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四 章 阴司屠夫遭暗算 险诈上了险诈当

作者:秋梦痕

赵老儿尚未动身,忽听另一桌上响起一位青年的声音道:“世伯,怎么着,介绍一桌不

介绍二桌,难道说,小侄高攀那位尚兄不起?”

赵老儿闻言啊声道:“真是,世伯这两天真被搞晕了,来来来,理当介绍!”

那出声的青年忽然起身道:“世伯,其实不必介绍了,那位尚兄我见过!”

尚梅卿早已看到他是王龙楼施奇掌要置孟师于死地的黄衫青年,这时间言,起身棋李

道:“兄台尊姓大名,小弟又幸会了。”

秦大庄主接着摆手道:“尚贤侄,你请坐,他名高志零,是老朽外甥!”

尚梅卿又向那青年拱手道:“兄台莫非即为‘齐鲁一龙’吗?”

那青年高志云冷声道:“不敢,“齐鲁”二字,范围太小了。”

忽听那秦丹姑娘娇声接口道:“表哥,你说他在三龙楼露了一手是吧,看他这个人文而

不雅,武又不英,连名字都不像会武功河!”那青年高志云大声笑道:“这叫作行家不露川

啊!”

尚梅卿明知二人在讥讽,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

凉州大侠关一雄生怕斗得不痛快,忙将酒杯一举,宏声笑道:“主人暂离,老朽代主人

敬诸位一杯,诸伙请!”

酒未三巡,忽见赵老儿面色沉重的走进阁中,郑重的向尚梅卿道:“老弟,四位来此之

前,是否与人动过手?”

尚枸卿淡然点头道:“晚辈在…林中,偶然看到姚兄昆仲与人打斗,其时情势不利于姚

兄昆仲,晚辈激于道义而出手,前辈认为可否?”

点苍大侠马战老人惊起问道:“老弟杀了谁?”

姚志远代答道:“钢拐弘如洗要置晚辈兄弟于死地,尚兄弟将他收拾了!”

凉州大伙关老头跳起道:“尚兄弟杀了轮回教一个堂主!”

赵老头叹声道:“现在阴司屠快前来寻尚老弟,好在我把尚老弟请到花园来了。”

突见秦大庄主苍声道:“阴司屠夫前来,我去会他!”

赵老头连声道:“秦兄,三庄主仇入是神瘤魔君,你找阴司屠夫,这会引发整个轮回

教,秦兄尚请三思而行!”只见秦二庄主伸手将其兄长按住道:“大哥,时当赵兄寿期,难

道你不考虑考虑?”

秦大庄主恨声道:“神瘤魔君杀害三弟,那是轮回教主的指示,阴司屠夫,鬼门判官,

神瘤魔君同属‘轮回三司’,我与轮回教势不两立了!”

赵老人道:“秦兄,要与轮回教翻脸,那得从长计议,该教势力,秦兄比在下更清楚,

捣翻了,不但对贵庄不利,甚至会替整个江湖引起莫大风波啊!”

秦庄主冷笑道:“赵兄放心,在下决不在阁下府上乱来。”

赵老人叹声道:“秦兄不要会错在下意思,区区紫枣庄算不了什么,赵某人绝对是站在

秦兄一而的。”

忽见那仗奉丹姑娘立起道:“爹,丹儿想到前面去看!”

秦庄主摆手道:“不可,我们离开赵伯伯府上再说。”

秦二庄主忽向赵老人人问道:“赵兄,阴司屠夫来势如何?”

赵老人道:“他只带了一个教徒前来,居然送了一分寿礼,不过他没有入席,只向东西

两厅查看,同时向在下打听一个姓尚的少年,因此之故,在下就想到尚老弟了。”尚梅卿起

身道:“赵前辈,这样,晚辈在此是瞒不了他的,迟早会找到这阁中来,与其让他发现,不

若晚辈越早离开!”赵老人急道:“老弟,你是老朽的客人,岂能叫你不终席而离去。”

尚梅卿笑道:“这不要紧,好汉不吃眼前亏,晚辈避开他不算丢大人!”

赵老人噗只道:“这也好,久间阴司屠夫心狠手辣,功深莫测,老弟能屈能伸,不算示

弱。”

尚梅卿立向双鹏和孟师道:“三位尽可放心饮酒,阴司屠夫不会找三位的。”

姚志远道:“老弟,事情是我兄弟引起的呵。”

尚梅卿忽然道:“对了,小弟忘了请问原因,那独腿老怪弘如洗,他为什么要找贤昆仲

呢?”

姚志远叹声道:“在下也莫明其妙,弘如洗在关外看到小兄曾与泰三庄主同个一段路,

所以他硬说小兄知道什么‘马儿’的消息?”

尚海卿道:“天马就是玉马了?”

赵老人摇头道:“天马是匹活马此马与凡马不同,那是一匹神马,其大不如一只猫,早

行关外,夜宿须弥,竟能日奔万里!”

在座青年闻言,莫不齐声叫起来,尚枸卿骤然问道:“这马可算今古未有之奇了,难道

与二十二利奇功有关?”

赵老夫道:“此马既为‘干支老人’所有,已属仙物、老人临终,仍不放心他费尽心血

所创的奇功,除了刻在十二玉物和太极图上之外,他竟把整部心法所写的宝书,用一片水火

不侵的天罗包扎,紧紧绑在马背上,同时留下遗嘱,说得马者即为其传人。”尚梅卿啊声

道:“难怪轮回教大事搜寻天马消息了。”

赵老人道:“得到天马行踪又有什么用,仙物非有缘者不得,想仗武力岂非作梦。”

尚梅卿立向在座老少拱手道:“诸位请宽坐,在下自知不是阴司屠夫敌手,不得不避开

他,后会有期了。”

忽听那秦庄主的外甥高志云冷声道:“尚兄可算是识机之士了!”

尚梅卿淡然笑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弟若有高兄的那分功夫,那当然不肯

逃避了。”

说完再拱手,立即闪出阁去。

那秦丹姑娘一见,忽然格格桥笑道:“这人竟是个无胆之货!”

秦大庄主沉声喝道:“丹儿太轻视人。这尚少侠既能杀死钢拐弘如洗,其武功岂是泛泛

之辈,他之所以避开一下,那是怕替赵伯伯找麻烦。”

奏丹哼声道:“我一见他就知道是个滑头家伙!”

赵老人叹声道:“侄女别小看他,此子不但智慧超人,具有非常老练的江湖经验,同时

他还有一个震动武林的大后合呢!”

秦大庄主旋然问道:“赵兄,他是什么人的传人?”

赵老人道:“秦兄,此子是个天才青年!以我所知,他竟没有师承!”

秦二庄主接口问道:“那赵兄说叫有个大后合又是什么人?”

忽听门外响起一声妇人之声道。

“二庄主,你们兄弟只知在家享福,从不远走江湖一步,近年来,武林中出现了一个非

常神秘的青年人物也不知道。”音声一住,阁门口行进一位非常美貌的中年妇人来,岂知那

泰丹姑娘一见,立即跳起叫道:ise;‘“师傅,你老人家竟到这里来了!”

赵老人、秦氏兄弟、马战老人、关一雄老侠,他们一见妇人,莫不急急起身同称道“仙

姑,大驾竟肯偿光!”

妇人微微!笑道:“赵庄主花甲之期,拜寿没有赶上,酒却喝喝的。”

赵庄主亲自让座,连声道:“仙姑驾临寒舍,真是蓬壁生辉!”

妇人坐下时,那秦二庄主郑重问道:“仙姑,你老说出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妇人不答,反问赵庄主道:“笑天先生,你见过‘旋风神龙’?在什么地方?”

赵庄之叹声道:“那是半年前了,记得是六月初三的晚上,在下走在潼关道上,偶然从

侧道上闪出——

了在下老对头‘飞天豹子’勾魂指,当在下一见之下,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两下立即

交上手,唉……”

他突长叹一声,摇摇头,接下去道:“仙姑,不是在下武功退步!而是飞天豹子竟练了

‘鬼王功’!在下接他不到百招,自问再无杭拒之力了。”

妇人点头道:“傅言飞天豹子在金山得了一都邪功,原来不是空隙来风了,之后笑天先

生给果如何?”

赵庄主道:“当飞天豹子要向在下施出煞手时,意外竟来了一个全身紫衣,蒙面奇土,

他手中只拿若一节竹棒,仍是新技找到来代兵器的,听他声音并不老,但难估计他的年纪,

他一到,就见飞天豹于吁得面色大变,同时竟跪下地去求饶道:“‘旋风神龙’大侠,这赵

笑天是在下当年旧仇,求你勿干涉”!这下,嗨,仙姑,真把在下愕住了。”

妇人笑道:“结果旋风神龙怎样处置飞天豹子?”

赵庄主道:“这个神秘人物真是威风极了,他当飞天豹子求说一完,只见他冷声叱道:

“勾魂指,你这笔旧帐算不算完?”赵庄主说着又笑起来了,接下道:“仙姑,你老说那飞

天豹子怎么说?”

妇人笑道:“他一定说算完了!”

赵庄主哈哈笑道:“没有,他只知在地上叩响头!”

秦大庄主惊奇道:“飞天豹子竟怕成那种样子!”

妇人接口道:“不怕就没有命。”

赵庄主笑道:

“后来旋风神龙大喝一声,命令的吩咐飞天豹子,叫他从此不许再找在下报仇,同时还

说,江湖上有个姓尚名叫梅卿的青年,吩咐不可惹地,否则就是他的死期到了!”妇人轻笑

道:“这服个神秘人物的武功到底如何,可说没有人道及,然而他的轻功真是绝顶,我曾见

他渡长江时脚不踏水,身子好似一国绵花,飘飘的而过!”秦丹姑娘惊叫道:“师傅没有追

查他?”

妇人笑道:“你认为师傅追得上他?”

大家边谈边饮,直至席格之际,拒料又见门口行进一个人影,这人到来未出声,他只立

在门口不动。”赵庄主一见,面色上显沉重,只见他急忙起身道:“阴兄,快请进!”

门口之人年纪很大,竟比赵庄主还老,可是他那一张尤如死人一般的凶脸,看了有点使

人毛骨悚然,只见他向合中一搞阴森的凶眼之后—这才向老一辈的拱手道:“秦庄主、关大

侠、笑天兄,啊,还有无双仙姑、真是幸会了。”

妇人坐着未动,也不回头看他,只有关、马和秦氏二老父身道:“阴兄,来而不坐,坐

而不饮,未免见外了!”

来的竟是阴司屠夫,只见他阴声笑道:“某家一来,已经煞了风景,如再坐下,那更不

知趣了!”

赵庄主接口道:“阴兄,此来并非无因吧?”

阴司屠夫嘿嘿笑道:“某在贵府内外观风辨色,深信那个姓尚的小子定必在此,可是赵

兄矢口否认—这又不知为何了!”

赵庄主哈哈大笑道:“阴兄,阁下口气好似带点与师问罪之味哩!”

阴司屠夫忽然沉声道:“赵兄,那尚小子竟敢杀死某的手下堂主,他就是本教罪人,这

种人如果被赵兄隐瞒,后果如何?想必赵兄很清楚!”

赵庄主未开日,关一雄忽然立起道:“阴兄,你已带了后果来了?”

阴司屠夫冷笑道:“关兄要看后果。”

他刚说完,突见门口黑影一闪,霎时出现一个紫衣蒙面,手中拿着一节竹筒的怪人来!

阴司屠夫的察觉快极了,他虽背对门口,但却如风扭身,可是他一见那人时,其鬼睑立

即大变,同时如临大敌的嘿嘿笑道:“旋风神龙!阁下也在赵府作客?”

紫衣蒙面人发出沉沉的声音,那如隐隐的洪钟,只见他问道:“阴司屠夫,赵家庄由你

自来自往,难道就不许可我来,来者如一定是作客,那你就坐下来。”

阴司屠夫嘿嘿笑道:“在下来此是找一个人。”

紫衣人沉击道:“我来是找你!”

阴司屠使问言一退,立即紧张万分!

只见紫衣人冷声道:“你不是我的敌手,同时我也不在赵家庄杀你,不过请你带个信给

你教主,叫他作准备,我迟早要会他的!”

阴司屠夫嘿嘿笑道:“只要阁下自问有那个胆,轮回教总坛随时候驾!”

紫衣人点头道:“那就再见了!”

他说完转身,霎时失去影子,阴司层佚忽向赵庄主拱手道:“赵兄,打搅了。咱们后会

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