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二十九章 落一叶而知秋

作者:秋梦痕

三绝书生边说边取下背上独弦琵琶,冷声道:“毒老三,快放毒罢!”

那老人狂声笑道:“鱼沉渊,你那破琵琶今天与当年大不相同了,说真的,三老爷今天

也不叫你吸毒,也不怕你破琴,咱们来几招硬傢伙,谁死谁倒霉!”

三绝书生回头向尚梅卿道:“老弟,你要看,上树去,老哥哥我的事你不用管!”

尚梅卿大笑道:“老大哥,这个面上没有血色,尤如吊死鬼的傢伙,他到底是那座废庙

里出来的?”

三绝书生大笑道:“小老弟,原来你不认识他,哈哈,他是‘无上毒王’的老三,因为

他目珠突出如鬼,冷面生寒,故所以江湖上人,称他为‘无阳气’,他姓阴名森,真是人如

其名!”

尚梅卿笑道:“老大哥,望祈求下留情,晚辈的生死簿上准备记他一笔!”

三绝老人大笑道:“好罢,老哥哥不抢你的生意。”

尚梅卿转身走向树林,正待择一最高大树拔升,讵料那青年竟悄悄的向他背后接近。

三绝书生突然向尚梅卿道:“老弟,当心有毒蛇!”

尚梅卿没有回头,仅朗声笑道:“这在西湖,不是蛮荒,相信没有巨毒之蛇!”

三绝书生大叫道:“最近有条棺材蛇在西湖出现,其毒无比!咬一口就要进棺材。”

尚梅卿笑道:“最好它莫来,不然给它一刀两断!”

他说完闪身进林,一瞬隐没不见!

那青年冷笑一声,如风追去,面露杀机!

这时苏坟里面已杀声大起,估计已发动数十人围攻,同时那毒老三猛向三绝书生扑上,

展开剑势,如电攻向三绝书生。

三绝书生微微一笑,“铮”的拔了一声独弦,闪开数丈,朗声大笑,讽刺道:“阴森,

留点力气罢,不然你如何带走那条死蛇!”

那阴老人嘿嘿笑道:“姓鱼的,你可清楚,三老爷的功力已非常年了!”

他又待扑上,但突然听到林中痛哼一声,紧接着一条人影狂逃出来!岂料竟是那青年!

阴老人一见,那还顾得扑向三绝书生,他扭身迎上青年大叫道:“索魂,你怎么了?”

那青年右手护住一只眼睛,痛叫:“叔叔替我报仇,那傢伙挖了我的左眼!”

阴老人怒吼道:“他那傢伙在那里?”

忽听林中响起尚梅卿的冷笑声:“少爷在此,老贼,要想作瞎子,你就进来!”

阴老人立问青年道:“索魂,他用什么挖你的眼睛?”

那青年哼声道:“不知道,侄儿没有看到!”

阴老人恨声骂道:“没出息的东西,眼睛都挖去了还没有看到!”

林中尚梅卿大笑道:“挖他一只眼,还是少爷手下留情,此举是叫他日后咬人不方便!

老贼,你进来就不同了,只怕两只也保不住!”

阴老人真个不敢进,猛回头向三绝书生恨声道:“姓鱼的,那小子一定是你的人,今天

的仇结定了,咱们走着瞧!”

三绝书生大笑道:“要滚就快滚,不然你更下不了台!”

阴老人扶着青年转身道:“姓鱼的你等着!”

三绝书畜生等他俩急急而去,不由放声祭大笑,笑完向林中道:“老弟,打蛇打七寸,

你却挖眼睛!”

尚梅卿迎出笑道:“稍施警诫,以杀毒王之威!”

三绝书生问道:“上树看过了?”

尚梅卿道:“你老也值得看看,看完了再和晚辈研究!”

三绝书生听他口气有异,立知斗场上有不寻常的发展,於是急急拔升一树,注视斗场!

他看了一会,立即唤道:“老弟,快上来,帮助那小子的蒙面人是谁?”

尚梅卿闻唤,纵身上去,靠近笑道:“那蒙面人个子苗条,八成是个女子!”

三绝书生道:“她手中没有使兵器,但靠近她的敌人就自动倒地不起,这是什么武

功!”

尚梅卿郑重道:“晚荤看出她只是两袖舞动,甚至似未施出全力,这人的功夫不知比华

山高多少倍!可是武功路子一点不明!”

三绝书生大惊道:“江湖上从未听说有这样一个高强的人?”

尚梅卿道:“围攻的虽未出现主要人物,但那百多高手也不等闲,现在足有四十几个倒

下了,看情形,不要多少时间就会结束!”

三绝书生道:“老弟,老哥哥想进去会她一会!”

尚梅卿急急拦住道:“不可,这太危险,要查只有暗暗行事!”

正说之际,突见围攻的敌群陡发一声大喊,立向四面逃窜!真如漏网之鱼!

三绝书生叹声道:“轮回教主看势不对,暗下撤走之令了!”

尚梅卿笑道:“那是见机还快,迟了一个难逃!”

三绝书生忽然道:“那女子制止华山追杀啦!”

尚梅卿慎重道:“前辈留心呼吸,他们向这边过来了!”

三绝书生一看那蒙面女子没有向华山招呼,独自向这边树林而来,可是华山竟在后面追

着叫道:“姑娘,请留步,在下多蒙相助,尚未请教尊姓芳名哩!”

那女子没有停,也不回头仍朝这面走,仅在口中发出娇笑之声,真正声如银铃,只见她

笑完才道:“怎什,非问不可?”

华山快追近,这时女子已到了林边,不过,她听到华山在追才停下来,回身接问道

“你为何被轮回教,毒王谷,还有其他几方人物围攻呢?”

华山走近她拱手道:“姑娘,真正原因在下还不知道啊!”

蒙面女子娇笑道:“傻瓜,谁叫你是旋风神龙呢!”

华山急急道:“姑娘……”

女子忙摆手:“别装,我也钦佩你,不然才不出手哩!”

她一顿又笑道:“我叫鬼惊艳!”

华山见她边说边把面罩揭开,接着又带上,这一动作,暗中的尚梅卿和三绝书生看木

到!

华山看她的面目时,陡然惊叫道:“金姑娘,是你!”

女子忽然一怔,但旋几似会意道:“阁下心目中,一定有个很深印象的女子,晤,她姓

金!”

华山吓声道:“姑娘不是金姑娘?”

那女子再把面罩掀一下,娇笑道:“让你仔细看看,别认错了!”

华山看得如痴如醉,但仍点头道:“姑娘确有一点差别!”

那女子又把面罩放下,叹服道:“你的眼光非常高,大概我眉梢眼角微向上一点是不

是?”

华山点头道:“是的!”

女子笑道:“原来你已有了心上人!唔,在那里,带来我看看!”

华山急急道:“不,她已有了主!”

女子格格笑道:“那你不是在镜中看花,水中观月!可怜人,你真可怜!”

华山道:“姑娘取笑了,请问姑娘如何来此?”

女子笑道:“你说我如何来西湖嘛,告诉你,我是来找失物的,天目掌门居然不怕死,

他竟盗走我爹的五鬼阴功秘笈图!”

华山吓声道:“现在姑娘要去那里?”

女子道:“回家覆命,怎么样?你有兴趣到我家玩玩嘛?”

华山本来是心在金梦薰,现在有了金梦薰的影子,虽不完全,但比镜中看花好,闻言之

下,真是求之不得,连声道:“现在当去拜访令尊令堂!”

女子格格笑道:“这样说,江湖上暂时要失去旋风神龙了!”

三绝书生眼看二人走后,忙向尚梅卿道:“那女子失望了,她钓的是假货!”

尚梅卿道:“前辈,世上有姓鬼的?”

三绝书生哑然笑道:“没有,如真有,那是这女子一家自己取的!”

尚梅卿道:“她自称‘鬼惊艳’,当然不假啊!”

三绝书生道:“也许是字号,不过她一定很美,鬼都惊艳哩!”

二人跳下树,三绝书生招手道:“我们去看死人去。”

尚梅卿会意,相随走入苏坟附近,抬头一看,只有死了几具!突闻三绝书生骇叫道:

“老弟,快看,大多数死人为何这样?”

尚梅卿仔细一看,发现多半死的面如死灰,双目突出身上毫无伤害!不由大惊道:“这

是什么武功所害?”

三绝书生道:“我们走,不必看了!回去再说!”

尚梅卿见其如风退出,不由追着问道:“你老看出是什么武功了?”

三绝书生道:“三十年前,武林中有四个百岁武林泰斗,号称‘无敌四老’,那时老哥

哥我还只有三十许!听说有一天这四个泰斗竟在一夜死亡,传言死的现象就是这种现象,可

是无人知是什么原因,现在这迷就揭穿了,这是非常严重的事!”

尚梅卿恍然道:“那四个百岁老人是正人?”

三绝书生点头道:“严重就在这里!”

他忽然道:“老弟,我们分开,你去找你的人,老哥哥我要暗传警信给每个老辈中人,

那女子的父亲或祖父,就是杀当年四老的魔头,也许他又要出世了!”

分手后,尚梅卿走不多远,耳中忽然听到金梦薰的声音在一个坡丘娇唤道:“梅哥哥,

快来啊!”

尚梅卿急忙走去,只见她身边还有鬼灵精空干千户和鬼狐子,忙问道:“大先生呢?”

金梦薰道:“回城中去了,梅哥哥,听说天目掌门被人害死了,尸体弃在西湖三潭映

月!”

尚梅卿闻言一震,忖道:“那鬼惊艳说要回家覆命,这证明天目掌门是她杀的了!”

金梦薰见他不说话,又叫道:“梅哥哥,天目掌门已有不少武林人看到,传说死得古

怪,面色惨白,双目突出,身上没有一丝伤痕!”

尚梅卿道:“你们跟我走!”

鬼灵精看出他神情凝重,不由一惊,忖道:“他从来都很轻松,今天怎么了,发生大事

了!”

尚梅卿不走西湖方向,反而向北高峰走,这使鬼灵精忍不住问他道:“恩兄去那里?”

尚梅卿道:“去会梦儿的父亲!”

金梦薰噫声道:“我爹在那里?”

尚梅卿道:“在北高峰,我有事情禀告。”

鬼灵精道:“恩兄,出了什么大事?”

尚梅卿道:“你不要问,今后我们唯一要作的事,就是找天马,我如不得到天马,也许

我活不过今年!”

金梦薰闻言惊叫道:“梅哥哥,怎么了?”

尚梅卿道:“梦儿,你莫怕,我没有什么,不过有非常危险的事会发生!”

四人全力奔出,近黄昏时到了北高峰上,尚梅卿找到一个洞口,停住向里叫道:“前辈

在嘛?”

里面响起一个老人的声音道:“是梅儿,你进来!”

尚梅卿边进边问道:“还有梦儿及我两个佃朋友!”

里面老人道:“你们来得好,迟一点我就走了!”

金梦薰道:“爹,你老在这里作什么?”

老人道:“爹怕烦扰,不住这里住那里。”

走到里面,只见是个十人能坐的石孔,老人坐在里面收拾东西,那是一些简单的行李!

他见四人走进,摆手道:“你们坐下来,梅儿是为苏坟所见面来罢?”

尚梅卿惊奇道:“你老已知道。”

老人道:“我接到三绝书生的告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