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二 章 为救双鹏赴斗场 无意偶现仇人迹

作者:秋梦痕

楼上人挤四角,楼外街道拥塞,一些人看不到,他们好像听听也过瘾似的!

孟师遇上超等高手,这时已显出捉襟见肘之势,他被黄衣少年的奇招异式所违步步退

闪,这时已毫无攻势可言,渐渐的,他竟退到楼门了,再有两步,孟师非被迫下楼不可。

黄衣少年显出量度不够,他那每招每式都是杀手,如不是孟师武功过人,那早在二十招

内,不死也得残废!

孟师又退了一大步,再有半尺,八成就要倒翻下楼,向时两侧又被黄衣少年的招式封

死,侧闪绝不可能。

黄衣少年在此时机,听他忽然冷笑一声,右手掌打出一招虚恍,左手突然变了颜色,证

料五指竟变得血红,出其不意,五指叉开,低叱一声,那洫红的手指陡发如电,如幽灵一

般,直接孟师胸口!

孟师两手提防不及,眼入就要按上,同时他又看得清楚,这种危机,竟吓得面色全变。

生死在一线之差时,突然由楼门下伸出一只如神之掌,竟由孟师的胁下穿上,真是巧妙

之极,合合立将黄衣少年五指按住,同时听到一个朗朗的声音喊出道:“手下留情!”

黄衣少年似觉一股巨劲从孟师胸口涌出,自己的左掌尤如按在寒冰之上,心头一震,火

速回摊,闻声之下,惊注孟师背后!

孟师背后立着一位仆素青年,顶多是个十八九岁!只见他推开孟师,拱手向黄衣少年

道:“阁下,这位在贵酒楼闹事的朋友,虽说过于放肆,可是他的过失不致犯了死罪,你阁

下这一手“黄泉血池”掌功,一旦按实,这不是要了他的性命,小弟不自量—望求兄合宽容

他罢。

黄衣少年冷笑道:“阁下贵姓?”

仆素少年再次拱手道:“小可尚梅卿,乃湘西人氏,路过贵境,正逢此事,可说冒昧之

至!”

赞我少年冷声道:“阁下话虽说得动听,却是骨子里有点瞧在下不起!”

仆素少年摇头道:“那里那里,兄台武功卓绝,在下何许人也,岂有轻视之理!”

他说著文向一位伙计道:“店家,这位莽客人适才打据所有,区区这里有二十两纹银,

占计足可赔偿一切,宝号将就点罢!”

他由身上摸出一锭银子,顺势向伙计一抛,同时向黄衣少年又拱手道:“承情承情

了!”说完同额,笑看一粒孟师道:“老朋友,咱们该走了,下次不可任性啊!”

孟师早已看清他是四日前在雪地所见之人,这时解了他的死亡之危,内心真是感动无

比,闻言之下,那有什么不依,立即随他出店而去。到了街上,少年道:“老孟,你执死人

送信送到了没有,也可得了不少报酬吧?”

孟师仰首唤了一口气,沉沉的摇头道:“老兄弟,说真的,我如不因那片破布瞥了一肚

皮乌气,今天也不会在这鸟酒楼闹事了!”

尚梅卿故装惊讶的问道:“怎么,大龙神不给报酬,难道还说你杀了他的兄弟?”

孟师仍摇头道:“那倒不是,我上了一个名叫叶牛那家伙的当!”

尚梅卿哈哈夫问道:“那是一回什么事?”

孟师即将上叶牛诡当之事说出,只见尚梅卿听了大乐,大笑道:“那家伙真有一套

呀!”

孟师道:“我追到龙槐庄一打听,岂知那家伙竟早走了,哼,他妈的,下次遇上他,我

非打破他的牛头不可!”

尚梅卿摇头道:“老孟,别生气,那家伙恐怕活不成了!”

孟师闻书一任,惊问道:“为什么?”

尚格卿叹声道:“老孟,我说你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我当时离开你的时候,

一路想到你这次送信定有非常危险。后来我想回头阻止你,可始又因另外一件事情给误了,

所以来不及回头找你!你想想看,那破布上有句‘马儿进了关’的话,你可猜猜,那是什

么?”

孟师逍:“是什么?”

尚梅卿道:“那是绝对机密的事情,试问你把机密事儿送交大龙神,站在大龙神的立

场,他难道不怕你走漏消息?”

孟师惊跳道:“大龙神会杀我灭口?”

尚梅卿道:“在他庄上不会下手,他们这种老江湖,作事不留痕迹的,可是你一出了

庄,那就难免有人向你暗下杀手!”

孟师不由暗暗大震,不过他一顿之下又摇头道:”兄弟,不会,大龙神不是那种小人,

他的名气并不小。”

尚格卿叹了一声,伸手在他肩上一拍,轻轻昀道:“老孟,你是直性儿!不懂歪巧,虽

在江湖上混的时间比我多,可是你仍旧没有深悉江湖险恶,在江湖上,武林中,有人混了一

辈子,名气大的可多呃,甚至有些被祸名门正派的,某某大侠的大人物,表面上,他是行侠

仗义,济困扶危,可畏那真正利害一到了他的头上,试问使是否要考虑一下?”

孟师沉吟不语,他似有点不懂!

尚梅卿又拍了他一下,笑道:“想不通你就别想了!”

孟师问道:“叶牛真有危险?”

尚梅卿道:“不说十成,也有九成,什么着,你恨他又担心他了?”

孟师道:“他是我多年老友,为人并不坏,兄弟,如何救救他才好!”

尚梅卿哈哈笑道:“老好人,我们走着瞧,也许能抓了他。”

孟师问道:“兄弟?我们这由什么地方去?”

尚梅卿要道:“出城去,在西门外十里有人作养筵,弟已先送了礼,这时是时侯了。”

“老弟一分礼,能去两个人?”

尚梅卿哈哈笑,大户世家,岂计较这些,此老也是武林人,且与小弟非一而之缘,老兄

放心去罢,主人一定欢迎。”

孟师讶然道:“此老是谁?凡燕赵一带武林名家,在下虽未一一谟面,可是知的却不

少。”

尚梅卿笑道:“幽燕大伙,赵笑天老兄见过没有?”

孟师啊声叫道:“是他,他住在这里?”

尚梅卿道:“此老名虽隐退江湖,宣际上雄心未休,他这次作一寿,骨子里恐另有名

堂,听说这次前来拜寿三山五岳豪杰可不少。”

孟师道:“此老有两位齐名故交我见过,那真是江湖正派人物,此去定能见到。”

尚梅卿笑道:“老兄说的,莫非即凉州大侠关一雄,点苍大侠马战?”

孟师惊奇道:“兄弟,你知道的真不少。”

尚梅卿笑道:“好说,好说,那及孟老兄十分之一!”

二人出了西门,忽见前途冲起数条人影,孟师一见叫道:“那是什么人追逐?”

尚梅卿朝他一挥手,喝声道:“追上去!”

孟师技身而起,回头问道:“兄弟,你意出什么苗头了?”

尚梅卿道:“刚才腾起的是‘天目双鹏’兄弟—但被追的是三个蒙面人,但不知是什么

人物。”

孟师道:“天目双鹏剑术高深,为人正直,那我们就不必管了。”

尚梅卿道:“被迫的轻功奇高,不见得比双鹏低能,为什么要逃?”

孟师吁声道:“难道是诱敌之计!”

向梅卿道:“这就杲我们要追去的原因。”

迫进一座林中,忽听里面打得十分激烈,同时听到旁边有个苍老的阴声发出嘿嘿之音

道:“双鹏小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老夫派出三位使者去接引你们,可借

你们不识好歹,竟敢狗胆反抗,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了,除了吐露马儿消息,那就这时尚梅

卿已与孟师悄悄接近,他们不但看到两个青年已与三个蒙面人打得难解难分,同时看到一个

独腿老怪在旁监视,独腿全手持一很精钢沉拐,其重足有八十余斤,他语声末位,忽听双鹏

之一接口,冷笑道:“独腿老狗,你大不了是阴司屠夫座下一名小小堂主而已,我天目双鹏

亳不在乎你那根钢拐。”

独腿老怪闻言,立时大怒,单腿一磴,虎跳而出如风扑近斗场其动作比双腿无缺之人还

快,只见他厉声喝道:“三位香主闪开,待本座来收拾他。”

三个蒙面人闻声齐闪,立节脱离罗场,独腿老怪双手持仗,双目如电,剩住双鹏阴声笑

道:“小辈,你们竟敢轻视老夫!”

天目双鹏并立,同声叱道:“老狗,要动手就快点,在下兄弟还要去喝寿酒,没有时间

接你埋尸!”

独腿老怪陡然全声大笑道:“小辈,赵笑天的寿酒,只怕你们喝不成了!老夫不会讲交

情的,三十招内,保叫你兄弟踏上黄泉之路。”

天目双雄闻言大怒,双剑齐展,寒光如电,顿时闪开,立由左右夹攻!

独腿老怪把拐一横,挥动如风?破空飞舞,平地乍起狂风,劲力如山!经出呼呼慈瞰之

声!、孟师一见,侧顾尚梅卿道:“这老怪是谁,兄弟我从未见过,可是天自双鹏却很清

楚?“尚梅卿不知因了什么原因,只见他面色有异,那张经常新文带笑的脸上,这时居然变

得铁青,目光更是煞气腾腾,精芒如电,孟师一见大愕,问题一变,轻声问道:“兄弟你怎

以了?”

尚梅卿依然不理,仅仅将手一摆,何时大步行出林后!

天目双脉鹏的是长剑,这种轻兵器一过独腿老怪的钢拐,那是不可硬并的,只见他们兄

弟只走轻灵之招,闪避抢攻,慎重交手,这样的打法,往往虽占上风,同时独腿老怪的武功

奇高,实际上双鹏似非对手,只见他钢拐如乌龙经天任意施为,毫无忌惮!

十招一过,双鹏联手之势大乱,渐渐以攻为守,头上热气蒸腾!显然已把功力施展到了

极限啦。

独腿老怪见情得意,怪笑连天,他陡然一式横扫南天,硬把双鹏老大迫出丈外,同手一

拐“力劈奉山”,罩头下压,逼得双鹏老二回避不及,只有施尽全力,举剑硬架—他兄弟老

大一见大惊,拼命回升,老怪与老二双剑交叉,全力架住钢拐,霎时发出创哪之声。

独腿老怪钢拐不撤,双手下压,拐劲重如泰山,竟压得双鹏全身发抖,四条腿竟陷入雪

下一尺,其势未停,愈陷愈深,渐渐及于大腿!

老怪见清,得意之极,阴声笑道:“小辈,拿出内功来呀,再过一会,那会活埋了!”

双鹏面如喷血,气喘如牛,他们的功力已发挥极点,再也无可增加了;眼看生命疆

危!”

就在这时,突然人影一闪,一道黄光由侧面射来,钢拐之下,陡发龙吟之声,紧接如接

宏钟,钢拐突飞,独腿老怪闷哼一声,跟跟枪舱,退出两三文之外,岂知双鹏面束竟多了一

位手横铜箫的少年人物!

老怪被震,全身麻木,手中钢拐虽未脱离,但却变成了弓形,他这下真正惊得魂飞魄

散,还在那儿发呆。

双鹏垂死得救,同样愕然如痴,及至少年向他们轻间道:“二兄无恙否?”

双鹏闻声惊醒,同时跳出深陷的四腿,双双拱手道:“原来是尚老弟到了!”

来的是尚梅卿,只见他手持钢箫,面色、铁青如旧,仅向双鹏一点头,接着沉步踏向独

腿老怪,同时冷冷的问道:“老狗,你被少爷找得好苦啊!”

独腿老怪问言惊醒,颇声问道:“小子,你是谁?”

尚梅卿冷笑道:“老狗,我问你,在七年前,你可去过湖南隆回县西自马山下?”

独腿老怪惊叫道:“你是尚南基的遗孽!,j尚梅卿冷哼一声道:“七年前的?一天,

杀我全家几十口的盗众,估计不下五十余名,可是在那众多的匪类之中,我只能认出有个独

腿持拐之人,现在你不打自招了,那个人就是你,老狗,如想死得痛痛快快,那你就从实说

来,那天晚上,相信你还不是为首之人?”

独腿者全忽然后退道:“小于!那晚上不止一帮,其他还有别路人物!”

尚梅卿点头道:“完全说出来,本少爷让你留个全尸!”

独腿老全又向后退,大叫道:“那晚去的人物都蒙了面,老夫全不清楚,”

尚梅卿冷笑道:“难道连一点迹象都没有?”

独腿老怪颤声道:“老夫只能猜测,但不能确定!”

尚梅卿道:“说说看?”

独腿老怪道:“在那晚混乱之中,我们找的东西没有得手,但却不知尚南基还有—个儿

子,各路人查出尚家还有一个老伯“古龙子”铁不花在逃,人人认为东西是被铁不花带走

了,因此之故,各路人物即展开搜寻铁不花…:”

尚梅卿冷声叱道:“这是自然之理,但与你的猜测无关!”

独腿老怪接看道:“小子,你听我说,当各路人物离开尚在大火熊熊的尚家庄时,我听

到有人喊老‘毒’有人喊老“邪”!但不知这两个字是谁的江湖代号?”

一二三尚梅卿叱道:“你的主使人是谁?”

独腿老住悚声道:“小子,这,这,这……”

他吞若吐吐的说出三个这字未停,突然见他单腿一台,全身腾空而起!,尚梅卿一见,

冷笑一声,手中铜箫一举,突听箫中发出铮的一声;一道金光如电射出,紧接看,空中响起

独腿老怪的惨叫之声。

惨叫未停,一个尸体噗通坠地!那正是老怪的身体,只见他气已早绝,但在胸曰血如泉

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