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五章 湖心亭之伏

作者:秋梦痕

人声一寂,尚梅卿急向金梦薰道:“我们快走?”

金梦薰道:“去那里?”

尚梅卿道:“我们进城买灰衣,一方面暗递消息给皇上,叫他不要随两总管去西湖?”

金梦薰道:“买灰衣何用?”

尚梅卿道:“明早有大雾,我们要暗助两总管,雾中穿灰衣,这个你不懂,快,已有三

更了!”

金梦薰急了道:“那快脱下紫衣!”

尚梅卿被她提醒,啊声道:“真是忙中有错!”

二人收拾包袱,立向城中奔出,走着中,金梦薰问道:“这时能买到东西?”

尚梅卿突然一怔,吓声道:“糟,店子都关门了!”

金梦薰笑道:“我有办法,你在这里等着。”

尚梅卿道:“去那里?”

金梦薰笑道:“你不要问,回来保你有灰衣穿!”

尚梅卿啊声笑道:“小沙弥的僧衣,对,太好了!”

金梦薰去后,尚梅卿忽然看到一个人影奔上山坡,一看竟是鬼灵精,不由现身问道:

“小空,又来干什么?”

鬼灵精急急道:“两总管接到一张无名帖,相约明早去湖心亭赴约,二老神情有异,不

知为什么,我来请示你?”

尚梅卿道:“你真能干,而且来得好,快回去,我交代你,明天莫让皇上去!”

鬼灵精道:“无理由,怎能阻住皇上?”

尚梅卿道:“你说有奇险就是了!”

鬼灵精道:“你已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尚梅卿道:“‘人海四恶’与‘大地四患’要向两总管报复当年之仇,无名帖就是引两

总管湖心亭去上当!不过你对两总管说,约是非赴不可,但勿担心,到时有人在暗中相

助!”

鬼灵精会意笑道:“有恩兄去就好了!”

鬼灵精走后,金梦薰回来了,她交给尚梅卿一套灰衣,笑道:“看式样正合你穿,我也

有!”

尚梅卿立即换衣,妥当后,改奔西湖,到达湖边时,天已近五尚梅卿举目一看,立向金

梦薰道:“雾浓了,我们施展一苇渡江轻功罢,水路太远,不找树枝太费真气。”

金梦薰道:“湖心亭的位置你知道?”

尚梅卿道:“在白堤与苏堤之间,从这儿下湖,对正北方直进,不会错!”

金梦薰忽然道:“梅哥哥,你想到敌人是何等功力没有?”

尚梅卿道:“与他们一招一式的干,那太费时费劲,杀完了,自己也差不多真气大损,

我不会那样傻,穿灰衣,仗大雾,专采奇袭,这是今天的策略,你放心?不过只准你隐身旁

观,不许你出手。”

金梦薰道:“你的计策我会意,可是我不是问这个!”

尚梅卿道:“你担心什么?”

金梦薰道:“敌人都是内功强盛之人,他们的目力,浓雾加灰衣,只怕不能使他们毫无

所视呀?”

尚梅卿笑道:“所以我不许你助手的原因就在这里,到了湖心亭,你藏在亭顶上,我在

亭子里?”

金梦薰道:“你自己呢?”

尚梅卿笑道:“我没有告诉你,我有龙玉上的内功,名叫‘龙云真气’运起这门内功,

身上发出如云罡气,敌人看到只是一团云雾,身形一点都不现!”

金梦薰喜道:“那就太妙了,我也放心了!”

尚梅卿突道:“到时我在两个总管身前绕动,只怕连他们也毫无所见哩!”

金梦薰道:“有一点仍旧要露形,不强那不要紧!”

尚梅卿道:“你说在施展神魔玄剑时,敌人一定能看到金光?”

金梦薰点头道:“这个你没有辨法了!”

尚梅卿点头道:“是的,但那不碍事,除非敌人怕死,他可事先见机逃走,否则死了也

不知,金光是什么呢!”

二人各仗一根树枝,飞身下湖,去势如箭,不到一刻,双双找到湖心亭,尚梅卿立叫金

梦薰纵上亭顶!自已则在亭子里到处看看,仔细记住每一个能活动的位置,之后,他也纵上

亭顶休息。

不到一顿饭久,金梦薰偶而向东边湖面一看,陡然紧张道:“梅哥哥,那面来了一艘小

船,一定是敌人!”

尚梅卿闻言,回头一看,发现船头立着雨个高大的人影,可是划船的却是一个小人影,

摇头道:“敌人必由西面来,同时决不会划船来!”

金梦薰道:“难道这样是有游湖?”

尚梅卿道:“西湖里的船,没有日夜可分,有兴之士,整夜游湖饮酒,甚至笙箫达旦

哩!”

金梦薰道:“那在船上必点灯火,同时那船是悄悄而来!”

尚梅卿啊声道:“有理,不过那不是敌人,来船定为两总管!”

金梦薰仍有疑问,可是小船快到了,竟是正对亭子而来!

这时尚梅卿暗叫道:“不好,船舱出来的竟是大先生,真要命,小空没有阻住他。”

金梦薰觉出尚梅卿不对,急问道:“怎么了?”

尚梅卿道:“皇上亲自来了!”

金梦薰闻言大惊,骇然道:“那怎么办?”

尚梅卿道:“时间不多了,就是我现身也来不及了,敌人立即就会到!”

小船靠近亭子,首先上来的是两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接着就是鬼灵精和鬼狐子扶着大先

生,上亭时耳听一个老人轻声道:“大先生,敌人尚未到!”

忽听大先生道:“只怕那帖子有名堂?”

那老人道:“敌人必到!请大先生坐到亭子中心去,两位少侠小心提防!”

鬼灵精道:“大先生真不应该来,这种危险岂可当儿戏!”

大先生笑道:“小空,别埋怨了,大先生心中有数,今天有惊无险!”

他说完又向右面一个老人道:“贺总管,你与单总管不要担心我,只管注意敌人,我有

两小保护,亭子范围不小,也许我还有试两下的时暗候!”

那老人大惊道:“大先生,你老千万动不得,今天来的敌人,必为当年强敌,他们都是

刀枪不入的人物!”

大先生笑道:“二位总管现在还不知道敌人为谁,怎能证实其高低呢!”

正说着,忽听右面老人道:“贺大人,水面有敌影浮动,大概已到了!”

右面老人道:“单大人,你注意东南面,不要管我西北面!”

在亭上的尚梅卿,忽然向金梦薰傅音道:“人海四恶到了,他们就在南面水上,距亭子

不到三十丈了!”

金梦薰问道:“大地四患呢?”

尚梅卿道:“末见到,也许他们分两批先后到!”

突然有四个浮动的黑影在南面二十丈外停住,大概是水波起伏之故,人影在雾中,也是

—起一伏,同时有个阴沉的声音传到亭上来,只听他阴森森的问道:“贺东扬,单八奇,收

帐的到了!”

贺老人闻声一震,侧顾单老人道:“单大人,听出声音没有?”

单老人冷笑道:“原来是‘人海四恶’!”

贺老人立向水面叱道:“那说话的莫非是刁亚心?”

水面传出嘿嘿冷笑道:“不错,贺东扬,你的耳朵不坏,仍能听出老夫的声音!”

贺老人立即闪到大先生面前道:“大先生,今天太危险,来的是当年最强的恶人!”

大先生道:“不要紧,贺总管,你只全心应敌!”

贺老人闪回去,朗声道:“刁老大,你们的习惯是四人群上,现在是时候了!”

那阴声冷笑道:“贺东扬,别急着想死,总之,今天你们要回老家,告所你,还有大地

四患在后面!”

贺老人闻言大震,他立即闪到单老人身旁悄声道:“这简直糟透了,我们自己的祸连累

皇上,怎么办?这等於弑君之罪!”

单老人头上已冒汗,闻言道:“在亭中,四面是水,皇上无处可退,我们就战死也难辞

其咎!”

突闻水面大喝道:“贺东扬,你们先接我老三老四几招,等你筋疲力倦时,老夫再来取

你狗命!”

贺老人闪到原位,朗声接道:“先叫刁亚钩和刁亚刀来,这不是你‘人海四恶’的常规

罢,最好一齐上!”

忽听两声厉喝道:“姓贺的,姓单的,你三老爷、四老爷来了!”

水面冲起两条如电的黑影,直朝亭上冲来!金梦薰一见晃大急,正待催尚梅卿准备,可

是还未出口,突觉尚梅卿神箫连点而出,真是奇速无比!”

贺老人根本未见敌影落地,耳中突闻两声闷哼,不由一震,注目时,发现敌人“噗通,

噗通”全沉下水去了!这真使他又惊又奇,楞楞的不知所措。

单老人不明其故,闪过来轻声问道:“老贺,怎么回事?”

贺老人被问惊醒,但仍怔怔的道:“敌人未踏实地就落到水里去了!”

二人耳中忽听大先生轻声问道:“二总管,敌人又退回去了?”

贺老人急急闪去禀道:“禀大先生,老臣未动手,敌人已死了!”

大先生点头笑道:“你们没注意头顶吧!唔!部金光来得奇怪!”

贺老人惊问道:“金光?”

大先生道:“别问了,快注意敌人!”

水面那声音突然大叫道:“老四,老三,你们怎么了,下手呀!”

贺老人不是无名之辈,凭他老江湖!这时已知有绝顶高手在暗中相助,立即大笑接口

道:“刁亚心,你们这些年来,莫非睡觉睡多了,竟把武功疏懒啦,令弟等到落地太重,居

然摔落水底了!”

那阴声大喝道:“放屁,贺东扬,你练了什么邪法?”

贺东扬大笑道:“不是邪法,这些年来,你贺大爷练了一点小本事,能使对手哑口软

腿,现在令弟等水中喝清汤去了!”

突听另一声音道:“老大’我去看看,不信他们有何惊人之技!”

那声音未落,人已冲起!可是他依然未到亭边,陡觉金光一闪,接着心如刀绞,照样未

出手,尸已落下水去了!

这一下,贺老人看得真实,观得准,心中一震,闪向单老人道:“高人在亭顶!”

单老人嘘声道:“禁声,勿让敌人听到!”

贺东扬退回原地大叫道:“刁老大,怎么样,难道要贺大爷抱你上来?”

雾浓影没,水面不但一片白,这时连那声音也寂然了!

单老人忽有所悟,急急扑到贺老人身边道:“刁亚心逃走了!”

贺老人冷笑道:“四恶只有他最姦猾,大概是看出苗头不对了!老单,我们把水中尸体

捞上来,看看是如何送命的?”

单老人道:“不可,四患可能会到,不要措手不及!”

二老正在说话!突然听到西北面连发三声惨叫!同时听到一个声音在西北水面不远大吼

道:“贺老狗,单老狗,你们不是东西!竟敢暗算我三位兄弟!”

单老人悚然一震,颤声向贺老人道:“好险,这是四患老大勾三司的声音!”

贺老人立向北角上大笑道:“来的莫非是勾三司,哈哈,这叫作偷鸡不成丢把米,相好

的,难道只许你们暗袭而不许你贺大爷埋伏!”

那声音发出恨毒之情大吼道:“贺东扬,大爷走了,新帐旧帐,总有算清之时!”

单老人接口大叫道:“勾三司,千万别忘了我姓单的,我替你准备一口大棺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