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三十七章 两个锦囊之妙

作者:秋梦痕

金梦薰和她妈坐在长城上休息,鬼灵精在一端烧兔肉,当他们正吃的时候—忽然看到两

个壮年从长城东端狂奔而来,美妇一见,立即站起,等对方一近,出声问道:“二位壮士何

故慌忙?”

忽见在前一人猛的立定道:“那不是金姑娘!”

金梦薰闻言起身道:“阁下是谁?”

那壮汉急忙见礼道:“金姑娘,在下是卫士啊!”

金梦薰骇然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那人道:“姑娘,后面有两个瓦刺高手追赶在下等来了!”

美妇接口向金梦薰道:“梦儿,他们既然是自己人,那就请他们放心好了!”

金梦薰立向两卫士道:“你们不须逃了,让他们进来!”

话未改口,立见两条人影如风追到,金梦薰冷笑一声,拔出青霜宝剑,抢出截住叱道:

“瓦刺人站住!”

那是两个中年大汉,他们突见一个少女挡路,似感一怔,同声喝叱道:“妞儿,你找

死!”

金梦薰虽不知两个瓦刺人的武功高低,但她明白皇上的卫士都是好手,两个卫土既然不

敌,对方就不简单,为防有失,立即运起尚梅卿教她的龙行虎步步法,娇叱一声,挥剑攻

出。

两个瓦刺人纵身相迎,可是他们陡觉眼睛一花,立感金梦薰不见了!

金梦薰乘敌怯愕之霎,机不可失,右剑斜点,左掌横劈,双招齐下!

两个瓦刺人突觉背后有异,但已应变不及,一个被劈下城墙,另一个肩头血如泉涌!同

时发出痛哼声!

金梦薰显然是手下留情,负创伤的并不重,他已赫得魂不付体,同样窜下城墙而逃。

两卫士一见,双双大喝追出,但身刚纵起,却被金梦薰叫住迢:“二位别追了,让他们

去罢!”

两卫士不敢违抗,同身问道:“姑娘为何放他们逃走?”

金梦薰笑道:“我凭身法取巧,一举伤了他们两人,如真力斗,还真不敢言胜呢,二位

看来有点疲倦,请坐下来休息一会,我还有话请问二位。”

一个身材略高的叹声道:“姑娘,你本可杀死他们,为何手下留情呢,他们是瓦刺人的

高手,也是叛酋的卫士呀!”

金梦薰笑道:“不瞒二位,我长到这么大,还没有杀过生哩,请问二位如何在此,怎不

保护皇上?”

身材矮的卫士道:“姑娘,去年皇上得知尚千岁在九华山遇害,圣上伤心极了!居然连

江南的游兴都没有了,及至回京,又接边报,瓦刺率领十万大军攻进清水河城,皇上正伤心

尚千岁,这下悲上加怒,随於去年九月御驾亲征,现皇上御驾驻在神池,区区等是奉旨易

装,四出探听军情,不幸竟被这两个瓦刺人看出破绽。”

金梦薰闻言急忙道:“那二位快点回转神池奏明圣上,只说尚千岁未死,不久会向皇上

请安!”

两卫土大喜道:“这真是好消息,请问尚千岁现在那里?”

金梦薰道:“现在某处练功,不久就会出关,二位快走!当心马被瓦刺人截住。”

两卫土那敢再停,立即告别而去。

金母忽然向金梦薰问道:“梦儿,卫士为何称梅卿为千岁?”

金梦薰娇笑道:“娘,梅哥哥是皇上最心爱的人呀,封为神能太子呀!”

金母含笑道:“这些梅卿都没有说,为娘怎能知道呢!”

鬼灵精向金梦薰道:“姑娘,皇上亲征,恐怕有危险,瓦刺军中高手如云,明的不怕,

暗中行刺怎么办?”

金梦薰道:“御营中必有两殿总管相随,刺客岂能进犯,这一点倒可放心,不过我们办

完事后,只怕非去见驾不可了。”

金母笑道:“为娘我可不敢去,这一辈子没有看到过皇帝!”

金梦薰道:“娘,你老也真是,皇上也是人,怕什么,到时我陪娘进帐就是了,见面又

不要跪。”

金母道:“不要跪,那怎么行?”

金梦薰笑道:“皇上对武林人,不似对朝庭的文武百官,对武林只讲武林礼节,你老见

面只拱拱手就行了,绝对不会见怪的。”

金母呵呵笑道:“有这种事,那倒是真和气啊!”

三人吃完兔肉又动身,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北岳恒山,金母唤住金梦薰道:“梦儿,在此

打开梅卿的锦囊看看。”

金梦薰拿出第一个锦囊,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天目派新掌门姓祝名电疾,得了

天马图,算定他在甲子日找到鬼惊艳要报前掌门之仇,梦儿务必在前一日赶到北岳慧真洞设

法助其脱险,最好离开北岳,现鬼惊艳脱离五鬼阴教,其志可嘉。”

金梦薰看完大惊道:“天目新掌门竟得到天马图!”

金母接过一看,郑重道:“我们如何能劝她离开?”

金梦薰道:“娘,我有办法,快点去!但不知洞落何处?”

鬼灵精道:“在峰北,我带路!”

金母道:“那凭我们的轻功都要翻上大半天才能到,现在只有尽全力了。”

三人施展全身轻功,母女二人紧随鬼灵精背后,猛向山梁飞纵,就这样,竟也奔到太阳

下山才到一座崖下。

鬼灵精指着崖壁上一洞道:“那就是了!”

正在这时!忽听峭壁上有声娇喝道:“崖下是什么人?”

金梦薰闻声大喜,娇声叫道:“惊艳姐,是我啊!”

壁上人影一闪,飘飘落下一人欣然道:“是梦薰姑娘,你离开无生崖了?”

金梦薰迎上笑道:“姐姐,快来见见我娘!嗳,姐姐,你有半年没去看我了!”

鬼惊艳不知金母复生之事,上前见了礼,叫了一声伯母!接着向金梦薰道:“妹子,这

半年来,姐姐变故很大!真对不起,要来看你的心情都没有,请你见谅!”

金梦薰道:“姐姐,你为什么脱离贵教?”

鬼惊艳叹声道:“说来话长,简单说罢,姐姐在半年前发觉自己不是姓鬼,而是姓东

方,教主只是我的养父,姐姐看破五鬼阴教愈来愈邪,如再不离开,终必在彼身败名裂,好

在姐姐不管教规束缚,说走就走,只要不与该教为敌,教主绝对不会加罪。”

金梦薰道:“姐姐为何找到这北岳隐居?”

鬼惊艳叹声道:“姐姐我本来就是这山中一个孤女孩,脱离教里,不由也有故土小之

思,但这也是暂时的,姐姐自知身世如梦,将来不知作何归宿。”

金母道:“姑娘,你如不弃,老身倒想高攀你作个养女,你不觉老身不知自量嘛?”

鬼惊艳闻言戚然道:“伯母,那是艳儿之福了,请受艳儿一拜!”

金母亲自扶起道:“免礼,免礼,艳儿,老身生受了!”

金梦薰喜极大叫道:“现在你真是我的姐姐了!”

鬼灵精也拱手向她道贺道:“东方姑娘,恭喜了,并道谢姑娘救命之恩。”

东方惊艳回礼道:“可惜你那朋友伤势太重,我没有尽到力量,至今仍感惭愧。”

金母道:“艳儿,你有什么可收拾的,快点收拾随娘走!”

东方惊艳忽然道:“娘,你老带妹子此来,似是大不寻常,同时焉知艳儿在此呢,这中

间是什么一回事?”

金母道:“现在不要问,先随为娘离开此地再说!”

东方惊艳道:“艳儿身无长物,说走就走,没有什么收拾的,娘要走,那就请!”

金母生怕来不及,立即向鬼灵精道:“小空,你有什么捷径没有,快带路!”

鬼灵精会意,抢出道:“有,走大松涧!”

金母又向金梦薰道:“梦儿,快拆第二锦囊看!”

金梦薰走着打开第二锦囊,只见上面写道:“快奔神池救驾!请惊艳对付一个赤发老邪

魔,其人是罗刹的,号为‘赤发大刹’,他是行刺皇上的首领!”

金梦薰看完大惊道:“这如何来得及!”

金母看完交给东方惊艳道:“艳儿,这是梅卿要仗你的武功之故了!”

东方惊艳愕然道:“这是什么一回事,锦囊是谁写的?”

金母道:“锦囊是梅卿写的!”

东方惊艳豁然道:“尚梅卿没有死!”

金梦薰笑道:“他死了,我也不能离开无生崖,姐,妹妹相信你一定很高兴!”

东方惊艳听出她言中有因,不由面红,但由衷点点头道:“这一切经过是怎样的?”

金母接着把经过详细一说,这真使东方惊艳又惊又奇,连声道:“这是梦妹之福,不过

他那里算得这样准!”

金母道:“这连老身也觉不可思议,艳儿,希望那天目掌门祝电疾不要见到你?”

东方惊艳道:“其实天目前掌门,不是艳儿杀的,但外人不知道罢了!”

金梦薰骇然道:“在西湖,凡老辈人物都猜是姐姐杀的啊!”

东方惊艳道:“现在是辩不清的了,其实是教中‘右鬼相’杀的,也是教主第二弟子!

那次是他率领,姐姐只是监督!”

金梦薰道:“那好办,只要梅哥哥出面解释,不怕天目新掌门不相信!”

金母道:“目前还是避开好!”

东方惊艳道:“艳儿早就知道天目新掌门得到天马图,甚至知道他尚未练到出神入化,

其人根基没有打好,他要打败教主尚难办到!”

金梦薰道:“姐姐,江湖上这一年还有什麽变化没有?”

东方惊艳道:“有,以大的而言,那华山亦今非昔比了,他居然得到一部天皇神功秘

笈,现在掌握着毒王谷和轮回教,声势大得惊人,他曾要找我报复轻视他之仇!”

金梦薰骇然道:“他怎么到了这种地步?”

东方惊艳道:“他自从在无生崖受了我的气后,立志要练无上神功,他冒险脱离五鬼阴

教,但不知因何竟与毒王之女,美人蛇阴泉花勾上,毒王招他作了女婿,也放他作了第二号

毒王,自他得到天皇神功后,这东西就以高压手段收伏轮回教主作第三毒王!现在他尽量在

收罗天下牛鬼蛇神!看势要作横扫之天下计!”

金梦薰叹声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不到他竟变成一个魔鬼!这真是始料不及

的!”

东方惊艳道:“江湖愈来愈乱,我所以看不惯,只好退出武林。”

金母笑道:“孩子,娘是摆脱人世的人,可是过了十八年多,现在又回到人世来了,这

么说呢?岂非天数,最好任其自然,这样会使你心境泰然。”

东方惊艳陡有所省,怔怔的想道:“这是何等达观啊,我怎么老把事情钻牛角尖呢!弄

得啥事都相反,现在我明白了,乾娘这句话,无异顿开我的茅塞。”

当他们到了一处石径时,突见鬼灵精在前立住不进,金梦薰一见,急急上前问道:“看

到什么?”

鬼灵精轻声道:“姑娘,对岸那人是谁?”

当前不远是道山溪,溪的对面立着一个青年,距离远,金梦薰看不清楚,她急忙回身,

走近东方惊艳道:“姐,你见的人多,快去看看那是什么人?”

东方惊艳到了石径上,伸头一看,点头道:“梅卿推算如神,他真的找来了!”

金梦薰吓声道:“他就是天目新掌门祝电疾!”

东方惊艳点头道:“我不怕他,凭他尚未练成的干支武功,他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金母在后听到劝道:“孩子,不要闹意气,梅卿要你去救皇上啊!”

提起尚梅卿,东方惊艳傲气全消,立显心平气和道:“好,我听娘的话!”

金梦薰暗暗好笑道:“你那里是听娘的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