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十二章 真情感神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奔看不停,宇文宁紧跟在后,又听他问道:“尚兄,你不愿意?”

他见尚梅卿不再说话,所以追问。

尚梅卿心乱了,叹声道:“大先生的安全非常重要宇文兄不应跟来才是!”

宇文容嗽声道:“原来你挂两头,这不要紧,我舅舅就在后面。”

尚梅卿道:“镖车在路上未出岔子?”

宇文容道:“在安陵发现强敌,但敌人似只对大先生而来,幸未动镖银,因大先生被你

施计摆脱,敌人摸了空,之后就太平无事了?”

尚梅卿道:“我知道那夜来敌是山轮帮主亲自出马!”

不文容道:“镖车可能会安抵济南,但你这趟去泰山很危险!”

尚梅卿道:“宇文兄能否把在下朋友遇难情形说给在下听?”

宇文容道:“贵友本来是追海轮帮主亳不放松,一路交了几次手,真出意外,你那朋友

竟是个古怪高手,每次都把海轮帮主打得抱头鼠窜!”

尚梅卿道:“后来为何撞上了毒王的?”

宇文容道:“后来遇上无上毒王的事,那是我一个朋友看到的,据说你朋友追赶海轮帮

主到达泰山境内时,终于被脱了梢,贵友仍旧不舍,最后追查到泰山魁星谷内,恰巧撞上

‘无上毒’,那老鬼似知道你朋友的出身来历,竟见面就逼问你朋友一件玉物。”

尚梅卿道:“这就奇了,敝友有何玉物?”

宇文容道:“玉物乃贵友父亲所有,但老鬼认为是放在贵友身上!”

尚梅卿道:“这是不可能的!”

宇文容道:“不可能三字,在毒魔岂肯相信,所以他就放出一条古怪奇毒的蛇来,那蛇

听说名为‘阴阳蛇’,其毒非内功可以抗拒,中毒者五个对时必死,无葯可救,在未死之

前,阴毒上升,受毒者上半身其寒澈骨,下半身阳毒下降,其热如焚,每隔一时,阴阳两毒

立互升降,直至五个对时后,受阳毒半身即化灰烬,变阴毒半身即凝成黑色寒冰!”

尚梅卿大骇道:“敝友已受毒了!”

宇文容道:“尚未,他只是被阴阳蛇守佐,因毒魔限贵友在三日内交出玉物,过了所

限,其蛇就要喷毒,假如贵友不服,在限朝内图逃,其蛇不等他逃到五尺之外就喷毒攻击,

百无一失!”

尚梅卿道:“现在多久的时间了!”

宇文容道:“估计已过了一天半了!”

尚梅卿猛的腾身而起,不管宇文容是否追得上,去势比电还疾!这是他不再顾虑暴显真

正功夫了。

宇文容自认轻功绝伦,可是只稍微暖起一点,等他追出时,诅料竟已不见尚梅卿的影子

了,这真使他大大的吃了一惊,冲口喊出道:“他,他,他这是什么功夫!”

尚梅卿是什么轻功,只怕在武林中没有人知道,由德县城外到泰山南面一座奇谷之中,

那座各就是宇文容所说的“魁星谷”了!

奇谷出秘,常人难到,尚梅卿心急如焚,一到就大声唤叫道:“梦儿,梦儿!”

身如电射,声如龙吟,全谷被他内功所发的音劲,竟把幽谷震得如宏涛澎湃,

终于,他听到一个声音答应了,只听后谷中有声大叫道:“梅哥哥,不要来啊!”

尚梅卿闻声大喜,去势更急,转降到了一座石崖之下、举目一看,竟见金梦坐在崖下一

堆石上!尚梅卿急扑而近,大叫道:“梦儿,你没有受毒嘛?”

喊着之际,陡见一条奇蛇竟盘在金梦身前,蛇大虽只臂粗,但估计有十五大丈长,一节

色如大红,但另一节如碧玉!

金梦一见尚梅卿,居然笑起来喝阻道:“梅哥哥,求求你,千万勿接近,我死不要紧,

你的深仇未报,万万不可遇险!”

尚梅卿大叫道:“胡说,我没有亲人,你是我的亲兄弟一样,梦儿,我要救你!”

金梦哭道:“梅哥哥,过去我对你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是男孩子,我是女的,梅哥

哥,请你离开,毒魔每天都要来一次,你不但不能避毒,同时你现在还不是毒魔的对手!”

尚梅卿听说他是女的,这倒大出意外,可是他对金梦的感情似已深植心中,闻言虽感一

怔,但仍扑出!

奇蛇一见有人扑到,突见其全身一散,猛朝尚梅卿如箭射到,同时一股绿焰喷出。

尚梅卿不问利害,双手一展,如电抓住蛇头,大喝一声,展臂而撕!接着就听蛇呜呱

呱!刺耳难闻!

“锵!锵”两声蛇断三节,竟能发出金铁之声,可是只见尚梅脚噗还倒地不起!

金梦一见倘梅卿倒地,突然放声大哭,扑上抱住,悲叫道:“梅哥哥,我害死你的

啊……我,我,不值你这样舍死来救啊。天啊!我害死我喜欢的梅哥哥啊……”

蛇毒真奇,金梦这抱住尚梅卿,但竟无害呢,大概是未吸进腹内之故罢!金梦哭得泪流

满面,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跳起来,收哭大叫道:“我要找爹,多也许能救梅哥哥。”

只见他抱起尚梅卿,双足一嶝,越崖而去。

两天后的中午,时逢阳光照明了东平湖,金梦竟抱着尚梅脚走上湖山了!

东平湖位山东之西,属东平府治,湖中有座并不出名的湖山,风景优美,但少游人在山

上有一座崖,崖下用竹子建造一座竹舍,四周种着时花!看来非常幽雅,屋中生着一位中年

人物,儒服长髯,龙眉凤目,斯文中带了几分威严!

竹屋分前后两进入前为书房,四壁图书满架,房中布置古色古香,后面是卧室,一张漏

花三檐滴水床,雕刻古雅,朱漆耀目,床上锦被罗帐,有妆台菱镜,形同富豪闺阁但奇在床

上睡着一位少妇,面貌秀丽绝伦,可是没有呼吸,如说是死了,然而面貌又如生,江湖老辈

人物都知道,那少妇已睡了十年了。

这时是风静雪止,温暖的阳光正照在竹屋顶上,集雪被日光蒸发,屋顶蒸气腾腾,当此

之际,屋中突有个中年人的声音响起,沉沉的喝问道:“外面是谁?”

屋外原来是金梦,闻声答道:“爹,是梦儿回来了。”

屋中忽然出现一位儒者,他就是屋中主人,原来这中年人竟是武林闻名心寒的“独世邪

神”金如山,可是谁都不知道他竟是金梦的父亲!

中年儒者行到竹屋外面,旦见他没有一点表清,目光如电,他触目发现金梦抱着一个尤

如死人的少年时,似感一怔,又听他沉声道:“梦儿,你抱的是什么人?”

金梦忽然悲从中来,奔到中年人面前放声哭道:“爹,他就是梦儿过去所说的尚梅

卿!”

中年人这才伸手摸摸金梦道:“看他似中了毒王的阴阳蛇毒!”

金梦带哭带诉道:“爹,他是为了救我遇害的!”

中年人摆手道:“抱进屋里去!看你满面悲伤之情难道你是真正爱他?”

金多哭道:“爹,梦儿除了他终生再不喜欢第二个男子!”

中年人道:“抱到你妈房中去!为爹先替你看看他。”

金梦立将尚梅卿抱进后房,可是房中只有一张床,不得已,只好把尚梅卿放倒地上,中

年人蹲下去,探了良久,起身摇头道:“你由什么地方抱来的?”

金梦叹声道:“孩儿昼夜不停,经两天两夜的时间,由泰山魁星谷抱来的。”

中年人惊奇道:“两天两夜了,他仍旧如初中毒。”

金梦道:“爹,求你老人家救他!”

中年人道:“毒王有三条阴阳蛇,这孩子是被第二号蛇喷毒的,爹自认无能为力!”

金梦大惊,吓得浑身发抖,又放声哭起来!

中年人道:“梦儿,爹指引你去求“旷古葯师”,轩辕子,也许能拼拼运气,除此再无

第二人能救了。”

金梦道:“爹,这老英雄非奇珍异宝不肯施葯啊,你老为了怕妈的尸体腐烂,竟也以那

只玉猪才能换到仙檀珠呀!”

中年人道:“梦儿,你不是说过:这尚梅卿也有五物嘛?”

金梦忽然跳起道:“我急晕了,是的,孩儿这就去!”

中年人道:“梦儿,慢点。”

金梦惊问道:“爹,有什么不对?”

中年人叹道:“恐怕你赶不及了,旷古葯师有两个住处,他夏天住天山,冬天住云南洱

海,现在只有三天了,你飞也飞不到!”

金梦更惊道:“那如何是好!”

中年人道:“梦儿,你尽你的心去罢,假使你和他真有缘份,也许有奇迹出现!”

金梦悲声道:“爹,这一去,孩儿八成不能与爹再见了!”

中年人突然哈哈大笑道:“好,你是爹的影子,爹为你妈,发誓终生不再续娶,而且要

与你妈尸体同化,你既然真心爱他,他如无救,你也应当陪他去。”

金梦叹声道:“爹,梅哥哥一旦无救,他的尸体那来仙植珠,孩儿决心以死殉情,与他

同葬一处。”

中年人真是怪,他不但不劝告,反而大笑道:“那你比爹更见真情,好,梦儿,应该如

此,你去罢!”

金梦亳无他顾,立即叫她爹爹把尚梅卿绑在她背上,火速动身,连饥渴都不管,全力向

云南奔走。

出了东平湖,金梦听到脖子有了气息,但他不觉惊奇,只见她问道:“梅哥哥,阴毒又

上升了!”

背上传来尚梅卿微弱的声音道:“梦儿,我真不如死,阳毒上升,我的心里尤如火焚,

好像全要烧化一般,可是阴毒上升时,我却如入寒冰地狱!”

金梦问道:“梅哥哥,你感到有变化没有。”

尚梅卿道:“这倒是没有感到,梦儿!还没找到你爹?”

金梦道:“梅哥哥,你不必担心,我总要把你治好的!”

原来这种奇毒有一种古怪现象,那是阳毒上升时,中者即晕迷不醒,阴毒上升时,中

者,竟有知觉,阴阳两毒,每隔一时交互上升一次,直至过了五日才死亡,现在尚梅卿已过

了两天了,再三天,那就是死亡之期限到了。

三天工夫,要想!由数千里远的山东赶到云南,那真是作梦了。

可是金梦已抱定偕亡之心,她这时反而平心气和了,除了赶路之外,既不食,也不喝。

不管天黑与天亮,她是全力向前冲,好在她对各地地理非常熟悉,走的全是直径,逢山

过山,遇水过水,同时她轻功高绝,山水对她毫无阻碍。

人终是人,他不是铁,一个人他如不食不饮不眠不休,就是铁也磨化了,金梦又经过了

两天,然而她却很奇怪,竟没有倒下来,这是什么原因。凭着她高深的内功?不可能,这真

是奇迹!五天期限快到了,可是金梦竟把尚梅卿的危险期给忘记了,他仍旧一股劲的向云南

猛扑。这是一个雪花全停的早晨,金梦奔到了河南平靖关,当她踏进一座门口时,忽见山石

上坐着一个老尼姑。如在平时,她必定要停下来看看,也许拱手为礼,可是现在的她已近于

疯人,不但不停,连看也不看!那老足足有九十岁出头了,她是早就知道金梦的来历似的,

只见她忽然跳起,竟能一闪拦住金梦去路,九十岁的老太婆,居然有如许敏捷的举动,并非

异数!只见她伸手一扣,口念佛号道:“女施主,快放下你背上的人儿,他的死期到了!”

一言提醒金梦,她忘了眼前是个从不相识的出家人,竟是放声大哭。

老尼合十道:“女施主,快放下,贫尼念你一片真情,特来帮助你的!”

金梦哭道:“老师太,我爹说过除了旷世葯师,别无他人可救啊!”

老尼哼声道:“真没有想到,武林中居然把仙葯神尼给忘得花净了!五十年不出江湖,

武林中竟不把贪尼算个人了!放下,轩辕子不能救的贫尼尚且能救,他算什么?小小阴阳蛇

毒,在贫尼看来不过长点红肿罢了!”

金梦见她自言自语,随即糊糊涂涂的解下尚梅卿,大概是饿渴过度,又因疲劳太甚,她

解下尚梅卿时,自己竟也倒下了!

老后一见,显出怜爱之情的叹道:“唉,世间的女子如果尽做她,那我佛门中没有尼姑

了!”

说着,顺手拿出一只黑色古瓶,倒出一红一白两颗丹丸,白的喂入金梦口中,红的则塞

进尚梅卿口中,授着,她一手提一个竟如提小鸡一样,提着走进侧面林中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