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三 章 紫枣庄水陆并呈 赵府内龙蛇集会

作者:秋梦痕

老怪的尸体一落,远立的三个蒙面人吓得拨脚待逃,可是双鹏与孟师早有准备,一见立

即扑出!

尚梅卿无暇追敞,他立即走近老怪尸体,蹲下一搜,未几搜出一件东西,他就当着雪光

一看,那是一只大不及掌的车轮!

远远发出几声死亡之声,未几双鹏与孟师如风而回!

尚枸卿一见三人,问道:“都收拾了?”

孟师道:“本想捉活口给你,可惜他们顽抗不屈,意至还被负伤逃脱一个!”

尚梅卿道:“留个活口报信也好,不然引不出其主脑人物来!”他忽然向双鹏交出小车

轮似的东西问道:“两兄可知这是何物?”

双鹏老大问道:“是‘钢拐’弘如洗身上搜出的?”

尚梅卿点头道:“是的!这一定是什么今符?”

双鹏老大道:“奇怪!这老贼难道是‘轮回教’中人?”

尚梅卿问道:“什么轮回教中?”

双鹏老大郑重道:“武林中有个势力无比庞大的邪教,就名轮回教,其中层人物我知

道,但上层人物非常神秘,只知叫什么‘红尘阎罗’,其武功已超神入化!”

尚梅卿冷笑道:“也许这个人就是毁了我全家的真正仇人之一,好,多谢姚大哥指点

了。”

姚老二忽然叹声道:“尚兄,你我相交不是一年半截了,我们兄弟两个,作梦也想不

到,尚兄的内功竟已到了莫测高深之境,刚才教我兄弟那一招‘鲁阳挥戈’,真是使人又惊

又应,‘钢拐’弘如洗,不是无名之辈,他的百斤钢拐,武林中谁能将其打成弓形!”

尚梅卿淡然笑道:“一山还有一山高,小弟这一点功力,那又何足自傲,更不配姚二哥

夸讲。”

姚老大忽然道:“尚老弟,我只知你的宝箫乃为风磨铜制成,虽作为兵器使用,可是不

知内中还有名堂,刚才那道针光,莫非是什么神秘暗器?”

尚海卿神秘的笑道:“小弟对箫之密,恐怕还要对肾昆仰隐瞒一段时期,不过能说的那

决非暗器之类!”

孟师道:“不是暗器?”

尚梅卿道:“小弟对暗器亳无所好,因为,暗器是种并不光明的玩意。”

姚老大点头道:“以尚弟你的个性,那是不会施暗器的,好,我们不加追问了,总有一

天,你这种神秘的玩意要公开出来?”

尚梅卿笑道:“那就请三位等着瞧了,现在我们该去紫枣拜寿了。”

孟师道:“你杀了钢拐弘如洗,只怕他的后合会找到紫枣来呀!”

尚梅乡道:“紫枣庄不是茶楼酒馆,此际豪杰云集,纵说有人要寻来动手,那也不会公

开挑寡,如有什么人要在暗中向我下手,那就看他加什么手段了,江湖上明来明往很难办,

暗来暗往倒容易解决!”

姚老大惊奇逍:“尚兄弟,你这话就非常新鲜了,常话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呀,你到是说反了!”

尚梅乡哈哈笑道:“在下的意思是明斗非理不行,然而理有七十二面,面面是理,讲得

来拖了时,可是暗的非常花脆,举手就可了事?,问题只看谁的手段高了!”

孟师道:“凡施暗算之人,其心必毒,其行必诡,兄弟,你难道不明这点?”

尚梅卿道:“凡被暗算之人,他的脑子先少了一件东西,那就是智慧,有智慧的人,他

岂能无应付之策,兄弟在江湖打滚,常常抱定一个原则,那就是以正对正,以邪对邪,不似

那些迂儒之辈,死到临州还大呼光明,上了大当,硬说人家不光明。

双鹏和孟师问言,陡然跳起大叫道:“我们得了一课武训了!”

四人动身直奔紫枣庄,估计尚有数里,前面现出一遍树林,同时听到林中有人发出阴沉

的喝声!

尚梅卿忽然向孟师道:“老孟,你担心的事情来了”

孟师问言急问道:“什么?”

尚梅卿道:“人情让你去作,我们不进去,那叶牛似被几个人物吊在树上拷问!”

孟师大惊道:“那就大家都进去呀!”

尚梅卿道:“不,你一进去,对方就会隐去,假使我们全去,一定会揭穿对方的面

目。”

孟师道:“揭穿就揭穿,怕什么?”

尚梅卿道:“揭穿了,对我一次行动不利,理由你莫问,快去罢。”

孟师不敢延迟,立即冲进林去?

不出所料,孟师刚刚冲进去时发现数条黑影如风隐去,但在一株树上似吊着一个黑影。

时近黄昏,如无髯光,树林中已伸手不见五指了,不过这时孟师尚能,他发现树上吊的

真是那叶牛,双手反击,高高吊起,双足悬空,正在那儿拼俞挣扎。

孟师一见,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看叶牛似乎未负伤,心由立安,可是他并不马上去

解,走到树下,抬头故意惊叫道:“不得了啊,这儿有人寻短见啦!”

被吊的叶牛闻声注目,一见孟师,不由客得大叫道:“笨狮,快来救我,我是叶牛

啊!”

孟师故装惊奇道:“上面是谁,别开玩笑,我那老友去领奖去了,怎么会在这里寻短

见?”

树上叶牛闻言大急,吼声道:“老孟,你怎么了,看不清也得听出我的声音呀。”孟师

忽然哈哈大笑道:“野牛,好啊、你他妈的领了报酬,吃饱了,喝足了,竟在这里打千秋耍

子啊,害我老孟找了半天破布,你他妈的真够交清。”树上叶牛虽未负什么重伤,但也不会

轻松,多少已挨了不少重揍,同故吊的时间绝不短,只见他发出哀求的声音道:“老孟,我

错了,今后再也不会作那不够交情的事了,你快放下我罢,老子全身都快完剂。”孟师嗨嗨

冷笑道:“野牛,妤听的我老孟听你说的太多了,现在只想给你点好吃的,怎么着,报酬?

没有花光呀?”

叶牛道“老孟,大龙神秦一天给了我五百两,说真的,我有心分你一半。”

孟师哈哈大笑道:“一半,那真够朋友,可借那笔钱本来是我老孟的,好罢,不管是谁

的,不过先得知在那里,我姓孟的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作事有了经验,空口无

凭,提防你又变卦。” 叶牛叹声道:“老孟,银子已变成钱票,现在我的靴子筒里。”

孟师哈哈大笑道:“好家伙,吊你之人居然没有搜你的靴子,可见他们的江湖经验比我老

孟还差径了啊,野牛,你看出他们是那路货色?”叶牛求道:“老盂,别消迂我了,放下我

再说如何?”孟师拔身而起,但不松绑,先把他的靴子脱下,查了查,确见里面有卷庄票,

他真直性,硬把票子看清楚是五百两之后,顺手揣在怀里,这才慢吞吞的把叶牛解下,落地

之后,叶牛仍旧立不起来,孟师拱手道:“老叶,这地方很凉快,你就多休息一会罢,咱

们山不转路转,后会有期了。”?叶牛挣扎不起,急得大叫道:“老孟,你得留下一半

呀!”

孟师大笑道:“野牛,你别鸡毛子喊叫,当心捉你之人听到!回头再把你擒住时,我可

不是顺风耳啊!”

孟师说完,再也不理,技身退到林外,举目一看,那还有双鹏和尚梅卿的影子,一怔之

下,他知道三人先奔紫枣庄了,于是提功追出。

紫枣庄离开官道约一里,那是一座四面环山,风景幽美的雄伟建筑,后有大花园,前有

练武广场,四周围墙高有数丈,雕楼望合,仿置森严,普通黑道人物,休想暗起觊观之心,

纵算武林高手,他也不敢轻宽堂奥。

庄上高手甚众,老者皆为幽燕大使生平好友,少壮之辈,尽属子侄亲朋,加上终年食客

不断,这紫枣庄更行成铁壁铜墙。

孟师尚距庄门半里,他已看到庄中灯火辉煌,及至到达庄前,忽见尚梅卿和双鹏向他摆

手道:“老孟,方来呀?”

孟师一见放了心,吁口气道:“三位够交情!”

尚梅卿笑道:“孟老大担心吃主人闭门羹!”

孟师笑道:“冒昧闯进,到底有点不妥。”

尚梅卿笑道:“别的不敢担保,你只说声是我朋友,主人绝对欢迎。”

孟师道:“老弟这样说,你与赵老儿交情不浅呀。”

尚梅卿摇头道:“论文情;小弟只与赵老见过两次面,不过承他不弃,没有把我当外人

看待,走罢,今晚吃住绝无问题。”

四人鱼贯行近大门,忽见一个青年迎上问道:“四位高姓大名,请到东厅入席!”

尚梅卿拱手道:“在下尚梅卿,这三位是天目双雄和关外孟师兄。”

青年闲言啊声道:“原来是尚大侠和姚氏昆仲,分仰久仰,不过这位孟大哥倒是初见!

快请进。”

尚梅卿不问青年姓氏,谦让两句,随即领先步进大门。

到了东厅,只见高朋云集,人声喧哗,四人到来,谁也未加注意。

孟师一看,客人中竟有不少青年女子,不由暗向尚梅卿道:“怎么着,主人不分男

女!”

尚梅卿笑道:“江湖人岂与普通人一样,同时有几下的妇女们,她们还想在男人面前出

出风头呢。”

双鹏闻言,同声笑道。

“尚兄弟人雅言雅,真是妙人!”

客人尚有半数仍在游动交谈,未曾入席,也许人太多了,主人没有派出安席之人,同时

席位是按古式排例,厅中分成两行排列;桌子是连接的,没有上下主客之分。

姚老大姚志远轻轻向尚梅卿道:“我们还等什么,就座算了!”

尚梅卿笑道:“筹还未拜呢。”

姚志远道:“客人半数已就位,这是拜过寿了,我们算是未赶上,时间过啦。”

正说看,忽见在大门迎接的青年向他们走近,且轻击向尚梅卿道:“尚大侠,家叔有请

诸位到花园去相见!”

尚梅胸间言一怔,问道:“兄台是说赵老寿星见召?”

青年点头道:“后花园牡丹间是家叔招待知交之处,现在只等四位入席了。”

尚梅卿立向双鹏和孟师道:“主人优遇,那我们却之不恭了,走罢。”

青年立即在前领路,孟师却轻松向双鹏道:“我们算超老见什么知交交?”

姚志远笑道:“赵老儿请的是尚兄弟,但我们是尚梅卿同来,主人并好见外,这叫作托

尚兄弟之福了。”

经过西厢,绕过几道回廊,转到后花园中,四人举目一看,这时的花园全是灯采辉煌,

照得满园银枝摇格,除了硫植的梅花,其他都为瑞雪覆盖了。

这时遥见一座阁楼中灯光掩映,谈笑之声,远远传来,青年侧身指道:“诸位请,牡丹

阁到了。”

青年说完,抢先入阁,未几只见阁前一道拱桥上立着一位老者,只见他朗声大笑,拱手

相迎道:“尚老弟,老哥哥我未曾远迎,失礼,失礼了。”

尚梅卿上桥长揖道:“老前辈,恭祝万寿无疆!”

说着向后介绍道:“敝友天目双鹏姚氏昆仲和关外孟师本来同申庆贺,也许你老都见过

了。”

姚氏兄弟和孟师同时见礼,赵老儿乐得大笑道:“久仰久仰,真是太客气了,诸位

请。”

尚梅卿忽然一拉赵老儿道:“刖辈,阁中有些什么人?”

赵老头带笑轻声道:“老弟,这是‘三龙神剑’兄弟中老大老二,他老三不久前遇害,

此来当然有名堂,他们连子女都来了,其次是老朽两位知交,关一雄和马战,这你却很熟

悉。”

尚梅卿点头道:“多谢关照。”

过了桥,大家立将身上纷雪花抖掉,将进阁门,就有一个家人接去双鹏和孟师的风帽和

斗笠。

入到阁中,只见里面摆了两张圆桌少桌了烧若两盆红红的炭火,尚梅卿一进去就注意上

首圆桌上坐着四像老人和一位少女,另外一桌上坐的全是青年男女。

赵老舍先向上首桌上老人们大笑道:“诸位,这就是武林起之秀的尚梅卿老弟,这两位

是天目双鹏昆仲,复面这位是关外孟师英雄………”他一顿又向四人笑道:“老弟们,首坐

上就是龙槐庄大庄主秦一天,二庄主秦一仁,右面这位姑娘即为秦大庄主的掌上明珠秦丹!”

娘,其次是……”

另外两位老人立即起身接口同笑道:“老大、不用介绍了,除了孟英雄,我们都不是一

面之缘了。”

尚梅卿领着双鹏和孟师先向龙槐两位庄主拱手道:“晚辈等久迎三龙神剑威名,今晚一

会,真是生平之幸!”

秦一天已是花白胡子的老人了,长相威严,但泰一仁却是个短小尖头的人物双目半合半

开,显然他是个工于心计的人物,二人一看四人见礼,不得不应付似的也同时拱手道:“四

位英雄太客气了,快请坐!”

赵老儿安了座位之后,他忽然向那少女道:“侄女,你不是要见尚兄弟嘛,怎么见。面

又……”

少女不让他说下去,接口把手中酒杯一举道:“赵大伯,你请坐,我忙着吃菜呢,先敬

你老一杯。”

赵老见哈哈大笑道:“侄女,别急,伯伯还得到东西两厅去应付一番,等会再来奉

陪。”

他说着又向大家打个招呼道:“到阁楼来的都不是外人,请全多喝几杯,我要暂时告退

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