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三十五章 武林剧变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一退,毒王虽不知他有最後一手——神箫,可是这老魔己明白尚梅卿就是杀死第

二号阴阳蛇的青年,同时也是毁了他二徒棺材蛇一眼的青年,这正是他发誓要毁的对象,试

问他如何肯放松半点,只见他煞气腾腾,目光阴毒,赤练鞭如影随形,丝亳也不放松。紧紧

迫著,直逼得尚梅卿向后节节而退,更险的是,后面是峰,退势也不顺利,如果平地,尚梅

卿也许能凭龙行虎步脱身,可是地势使他无能为力!

一天的时间快完了,天色接近黄昏,可是谷中的混斗有增无减,金梦薰,鬼灵精,鬼狐

子,这三个已被群敌卷去,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好在天外煞星甘老人和三绝书生鱼老人已破

困而出,他们攻到浊世邪神金老人的身边,一照面,三人连交谈都没有,立即分别以一敌

二,鱼老人敌住“人海四恶”之首于老魔和“大地四患”之首勾老魔;甘老人接下“天下四

怪”之首马一足和“寰字四残”之首屠则安,仅剩下“八荒四害”之首冷森和“水陆四煞”

之首胡德给金老人,算来打成平手。

直到天完全黑时,忽听敌群中响起一声长啸,那嘘声似出之妇人之日,角老人目光锐

利,其声又在他的侧面,立即看出一个妇人力攻而来,他认出是无双仙姑,不由大喜,朗声

叫道:“仙姑来迟了!”

无双仙姑娇叱道:“你们这些老不死的,还在打什麽?尚梅卿被毒王的看家本领『天毒

神针』打中了!”

这是晴天霹雳,三老听到心头一酸,不由都掉下了眼泪,鱼老人吼叫道:“现在怎么

样?”

无双仙姑加入阵去,挥剑乱劈,发出悲惯之声道:“尸身坠下无生崖下去,‘天毒神

针’一中上,神仙难治,我们失去一个可爱的孩子了!”

浊世邪神猛发狂啸,大喊一声:“杀!”他竟如发了疯!

*四之首看到这面四个悲愤拼命,竟感势不可挡,霎时攻少守多,败势立现!

六个老魔看势要走之际,突然自空中落下数条人影来,那竟是毒王率领他的大弟子“百

步蛇”仇异,“棺材蛇”索魂,还有其女“美人蛇”阴泉花,接着又落下两个老魔,那是毒

王二弟阴风,老三阴森,只见他们一到时,整个谷中群敌同声欢叫!表示欢呼庆贺这毒王亲

临。

可是毒王大出群敌意外,他不但未领欢呼之情,甚至大声吼叫起来道:“大家住手!”

他这一叫,群敌莫明其妙,真是有进退两难之情犹豫不决之势,只有武当十道士中四道

围攻的轮回教主似看出有什么不对,他接着首先闪开,同时补喝一句道:“大家住手!”

这一下不但毒谷群魔闪开,连他教下老少全部后退了!

敌人住了,正派这面的当然不再出手,似亦有慾观动静之势。

毒王先把全敌看了一眼,之后面对鱼老人冷笑道:“阁下就是三绝书生。”

鱼老人厉声道:“姓阴的,你把我小兄弟尚梅卿怎么样了?”

毒主阴声道:“姓鱼的,那小子中了老夫‘天毒神针’,尸首坠下无生崖去了。”

鱼老人猛的扑出,大吼道:“那你填命来!”

毒王闪身避开,阴声喝道:“姓鱼的,要替那小子报仇很简单,你可约其同路人到我毒

谷来,这时没有机会奉陪了!”

浊世邪神和天外煞星忿怒冲出接口道:“废话!”

毒王大叫道:“住手,你看这是什麽?”

他手中现出一只木偶,那木偶竟是五个鬼头!

鱼老人大喝道:“那是什么?”

毒王冷笑道:“这东西是老夫在峰顶看到,姓鱼的,难道你不识‘五鬼阴符’,此物一

现,准在半个时辰内就有五鬼阴教教主来临!”

鱼老人闻言一震,但未说话!

忽然敌群中一老人走出道:“毒王,难道我们两派在此还怕一个五鬼教主。”

那老人话未住口,只见他突然惨叫一声,无由尸横在地!

那老人一倒,紧接着听到西崖上发出声娇叱道:“毒王,轮回教主,你们听着,你们的

首级,本当在今天要取下的,不过有点原因让你留下,现在快带手下离开,迟了我爹一来就

完了,刚才那人大概是轮回教的一个堂主吧!他出言不敬,因之取他狗命!”

毒王面色大变,不敢出声,立即向轮回教主一施眼色,二人同时挥手,领着群凶火速向

峰脚退去,霎时走得一光!

群敌一退,鱼老人忽向西崖拱手,道:“那位出声的莫非是鬼惊艳姑娘?老朽有请了,

何不现身一见?”

西崖上声音又起,仍是冷冰冰的道:“三绝书生,我们不是同路人,你们也走罢!武当

掌门人所守的不是背图天马,叫他也走罢!家父一到,那就没有机会了。”

鱼老人大叫道:“老朽宁死不能离开!”

那声音冷笑道:“你们多半是为尚梅卿的尸体吧?告诉你,无生崖下没有了,我己找

过,猜想是落下无生潭中去了,该潭之水,相信诸位都知道,无人能下去捞尸的!”

鱼老人闻言戚然道:“可是他的女友我们也应替他找著!”

那声音竟发出叹声道:“金梦薰内伤严重,两个矮子亦离死不远了,现在都被我救走,

我如治不好,你们更不行!”

甘老人惊问道:“你救她?”

那声音又叹声道:“我也不知为什么,竟要救她,尚梅卿不死,我杀她还来不及,可

是,唉,现在我反可怜她了,她是个最纯洁的女孩子!”

鱼老人道:“姑娘,能容老朽等去无生潭一看否?”

那声音道:“好罢!我替你把家父缠住,但诸位向尚梅卿凭吊之后快点离开,不要耽搁

太久!”

鱼老人急急向武当十道郑重道:“诸位道长,快请贵掌门出来,那位姑娘之言,绝无虚

假!在下等先走了!”

十道之首为礼道:“多蒙诸老施主相助,贫道等遵命了!”

鱼老人立向甘老人,金老人、无双仙姑挥手道:“我们看看无生崖下有无希望?”

甘老人等不再说话,同时拔身而起,直登峰上,翻过峰,不久就到一座百丈危崖之上,

他俯首一看,可是时当深夜,崖下漆黑,一点东西也见不到!

甘老人回头向三老道:“这如何是好?”

无双仙姑道:“到了崖下就能见物了!”

鱼老人接口道:“天黑如何设法下潭捞尸!”

浊世邪神金老人叹声道:“我那梅儿不是短命相,为何反而早死呢?”

无双仙姑流泪道:“金兄,你还信什么相啊,快设法捞尸罢!”

金老人道:“仙姑,你们都不知此潭情形,那是无法下去啊,不瞒诸位,五年前,在下

曾试探过一次,岂知几乎一沉不起呢!”

鱼老人大惊道:“你试过?”

金老人道:“如不是试过,那这潭中那条‘八尾金鳗’早被我得手了!”

甘老人惊奇道:“此潭中有条起死回生的‘八尾金鳗’?为何武林无人知道?”

金老人道:“拙荆当年被害,尸体不腐,听说能得八尾金鳗之血可以回生,於是在下走

尽天涯海角去寻找,唉,岂知找到该物时又得不到手!”

鱼老人道:“这样罢,我们过几天再来,不但要捞梅卿之尸,同时要捉金鳗,金鳗一

得,那就一举而救两人了!”

四个老人都有同样的想法,一经鱼老人提出,算是决定了,於是一齐离开无生崖去。

当四老走了之后,崖的侧面林中忽然出现两个青年人,一女一男,闪身也到了崖顶,讵

料他们竟是鬼惊艳和华山两人!

一到崖顶,只见华山向鬼惊艳道:“总护法,九华峰上,现在全被你吓唬走光了!属下

可以把金姑娘抱来了,迟恐救不活了。”

鬼惊艳面色不快,冷声道:“为什么要你抱她来,告诉你,金姑娘的身子禁止你接

触。”

华山似也不快,接口道:“抱她来有什么关系,我曾经替她治过邪功!”

鬼惊艳冷声道:“那只是一掌按背,与抱不同,你明白嘛?”

华山冷声回答道:“我对她毫无邪念,抱一抱总比你要杀她好。”

鬼惊艳大声道:“不错,尚梅卿在世时,我要杀死她,现在不同了,我要保护她。”

华山哼声道:“这是什麽意思?”

鬼惊艳冷冷的看他一眼,接着仰望天空道:“尚梅卿在时,我忌妒她,尚梅卿死了,我

同情她。”

华山大叫道:“原来你爱的是尚梅卿。”

鬼惊艳亳不隐瞒,正色道:“华山,你这副总护法是怎么干上的,你知道不知道?告诉

你,那是我误会你是旋风神龙!”

化山冷声道:“旋风神龙有什么了不起,我的武功不下於他!”

鬼惊艳放声大笑,那是种轻视的发泄,只见她笑完又冷冷的道:“华山,为何不说你的

武功比他强,他现在死了,你还活着呀,告诉你,他是一座溶炉,他能溶化我,但也能给我

无比温暖,你是什么?你只是炉里灰烬,无法溶化我,也给不了我温暖,再告诉你,我怕尚

梅卿,但我也敬他,爱他,现在他死了,我一切都完了,可是在我尚未退出江湖之前,我要

替尚梅卿保护他心爱的人。”

华山闻言,真是气极,也恨极,可是他不敢,只气得一身发抖,甚至连话都说不出了!

鬼惊艳理也不理,翻身回到林中,只见她抱出一个身软如线的少女,那确是金梦薰,抱

到崖顶时,又见她冷声向华山道:“你走罢,凭你,不回本教也好,但不许你再跟着我!”

华山闻言道:“你叫我脱离本教?”

鬼惊艳点头道:“随你的便!”

华山道:“教主不问罪?”

鬼惊艳冷声道:“这个我不担保!”

华山道:“你不担保,那我如何敢?”

鬼惊艳又发大笑道:“华山,尚梅卿会不会说‘不敢’两字?你不如他太远了,你见了

金梦薰就着迷,得不到金梦薰时,见了我就转移目标,你呀,你太不够大丈夫味道了,走罢

走罢!”

华山面色发白,再也停不住了,扭头就跑,转眼不知去向了。

一夜过去,天已大亮,这时在无生崖上多了两个人,金梦薰治好了,可是她已哭得像个

泪人,另外一个是鬼灵精,他也在哭,身上还有血迹,大概鬼惊艳已劝解了一夜,只见她仍

有耐性道:“金姑娘,人死不能复生,哭死又有什么用,还是跟我走罢,不然,我就送你到

令尊那里去。”

金梦薰咽咽悲声道:“姐姐,你不应该救活我,现在我生不如死,你走罢,我这一辈子

不再离开这里了,我要在此守到死!”

鬼惊艳大惊道:“这怎麽可以?”

金梦薰道:“可以,我有灵精作伴,他可替我搭座茅屋,他能供给我饮食,除非梅哥哥

尸体在潭中浮出,不然我就永远守在此!”

鬼惊艳眼睛一转,试探似的道:“金姑娘,你可知道还有一个人在恋着你啊,那人与尚

梅卿一样爱你甚深呢!”

金梦薰摇头道:“不要不要,任何人都不及我梅哥哥!”

鬼惊艳道:“我是说华山呀!”

金梦薰突然一抬头,怒目瞪著鬼惊艳道:“姐姐,你轻视我!”

鬼惊艳一接她的目光,不由身上起了寒颤,急急道:“金姑娘,不要误会,我是说着玩

的!”

金梦薰看了她一会,显然已看出她不是真意,这才叹声点头道:“姐姐,以后不能说这

种话了,现在请你走!”

以鬼惊艳那样武功绝伦之人,居然不敢违抗,闻言之下,立起身道:“好,我每个月都

来看你一次,大概你不拒绝吧?”

金梦薰点头道:“谢谢姐!”

鬼惊艳忽在身上拿出一件东西道:“金姑娘,这是我的令符,你收起来,如有武林人前

来捣乱,你就拿出来,谁也不敢为害你!”

金梦薰犹豫半晌才接下,可是她连看也不看就收起来。

鬼惊艳走了之后,鬼灵精也收起悲声,他怔怔的,眼睛望著崖下!

金梦薰叹声道:“不要看了,我梅哥哥不会死的!”

鬼灵精闻言一楞,跳起道:“真的?”

金梦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忽然有这种感觉,好像看到梅哥哥向我说话,似在安

慰我!”

鬼灵精闻言一冷,暗叹道:“她的神志有点不清了,这怎么办!”心中想著,鬼灵精生

怕她有变,立即顺着道:“对,恩兄不会死,姑娘,我先弄点吃的给你,吃完我就搭茅屋,

你就坐著,闭目养养神!”

金梦薰没有说话,仅点点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