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三十八章 救驾除刺

作者:秋梦痕

对溪之人一点不注意这面,他在对溪观望一会,就向上游拔身而起,直朝峰顶冲去

鬼灵精一见,立即道:“我们可以顺着宕石过溪了,这是奔神池城的直路。”

时已进黑,四人奔出恒山脚,接着又奔了几十里,这时鬼灵精指着前面道:“长城在那

里,由此登上长城,就由城墙上直进,提高轻功,明天晚上就到了神池。”

金母焦急道:“明天晚上到,恐怕会迟了,一旦我们没有替梅卿达成任务,这个事情可

就闹大了!”

金梦薰道:“娘,我们的力量没有办法啊!”

东方惊艳忽然道:“娘,即着急,孩儿包你老在天亮前赶到!”

金母道:“那太好了,无怪梅卿锦囊要找你,他是算定你有力量呀,好,艳儿,你快先

走!”

东方惊艳道:“孩儿一人,半夜也能到,不过相信不要这样快,儿的意思要大家赶

到!”

金母道:“这如何能够,我们的轻功不可能?”

东方惊艳道:“娘,长城上很宽,请你老一手拉住妹子,一手拉住小空,儿解下丝带

来,两端由妹子和空千抓紧,中间由儿拉着,这办法可以行,你们一听我叫起时,同时提起

真气,两眼不可看地面,只紧闭着,一闻耳边有风声呼呼时,立即将真气收起,之后不要管

了,也许在四更能到!”

金母骇然道:“这是搞什么?”

金梦薰豁然道:“对了,听说姐姐的五鬼阴功比教主还强啊!”

金母大喜道:“难怪艳儿能脱该教而不受干涉,娘现在明白了!”

东方惊艳叹声道:“五鬼阴功是门半邪半正的武功,好在孩儿尚未作过亏心事,因之心

中明而不暗,不然孩儿早已坠入魔境了!”

一切弄妥当后,她先叫声道:“起!”接著吩咐闭上眼,最后她竟将三人提起空中,立

如腾云驾雾,去势如飞。

金母等不久听到身边风声狂啸,急忙把真气收起,霎时感到如身在大海中飘浮,似有什

么把身子托起一般。

经过的时间约有三个更次,这时听到东方惊艳叫声道:“看到神池城了!”

她声音一住,三人立感足踏实地,不由同时睁开眼,原来已落在一条大路上,四下一

察,长城不见了。

三人松了手,金梦薰噫声道:“前面黑黑一遍是什么?”

东方惊艳道:“是神池城,这正是四更后,刚才还听到更锣傅来当当之声。”

金母道:“大约不到一里了,我们怎么办?”

东方惊艳道:“不能再进了,提防有误会!”

金母道:“不进城,如何知道有事情发生?”

东方惊艳道:“娘,为了郑重计,孩儿一人进城去察看一下如何;这样容易避开察觉,

你老带妹子和小空去左侧林中休息,孩儿马上就回来。”

金母道:“这很好,你去罢!”

东方惊艳告别去后,金梦薰立即陪金母进入林中,但回头向鬼灵精道:“你在这里了

望,我们同样要注意敌人。”

鬼灵精看到道旁有颗高树,随即拔身纵上,四下一望,只见到东边天际已现出鱼肚白

色,其他什么也不见,忖道:“快天亮,惊艳不回就出不了城啦!”

估计距离,该处何止一里,因地势平坦之故,离城三里有馀,正在看时,忽见自一处民

家屋后纵出一个黑影,他不由一怔,再看时,那黑影竟是朝他而来!

鬼灵精提防有变,急急向林中发出暗号,口中装出猫头鹰的叫声,这是他和金梦蕙在九

华山无生崖住了一年的规定。

金梦薰在林中听到,立向金母道:“小空看到什么动静了!”

金母道:“我们不要动,再等他第二次暗号!”

这时鬼灵精忽然发出问号了,只听他在树上喝道:“那老丈请停,你是什么人?”

他看到的,是一个长发飘飘,头上罩着一顶草笠的人物,看不出面貌,且直对他的大树

而来。

对方闻声一停,抬头苍声道:“树上莫非是小鬼空哥儿!”

鬼灵精这下听出声音了,不由大喜,腾身扑去,大叫道:“钓金鳌胡老伯!”

老人见他接近郑重问道:“听说你和梦儿在无生崖,为何竟到了这里?”

鬼灵精来不及细说,立将大概情形一禀,同时道:“金伯母现在那林中,你老快去!”

老人猛地草笠一抛,喜得大叫道:“有这种奇事!”

他知道尚梅卿不但未死,且知死了十几年的师嫂竟在眼前活着,这简直使他如作梦一

般,接着高声问道:“嫂子在那里!”

金母在林中听到一切,立带金梦薰行出道:“叔叔,你还好?”

胡老人扑去一看,这时晨光熹微,看得清楚,他的师嫂竟是十八九年前那种面貌,看来

仍是三十几岁,不由连声道:“奇迹,奇迹,嫂子,上天独厚与你了!”

金母笑问道:“你哥哥呢?”

老人叹道:“师哥真苦,他自失去嫂子你的尸体后,简直成了疯人,后来又听到尚梅卿

被毒王‘天毒神针’打下无生崖,他好似一切都绝望了,好在有天外煞星,三绝书生控制

他,否则他会运功自杀,目前他们三人隐居琅琊山中,外人无人知道。”

金梦薰道:“叔叔,你们为何不到无生崖来看我?”

胡老人道:“那有不想来的,出来的第三天,我们决定去查无生潭啊,可是遇到一位老

尼姑自称仙葯神尼的,她警告我们勿去,否则对你大不利,试问谁还敢去?”

金梦薰啊声道:“原来如此啊,那老尼姑曾经治好梅哥哥的阴阳蛇毒哩,她的医理比

‘旷古葯师’还高啊!”

胡老人道:“眼前你们在此作什么?这是大军对阵之间,不宜久停!”

金母道:“叔叔,这是梅卿派来的工作!”说着向金梦薰道:“梦儿,把两个锦囊给叔

叔看。”

金梦薰摸出锦囊,双手送过去,胡老人接过一看,不由骇然道:“那孩子变成本朝开国

军师刘伯温了!”

金母道:“叔叔要去那里?”

胡老立将锦囊揣在自己怀中道:“这个没有用了,我拿到琅琊山给那几个老兄作证明,

不然他们会说我是神经病,嫂嫂,我是找寻害你的敌人而来,现在不去冒险了,等梅卿出关

再说,我马上回琅琊去了,这里有东方姑娘,用不着我这次等货,嫂嫂保重。”侧顾金梦薰

道:“梦儿,你要好好服侍娘,你爹得信后,他必日夜兼程而来,叔叔走了。”

胡老人刚走不久,忽见东方惊艳如电而回,一见金母就道:“娘,我们快走!”

金母道:“怎么样去那里?”

东方惊艳道:“皇上天亮后要去‘利民堡’,马上四百卫士,两千羽林军就会开动,儿

估计刺客会在半途下手,我们得先走!”

金母道:“我们怎么办?”

东方惊艳道:“神池到利民堡之间有个危险之地名叫‘大水口’,此处是敌人奇袭最好

的地方,我们化装民众混进大水口,先察敌情,然后看机行事,好在娘心急,不然就误了大

事啦!”

金母叹道:“没有你,急有何用,那就走罢!”

鬼灵精道:“这一路,自神池,大水口,利民堡,不霍子,老营堡、都是顺长城而走,

皇上此去,必为向贼推进!”

东方惊艳道:“你猜对了,大军现在此横长城一带,右起杀虎口,左上河曲,横截长城

之北,硬把贼兵追出长城外!”

金母道:“大军西止黄河,贼兵如绕过黄河南侵怎办?”

东方惊艳道:“娘,这是官兵的事,我们管不了这多,现在我们只作眼前事,快走!”

金母又派鬼灵精带路,乘着天未大亮,急急侧向北奔。

大水口是遍非常荒芜的地区,石山交错,丛林起伏,只有一条大道沿着长城,穿过崎岖

的岩石山隙,曲折而北,他们走到一处两崖对立峭壁千寻之地时,鬼灵精立住道:“过了这

座狭道,前面十里外就是大水口了。”

东方惊艳道:“就太阳尚未升起,我们决隐藏峭壁上去。”

金母正待拔身,耳中突然传来一声沉喝道:“下面是什么人,快点通过!”

东方惊艳暗叫不好,立向金母道:“敌人先占住两面峭壁了!”

金母道:“怎么办?”

东方惊艳道:“娘请沉着,由孩儿来应付!”

她抬头望望两面峭壁,但未发现一个人影,随即向上问道:“何方同道?我等由西疆来

的!”

壁上人道:“不管你们由什么地方来,都得快点过去,免遭杀身之祸。”

东方惊艳冷笑道:“本姑娘千里而来,好不容易择到此地有大事要办,谁也不能阻

止!”

壁上人大喝道:“你们要办什么?”

东方惊艳道:“不须半个时辰就明白了!”

壁上突然飞落两个中年大汉,其一厉声道:“你们如不快点通过狭谷,那就休怪动手

了!”

东方惊艳冷笑道:“刚好相反,你们如在此无故捣坏我等买卖,那是自寻死路。”

两大汉猛的亮出兵器吼道:“妞儿不知死活,看家伙!”

东方惊艳暗示金梦薰,挥手道:“速战速决!”

金梦薰一拔青松剑,娇叱一声,就待冲出,但未起步,忽听鬼灵精道:“这种三流货,

何必姑娘动手!”他已拔身而起,两把“仙牛耳匕”如电扑向敌人!

对方一见,看他是个小矮子,立显轻视之情,其中一个挥动长刀相迎。

鬼灵精那里把他放在眼里,脚下踏出龙行虎步,闪身反到背后,真如幽灵一般,冷笑未

完,宝刀一推,竟如探囊取物,敌人一声惨叫,霎时背上多了一条血槽,倒地滚了两滚就呜

呼哀哉了!

另外大汉一见大骇,吼声冲出,势如疯虎!

鬼灵精又待照汤抓葯,可是身尚未动,就见崖上呼呼,一连落下十二个之多,其中一个

赤发老者大喝道:“住手!”

东方惊艳一见他的头发,速向金母道:“就是他!”

金母立向鬼灵精喝道:“空儿回来!”

鬼灵精已知对方的头儿现身,立即退了回来,他一回,东方惊艳顿冲而出。

赤发老头见她替上,随亦迎出问道:“姑娘,可不通个名来?”

东方惊艳冷声道:“本姑娘姓东方名惊艳,阁下有何意见?”

赤发老者嘿嘿笑道:“姑娘此来的目的何在?假使与老夫和同,也许能联手共事。”

东方惊艳摇头道:“不管目的为何,绝难联手共事!”

老头道:“这样说,非成对立之势了?”

东方惊艳道:“最好早解决,时间不多了!”

老头道:“好极了,你胜老夫等就走,假设老夫胜了,你们速离开,他人都不必动手,

免浪费时间!”

东方惊艳闻言,拱手道:“请!”

赤发老头立向后面一挥手,喝道:“统统退下!”

他空手赤拳,一步踏进,如电劈出一掌!

东方惊艳一见,闪开冷笑道:“好一手寒冰冷焰!”

老人闻言大惊,喝问道:“丫头是何派人物?”

东方惊艳冷笑道:“耳听是虚,眼见是实,告诉不如看功夫!……”

“夫”字未完,人已闪动,一声娇叱:“倒下!”

赤发老头不明敌情,但见东方惊艳陡化五条淡影时,不由大骇道:“五鬼阴功!”

认出已迟,立感眼睛一花,身向地上仆倒!

馀敌一见大惊,齐声大吼,就待群扑!

东方惊艳向后一挥手,大叫道:“娘,攻过去!”

金母一见成功,立率金梦薰和鬼灵精迎了上去,霎时展开快攻,出手亳不留情!

敌人首领一去,心中早已胆虚,加上功力差,简直不是对手,顿时大乱,须臾之间,全

都重伤倒地!

金母一见没有走脱一个,忙向东方惊艳道:“这赤发老头怎么样了?”

东方惊艳道:“留下活的,等皇上一到献上,或问或毁,那就没有我们的事了。”

金梦薰道:“狭谷南端,似有马蹄之声,大概是开道官兵到了!”

金母道:“艳儿,为娘还是不见皇上好,你想个两全办法如何?”

东方惊艳笑道:“这个容易!”她立即由一个穿白衣的伤敌身撕下一幅白布,且以其血

在布上写道:“民妇金氏,率女东方惊艳,金梦薰,侄空千户,得尚梅卿锦囊指点前来预除

贼营刺客,现已任务完成,本当面圣请问金安,然因还有急事去,不恭之处,祈圣上龙恩见

谅,民妇金氏跪禀。”

金母一看,笑道:“很好,我们走罢,官兵进了狭谷啦!”

东方惊艳道:“娘,且慢,这批贼人如不点上穴道,也许还有脱困的希望。”

她身如飘风!闪动之下,尽将敌人点了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