

“治克麻!你要怎么样?”

“巴拉图,你如不退回去,那就不客气了!”

他突然从背上拔出一对寒光闪闪的怪兵器,那是一双西域神奇兵器“寒铁掌”,从寒光

中看出,那不是凡铁所造。

人家一亮家伙,巴拉图冷声阴笑中,也从身上亮出了家伙,他居然使用一双“三锋

刺”,大怒道:“哈克麻,久闻你的一对‘寒铁掌’打遍天山,看一看是否徒负虚名。”

“老总!这家伙不识好歹,等属下和彼司去收拾他!”

哈克麻左右两个蒙面人抢出。

“彼司,你和皆露放手干,不必留活口!”

二人闻言,一齐吼声攻出,左右夹攻,他们都使用长家伙,火头枪,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勾心斗角,陷阶布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旗震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