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十五章 紧急风声满汉江

作者:秋梦痕

百步蛇仇异说完就带着金梦仙走了,鬼狐子单独奔到江边,可是等到天黑仍无影子,江

中船不多,下放的形少,他不相信船已过去了,天色虽到黄昏,这家伙仍旧瞪眼望着。

忽然有个黑影在他后面出现,同时出声叫道:“猫儿菜!好久不见了!”

鬼狐子闻声之下,猛的吓叫起来,就地一滚,厉声道:“什么人?”

那黑影矮小得如幻童,只听他冷声道:“猫儿菜,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鬼狐子瞪眼一看,忽然大喜,哈哈笑道:“当家的,原来是你!”

矮小黑影道:“现在我不作老行了,你也不要称呼我为当家的,从此改口罢,我已归正

了。”

鬼狐子吁声道:“真的,不可能的,谁肯相信鬼灵精改行呢!”

真是出人意外、矮黑影竟是鬼灵精,只见他郑重道:“猫儿菜,人生各有际遇不同,我

不但改邪归正,心中还始终想找到你劝劝哩!你在这里作什么?”

鬼狐子道:“鬼灵精,我的心眼,江湖上除了你,再没有努工看得出,你说我在此作什

么?”

鬼灵精道:“你是个江湖标准鼠辈,一举一动都有打算,今天晚上你又有不同寻常的行

为了。”

鬼狐子哈哈大笑道:“兄弟,我投靠到毒王谷你可知道?”

鬼灵精吓声道:“你动脑筋越动越大了,竟动到毒王家里去了。”

鬼狐子得意大笑道:“兄弟,你放一千个心,这一年来,我在毒王谷安如泰山,不但百

步蛇,棺材蛇师兄深信不疑,甚至连老魔还把我看作亲信呢,可惜我长得不像个玩意,否则

连美人蛇也上钩哩!”

鬼灵精道:“你今晚是奉了什么差使在此!”

鬼狐子点头道:“我本差使也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是有利于我的,我可没有那样笨,并

肯坐在这里?”

鬼灵精道:“你投毒王的目是什么,今晚在此又为了什么?

鬼狐子道:“在你面前还有什么可瞒的,我投毒王谷,嘿嘿,那是为了要老魔的玉蛇,

今晚在此,那是为了另外五件玉物!”

鬼灵精惊跳道:“你在此奇候旋风神龙!”

鬼狐子道:“不知道是不是旋风神龙,可是毒王疑心这人根久了。”

鬼灵精道:“老魔的玉物你还没有得手?”

鬼狐子道:“当然得手了,不过我不能马上离开!”

曳灵精愕然道:“得手了,那还等什嬷?”

鬼狐子道:“等老魔发觉他的玉蛇变成假的后,这是一,等老魔捉到旋风神龙后,这是

二,还有一点可能不马上告诉你。”

鬼灵精道:“猫儿菜,你真沉住气,是我就非逃不可了,老魔一旦发现玉蛇被人调了

包,他不疑心你才怪,那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鬼狐子道:“老贼是什么人,我逃得了,一逃就明显是我下手的了,不逃,老魔反会上

当!”

鬼灵精道:“这是什么意思?”

鬼狐子道:“老魔自己是个老姦巨猾的人物,我不逃,他绝对不相信我有那种胆!”

鬼灵精笑道:“有你的,今晚你守的那人是谁?”

鬼狐子郑重道:“这人姓尚名梅卿,还有一个女子叫金梦薰,她是独世邪神的亲女

儿!”

鬼灵精闻言,猛的一跳,陡然拔出仙牛耳双刀大吼道:“好家伙,你敢谋算我的恩

兄!”

说着双刀一合,全力冲出,直扑鬼狐子!

鬼狐子一见大惊,如风闪避,大叫道:“兄弟,这是什么一回事。”

鬼灵精恨声道:“没有可说的,接招。”

鬼狐子急得乱跳乱叫道:“兄弟,有话慢慢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鬼灵精连朴十几招不着,气得狂吼道:“他妈的,我瞎了眼,认你为心腹之友,你他妈

的竟谋算我恩兄来了,说个鸟,接招罢”

鬼狐子见他怒气不息,又要再扑,连忙跪下道:“兄弟,求求你,说清楚再动手如何,

如果是我错,任凭你处置好了。”

鬼灵精这才停手,但仍骂道:“瞎了眼的东西,你妈的守候之人就是救我命恩兄,这还

说什么。”

鬼狐子大惊道:“兄弟,那是误会了,我怎知道你与姓尚的有关系,现在我还再守

吗?”

鬼灵精一想不错,气也消了,收起双力问道:“谁叫你在此的?”

鬼狐子道:“是毒王大徒弟百步蛇说的!他说你恩兄现由上游坐船下放,必经此地,叫

我暗暗盯着!”

鬼灵精道:“百步蛇自己呢?”

鬼狐子道:“他与金梦仙去云雾山去了!”

鬼灵精问道:“这一路还有什么邪门?”

鬼狐子道:“多得很,无一不是要捉旋风神龙的。”

鬼灵精道:“那你得帮忙我!设法把敌人引开这条水路。”

鬼狐子笑道:“我们两人是同生共死的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说帮什么忙!”

鬼灵精道:“好,你走这边岸上,我到上游对岸去,各凭自己的手段,无论如何非把两

岸拦截之人,全部引开不可!”

鬼狐子跳起道:“那我先走了!”

鬼灵精见他说走就走,心中很高兴,立即渡河到对岸而去。

这时天更黑了,当鬼灵精渡过对岸码头时,只见灯光处,江中再无行船了!

“小空。”突由路旁发出声低唤,鬼灵精闻击一楞,但接着大叫道:“恩兄!”

路旁行出一男一女,男的竟是尚梅卿!后面随着金梦薰!

鬼灵精一见扑上,大喜道:“恩兄何时上岸了?”

尚梅卿道:“一路行船遭遇拦截,不少青年武林人落到轮回教手中,我看势不对,就在

中午弃船上岸!”

鬼灵精高兴道:“恩兄遇事明断,江湖无人能及,现在有金兄弟作伴,那更安全了。”

金梦薰问道:“你一路有何可见?”

鬼灵精道:“自从奉送大先生到达济南府起。江湖上的风声念来愈紧,各方面都在追拿

旋风神龙。”

尚梅卿笑道:“你如何知道我们在这方向?”

鬼灵精道:“是一个神尼指点来的,她说恩兄要去洞庭,还说恩儿会暂时失去武功,我

得到这个消息、心中真急得要死!”

金梦薰笑道:“我们还是快点动身为上,你到前面探道,一路要特别留心。”

鬼灵精道:“小姐,你尽管放心,前途我已有安排!”

金梦薰噫声道:“你叫我什么?”

鬼灵精哈哈笑道:“浊世邪神有两位千金,一个武林比作东吴二乔之一,可惜她已走入

岐途,一个武林没有人知,但她是天上放下的美丽慧星。”

尚梅卿笑道:“近来你知道的确是不少了。”

鬼灵精大笑奔出道:“恩兄可知江湖已多了一个号称“皇库之锁”的人物没有?”

尚梅卿问道:“他是谁?”

鬼灵精人已去远,但闻言回音笑道:“那就是我!”

金梦董问言一怔,侧顾尚术御道:“他为何有这种字号?”

尚梅卿笑道:“一定是大先生赐的!”

走了二十余里,鬼灵精看出没有动静,于是在一处小码头等尚梅卿,同时又租了一条

船。

尚梅卿到时,时已二更,鬼里精迎上道:“恩兄,你走陆路,何时才能到达洞庭呢,何

况又非常辛苦,我看还是坐船罢。”

尚梅卿道:“前途不会有拦裁?”

鬼灵精道:“我有个生死之交的朋友在前途,他的武功虽不比我高,但他诡计百出,武

林最姦猾的老辈黑道也常常上他的当,他号鬼狐子,我叫他在前途开路去了。”

尚梅卿道:“那就坐船罢,这时还有船家不成。”

鬼灵精道:“请下码头,船已出重价租好了!”

金梦薰问道:“你不上船?”

鬼灵精道:“我在岸上照顾,一定跟上的。”

由光化城外放流,船行似箭,真有一日千里之势,路又无阻挡,日夜不停,三日后就到

了钟祥城下!

船刚靠码头,金梦牵就看到鬼灵精立在岸上,她于是扶着尚梅卿下船上岸。

尚梅卿到了码头上,看到鬼灵精姑在一处高地东张西望,行近问道:“有什么发现?”

鬼灵精道:“有几个毒魔再高手,我叫鬼狐子引开了,可是他还不见回来。”

尚梅卿道:“恐怕出毛病了!”

鬼灵精道:“不会,我们进城去,恩兄须要好好息休一会,吃点东西,我租了一辆马

车,后天可到潜江。”

三人进城,找了家小馆子,但当三人刚刚叫上酒菜时,忽见鬼狐子走了进来,面色非常

沉重。鬼灵精一见,知道有问题,起身迎叫道:“猫儿菜,怎么了?”

鬼狐子从没见过金梦薰和尚梅卿,但他猜想得到,立即向二人见礼道:“这是尚兄和

金…”

鬼灵精急急插口道:“不要客气,知道就行了,请坐下谈!”

鬼灵精怕他叫出女扮男装的金梦薰,可是鬼狐子早已停止往下叫了,他坐下仍向尚梅卿

道:“你可记得一个名叫“粉面无常”的黑道中年人。”尚梅卿道:“不瞒兄弟,其人曾败

于在下手中三次,可惜三次都被他负伤逃走,这人阴毒至极”

鬼狐子道:“这人似已算出尚兄要去洞庭,小可刚在暗中听到他与其同党的口气,同时

发现他尚有非常厉害的后台。”

尚梅卿道:“在下也知道此人有个非常邪恶的师传,估计其师武功尤胜毒王,轮回教主

等,可是一直查不出来!”

鬼狐子道:“这个人还可对付,他经常利用小可为其作眼线,可是他的两个更邪的师弟

妹小可见了就胆寒!”

尚梅卿道:“他还有师弟妹?”

鬼狐子忽向鬼灵精道:“小姦诈,你不记得在沙漠过夜那一晚的事嘛?”

鬼灵精骇然道:“你查出那妖女的来历了?”

鬼狐子道:“那个一连害死二十个哈萨克青年的妖女,就是江湖人闻名胆落的“白骨红

颜”,也就是粉面无常的师妹,还有一个号“血婴尸”的少年我也在暗中见过,记得在武胜

关的一天夜晚,我亲眼看到他一连吸尽十个武林高手的脑髓!”

尚梅卿郑重道:“这两个毫无人性的东西,难道武林坐视不理?”

鬼狐子道:“知道的不敢吭气,不知道的往往无形送了命!”

四人吃了饭,鬼狐子反对坐马车,他领导大家从一条捷径缓缓步行,及至过了一条小

河,他又领着步上大道。

这种举动连尚梅卿也难以猜想,不过他看到鬼灵精毫不起疑,于是放心银着。

由大道走了十几里,鬼狐子忽然在前停住了,只见他摆手道:“稍停一下!”

鬼灵精问道:“在大道上停下干吗?”

鬼狐子道:“后面有三辆大车,一辆马车赶上了,那是长湖帮,我有交情。”

说话之间,马车先到,鬼狐子拦住道中大声道:“那车中可是沙帮主!”

马车一停立由车里跳出一个老人,只见他哈哈大笑道:“丁老弟,好久不见了!因何在

此?”

鬼狐子急忙走过去,在那老人耳边吱吱咕咕的说了些什么,接着听老人道:“快上车,

老弟,你亲自充车佚!”

鬼狐子急忙向鬼灵精叫道:“快请尚大侠和金哥上!”

鬼灵精陪着尚梅卿和金梦薰走过去,鬼狐子不许他们打招呼,连鬼灵精在内,统统催上

床车,坐好后,他又向那老人道:“沙帮主人请你换匹马,骑马随车而行!”

老人道:“这点老朽明白,不过遇上如何说呢?”

鬼狐子道:“一切由在下应付,你老哥只要沉着就是了!”

鬼灵精忽在车里伸头,问道:“前面有问题?”

鬼狐子道:“路上都有问题,粉面无常甚至刚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