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十一章 收拾剌客群

作者:秋梦痕

鬼灵精抢先去了一会儿,尚梅卿就陪着大先生慢慢而行,约有一里地,恰好到了一座林

边,忽见鬼灵精迎面道:“恩兄,这真是搞不明白,林后有大批天河派与另一大批瓦刺人动

手,莫非是误会打起来的!”

尚梅卿闻言,笑道:“这倒是值得进去看看,不知那面势力强?”

鬼灵精道:“瓦刺方面有十五个,十二个是普通高手,三个是老家伙,看他在旁观图,

八成是为首之人,天河派十三个,十二个青壮年,这时多是以一对一,只有那天河渔夫未出

手。”

尚梅卿笑道:“走,瓦刺人不是全都在此,他们拖下去还有增加,我们如不管,天河派

必吃亏。

大先生道:“天河派既然也不是正派,那就不用管他了。”

尚梅卿道:“横而不邪,这是天河派在江湖上的批评,然而目前之敌与伯伯有不良关

系,如不乘这机会给点颜色他们看,那他们就毫无忌惮了,一举两得,小侄不能放过。”

鬼灵精道:“他们有三个老家伙啊。”

尚梅卿道:“你与马,赵两位大哥对付一个,天河渔夫可以对付一个,另外那个由我下

手。”

大家到了林后,只见十二对高手杀得十分激烈,尚梅卿立向大先生轻声道:“伯伯不可

露面,千万勿给对面三个老贼看到!”

说完将手一招,领着鬼灵精等行出林去,他先向天河渔夫哈哈大笑道:“老渔翁,怎么

了,找到仇人了?”

天河渔夫一看是德县城河岸上所见的少年,开始一怔,接着冷笑一声道:“小子,老夫

背上你们的黑锅了,这批家伙硬指老夫是京师出来的。”

尚梅卿大笑吟吟道:“有意思,现在可以解释明白了,免得拖下使贵派有所损伤。”

这一招激得不过火,可以说骨子里含有轻视成分,天河渔夫听到不是味道,以他的性

格,傲然受不了,只见他沉呼声道:“小子,你们走罢,老夫天河派情愿背黑锅!”

尚梅卿朗声大笑道:“这种义务步快,德县太爷可没有奖偿的啊!”

天河渔夫冷笑道:“小子,小说风凉话,叫你们死在他们瓦刺手中,虽说老夫无损,但

他们的误会必有所报!”

尚梅卿笑道:“阁下看到对方尚有台柱未动么?”

天河渔夫一抖手中宝惘,冷声道:“三条老鱼可以不上钓,但难于逃过老夫大纲!”

尚梅卿冷声道:“阁下叹看走眼,那是海中大沙鱼,并非池中卿鲤,鱼大网小,阁下当

心被拖下水去。”

天河渔夫大怒道:“小子,你说老夫不敢动他们!”

说完提网冲出,大叫道:“对面三贼过来。”

尚梅卿立即跟上去,同时看到对方三个老人避开斗场,排行而来。

鬼灵精暗向马赵二人一招,齐步跟在尚梅卿之后,只等吩咐出手了。

尚梅卿笑向天河渔夫道:“阁下从来没有见过对方三人?”

天河渔夫冷声道:“无名小辈,胡儿宵小,谁认识他们!”

尚梅卿轻笑道:“以在下观之,其中间那个拿虎叉的功力最高,也似敌人中发号司令

者,其右手下那个家板门刀的功夫最差,可是在中原武林而言,大概也是在高手之上的。”

天河渔夫冷声道:“看势你小子也要出手,那就对付家板门刀的好了!”

尚梅卿摇头笑道:“阁下可知虎叉之类的兵器,对阁下鱼网是互有克制之害,一旦交上

了,其结果只是凭真气取胜的。”

天河渔夫闻言一震,但未开口,接着就见对方到了五丈之外,同时看到中间老人向左右

喝道:“二弟,三弟,谁先上?”

左边那老人立即大步踏出吼声道:“我去收拾他。”

尚梅卿一见,顺手向天河渔夫轻轻一推道:“阁下!良机勿失,出去罢。”

天河渔夫低叱道:“小子,你敢指挥老夫?”

尚梅卿笑道:“对付这个家伙还是高了一点。”他向后拍手道:“小空,他是你们的

了!”

鬼灵精立即向马、赵叫道:“二位,生意上门了。”

马、赵二人同声道:“老弟,将其引开一点。”

鬼灵精拔出他的一对仙牛耳短刀,闪身而上,大叫道:“老小子,侧面高地上风水不

坏,你如要后代发达,最好葬身该处。”

那老人一看来了三个青少年,哇呀大叫道:“小辈们,联手上来。”

鬼灵精招手马,赵道:“二位,先去挖坑。”他说看又向那老人作个鬼脸道:“怎么

样,咱们对你老小子不坏吧,如果要全昆,那就把刀放下,阁下就躺到坑中去!”说完就向

高地行去!

那老人闻言更怒,如风追过去。

尚梅卿一见大笑,立向对方道:“拿叉的,过来,少爷吹首名曲给你听!”他在腰间取

出长箫,跳步而上!

天河渔夫急喝道:“小子你莫嫌命长了!”

尚梅卿不理,忽见拿叉的向右手边老人道:“三弟,这小子不可轻视,你要当心!”

这个老人间言,立合放下两柄短戟,目注尚梅卿,沉声叱道:“娃儿,报名来!”

尚梅卿哈哈笑道:“阎王爷的生死簿上都没有少爷的大名,老儿死了也无处查,喂!你

的对手不是少爷我,后面拿网的是你好对手!”

那老人嘿嘿笑道:“小辈,如果怕了,就退开点。”

尚梅卿回头大笑道:“老渔,最便宜的生意到了,再不上来,往后就是硬的了!”

天河渔夫叱道:小子,他说得对,你不敢就退开,老夫全接下!”

尚梅卿大笑道:“好胄口,哈哈,只怕吃不下要吐呢,好罢,在下先接这个,到时阁下

吃不消时,在下再与阁下走马换将!”

说完提箫而上,直点对方胸膛!

拿双戟的老人见他来势如电,立觉不对,挥戟相迎!

两个刚交二手,那拿虎叉的老人陡向天河渔夫迎去,大喝道:“朋友,这一场胜败完全

在我们了!”

天河渔夫抖网投出,大喝道:“你是什么东西!”

渔网如罩,抖得呼呼风响,招式怪异,其收如棒,其张如云,下罩横飞,各有威力不

同!

那老人毫无所异,沉声冷笑,虎叉稳拿,身法如风,他除了闪游渔网下军之势,此外拿

抢攻势,且向渔网绞、铙、拨、缠。

天河渔夫似怕被他绞住,仅此一看,使他大受限制,二十招一过,竟已落了下风!

尚梅卿对双戟老人尤如儿戏,他展开一种步法,竟把那老人逗得眼花撩乱,头晕目眩,

这时一见天河渔夫落了下风,且没有开功大声发笑道:“老渔,在下的话不错吧,当心,虎

叉缠住渔网,那就是生死关头,啧啧,专于平罩不见威力,在下教你要领,赶快腾身,居高

临下!”

天河渔夫当然知道居高发网之利,可是他的对手又出如风,迫得他毫无腾身之机!

在高地上,那拿板门力的老人可糟了糕,鬼灵精的轻功绝伦,他拿的是短刀,习的是近

身之战,这时犹如幽灵一般,始终不离那老人左右前后,同时马、赵二人施是剑,把外围守

得紧紧的,那老人无可闪开之机!

最热闹,最沉乱要算那二十几对久斗不决的青年了,这时似已进入千招之数,双方都势

成强弩之末啦,每一对都如喝醉了酒,招不成招,武不成武,人人衣破,个个皮开血流。

尚梅卿一见乐了,他突然箫势立变,一阵快点,迫得拿戟的老人逐步后退,方向竟是退

到天河渔夫后面。

拿叉老人一见施戈老人势危,大叫一声道:“老三,换过来,你收这个!”

尚梅卿闻言大笑,也向天河渔夫哈哈笑道:“老渔,换将的时间到了!”

天河渔夫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硬不下去了,回手一网,反攻拿戟老人,真的听话了。

那拿叉老人一见?发出阴笑之声,冷不防,一叉暗袭天河渔夫背后,出手又快又激。

尚梅卿势如电疾,箫如箭,朗声叱道:“休打歪主意!”恰到好处,“当”的一声,硬

把虎叉点开,甚至竟把那老人震得蹬蹬倒退!

天河渔夫回头一看,见情骇然,这时他才知道尚梅卿的武功竟是莫测高深了!

当此之际,突间高地上那老人发出痛呼之声,原来是遭了鬼灵精一下重的,整条右臂被

截落在地!

尚梅卿眼角映进高地情形,忽然朗声喝道:“小空,留下他的活命,快同马、趋二位去

收拾下面那一批!”

鬼灵精间言,摆手马、赵二人,指着下面道:“二位先去!”

马战问道:“公子何不叫杀老贼?”

鬼灵精似知尚梅卿之意,答道:“二位下去时,也是帮着伤残,不可要命!”

马、赵不解,只是点头,同时扑下高地而去!

鬼灵精面对重伤老人冷笑道:“你们竟敢进入中原谋杀当今皇帝,那是作梦,我不杀你

之意,你要知道,那是留卞你们伤残回到瓦刺去,给你们酋长看看,如敢入侵,你们就是榜

样!”

那老人的板门刀已抛在地土,这时竟痛得面如死灰,头上直冒大汗,但他的目光仍旧恨

焰不消!

鬼灵精说完直奔下面高地,一到出手,紧接惨声频传!这时天河渔夫已将对手攻得吼叫

连天,敌弱一筹,打来到底不同,尚梅卿一见,朗声问道:“老渔这个可合胃口?”

天河渔夫再也横不出劲了,只见他也大笑道:“少侠,老朽有限不识泰山了!”

尚梅卿大笑道:“岂敢!岂敢!”

他有说有突,手可不闲,突然一式绝招,陡见那拿又老人惨叫而退!

甚至叉落在地,只见他双手捧住左眼!

天河渔夫一见愕然大声问道:“少侠,怎么了?”

尚梅卿已收箫,依然朗朗大笑道:“他不识进退,在下取下他的左眼。”

与天河渔夫对手的施戟老人睹情大骇,右手一顿,空门大露,立被渔网攻进,网的铅

子,钉钉,一连中上数颗,硬打得他血喷如泉,噗通例地。

尚梅卿生怕天河渔夫再下重手,急忙制止道:“老渔,可以了!”

天河渔夫闪开问道:“这种番狗不杀为何?”

尚梅卿笑道:“中原芳草,岂可让他臭尸污染!”

他说完,指着施叉老人叱道:“阁下进人中原的主意,本少爷了若指掌,大明江山,贵

酋长休作妄想,快点率众出关,如若不然,下次遇上,哼,当心碎尸万段!”

施叉老人问道:“年青小子,你是什么来历?”

尚梅卿冷声道:“你想将来报复?好吧,少爷乃‘神龙太子’!”

说完即向天河渔夫逍:“老渔,可以把贵们下弟子唤住了!”

天河渔夫急急向低地发出长啸,须臾之间,天河派弟子都退开了,可是都成了步履踉

跄!

尚梅卿笑向天河渔夫一拱手,点头道:“老渔,后会有期。”

天河渔夫似想发问什么,可是没有出声,仅拱手道:“再会了!”

尚梅卿念意奔进树林,只见大先生向他笑道:“梅卿,伯伯看到你的功夫了。”

尚梅卿忽见大先生后面立若一个少年,居然竟是宇文容,不由一怔,拱手道:“宇文兄

何来太巧?”

大先生急扬道:“梅卿,你的朋友金梦有难了!”

尚梅卿闻言道:“伯伯怎么知道?”

宇文容冷声接道:“你如不去,八成会死在毒王的‘阴阳蛇口’。”

尚梅卿大急道:“宇文兄在什么地方见到?”

大先生又接口道:“是在济南府南千佛山,听到消息,宇文少镖头是追我们去的,没有

追到又回头,幸在这里会到我们。”

尚梅卿念念道:“伯伯,这如何是好!”

大先生道:“救朋友性命,不要担心伯伯,现在你就全力赴援,伯伯这里有空少侠,马

征,赵强,现又有宇文少镖头,人数够多了。”

尚梅卿急忙行个礼,应声道:“那就不送伯伯!”

他无暇等鬼灵精赶到,立即是身而起,赵林如电,去势之急,真是一闪不见。

可是尚梅卿奔出不到半里,发后面有宇文容的叫声道:“尚兄,我来了!”尚梅卿闻言

回头,忙问道:“宇文兄为何追来?”宇文容造:“大先生吩咐我来的,他担心你找不到地

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