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三十四章 九华山大决斗

作者:秋梦痕

鱼老人道:“我见到那匹虽也是天马,但背上没有图,说不定这背上也没有,假设是这

样,那整个武林都被天马捣乱了。”

甘老人道:“这话不能说出去,目前武林还不知有几匹天马呢。”

尚梅卿道:“不管真假,我们不能不去九华山。”

鱼老人点头道:“那就全力奔驰,九华山已是天下云集之处了,去迟了又会摸空,为了

天马,我们先助武当敌对天下群雄,然後向武当要天马!”

甘老对二人道:“走!”

两老带着四个年青人毫不休息,一天一夜急赶,第二天中午就到达九华山下一户农民家

中,他们向农家买了一顿吃的,稍为休息一会,待上山时,忽然听到农家门前人声哗然!

甘老人立即抢到门口一看,只见他回头急叫道:“老鱼,快来看!那一群人是什么路

子!”

鱼老人闻言,急忙走去一看,他不由噫声道:“大批轮回教徒中又有瓦刺人,这是什麽

一回事。”

甘老人道:“原来是这样,那不为奇,他们早就勾结上的。”

鱼老人回头叫道:“梅卿,我们走,盯上去,他们也是去夺天马的,你……”

他说到“你”字时,忽然不见尚梅卿了,不由一顿,接著向金梦薰道:“妞儿,他那去

了?”

金梦薰笑道:“他说要方便,由后面出去了,我们走,他追得上。”

鱼老人道:“没出息,刚刚吃饱又把肚子拉空!”

甘老人道:“我们快盯上,那一批上山去远了!”

鱼老人向后一挥手,立即走出农家,叹声道:“九华山上真是四方云集了,看势这场争

夺又要血海尸山了。”

出门不到一箭地,后面鬼灵精叫起来道:“武当道人赶上来了!”

大家回头一看,只见后面奔来十条人影,,袍袖飘飘,如风而到,为首的已在朗声叫

道:“前面不是鱼老施主和甘老施主?”

二老停步回头,同声笑道:“你们才到!”

那为首老道对二老甚敬,为礼道:“贫道等会到金老施主,耽搁了一会,所以迟到。”

鱼老人笑道:“金如山也来了,他人呢?”

老道一指南面道:“金老施主单独由南面上山,这时只怕早到山麓了。”

金梦薰一听父亲独由南面上山不由大急,忙对二老道:“爹太冒险了!”

甘老人道:“你爹就是这种个性有什么办法。”

老道忽指正面山腰道:“那是什么人发生一冲突了,似是群斗!”

鱼老人道:“刚才有一批轮回教人和瓦刺人上山,他们不知与什么人起了冲突,我们快

去看看。”

十道闻言,担心其掌门,同时为礼告罪道:“诸位老少施主,请恕贫道等失礼了!”

鱼老人挥手道:“道长们请!”

十道同时运出轻功,十条人影飘然腾起,由如十只大鹤冲空,呼呼风响处,全向山林扑

去。

甘老人一见笑道:“武当十大剑手比当年又自不同了!”

鱼老人道:“出家人,吃了饭没事作,除了念经就是练武,看清形,我们要落後了!”

甘老人大笑道:“老鱼,你也有谦虚的时候?哈哈!”

他们说着也未停,同时在十道后面赶上山腰!可是一到杀声起处一看,这时虽不见打

斗,但却触目尸横,地面上竟躺了二十几具!甘老人一见惊奇道:“死的就是我们看到的,

这对方是谁!”

鱼老人一察尸体全是绝伦的快剑手法所杀,不由面显惊骇之色,郑重道:“老甘,对方

不是群敌!”

甘老人肃然道:“是的,仅是一个,这在伤口上看得出,全部刺穿重穴而死,老鱼,这

在我们两个。行嘛?”

鱼老人叹道:“对手这一露出,我真有点气馁了,这些死的都是高手啊,你我岂能在短

时办到!”

就在这时,忽听林中发出朗笑之声道:“你们走得真快!”

大家闻声回头,只见尚梅卿飘然而出,鱼老人一见,立有所悟,大骂道:“小子,你捣

什麽鬼?”

尚梅卿哈哈笑道:“内急奈何?”

甘老人也悟出毛病,跳起骂道:“你竟一个都不留给我们?”

尚梅卿道:“一方是朝廷要捉的姦细,另一方是晚辈仇敌的手下,这岂能一让二老操

劳,走罢,那批武当道人可能被阻哩!”

二老相视一眼,内心真是佩服之至,闻言同声道:“没有放走一个?”

尚梅卿笑道:“当然不能叫他们回去走漏消息。”

金梦薰走近尚梅卿问道:“梅哥哥,你都是用皇上青霜剑杀的。”

尚梅卿点头道:“这把剑正好给我明斗,杏则白天就为难了。”

大家直登峰顶,但到距峰尚远时,立即听到杀声大起,甘老人道:“不好,十道被阻

了!”

尚梅卿这:“九华洞在什麽地方?”

鱼老人道:“就是喊杀之声起处,那是一座四面危崖的小林,我们如由正面去,八成也

会被截住!”

甘老人道:“绕右面去,直到九化洞顶崖上,那可看出整个情形!”

鱼老人道:“九华洞顶崖上必有强敌把守,一去就会干上!”

尚梅卿道:“不干来作什么,走,我开路!”

鱼老人道:“当心,眼前敌人不知有那些人呢!”

尚梅卿道:“管他这些,非友即敌。”

他抢先奔出!

鬼灵精急叫道:“恩兄,等我,你对地形不明!”

尚梅卿挥手道:“来罢!”

二人在前猛登,一路全是崎岖危岩,及杀声更明时,鬼灵精突然止住了,他突然回头轻

声道:“恩兄,到了,那石上坐的老家伙是谁?”

尚梅卿抢前一看,发现那老人侧面而坐,身如枯木,年纪足有八九十岁了!不由一怔!

立向鬼灵精道:“你快叫二老上来!”

鬼灵精回身退後,恰好看到二老带着金梦薰和鬼狐子赶到,他迎着道:“老前辈,上面

有个怪老人!”

鱼老人闻言问道:“是什麽样子的老人?”

鬼灵精道:“枯瘦如柴,黄鬚黄发!”

鱼老人立向甘老道:“他是毒王!”

甘老人急急道:“快叫梅卿小心,不可冒失!由我们上!”

金梦薰忽然冲出道:“二老不可!”

鱼老人大急,叱道:“妞儿回来!”

金梦薰已登上四五丈,闻叱不理,一口气到了尚梅卿身边!

尚梅卿一见她到,不由大惊,轻声埋怨道:“梦儿,你来干什么?”

金梦薰道:“发现的老人是毒王,你快把仙檀珠带在身上!”

尚梅卿闻言会意,接过后吩咐道:“你退後!”

他藏好仙珠,挺身出现!立被那老人察觉回头,一见尚梅卿,突发森森怪笑道:“小子

何人,快点退开,这里不许人近!”

尚梅卿朗声笑道:“老儿,你能居高临下看热闹,难道就不许我来?”

老人嘿嘿笑道:“这九华山上,除胜与败,就是生与死,没有什么可看的!”

尚梅卿毫不稍停,直向他行去,口中狂笑道:“那正是在下所好!”

老人突然一挥手,立由掌心射出一点绿光,如电飞向尚梅卿,真是出手阴险睑!

尚梅卿想也不想,他早已提高全身真气,一见伸手,立将绿光捞住,觉出是只活东西,

但因内功绝伦,那东西触掌如僵,他放手一看,原来是只绿色的蝎子!不由哈哈大笑道:

“老儿,你这是什麽意思?见面礼只是一只小虫!”

老人一看跳起,阴声道:“你是什么人?”

他见尚梅卿不但不倒地,甚至泰然无事,立知遇上意外的对手,於是紧张起来!

尚格卿闻问大笑道:“老儿,听说你还有两条阴阳蛇,为何不放出来,试一试在下这无

名之辈能否接受!”

老人突然一抖手,立见他手中多了一根赤色长鞭,只见他厉声喝道:“小子,你竟知道

老夫的底细,那就叫你尝尝老夫的赤练鞭!”

尚梅卿顺手拔出青霜剑,冷笑道:“老儿,你说过,九华山除了胜与败就是生与死,动

手罢,现在还不知胜败生死属谁呢!”

老人闻言大怒,鞭出如电,发出锐利无比的尖啸之声,那是一种内功卓绝的现像!

尚梅卿决心与他一拼,青霜剑寒光立现,猛迎而上!这真是一场空前的单打独斗,一触

就人影难分。

这时甘、鱼二老已接近,他们带着三个年青田人暗藏石后,同样提高真气,生怕尚梅卿

有失!可是看到紧张处时,二老竟见尚梅卿势如天神,有攻无守,甚至还气足神凝,招式愈

出愈奇!

甘老人看得暗暗点头,轻声向鱼老人道:“梅卿的功力大出我的意料之高了!”

鱼老人笑道:“只怕还未运出八成呢!”

甘老人道:“毒王的功力我们都没有会过,这时才知道这老毒又是意外的高强,看势我

们两个合手才是他的对手!”

鱼老人叹道:“老毒一生神秘不露,当年只认为他以毒善长,想不到他的硬功夫也是莫

测高深!”

甘老人郑重道:“梅卿不出奇招,这场决斗,最少要五天五夜才能分胜负,如缠下去,

谷中不知又是何种变化呢?”

鱼老人道:“我们到崖顶去看看如何?”

甘老人道:“武当十剑似未冲开重围,我们下去助他们一臂!早见分晓为上。”

鱼老人道:“先看看再决定!”

二老领头绕到崖顶,伸头一探,不山大吃一惊,只见谷中全是打斗,竟已混乱无比,甘

老人骤然道:“想像不到这样乱!”

鱼老人道:“你仔细看看,其中有多少和尚!”

甘老人道:“少林十八罗汉似已打起的,武当十剑刚加入,其中四个敌对一个老家伙八

成是轮回教主!”

鱼老人道:“是他,我担心又会引出五鬼阴教前来,那会玉石不分!”

金梦薰忽然叫道:“我爹由那林中杀出了,他真的来了!”

甘老人道:“他直扑轮回教主背后,难道要助四道人?”

鱼老人道:“大概是,但侧面有人拦截了!”

甘老人猛的扑出道:“*四之首,我们快去!”

鱼老人道:“他们三人怎么办?”

金梦薰道:“我们都去!”

她竟抢先纵起,一泄下崖;鱼老人想阻不及,暗叫要糟,急追而下,喝道:“妞儿回

来!”

金梦薰那还听得到,冲出就被敌群拦截!

甘老人立向两矮道:“你们去与金妞合手,我们要斗*四之首!”

谷内敌人足有数百高手,竟是毒谷与轮回教倾巢在此,二老怎么冲还是被截住,杀了又

上,简直杀不出一条路!

崖上的尚梅卿偶而发现情形,心中大急,他本可与毒王打成平手,可是这急就乱了。

尚梅卿这时深悔用剑。要是用箫,毒王非败不可,现在连取箫的机会都没有了。

时间一久,尚梅卿更感压力大增,甚至想看看谷中情形也办不到了,他知危机来临,如

再拖斗,非败不可,好在心慌而未乱,立即下决心,边打边退,只想找空隙取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