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十八章 箫声阙独红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看到胡老人说完沆思不语,立即道:“胡翁,天目派的事情暂时不去想他,不过

你老的事情,晚辈倒是有个建议。”

老人道:“尚哥儿,老朽的事情你不能管,老朽虽然隐退江湖,然而并未放下功夫!这

次好歹也要和三绝书生拼到底!”

尚梅卿道:“对方已知你的底细了?”

老人道:“这倒是未必,可是老朽不去找他,已算忍耐了,现在他既然来到老朽的隐居

地,试问再能忍受嘛?”

尚梅卿笑道:“晚辈不敢说代替你老出手,可是你老难道不许晚辈在暗地开开眼界?”

老人道:“好罢,你和梦儿现在就到后而去休息,三绝书生要四更后,天亮前才能

来!”

金梦薰问道:“他只有一个人前来?”

老人道:“他一生孤独成习,自视极高,从不与人为伍。”

尚梅卿笑道:“你老会过毒王和轮迥教主没有?”

老人道:“知道罢了,当年这两个魔头从不露面,然而梦儿的父亲却与这两个魔头是死

对头,他们见面就动手,每次,动手都打上十天八天,最后到双方都筋疲力倦为止。”

金梦薰道:“现在还早,我们又不疲倦。”

老人道:“那你们到外面去走走也好,这一带夜景不坏!不过如见到什么武林人物时不

要理他们。”

尚梅卿笑道:“在这时候,这样荒僻之地,难道还有江湖人的在这种地方走动?”

老人道:“近十日来,这天目山四周已变成武林人物的地毯了,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足

迹。”

尚梅卿笑道:“这里距离东西天目山尚有几十里,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老人道:“天目派没有开山,其总堂无人知道落在什么地方。有说在百丈峰,有说在玲

珑山,甚至有说在莫干山,现在该掌门人又藏而不露,因之使得天下武林四处搜查。”

金梦薰拉着尚梅卿向外走,笑道:“我们到江边走走。”

老人急忙道:“你们一旦见到一个表面五十余岁的儒者,相貌文雅,手中提看一只黄色

丝袋,下端圆圆的,那就不可理他!”

尚梅卿笑道:“那就是三绝书生了!”

老人道:“就是他,他的外貌、永远不再老了!”

尚梅卿笑道:“丝袋中就是那独弦琵琶?”

老人道:“是的,他的剑是横背背上,小鸟笼挂在右手小指上,你不理他,他不管你,

其人好夜游,也许你们会遇上。”

二人闻言,记在心中,出了竹屋,慢步而行,未几到了桐溪江边。

冬天已过,大地回春,遍地野花,在夜晚更感幽香扑鼻,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空,

四野清静,惟闻虫击和呜。

金梦薰指着前面江岸道:“梅哥哥,我们到石山上去坐坐如何,上有明月,下有清流,

清夜静赏,多么诗情书意啊!”

尚梅卿笑道:“不久有场凶杀,势必破坏良宵,可是好景不长呢!”

上了石山,走近悬崖俯察江中,只见清波荡漾,点点银光,太流悠悠,金梦薰叹道:

“此情此景,偿有点起人幽思!”

尚梅卿取下腰箫坐在石上低头把玩,他即不吹,也不说话,不知他在沉思什么?

金梦薰靠近他坐下轻声道:“梅哥哥,你又想到往事去了?”

尚梅卿叹声这:“血淋淋的仇恨,至今未报,在此情此景之下,谁无感慨呢?”

金梦薰道:“报仇不是一就而成之事,你要慢来,伤感与事何补呢,别想他,我好久没

有听到,你吹箫了,吹一如给我听听如何?”

尚梅卿苦笑道:“这时要我吹轻松的曲于如何办到?”

金梦薰道:“吹一曲平凡的也好啊,只要不含伤感的就行了。”

尚梅卿道:“我倒想起在南疆遇到那个猎人的故事了,我吹一曲南疆苗歌如何?”

金梦薰笑道:“那我得先要知道故事的内容呀。”

尚梅卿笑道:“那是在去年六月间一个晚上,我经过十万大山宝鸡关,遇到一个青年猎

人,看到他对着一株大树跪下,口中大声叫道:“美美,我好久没有看到你来了,好久没有

听到你的歌声了,你是不是另外有了情人,我太想你了,今晚,就算你另有情人,但是你也

得唱一曲给我听,算是最后一曲给我听,算是最后一曲好了,因为我明天就要入神狠谷

了!”从他的声音里,我听出他是非常悲伤,可是我不明白其中原因。

金梦薰噫声道:“他是疯子?”

尚梅卿摇头道:“不,他一点也不疯,,甚至他是一个有很高武功的人,不过他生成老

实无诈,朴素耿直,后来我放弃行程,陪随到神浪谷,救了他一条命!”

金梦薰问道:“那他为何面对大树一诉苦,美美又是什么。”

尚梅卿道:“大树下有个大树洞,美美是个很美的苗女,也是孤女,她就住在树洞里,

也有武功,不过她是由神狼谷犯了苗族之罪逃出来的。”

金梦薰问道:“啊,这故事真有点意思了,她犯了什么罪?”

尚梅卿道:“神狼谷苗族酋长就叫神狼,他有个凶狠的儿子叫黑狼,那家伙看中了美

美,一天,通知美美,要收她作少酋长太太,美美不愿意,只有逃走出来,后来美美看到青

年猎人,心中喜欢他,经常和青年猎人在一块,帮他打猎,作吃的,闲时唱歌给青年猎人

听,日子久了,互相有感情,然而双方都很纯洁。”

金梦薰道:“青年猎人为什么要去神狼谷?”

尚梅卿道:“他情愿去替美美代罪!”

金梦薰跳起道:“为什么要去,不去不行嘛?”

尚梅卿道:“苗人的迷信甚深,最尊敬的是火神,有一天美美被火烧伤了,说最火神要

她回谷受罚了,同此青年猎人决心替美美去受罚!”

金梦薰叹声道:“真是愚笨!后来怎么样?”

尚梅卿道:“那夜青年猎人以为美美另有情人,所以好多天都没有见面了,同时第二天

又是青年猎人对神许愿入谷的一天,他虽认为美美另有情人,但他不恨她,甚至还希望美美

过好日子,代罪之心,亳不变更,梦儿,你想他是多么善良啊!”

金梦薰叹声道:“美美为了什么变心呢?”

尚梅卿道:“美美那里是变心,她知道青年猎人一但入谷,八九必遭黑狼害死,因之她

决心要救猎人,自己提前人谷去了!”

金梦薰惊叫道:“那更糟啦!”

尚梅脚道:“我问出青年猎人的一切后,心中也很急,于是就带着青年猎人直扑神狼

谷,可是当我们一进谷去时,就看到里面人山人海,鼓声隆隆,怪声大起,原来里面正在祭

神。”

金梦薰急问道:“你怎么办?”

尚梅卿道:“当时我尚在不明之中,可是青年猎人一见就大哭起来了!我问他干什么,

他说美美被缚在神坛下,不久耍用火焚了。”

金梦薰大惊道:“那你还不下手!”

尚梅卿笑道:“当然,我这时立与青年猎人冲了进去,首先把美美交给他抱住,但苗族

高手甚众霎时就遭四面围攻,于是就展开一场大斗!”

金梦薰吁口气道:“那焉能是你敌手。”

尚梅卿道:“我不忍乱杀无知之人,但那黑狼不能放过他,杀了他后,突围而出,现在

青年猎人已和美美结婚了。”!

金梦薰格格笑道:“这故事真好,你是准备吹美美所唱的歌给我听?”

尚梅卿点头道:“苗歌虽然粗,但很纯洁,切含真情!我曾和看她的歌声吹得群苗悄然

退去。”

金梦薰别问道:“神狠谷群苗曾经又找到猎人住处了!”

向梅卿道:“第二天就遍山遍野的找来了!”

金梦薰催道:“你快吹啊!”

尚梅乡亳不思索,随即举箫而吹,更深夜静,箫声幽幽,时而高吭,时而低沉,确是不

凡凡向!只听得企梦薰如痴如醉。

当一曲未尽之际,忽然由石山下传来叮叮之声,尚梅卿闻声一震。大即有种遭遇强之

感,他立即有了警觉,随将箫一停!

金梦薰闻声跳起,轻声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尚梅卿打个手势,起身步出,走至石川下西而悬崖,俯首一察,忽见悬崖下坐看一个中

年儒者,不由一怔,轻声向金梦薰道:“就是他!”

金梦薰当看月亮斜照之下,发现那中年儒者手中抱看一件乐器,那竟是琵琶,同时看到

儒者背上背着长剑,身边放看一只鸟笼,不过他这时也没有弹了!立即有所悟,轻声道:

“他是三绝书生!”

尚梅卿道:“你坐下,提起内功,等我再来一曲挑挑他,看他有无反应。”

金梦薰道:“吹什么曲子?”

尚梅卿道:“半神曲,这表示我没有敌视之意!”

金梦薰郑重道:“半神曲要施真气吹出,这种人是不分好歹的,他一旦听出,难免不和

你为敌,你要当心点!”

尚格卿道:“箫音中含有真气,他当然察觉得出,那顶多知道我有武功罢,可是他绝对

不会懂神曲!”

金梦薰提心吊胆,耳听尚梅卿已吹出神曲,但不久,悬崖又响起叮叮咚咚之声,甚定其

声愈来愈强!

尚梅卿大出意外,三绝书生敌意出现了,那独弦琴真个发出煞音,他虽在吹箫,可是心

中有数,其人真是不分好歹。

半神曲被煞音抗住了,迫得尚梅卿慾罢不能,他心中忖道:“不识好歹,我就给你个厉

害!”心中想着,吹奏立节加强,急将全神曲吹出,箫声顿如龙吟虎啸,怒潮澎湃,势如排

山倒海,音劲所及!空中狂风陡来,山林发出呼呼之声,树木如遭狂风摧残,江水高涨,巨

涛大作!!其玄不可思议!

悬崖下独弦率声遭遇这种威势,这时间,他的音中竟发出如厉鬼悲嚎之情!

相巨不到一顿饭久,独弦琴突然铮的一声,弦断了!抵抗立消!尚梅卿猛的停吹,收箫

急叫道:“梦儿快下去,看看那………”

金梦薰伸手作势,立即阻住他说下去,轻声道:“勿叫出他的字号,我们一同下去!”

话未收口,陡见一条人影巾悬崖下纵起,笔直拔身上崖,同时耳听一个老人的声音道:

“年青人,为何手下留情?”

尚梅卿一看是三绝书生上来了,急忙拱手道:“晚生得罪了,有损前辈宝琴。”

金梦薰发现老人满头汗出如雨,耳听他沉声道:“年青的朋友,你太无江湖经验了,杀

敌必须杀死,你连这个都不懂,这一停,恐怕对你不利!”

尚梅卿朗声笑道:“前辈,晚生本无敌意,眼前那来敌人?”

老人冷笑道:“你虽没有敌意,可是老夫生性忌才,刚才你吹南苗情歌时,老夫就知你

是一个武林后起奇土,第二曲虽不知你吹的是什么曲,然而当老天弦断不敌时,只要你多吹

两个音符,那老夫就全功尽废了!”

尚梅卿笑道:“你太谦了,凭你老功力,晚生纵有薄技,那也伤不了你老的。”

老人突然狂声大笑道:“青年朋友,你留了情还替老夫掩饰!”

他说着一顿,忽然问道:“你叫什么?”

尚梅卿笑道:“晚生尚梅卿,请前辈多指教!”

老人道:“你师出何门?”

尚梅卿摇头道:“晚生未过名师,一切都在摸索中促成!”

老人惊讶道:“这一点你竟与老夫相同!”

他突又大笑道:“我鱼沉渊找到影子了,喂,小子,你学过剑术没有?”

尚梅卿笑道:“约略摸到一点门径,尚未遇到对手!”

老人大笑道:“狂生,哈哈,又与老夫相同,有意思,咱们不是敌人了!”

他忽然伸手拉住尚梅卿问道:“小子,你是来找天目派掌门人的?”

向梅卿摇头道:“晚生此次,只是看宝图落在谁人的手中!”

老人大笑道:“那时你再下手!”

尚梅卿朗声大笑道:“还有分别!”

老人惊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尚梅卿道:“正邪之别!”

老人摇头道:“那就不必了,假如落到老夫手中,你又怎么办?”

尚梅卿大笑道:“你老得手后,晚生在后面盯着。”

老人乐极道:“看看老夫所为而定罗?”

尚梅卿笑道:“当然,行为正,晚生不再盯了!”

老人道:“好,老夫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呢,再见!”他说完拔身下产,转瞬隐人

黑暗之中!

尚梅卿抬头一看天色,忙向金梦薰道:“决近天亮了,我们回去,也许能替胡翁解

危!”

金梦薰道:“这老怪物喜怒无常,你莫寄望他化敌为友!”

尚梅卿道:“看势行事好了,不树这个强敌总是好的!”

两回到竹屋,只见胡老人仍在打坐,不过他听到声音就叱道:“梅卿,回来了!”

尚梅卿道:“胡翁,天快亮了!”

胡老人道:“三绝书生也快来了,你们进里面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