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二章 百花何及梅占魁

作者:秋梦痕

一批负伤的轮回敬老少,计有十几个,一路狼狈不堪,显出筋疲叨倦的行了上来,只听

一人恨声道:“妈的,百多人围不住他旋风神龙,真是活见鬼!”

“嗯,尤护法,少开口好不好,这是大道上。”

发牢蛮的大吼道:“怕什么,狗东西,也只知暗袭,不敢明图,算什么英雄?”

另外一人劝道:“尤护法,我们还要报信呢,李殿主,叶殿主二位的尸体还没有安葬,

快点赶回拱震桥请示如何处理再说!”

这批人一路歪斜的走过后,金梦薰立向青年道:“华大哥,押我的李殿主和叶殿主竟被

杀了!”

青年笑道:“那是旋风神龙干的,在下早上听到消息,他不但把押姑娘那批人全部杀

掉,甚至有袭康王谷,携得轮回教神鬼不安,一夜之间,杀死轮回教三十余个高手,伤了四

十多,连输回教主都不敢露面。”

金梦薰忖道:“梅哥哥一定疑为轮回教把我害死了,糟,他一定很难过,这怎么办,我

又不能离开……”

她在暗自着急之际,突听华山道:“姑娘,快看你侧面,那是三个特等高手在奔逃,后

面一定有更强的敌人在追逐!”

金梦薰没有看到追者,但她心中一喜,付道:“一定是梅哥哥追来了。”想着问道:

“华大哥,那三个显然是老人,但不知是什么路子?”

华山道:“看到了,但看不清楚,我们赶快抢到前面去,那三人一定是奔往那里,我们

可能在那里看清仙们的面目。”

金梦薰为了要看到追逐之人,闻言立即全力冲进,明知在大道上,但是她不管了,华山

在后跟着道:“姑娘,到了城门口就慢下来,当心官兵不许进去。”

金梦薰听也不听,一口气就赶到入城的十字路口,她立在护城河边,休头一看,发现那

三人由小道急急而到。

金梦薰道:“何以见得,他们身上没有记号?”

华山道:“我对输回教中堂主以上的人物都认识,那是在该教一次大会上坐见到,不过

我是在暗中!”

金梦薰道:“那是你要偷什么?”

华山笑道:“是的,你留心认,走在前头的是副教主,中间是“收魂司”神瘤魔君,后

面是‘拘罪堂’堂主‘铁索’沃太深。”

那三个老人似无暇留心护城河边两个青年,他们急急过桥人城而去!金梦薰仍旧立着不

动,可是始终未见有追逐之人到来,她大感失望。

华山道:“走罢,也许这三人已摆脱追逐之人了!”

金梦薰道:“华大哥,你猜追他们的是谁?”

华山道:“能追逐这三个人的,恐怕叉是旋风神龙。”

金梦薰道:“也许是另外有人?”

华山道:“我们进城查查刚才三人的落脚之地,也许晚上有事情发生。”

二人进了余杭城,找了一家大客栈,华山开了两间上房,金梦薰渐渐觉出他的品性非常

优良,于是一种不安之心完全放下了。

这时天已全黑,城中灯火辉煌,华山等金梦薰流洗过后,走到前面叫伙计。独替金梦薰

送份饮食到房中去,他自己就在外面叫了酒某独饮。

饭后,金梦薰走到华山门口叫道:“华大哥,我要出去一下,你先休息罢。”

华山立即开门问道:“有事嘛?”

金梦薰道:“没有什么,我只想到街上走走,顺使买点东西,”

华山道:“我陪你去。”

金梦薰摆手道:“不要,我身上还有银子!”

华山道:“那就快回来,三更后我们要去查动静。”

金梦薰是要去查家尚梅卿的下落,她猜想尚梅卿必也在城中,她要告诉尚梅卿一切经

过,同时说明她跟华山是为了治疗邪功,不过她不愿华山跟着出来,生怕二人起冲突华山对

金梦薰的态度显而易见,他是有了某种感情了,不过看出金梦薰非常纯洁,因之不敢吐露心

声。

当金梦薰出去不久,店中忽然来了一个女于,只见她唤去伙计问道:“伙计有位华公子

住在什么地方?”

伙计一看来的是位美丽少女,急忙为礼道:“小姐,华分子和另外一位公子住在上房,

华分子是七号。”

少女道:“好,我有事要见他,你领我去。”

松计道:“真对不起,小姐,小的这时很忙,小姐请自使,由走廊过去,右边一排第七

号就是了!”

少女点点头迳自走向后面,看到华山门上号牌时,只见她伸手,敲门叫道:“华山兄,

睡了嘛?”

华山在内听到声音,问道:“谁?”

少女哟声道:“哟,有了意中人,竟连老朋友的声音也忘了!”

华山开门一看,面色立节放下夹了,只见他淡然道:“原来是阴泉花阴姑娘,请进来坐

罢!”

少女行进房门,顺手把门关上,笑道:“我看到她出去,老华!中意了。”

华山也不叫她坐,仅点头道:“美人蛇,你最好早点离开!”

少女噫声道:“怕她见到我?”

华山问道:“你已知道她的身份?”

少女格格失道:“她的义姐就是我师兄‘百步蛇’的情人!只怕你不清楚才是真。”

华山惊问道:“她就是‘浊世邪神’的亲生女儿!”

少女故作姿态,扭着腰坐到床缘上,唔声道:“怎么样?来头不小吧?”

华山道:“独世邪神能生出这样纯洁的女儿!”

小女格格笑道:“纯洁,你可知道她已有了心爱之人呢!”

华山道:“你到底有什么事而来?”

少女道:“我来警告你,你偷我师傅玉蛇,他老人家已猜到是你了!”

华山跳起道:“我没有得!”

少女道:“鬼才相信,不但是我师傅,还有呢,‘虎面金刚’,‘化影神君’,‘无双

仙姑’,‘天外煞星’,‘老精灵’,这些武林顶尖人物都在找你,想不到你把他们东西都

偷到了!”

华山笑道:“我的真面目只有你知道,假若你走露风声,我会要你的命!”

少女格格失道:“现在又有金梦薰知道了,假若她说出来,你又怎么办?”

华山道:“她不会说!”

少女啧啧两声道:“哎哟,你真着了迷啦,这样相信她,嗨嗨,我看你是自找烦恼了,

多情种子,别作梦了,她如有一点更喜欢你,,我敢打赌,愿以脑袋落地,哼,人家对姓尚

的才爱入骨呢!”

华山道:“这不用你管,我对她只有爱护,毫无邪念!”

少女道:“你如真喜欢她,我到有个建议,你不如将姓尚的宰了,这样可使她投入你的

怀抱。”

华山叱道:“姓尚的是正派人物,我说什么也不能下手!美人蛇,你的毒计休想成功,

哼,你想借刀杀人!”

少女闻言,一跳而起,噫声道:“华山,你这是什么话,怎说是我的毒计,我是替你着

想呀!”

华山冷笑道:“尚梅卿毁了你师傅第二号阴阳蛇的事情,我全知道,你师傅知道他是当

今皇上的义子,生怕引出两殿卫大举出动,所以不敢向尚梅卿下手,因此叫你来挑拨我上

当,哈哈,原来你今晚前来就是为了这个,去儿虽好,可惜看错人了!”

少女气道:“好,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走了”

华山大笑道:“不送了,美人蛇,你的毒拿去咬别人罢!”

少女一气而去,可是华山忽然沉重了,他不是怕那些老辈人物来找,而是想到金梦牵已

有了尚梅卿!不过他还有一线希望,希望尚梅卿对金梦薰不似自己这样钟情。

起更时,金梦薰回来了,看样子,她并未找到尚梅卿,华山在房里听到隔壁房门响,立

即问道:“金姑娘回来了!”

忽听金梦薰答道:“华大哥,还没有睡。”

华山道:“你快点休息,二更时我们要出去!”

金梦薰在隔壁门缝轻声道:“华大哥,轻声点!”

华山道:“这排房子没有别人,姑娘,你到外面看到什么没有?”

金梦薰道:“轮回教那三个老人并没住在城里,他们住在北门外一座废庙里。”

华山道:“他们有什么举动?”

金梦薰道:“康王谷已被旋风神龙打得落花流水,他们是第二次被打败逃来的,那拘罪

堂主沃太深还负了重伤,我去时,暗中看到那副教主正在替他运功治伤,可是在他们口中,

听到一点消息,那是天目掌门竟藏在西湖附近!”

华山道:“那他们也会去,我们在后面盯着,也许能查出天目派掌门的下落!”

金梦薰道:“好,华大哥,那我们打一个时辰昀坐,到时就动身!”

三更时,华山被金梦薰在门外叫醒,他拾掇一下,开门问道:“娘娘拾掇好了。”

问出这句话时—他忽觉眼睛一亮,触目发现门口立着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美得无法形

容,这使他楞住了?

“华大哥,怎么了;我早已收拾好了,银子留下一锭,明早店家一见就知道是什么一回

事了!”

华山忖道:“她男装已够美,这时换了女装,只怕世上无双了!”他被金梦薰提醒,笑

道:“姑娘换了女装,几乎使在下认不出了!”

金梦薰道:“我的男装太脏了,因之我到街上去买,可是这城中,竟没有我能穿的男

装,于是我只好买身女装了,”

华山立即与她翻上屋去,可是他的眼睛仍紧紧盯住金梦薰,那种如醉如痴的样儿,真有

失魂落魄之势。

二人一路纵高跳矮,未几翻出城墙,金梦薰领着直奔那座废庙,估计走了三五里,华山

忽然立性道:“枯娘,侧面有一批人来了!”

金梦薰侧顾一眼,在月光下,发现侧面田径上奔出三条人影,仔细一注目,她噫声道:

“是三个女子!”

华山道:“其中有姑娘的义姐,噫,还有‘绝代罗刹’秦丹,她怎么会与美人蛇阴泉花

混在一起!”

金梦薰骇然道:“华大哥,你已知道我的身世?”

华山笑道:“当然知道。”

不久,那三个女子走近了,只见其中一位讶然道:“原来有妹子在此,啊呀,妹子,你

从小喜欢穿男装,怎么,今晚穿起女装来了!。”

金梦薰道:“男装不能穿了,”

另一位娇声笑道:“梦薰妹妹穿上女装,真有沉鱼落雁之容!美极了!”

后到的一位冷声道:“美人蛇,她美是美,可惜有点弃旧有新!”

金梦薰闻言一怔,问道:“秦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后到的原来就是绝代罗刹秦丹,她冷声道:“这还问我干什么?”

这时华山正在品题四个女子的品貌、仪态和气质,他暗暗叹道:“阴泉花虽与秦丹和金

梦仙一样美,可是各有气质不同,她太邪了,然而金梦仙又欠纯,秦丹有点骄,这都不是上

品,今晚人称东吴二乔的到了金梦薰面前,简直是东施到了西施面前,高低立判了。”

他耳听秦丹之言,立即接口道:“秦姑娘,你那位表兄高志云呢?难道也弃之不顾

了。”

秦丹娇叱道:“你管我?”

华山沉声道:“我管不了你,难道你又管得了梦薰姑娘,秦姑娘,你的声色千万勿在本

人面前施展,在本人剑下,不知死了比你差不多美的女子,都是自认我不忍下手的!”

秦丹闻言色变,再也不敢出声了!

华山又向美人蛇阴泉花冷笑道:“你身上毒气太重,从此莫在本人面前出现!”

他回头向金梦薰道:“姑娘,我们走!”

金梦薰道:“不,我得请问秦姐姐,她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华山大笑道:“作贼喊捉贼,姑娘,那又何必问呢,走罢,迟恐追不上那三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