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六章 雷峰奇袭

作者:秋梦痕

水面再无回音,贺东扬急道:“今天之险过去了,老单,我们快请大先生上船!”

大先生忽然指望头顶叫道:“亭顶是那位壮士,快请下来一会!”

亭顶没有回音,单老人猛的拔身,可是登上亭顶时,只见上面仅仅有张字条,那是用灰

布和炭枝写的,不由他不大吃一惊,翻身下亭,面禀大先生道:“暗助之人不见了,不知如

何走的,这布条定是他留下的,请大先生过目!”

大先生接过一看,惊奇道:“亭顶那来炭枝写字?”

贺老人走近一看,禀道:“其人已练成真火,这是施真火烧焦树枝的!”

布条上写道:“万乘之尊,岂可冒江湖之险,纵不以一身为重,也得以天下为心;逆耳

之言,祈皇上见谅!”

下无留名,大先生一看,不禁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小子,好傢伙,教训起伯伯来

了,见了面非打他屁股不可。”

贺老人急问道:“是谁?”

大先生含笑道:“今晚二总管如没有他,只怕不好过了!”

贺老人道:“臣等该死,几乎使大先生陷入……”

大先生立即摆手道:“我说过,今天有惊无!”

贺老人道:“这是大先生洪福齐天!”

大先生摇头道:“别说俗话,我们回去罢,天亮了!”

大家上了船,鬼灵精立开动向东而去,可是他的耳中却听到一丝传音道:“小空,吃过

饭到法相寺来,我有事情吩咐!”

鬼灵精闻音忖道:“你还躲什么,大先生似乎已知道是你了!”

天亮雾仍浓,法相寺的钟声已响起噹噹之声!老僧领着全寺僧众正在作早课。

斋饭时,老僧忽然走到西厢轻声叫道:“少施主,四恶不见了!请快来看看!”

尚梅卿开门笑道:“大师,五更天不见刁老大回来?”

老僧道:“房中的行李都不见了,那还有人?”

尚梅卿道:“武林人,说来就来,要去就去,大师是老江湖,何必惊奇呢?”

老僧道:“不,一定出事了,他们不似立即离开的样子,初来时的气势,他们少说也得

住上十天半月哩!”

尚梅卿笑道:“他们一去不来更好,免得大师担心!”

老僧郑重道:“少施主,不是贫僧多嘴,今天西湖附近必有惊动武林的消息传出,施主

你向各处游游看!”

尚梅卿点头笑道:“好的,晚生这就动身!”

他手携金梦薰,出了法相寺,信步而行,到了湖边,沿西岸而行,一路见到游人渐多,

男红女绿,往来不绝於途。

金梦薰轻声问道:“我们去那里?”

尚梅卿笑道:“走到那里算那里,人生获得半日闲,今日我们要尽情玩一天。”

金梦薰笑道:“今日的西湖恐怕不似往日,你想偷闲能办得到嘛?”

尚梅卿笑道:“不会有这样巧,高手云集,谁敢在白天乱来。”

金梦薰忽然看到湖边有个老人在钓鱼,一见奇道:“梅哥哥,看到我师叔没有?”

“真是难得,他老人家也来凑热闹了!”

在一座湖边岩上坐着一位老人,那真是‘钩金鳌’胡不通,这时他也看到尚梅卿和金梦

薰了,只见他招手道:“多好的晨光,你们快来看老朽钓鱼!”

尚梅卿行近笑道:“西湖那束金鳌可钓?”

老人笑道:“金鳌没有,大鱼可多哩,可惜昨夜五更被人钓走六条大的了,他真岂有此

理,竟敢抢了我老人家的行业!”

金梦薰闻言,一震问道:“师叔昨夜藏在那里?”

老人笑道:“在水里裂,幸好捞到六条死的!”

尚梅卿朗笑道:“那个人本领不精,费了一肚子劲,结果被别人捡死鱼!”

老人呵呵笑道:“小子,你别替那人可惜,鱼仍在呢!”

金梦薰笑问道:“在那里?”

老人道:“我老人家把它挂在苏堤一株大柳的枝上,正在待价而沽哩!”

尚梅卿笑道:“你老为何来这一手?”

老人道:“天下大鱼云集西湖,认为西湖风景好,可以遨游,可是他们不知西湖有一个

天上放下的渔夫,他比我钓金鳌是属害十倍,我老人家反而变成捡死鱼的了!”

尚梅卿哈哈大笑道:“你老还没说出待价而沽的理由呢?”

老人道:“在我杀一警百,在被兔死狐悲!”

尚梅卿笑问道:“你老此来就是为了捡死鱼?”

老人道:“不,我来为的是指引我那小同行,他虽善约,但无经验,不懂何处有鱼!”

金梦薰道:“说说看,我们钓,你老去捡,两得其利,岂不快哉!”

老人道:“眼前就有一处藏了四条大鱼免,这四条大鱼准备吞食一个人,去迟了,被害

者恐已呜呼哀哉了!”

尚梅卿急问道:“在那里?”

老人道:“大鱼要食的人在雷峰塔上第六层,他是前天与别人打斗伤了原气,现在塔上

坐功,那四条大鱼可能近午要去!”

时间估计还多,尚梅卿吁了口气,笑道:“员是希奇,鱼能上雷峰塔!”

老人笑道:“小子,凡是天下来的大鱼,不是成精就是成道的,他们可以入沙漠哩,好

了,你们可以走,有消息再告诉你们!”

金梦薰见他收拾钓竿要走,不由急问道:“那四条鱼有名嘛?”

老人道:“八荒四害!”

尚梅卿不再问他塔上是什么人,立即拉着金薰转身回头,直奔雷峰塔走!心想塔上必为

正派人物!

雷峰塔在南屏山,地处冷僻,日常除有少数慕古之士去游外,通常这名为西湖八景之一

的古迹很少人去。

尚梅卿赶到时,绕过前菴’带着金梦薰直奔塔门,山下雾气未收,二人到来无人发现。

塔内路成螺旋形,塔壁砖上,尽是佛像,登至六层,陡见中间坐着一个老人,这时正入

定!

金梦薰一见愕然,轻声向尚梅卿耳语道:“他是‘天外煞星’,不知与谁动手伤了真

气!”

尚梅卿郑重道:“不但伤了真气,而且中了奇毒,梦儿,快拿出神尼给你的仙檀珠来,

等我伸手按在他背后时,你就以仙檀珠送到他鼻子前!”

金梦薰急急拿出仙檀珠来,讵料珠光立发奇香,金梦薰问道:“梅哥哥,你要助他恢復

真气?”

尚梅卿道:“时间不多,不助不行,他伤得太重!”

金梦薰见他伸手按住了,立即以仙檀珠送近老人鼻子!

不一会,忽见老人睁开眼睛,声气平和的道:“多谢二位,现在好了,请问贵姓?”

尚梅卿见礼道:“晚辈尚梅卿,这是金如山老前辈千金金梦薰!请问老前辈与谁交

手?”

老人伸个懒腰,深深的吸了口气,面显惊讶之色,回头望望尚梅卿,笑道:“老弟,你

有功力已入神化了!”他说完又叹声道:“那毒王真不可轻视!”

尚梅卿啊声道:“你老是与无上毒王交过手,只怕他也不好受哩!”

老人道:“凭他一人岂能将老朽打败!”

金梦薰惊问道:“他带人围攻你老?”

老人道:“他请有‘天下四怪’埋伏暗袭,如无令尊相助一臂,老朽恐无生望了,毒王

真个下流!”

金梦薰惊奇道:“家父竟也来到西湖了!”

老人道:“不瞒姑娘,南星北君,与浊世邪神本不交往,可是令尊这次大大出於老朽意

料之外,他竟一到就施全力,且对老朽显出十分关怀之情。”

金攀薰道:“家父个性虽然古怪,但平时对晚辈谈及你老,常常显出钦佩之情,这次出

手,毫不为异!”

老人笑道:“老朽至今,尚不明令尊邪神之名从何来,可是他也闻之泰然,不以为忤,

这真想不通。”

尚梅卿忽然道:“你老与‘八荒四害’有何过节?”

老人闻言一怔,既而点头道:“老弟一定听到消息,知四害要乘老朽负伤来下手!”

尚梅卿道:“是的,晚辈遇上钓金鳌前辈,他老人家不但知道你老在此,甚至探悉四害

马上会来!”

老人啊声道:“胡不通还在,这真是个好消息?”

尚梅卿道:“四害快到,你老作何处置?”

老人笑道:“胡不通请老弟前来,那是说,这次不要老朽出手了?”

尚梅卿谦逊道:“晚辈是来助你老治伤的,对付强敌,当然由你老出手了!”

老人摇头道:“胡不通不能不知老朽中了毒王第一号阴阳蛇毒,这种蛇毒只有其师兄旷

古葯师才能治,显然是请老弟来收拾四害的,老弟别客气,老朽刚才觉出你的功力已经神

化,这正好见识见识!”

金梦薰接口对尚梅卿道:“梅哥哥,前辈既然吩咐你,那就快准备,四害也许离此不远

了!”

尚梅卿立向老人道:“前辈,那就请恕晚辈放肆了!”

老人笑道:“老弟,你还客气什么,不过你得说说对付之策?”

尚梅卿笑道:“只怕晚辈所採之策,你老不会同意呢!”

老人道:“说说看!”

尚梅聊道:“晚辈的个性是对恶人不讲光明的!”

老人闻言,日射神光,惊奇道:“这是老朽的作风啊!”

尚梅卿道:“你老既不反对,那就请坐观晚辈代劳罢?”税完向金梦薰道:“梦儿,你

守住这弟六层塔门,一旦察出下面有人上来,只管朝门外发出潜力,迫使敌人无法上来!”

金梦薰道:“那你如何下手?”

尚梅卿道:“我要四害由塔外施展轻功,这塔层有四个窗门,不管他们由四方面上也

好,单独一个个上也好,总之给他个个一击必中!”

老人闻言忖道:“这孩子恐怕不知四害的功力,凭老夫一对一也不敢说一击必中呢?”

金梦薰守住塔梯之门后,尚梅卿忽然轻声道:“他们到了塔下了,正在商量如何上

来!”

老人闻言一震,惊忖道:“他的耳朵真尖,老夫尚未察觉呢!”

金梦薰忽然道:“梅哥哥,好像他们都由第一层进塔了!”

尚梅卿急道:“不,只有三个,另外一个仍在塔外,梦儿,我得改变对策,欠与前辈到

最上一层去,那层只有两面可通,我下去迎击!”

老人见他如电而下,立向金梦薰道:“姑娘,快上顶层,当心被人占住!”

金梦薰道:“四害知道你老在那层没有?如不知道,他们也不敢冒失!”

老人道:“当然不知道,也许有人看到老朽来此之故,否则四害岂能清楚?”

刚到第一层,耳中就听到一声惨嚎响起,金梦薰道:“一个了!”

老人惊奇道:“尚少侠施的是什么功?”

金梦薰笑道:“前辈可知‘神魔玄剑’这种古怪的兵器?”

老人骇然道:“他是旋风神龙!”

金梦薰点头道:“请你老守秘,他的神秘是为了全家血海深仇!”

老人叹道:“老朽当然不向别人说,不过这玄剑如何被他得到,这是古武林奇人‘万剑

神魔’万把奇剑中第一号奇剑,失传已有几千年了,老朽只闻其说,未知其剑是什么样

子!”

金梦薰道:“他身上的箫,就是玄剑的剑鞘,剑在箫中,箫又是剑柄,奥妙无穷,等会

叫他奉上一观便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