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一 章 黑峪关外寒风里 刀光剑影映雪明

作者:秋梦痕

从黑峪关到兴隆城,那是一条穿过五龙山、兴隆山、到雾灵山的重山官道,每逢春夏之

交,凡出关入关的商旅行人,湖海之士,真是车水马龙,可是一到冬残岁末,这官道就变得

冷清荒凉了,寒风萧萧,雪花满天,往往一天也见不到半个人影。

时当腊月,由新的雪花盖上旧的实迹,一层一层的将大道铺得平坦无坎上股起自与安岭

的寒流,如发自煞神手中的利箭,凶猛的向南挺进,满天遍野排来!

为虎作伥的北风,大有扫除所有丝生之势!

忽然间一阵蹄声噗噗,车声隆隆,陵山大道北端的灰幕里驰出一辆马宁,四乘骑客,势

如急风暴雨—拼命向南猛摆!

四骑客是四届大漠,每人背上都背有一把长剑,也许是赶了木少路程,同时又驰得

四太急之故,竟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们居然解开胸口的短皮大衣,全身热气蒸腾,

身上的雪花,也溶化无余。

当四匹马护着马车走进一狭谷时忽听车内向起一声沉喝道:“停!”

车把式闻声,猛将缰绳一勒,两匹正在猛进的高大雄壮黑马,这下竟被勒得人立而起,

同时发出悲雌之声!

马停车住,车把式突然回头问道:“三庄主,有什么事?”

侧面的廉窗处,立由车内伸出一颗人头,只见他举目四望,不答车把式的问话,反而向

停在车旁的四位骑客沉声道:“四虎,这是有名的蛇崖口,你们当心两侧高产,提防那路敌

人在前拦道。”

四骑客闻言同声道:“三庄主,离庄已不到一天路程了,不间那路敌人,他们要找来—

应当早就找来了,岂有到了我们门口才动手?”

车中老者忽然冷笑道:“由黑龙江开始,一路全凭老夫的策略逃过敌人的拦栽,直到家

门,你们应该加倍小心!”

四骑客立即表马奔出,超过马车,八只眼睛尽向两侧雪崖扫动!!可是当马车刚进狭谷

时,突然听到一阵尖锐的胡哨之声起自崖顶,紧接着人影如幻,云那之间,崖上挨落二十几

个凶神恶煞,杀声一起,刀剑齐挥,一半扑向四个骑客,一半围住马车,寒光映雪,逢人就

砍,首先遭殃的郎为车夫,三招未到,人头滚落,血雨洒处,雪地如落满了桃花!

车中中年人似知大祸难逃,突由车门冲出,只见他手挥长剑,大声道:“何方朋友,请

你们为首的上前答话!”

敌人中忽然走出一个头带雪帽,身穿翻皮短楼的老人来,发出阴森森的冷笑之声,只听

他嘿嘿叫道:“马兰关,龙槐庄的三庄主‘三龙神剑’三龙神秦一义居然有目无珠?你在黑

江寨血洗黑豹一帮,独得消息,杀人减口,手段也太毒辣了,泰一义,快将消息说出,也许

老夫放过你这一关,否则你就休想回到龙槐庄了!”

车中人突然一剑挺进,历叱一声道:“原来是“神瘤魔君”看中我秦某人了,废话少

说,要消息看功夫!”

那为首之敌一见剑到,立即迎上,阴阴笑道:“三龙神剑落了单,老夫何须百招!”接

着他大喝一声:“围上!”

其手下闻令,霎时一拥而上—刀光闪闪,剑风嗤吸,居然无一不是高手!

不到一个时辰,后面的四骑客接二连三的发出惨叫之声,一个一个的倒下去了,同时那

车中中年亦身负重伤垒垒,不久亦横尸在地!

敌首一见,如风扶上马车,但不久冲空而出,似查到什么东西,紧接着他即率众悄然而

去,仅留下对手六条尸体。

一场凶杀,尤如飓起的冰苞,来得猛,停得快,寒谷中饮然雪花纷纷,北风仍然悲呜。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当地乍然多了一个活动的人影,那人很高大,头上没有带雪帽,

但却带着大雨笠,身上穿的是殊绵澳,只见他在雪影里慢慢接近马车,当他发现六条快要被

雪花掩盖的尸体时,显出猛的一任,同时由他口中发出一声呸叫道:“何方吃横梁子的—竟

在这儿下手!”

这人豹头环眼,眉如扫帚,大脸上长一部终腮胡显,尤如徐兜一般,宽口隆鼻,长相十

分威猛—背上倒插一把厚背大刀,估计有三十斤,由此即知,这人定必是个江湖豪上。

当猛漠发了一会愕之后,他也跳进马车去了,可是在他出出来时,居然见他手中多了一

点东西,他将东西揣进怀中,反手技出大刀,其意似要就把六个尸体给理了,然而在其尚未

动手之际,耳中竟听到一声朗朗清笑乍起!

猛汉一闻笑声,诅料他居然院的一跳!

笑声起自高崖,大汉抬头一看,只见左侧崖头竟立着一位少年!

“喂,朋友,恭喜了,年关在即,捞到油水可过年了!”这是少年看到猛汉在望他而出

声。

猛汉面色不正常—手中的大刀握得紧紧的!突然喝道:“兄弟,你别动黑吃黑的歪脑

筋,这件买卖不是我下的手,动手的早把抽水带走了七!”

崖头人影一闪?没影恍处,少年已到猛汉面前,只听他依然朗声大笑道:“朋友、黄白

之物,也许没有留下,但却留下更重要更值钱的!”

猛汉急向后退三步,吼声道:“兄弟,你的话我不懂?”

少年头挽一髻,这样的严寒天气。他不但没有带帽子,甚至身上还只穿件夹长袍,束腰

的丝带上,挂的不是剑,而是一支铜箫,没有寒冷之态,没有武林人的气势,大概就因这几

点原因才使猛汉怯怯不安!

“我的话阁下不懂?”少年面无怨容,而且带着微笑的问。

猛汉忽然由身上拿出一件东西,那就是从车里找到的,他似想起来了,伸手向少年道:

“兄弟,这不是你想像的那么贵重!”

少年不接,但却哈哈大笑道:“朋友,你真老实,在下是向你开玩笑的,喂,一片破

布,你揣到怀中干啥,不仅半文钱呀!”

猛汉见他毫无敌意,这才松了口气似的,右手中力柄也放松,只见他嘀咕道:“破布虽

不值钱,但上面有用血写的字!”。

少年噫声道:“血书!上面是什么字?”

猛汉得意的道:“在下虽然是老粗,但这布上几个字没有为难我,写的是!,“弟难逃

‘神瘤魔君’毒手,大哥二哥替我报仇,马儿已进关了,消息不久必传播武林……”

“兄弟,你自去看。”

少年摆手道:“原来这一场竟是武林闻名的神瘤魔君亲自下手,喂,朋友,阁下可知

‘马儿已进了关’是什么意思?”

猛汉摇头道:“因为在下不知这一句是什么意思,所以才揣在怏中,留下来访问高

明!”

少年道:“死的是什么人?”

猛汉道:“是马兰关龙槐庄‘三龙神剑’中三龙神秦一义!”

少年道:“阁下认得死者?”

猛汉摇头道:“不,龙神虽然名闻燕赵一带,但在下从未见过,在下之所以知道,那是

破布上写有‘马兰三龙’四字。”

少年点头道:“看合下之意,准备去见大龙神了!”

猛汉道:“近年来,王龙神剑名声不恶,在下既然撞上这趟事儿,这块破布理当送交大

龙神秦一天了。”

少年道:“阁下诚实无欺,区区非常敬佩,好罢,咱们后会有期!”

结漠急急问道:“兄弟,请问贵姓大名?”

少年淡然笑道:“在下尚梅卿,为一江湖不足轻重之人物,阁下不必挂齿!”

猛汉道:“在下孟师,日后请多折教!”

少年哈哈大笑道:“莫非是孟子之“孟’,师长之师?”

猛漠连连点头:“正是,正是!”

少年鼓掌大笑道:“阁下姓名,加上犬旁,真是一只猛狮也!”

笑声一住,人已隐没大雪纷纷之中!

孟师日送少年尚梅卿去后,他把六条尸体掩到崖下,挥动大刀,拨雪破土,掘一深坑合

理之,最后跨上一匹白马,直赴马兰关而去。

当孟师奔出不到半里,至料在他后面突有一骑如风追上,同时听到那骑上之人大声喝

道:“笨狮,慢点走。”

孟师问声勒马,回头一看,他可能是认得后面马上之人,只见他大声吼道:“野牛,你

真是阴魂不散,追我干吗?”

后面那骑已追上,马—坐的是个短小精干的家伙,只见他驰到孟师身旁哈哈大笑道:

“笨狮,我们是老朋友了,何必撞人于千里之外呢,说真的,有好处,你不会甩掉我是不

是?”

孟师喝问道:“叶牛,你他妈的少来这一套,我有什么好处?”

原来那人叫叶牛,所以孟师叫他作野牛,只见他作个鬼脸道:“笨狮,真菩萨面前烧不

得假香,你从马车里找到的东西,我是亲眼在暗中看到的,好个小子不要,我可不嫌少!”

孟师呸声道:“你他妈的真是活见鬼,车里找的只是一片破布,大不了布上有几个字,

你当是什么金钱财宝?”

叶牛似故装愕然道:“当真?”

孟师立由怀中取出—伸手交给他道:“不信你就看!”

叶牛接过、挑眉扬眼的看了一会,两肩一耸,装出泄气之情,道:“笨狮,你他妈的还

当宝贝一样瑞在怀里,这有什么用,难道你还想替死人当信差,得了罢!”

他说着把手一甩,被有顺手飞出,掷得像蝴蝶一般,随风飘舞!

孟师一见大念,猛由马上腾身,大骂道:“野牛,你这干什么?”

叶牛一见孟师追出,乐得哈哈大笑,摊开手掌,原来那片有字的破布仍在他的手里,只

见他嘀咕道:“笨狮,论武功,你我半斤八两,讲头脑,你是差得远,老干凭这片破布,明

天送到龙槐庄去,那大龙神秦一天,怕他不送我千二八百两银子作酬劳!”

这家伙真危,他说着一挥缰绳,啪的一声,猛啪孟师的坐骑,硬将那匹白马打得奋蹄而

起,迎风破雪而逃!

好家伙,叶牛还怕孟师骑马追上,这一手真绝,今孟师发现破布是假的时,徒步追赶再

也不及了!同时听到叶牛面向孟师寻处哈哈大笑道:“老友,慢慢找,我可少礼了!”说完

双腿一夹,策马如飞。余音烧空,去如黄鹤,害得孟师仍在苦寻那片破布!

四日后,在蓟县北门。走进一个大汉,那就是孟师,这个大块头自发现了叶牛诡当之

后,心情非常烦闷,这几天里,他始终是低着头,一路上好在没有人冲刺他,否则非出皮漏

不可。

蓟县城有家大酒楼,名为“三龙楼”,生意鼎盛,食客盈庭,过往客商,江湖名流,只

要一尖蓟县城,莫不一上三龙楼买醉一番!

孟师一进城,恰好看到三龙楼,他心情不佳,值此偶遇,当然毫不犹豫直奔店门,大步

而入?

时当正午,三龙楼的食客,真是座无虚席,拥挤不堪,伙计们奔东走西,人数虽不少,

但却应接不暇—,孟师入门,居然没有一个上前打招呼!

没有伙计接待—孟师却不在意,他逢雨笠也未取下,低头直上酒楼,好在还有一个位在

靠楼门口处,他的眼睛谁也不看,大步过去,一屁股坐了下去,连邻座有什么人物也不瞄上

一眼。

人声噪杂,酒香四溢,孟师坐了一会,岂知依然无人过问,他可能是嗜好几杯黄汤,这

时酒虫已拥上喉头,同时心情不好,试问如何耐烦,只见他忽然环眼大睁,猛的一拳打下,

紧接着哗喇一声大震,桌子被打得四分五裂,同时听他大声吼叫道:“妈的,有酒保没有,

给老子滚来一个!”

巨响之下,全楼震惊,立有无数的目光朝他射来!

伙计惊动,立即有几个向他奔跑,可惜来不及了!忽在客中有人大骂道:“妈的,你是

什么柬西,家里等着出柩啦,没有耐性,外面有的是北风,何必进来喝黄汤!”

孟师问言,虎跳而起,怒目一扫,发现枞中央有个桌上站起一位大汉,个子竟比他差不

多,这下可真努发冲冠了,只见猛孔一声,举腿一扫,突然把自己的坐凳踢起,呼的一声,

踢上天花板,蓬蓬,凳子破了天花板撞落,掉到那大汉的桌上!同时,孟师如饿虎捕羊,全

身腾起,如鹰捕兔,双手猛向那大汉罩落!

那大汉武功不弱,见势一闪,避开孟师双爪,单掌一横,“拦江断流”,一招硬臂,落

下孟师虎背!

孟师一招未中,身如释落,大粗而不笨,一大“黄龙翻腰”双腿紧靠平蹬,避招还把,

一气呵成!。

那大汉遇上孟师,立显功差一筹,这一腿没有避开,全身被蹬出数丈,落下时,又将另

外一桌压得碗碟齐飞,汤溅酒溢!

楼上顾客大乱,普通之人心惶意乱,抱头四窜,会武的刚刚相反,竟是鼓掌助威,那种

幸灾乐祸的气氛,真是难以形容。

孟师出手得利,正在不可一世之际,证料突然有条人影如电而到,一言木发,举掌齐

落,照定孟师面门招呼!

孟师这时已打出本性,他那豪情奔放,一见大叫:“来得好!”立还颜色!

来的是中年人,命纪约有五十,可惜他也不是孟师对手,十招不到,又被孟师打落西

角。

中年败了,第三个又到,三个败了,四个又来,武林人就是有这股劲,开始是打抱不

平,到后来一变而为打擂台式了!

孟师接二连三,一气打败十几个,好在他未下杀手,伤人而未要命,可是楼上的卓椅却

遭了殃,遍地全是残腿破面了!

食客中似已没有高手!已是无一敢上,但就在这时,忽听一个伙计模样的家伙在大声叫

喊道:“好了,表少爷来,五公子也到了!”

楼门口忽然出现两个青年,一个穿黄、一个穿青、全是武生装,相貌都是得英俊不凡,

只见那穿黄的大声问道:“是什么人在此捣乱?”

一个伙计立向孟师指道:“表小爷,是他,是那个络胡子的猛汉!”

黄衣少年一看孟师威武不焊,年纪三十上下,随即朝孟帅行来,沉声大喝道:“何方野

汉,竟敢在‘三龙楼’撒野?”

孟师见情冷笑,接日哼声道:“老子孟师,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前来管老子的闲胀!”

黄衣少年扬眉叱道:“野汉,你不打听打听,这家酒楼是谁开的?要想在此捣乱,那就

准备狗命!”

孟师闻言大吼道:“怎么样,这酒楼是当今永乐皇帝开的?哼,就是他开的,老子今天

也要翻了这座鸟楼。”

黄衣少年大怒,右手一起,中只一指并拢!直取孟师眼睛!出手之快,无与伦比,亮式

就是个武功卓绝之辈!

孟师是内行,见势大惊,急闪速避,可是他已打得兴起,不管厉害,立出奇招?霎时交

手如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