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八章 毒谷老三

作者:秋梦痕

大先生又问尚梅卿道:“梅儿,你与他有交情?”

尚梅卿笑道:“承蒙此老看得起,但相交还不久,伯伯到了苏坟,你老择一高地旁观即

可,不宜太近,江湖打斗,最忌靠近袖手之人,梅儿要去会鱼老人去了!”

金梦薰问道:“我呢?”

尚梅卿道:“你随伯伯走,毒王可能会放出各种奇毒,你要保护伯伯!”

大先生笑道:“金姑娘不怕毒?”

尚梅卿笑道:“这送是她最大的长处了!”

说完与贺,单二老一拱手,立即奔上斜坡!

三绝书生一见是他,突然发出龙吟般声音大叫道:“老弟,你也来了!”

尚梅卿拱手道:“前辈在此现身,不知存的什么主意?”

三绝书生大笑道:“什么前辈后辈的,喊我老哥哥,兄弟,看看那小子如何应付呀!”

尚梅卿笑道:“可惜晚辈不能袖手!”

三绝书寄生愕然道:“怎么,你与那小子有交情?”

尚梅卿摇头道:“不但没有交情,也许他还要找晚辈动手!”

三绝书生道:“那你为什么要助他?”

尚梅卿道:“他救过金梦薰,因此不能坐视?”

三绝书生点头道:“这就难怪了,老哥哥我近来听说那小子有点道行,今天有你助他,

岂不成了龙虎会西湖,那片苏坟要被血洗啦!”

尚梅卿道:“晚辈知道你老不会多管闲事,不过希望你老替晚辈照顾一个人,不知可否

见允?”

三绝书生愕然道:“你要老哥哥照顾谁?”

尚梅卿轻声道:“你老可见侧面那群人中的中年儒者?”

三绝书生点头道:“老哥哥见你对他关怀异常,他是谁?”

尚梅卿更放低声音道:“他是常今皇上!”

三绝书闻言,居然也一震,骇然道:“他是永乐皇帝,嗨嗨,这老官竟有大胆履江湖,

难怪他南征北讨,武功顶盛宜,好罢,我留心就是,他身边两个老的莫非就是当年贺东扬和

单八奇了?”

尚梅卿道:“正是他们!”

三绝书生笑道:“无怪老官爱你胜过他的儿子,他敢下江南,当然有你壮胆啦。”

尚梅卿笑道:“这倒不是,他的胆硬是大!”

三绝书生道:“我们走,翻过坡就是苏坟了,现在尚无动静,大概还未动手,莫非那小

子怯埸了!”

翻上斜坡,只见树木葱茏,竟不能看到人影。

尚梅卿道:“人呢,看不到人?”

三绝书生笑道:“进了林,就是苏小坟,那小子定在里面,敌群正隐藏林中,待机发

动,这是决斗前的静寂现象。”

尚梅卿道:“进林去看看,里面范围定不小。”

三绝书生道:“苏坟四周范围虽大,但这一进去,必会引起轮回教误会,你是轮回教和

毒王的忌视者,不要在那小子未动手之前,你先动上手了,老哥哥我到没有事。”

尚梅卿立即拿出面罩带上笑道:“不见真面目,他们不会识,走!”

三绝书生笑道:“前来观斗的一定不少,蒙上面好一点。”

走近树林,隐隐发现不少人影,三绝书生笑道:“所料不错了!”

忽然一个人影闪出朗声向三绝书生招呼道:“报仇的来了!”

三绝书生一见,大笑道:“丧门堂主,该不会疑心我姓鱼的插手吧?”

现身的是个老人,只听他嘿嘿笑道:“三绝书生不管闲账,请通行!”

那老人说完退开,尚梅卿轻问道:“前辈,他是轮回教的堂主?”

三绝书生点头道:“此人武功不弱,心狠手辣,他这一出声,轮回教主必已听到。”

尚梅卿道:“轮回教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绝书生道:“诡计多端,面目如堂堂大官贵人,习穿黄袍,但你看不到他,其人不易

露面的,刚才丧门堂主这一叫,那是告诉他我来了。”

尚梅卿冷笑道:“总有一天叫他无处可藏!”

过了林,只见里面是片极大的空地,背面成斜坡,地势起伏,一目难尽整个范围。

三绝书生噫声道:“那小子不见,他知今天之事了!”

尚梅卿道:“也许轮回教事先下了帖子!”

三绝书生道:“不会,这几方面的人物没有一个讲江湖道义的。”

尚梅卿忽然道:“不好,大先生他们如何进来?”

三绝书生笑道:“你是指贺东扬他们,不会的,轮回教明知那小子是个单枪匹马,别人

进赤不会阻止!天下武林来西湖的何止一千,轮回教岂敢引起众怒。”

尚梅卿忽然看到数条人影冲空而起,如风扑近苏坟所在地而去,不由郑重道:“发动

了!”

三绝书生道:“现在只是探查那小子的下落,围攻之势还不到时候,我们沿湖绕林边,

转到高处去看,贺东扬陪着大先生一定转到正面高地后面去了。”

尚梅卿道:“左侧林前有人来了,那是谁?”

三绝书生道:“迎上去,由左面也可转到高地上去。”

二人与那人正面走近,忽见那也是个老人,耳听三绝书生哈哈大笑道:“那不是‘天下

四怪’老大马一足?”

那老人行路有点跛,闻言怪笑道:“姓鱼的,多年不见,我老马认为你真正沉下深渊修

道去了,原来依然恋着花花世界!”

三绝书生冷笑道:“蹩脚马,你边拉大车都不够格,还出来现世干什么,还有两条尾

的,三支眼的,四双耳的三匹为何不见?”

跛子大笑道:“姓鱼的,我那老二,老三,老四在查一个人去了,马上到,你可知冷森

兄弟被人在雷峰塔宰了三个?”

三绝书生闻言一震,急问道:“谁说的?”  跛子道:“四害老大冷森自己说的,他

们本来去雷峰塔找天外煞星算旧账,结果天外煞星埋伏一个不知名的傢伙在塔里放冷箭!”

三绝书生大笑道:“四害姓冷,人冷心更冷,这下遭了冷箭?真是冷上加冷,蹩脚马,

难道你不兔死狐悲!”

跛子阴笑道:“四害遭殃,管老子鸟事。”

三绝书生大笑道:“那你派令弟去找谁?很显然,目的在查那人下落。”

跛子吼声道:“当然是查那无名傢伙,他杀了三害,还叫大害带信给老子,说叫老子兄

弟准备后事!”

三绝书生大笑道:“*四已去三四,蹩脚马,你可真要当心一点,最好打点行李回去

罢,不要似四恶,四患尸挂柳梢头,如四害永卧雷峰塔。”

跛子吼声道:“老子已想到他是谁了,今天他逃不了!”

三绝书生笑问道:“是谁,你莫非认为是旋风神龙?”

跛子道:“除了那小子,武林还有第二人,这小子现在苏坟,四方八面全被守住,看他

往那里逃。”

三绝书生啊声道:“刚才纵起几条人影,原来就是令弟等,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声音呢,

莫非出事了!”

跛子闻言,猛的跳起道:“再见!”

三绝书生看到他直扑苏坟,不由叹声道:“他这一去,只怕呜呼了?老弟,雷峰塔又是

你斡的无疑了!”

尚梅卿道:“是胡不通唤晚辈去的!”

三绝书生道:“胡不通与天外煞星交情不坏,昨夜他把四恶之三、四患之三的尸体正在

悬挂,恰好被老哥哥我看到,问他是谁干的,岂知也是你!”

尚梅卿道:“昨夜皇上在湖心亭,我不下手,必会引起整个武林遭朝庭痛恨,结果正邪

双方都不安宁!”

三绝书生叹声道:“老弟,别瞒老哥哥,你就是旋风神龙?”

尚梅卿道:“晚辈身负全家血海深仇,希望你老守密。”

三绝书生含笑道:“你应该早说才是,免得老哥哥担心!”

尚梅卿悄然道:“你老担什么心?”

三绝书生道:“怕死在你的手里呀!”

尚梅卿大笑道:“晚辈又不疯,耳朵尖,眼睛亮,再错也不会犯到你老头上!”

三绝书生问嗣道:“在桐溪江岸,你的箫声早已存心留情了?”

尚梅卿笑道:“胡不通前辈提起你老,在口气中,他对你老毫无怨言,同时不许晚辈过

问,从此晚辈就知你老可敬,所以藉故夜游,岂知真个遇上你老了。”

三绝书生点头道:“你是已存心替我们和解了,总算老哥哥有福气!”

突然间,陡见那老跛子狂叫而回,势如疯狂!

三绝书生叹声道:“四怪又去其三了!”

尚梅卿看到跛子冲进林去,不由问道:“前辈,四怪为人如何?”

三绝书生道:“在正派人心理,他们早几十年就该死了!”

忽然人声大起,无数的人影向苏坟涌近,紧接着就是杀声震耳,三绝书生点头道:“开

始了!”

尚梅卿急急道:“前辈,我们到高地去,在这里,情况一点看不出。”

三绝书生道:“现在去迟了,八成要遭误会,后面有参天大树,拔异树顶同样能看

出。”

尚梅卿正待腾起,突然有人在暗中喝道:“朋友,取下蒙面巾!”

声出自青年之口,三绝书生冷声问道:“何人敢在老夫面前放肆!”

那声音急急道:“鱼前辈,不关你老的事!”

尚梅卿冷声道:“阁下现身答话!”

一条人影电射出林,飘然落到尚梅卿身前五丈之处,只听他冷声问道:“朋友,在下来

了!”

尚梅卿朗笑道:“阁下不也带着面罩?”

那人立将面罩除去,霎时露出一张阴沉的青年面目,尚梅卿一看不识,问道:“阁下贵

姓?”

那青年嘿嘿冷声道:“你除下面罩再问!”

尚梅卿摇头道:“阁下有本事就来揭!”

那青年猛的上步,可是只两步,立被三绝书生喝道:“青年人,别冒失,你可是‘无上

毒王’第二徒索魂!”

那青年闻喝立住,拱手道:“晚辈正是,前辈有何指教?”

三绝书生摇头道:“索魂,令师不会吩咐你阻人带面罩吧,今天带面罩来观斗的一定不

少,你能一一阻止否?”

那青年似对三绝书生不敢放肆,又拱手道:“前辈,传言你老从不过问他人之事?”

三绝书生道:“老夫不是过问你的事,而是劝你少露锋芒,同时你也无权禁止别人带面

罩,如听老夫相劝,快点退回去!”

那青年大声道:“这带面罩的可疑,他不揭下让晚辈看看,晚辈碍难从命!”

三绝书生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与老夫抗衡!”

突从林里又闪出一个人影,一看是个青袍老人,只见他大声喝叱道:“姓鱼的,别吓唬

后辈!”

三绝书生一看立见其目射寒芒,沉声道:“原来是毒谷老三,好罢,不吓小的吓老的,

阴毒,今天你莫夹着尾巴逃,当年让你溜掉,这次看你腿子如何快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