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章 神龙一现

作者:秋梦痕

出了竹屋,太阳已经三竿,尚梅卿拉着金梦薰,一直向天目而行,过了一座林子,西天

目已遥遥在望。行到中午,近天只有几十余里,刚好到了一座农村前,村子不小,估计有三

十户人家。

尚梅卿对金梦薰道:“你在这路旁树下等着,我去向村民买些吃的来,入山后没地方可

买了,也许今天还出不来呢。”

金梦薰道:“农村有现成的东西可买?”

尚梅卿道:“你多等一会没关系,我叫村民煮两鸡带进山去。”

金梦薰道:“那你要快点出来。”

尚梅卿进入村庄之际,大路上忽然出现一批突如其来的武林人防,他门似在金梦薰的侧

面山坡闪出,及至接近才察觉,可是要避已来不及!回头一看,竟是四个中年人和两个老

人!

敌近才觉,金梦薰方知来的全是非常高手,心中明白,这六人是存心向她而来,同时清

楚逃也无望,抗更不能,于是叱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老人冷声道:“小子,你已知道老夫等来了?”

金梦薰叱道:“你们要干什么?”

老人阴笑道:“小子,老夫等是轮回教的,要拿你作饵!”

金梦薰骇然道:“作饵?”老人道:“不错,老夫等要钓神龙太子尚梅卿,小子,不要

想反抗,反抗只有自找苦吃!”

金梦薰冷笑道:“你们已盯了!不少时间?”

老人嘿嘿笑道:“少废话!”他喝声之际,忽然拔剑抵休金梦薰的心窝,同时向一中年

人道:“申护法,请你将他绑起来!”

那中年人立即拿出一根白色发光的怪绳子,走行金梦薰笑道:“小子,把双手反过

来!”

金梦薰知道反抗无用,不由恨声道:“你们这些鼠辈,居然无胆与我梅哥哥正面交手,

竟作出这种小人行为!”

那老人一见绑住,又阴笑道:“小子,留下你双腿走路,不过得告诉你,千万别挣扎,

天锣丝用内功是没有用的。”

金梦薰叱道:“现在你们要怎么核。”

老人道:“你可发出啸声叫你姓尚的小子出来。”

金梦薰冷笑道:“我就不叫又怎样?”

老人笑道:“那就多等一会,老夫知道他是入村买吃的去了。”

金梦薰恨声道:“下流东西,你们要拿我威胁他去那里?”

老人笑道:“本教教生请他见见而!”

金梦薰笑道:“我梅哥哥不会上你们的当!”

老人道:“老夫早就看出你小子在他心目中非常爱惜,不然不会拿你作饵,除非他没有

看到你被擒,否则他必乖乖的跟着走。”

老人说看伸长脖子,可是仍旧不见向梅卿回来,他忽然向另一中年人问道:“余护法,

多少时间了?”

那中年人道:“殿主,大概有两刻之久了!”

老人噫声道:“那小子还不回来?”

另一老人接口道:“李殿主,村中有本教人物在内罢?”

那被称为李殿主的摇头道:“叶殿主,这村中没有本教弟子在内,那小子莫非被别的人

物引开了,请你进村看看如何?”

姓叶的立即向一中年人把手道:“何护法,我们两人分开去看,如见了那小子就告诉他

实情,免其出手。”

那中年应声领先,拔身就向材中冲出!

二人去了一会,只见双双奔了回来,姓叶的遥遥叫道:“李殿主那小子真的不见了!”

李殿主皱眉道:“那是被别人引开了,我们走!”

姓叶的老人道:“这样一走,尚小子怎么知道?”

姓李的老人道:“那尚小子不管追谁而去,但事后必回到这树下来,请你在树上刻下旬

语,叫他到玲珑山来。”

姓叶的老人依言,在树上刻了一行字,之后他们就押着金梦薰向北而行。

巨料他们走还不到八九里,经过一条山道时,突见前面狭道上立着一个紫衣蒙面之人,

其人手中拿着一节竹筒,居然当路而立,截住六人去路。

金梦薰一见,面上露出暗晤的喜色,但他装作不见!

姓李的老人首先发觉,只见他面色一变,立即停步回头向同伴道:“不好,那是“旋风

神龙”!”

姓叶的老人道:“这神秘东西为何在此出现?”

姓李的老人道:“你们押住金小子退后,待本座上前打交道。”

他说完慢慢行出,居然小心万分,尚距半箭之地就拱手叫道:“阁下是谁?为何挡

路!!”

紫衣蒙面人发出锵锵之声,朗朗笑道:“老狗,你是明知故问,把人质留下,放你们生

路!”

李老人拱手道:“老夫想起来了,阁下就是名满江湖的旋风神龙大伙,请问阁下与这姓

金的小子有何关系?”

紫衣蒙面人叱道:“在下与其毫无关系,你老狗不要又拿她威胁本人。”

李老人笑道:“金小子即与阁下毫无关系,那又为什么叫老夫放人呢?”

紫衣蒙面人发出哈哈大笑道:“老狗,你可知道姓尚的是本人慕名之交,不过,我得说

清楚,你们拿姓金的威胁我不了,你们杀了她,本人顶多对姓尚的内心有歉意,然而我要填

补歉意很简单,只要杀了你们替姓金的报仇就行了!”

李老人摇头道:“旋风大侠,老夫等是奉了教生之命行事的,姓金的被擒,你莫认为有

危险,同时姓尚的被威胁,那也没有危险,本教主不会向他下杀手!”

紫衣蒙面人叱道:“你们教主最终目的是什么?”

李老人道:“姓尚的杀了本教无数高手,教主只问他要赔偿!”

紫衣样面人冷笑道:“你们可知姓尚的身份?”

李老人道:“当然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义子,封为神龙太子!”

紫衣蒙面人冷笑道:“你们威胁他,当知后果所在了?”

李老人冷笑道:“不要他的命,后果向然不大。”

紫衣蒙面人叱道:“如果他不惜这姓金的而大动干戈呢?”

李老人摇头道:“旋风神龙,你错了,本教对姓尚的摸得比你阁下清楚,眼前这姓金的

小子,他在姓尚的心目中,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

紫衣蒙面人闻言,居然沉吟了,只见他抬头望若天空,良久良久才又向李老人道:“老

狗,我警告你,尚梅卿不会上你的当,目前皇上快到临安了。同时你们知道皇上的两殿卫士

已全部派来江南,只要皇上知道轮迥教已与姓尚的为敌,那金甲股卫和银甲殿卫的力量,试

问轮回教如何抵当?”

李老人闻言,似也沉重了,可是他奉的命令不由他自作主张!亦良久才道:“旋风大

侠!阁下肯出面向本教教主当面交谈?”

紫衣蒙面人摇头道:“本人一去,贵教八成不利,你们教主阴险,本人的手段毒辣,一

旦闹翻了,贵教必成血海尸山!”

李老人道:“那就请大侠让路了!”

紫衣蒙面人道:“你们把姓金的带往何处?”

李老人道:“玲珑山康王谷。”

紫衣蒙面人道:“好,不过我得警告贵教,千万勿伤姓金的一根汗毛,如若不然,那就

请贵教多多准备棺材!”

他说完闪开。

李老人一见,急忙向后一招手,后五人立将金梦薰带了上来,可是一进紫衣蒙面人时,

忽听紫衣蒙面人大喝道:“你们快把姓金的松绑,她犯了什么罪,你们竟敢用蚕丝绑她!”

李老人闻言,立即向后道:“松绑!”

紫衣蒙面人真够威风,旁面无人敢慢,立即就把金梦薰的双手解开。

金梦薰心中很明白,她知道紫衣蒙面人不敢下手的原因,那是怕她被杀害。

又走了一段路,看看快要走出狭道了,李老人回头一看,他已看不见紫衣人,只见他吁

口气道:“这冢伙神出鬼没,大家当心点,提防他突袭!”

叶老人道:“李殿主,你对他很了解?”

李老人道:“他是教主最感头痛的人物,我们今天如无金小子在握,这一关绝难过

去。”

叶老人道:“凭我六人都不是他对手?”

李老人道:“教主说过,也常警告本教高手,没有人能逃过他手中的竹筒。”

叶老人道:“他竹筒中有什么厉害的东西?”

李老人道:“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但在十丈之内,只要他竹筒一起,里面射出一道金

光,金光一闪,对手就被穿心而死,再高的真气也挡不住他的金光,所以武林人物一见他就

心寒!”

金梦薰闻言,不由暗暗好笑,付道:“难怪这立老人如此害怕啊,心想,我得想法脱身

才好,梅哥哥一定在暗中急燥了!”

她忽然故意发出哼哼之声,声音立被李老人听到,只见他忽然停步,回头向金梦薰道:

“小子,捣什么鬼!绑也松了,你莫动歪脑筋?”

金梦薰道:“我要小解了!”

李老人哼声道:“那不简单,拉脱裤子,就地尿能,难道还怕羞。”

金梦头道:“我是女子!”

李老人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这主意真坏呀,老夫不会许你单独到树林里去的?”

金梦薰道:“你们不信我是女的?”

一个中年人接口笑道:“不信很简单,脱掉裤于检查一下!”

金梦薰大怒骂道:“你放屁!”

李老人道:“小子,望起头来!”

金梦薰把头望起,冷声道:“你要看什么?”

李老人向她脖子瞄了一眼,忽然大笑道:“好小子,你虽年小,但有喉结了!”

金梦薰冷笑道:“凭你们能识出我是女子,哼,多少武林奇土都看不出来,老贼,你用

手摸摸看,都是用人皮的作假喉结!”

李老人间言一怔,仔细查看,这才发现真是假的,不由噫声道:“小子,你这一手从谁

人领教的,真绝呀!”

金梦薰道:“再看看我的双手!这也是带的人皮手套!”

李老人再验,点头道:“不必脱下来,你确是女子,哈哈,难怪尚小子对你那样关心,

原来你是他的小情人啊!”

金梦薰叱道:“快点,本姑娘要方便去了!”

李老人立即向同党道:“我们六人分成六面,把侧面林子围住,同时把这姑娘的双腿绑

住。”

金梦薰闻言!叱道:“绑我双腿?叫我如何进林去?”

李老人笑道:“小子,绑的方法很多,本教有一种秘法,绑起来,不但你能行,却叫你

解不开,可是你想施展轻功逃走就作梦!”

金梦薰被一个中年人用天蚕丝绳绑住一双足踝,可以小步行,跳不得,就是不能放腿狂

奔,细看绳结,确是不知解法,她心中一急,付道:“这批老贼真难摆脱,希望梅哥哥在暗

中出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