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四十五章 查仇万里入南疆

作者:秋梦痕

祝电疾冷笑道:“你管不着?”

尚梅卿笑道:“祝兄,你错了,在下不是要你干支秘笈,这东西是云中老人的,现在他

的女儿也来了,这女人也就是你的妻子,甚至她还把你的亲生儿子带来了!”

祝电疾大声道:“我没有妻子!”

尚梅卿摇头道:“祝兄,你无能狡辩了,事实上你的干支神功都不全,每一套东西你都

少了一招最精华的!现在这二十二招最精华的口诀招式图就在在下手中!”

祝电疾闻言一怔,大声道:“你说谎?”

尚梅卿笑道:“我不和你多说了,摆在眼前只有两条路给你走,第一,你把秘笈交出

来,第二,你放弃了天目掌门而为云中门继承人,除此你就是死路!”

祝电疾无法狡辩,只有低头认过,可是他不愿放弃天目掌门!只肯交出秘笈。

尚梅卿本当毁他武功,但不忍下手,只警告他不能再找郑大嫂报复才放他自去。

事情一完,尚梅卿即告别离店,他带着东方惊艳和金梦薰以及两童去会众老,同时把干

支秘笈交与郑大嫂,叫她细心抚养儿子成人,日后那孩子就是云中门的继承人了。

祝电疾被放后必有不甘,他会齐天目全派之后,吩咐一个长老率领派中弟子回转天目

山,自己只带四个长老向南海而行,四长老不明他的企图,其中一个向他问道:“掌门人,

我们去那里?”

祝电疾阴笑道:“旋风神友夺了我的秘笈,此仇不能不报!”

那长老道:“他现在势力雄厚,我们如何能报仇?”

祝电疾道:“他那点势力算什么,我有办法对付他!”

那个长老怀疑道:“掌门凭什么对付他?”

祝电疾道:“海外有个散仙派,名叫白骨门,这一派中人物全是半仙之流?有的已与我

有交往!”

那长老大惊道:“白骨门是邪教!”

祝电疾道:“不,这个白骨门是散仙派,绝对不是数百年前的白骨教,他们崇拜长生不

老之术,现在已有高手到中原来查听武林动静,蓄势有所野心!”

那长老道:“这事千万不可走漏消息,当心旋风神龙追来问罪。”

祝电疾道:“大长老请单独跑趟毒王谷,见了毒王,告诉他旋风神龙未死!同时叫他提

防。”

那长老道:“这是为什么?”

祝电疾道:“旋风神龙就是神龙太子尚梅卿,他曾被毒王以天毒神针打下九华山的无生

崖,这小子不但未死,甚至在什么地方得了奇遇,毒王一听到这消息,他必想尽办法去斗旋

风神龙,这样一来,旋风神龙就无暇注意我的行动了。”

那长老道:“毒王肯听本座之言?”

祝电疾道:“江湖上有消息传出,毒王本来就是白骨门中第二人物,他以毒王之号到中

原打基础,他如知道我去了白骨岛,一定信而不疑,甚至会把你看为上宾!”

另一长老道:“这个白骨门为何不忌其名称不雅?”

祝电疾道:“二长老还有疑问不成?这个白骨门是能活死人肉白骨之意,他们真正能驱

死人而使白骨呀!”

那长老道:“这更似五百年前白骨教了!”

祝电疾道:“似又怎么样,我们在报仇,在夺回秘笈,甚至要把天目派领袖中原武林,

一切你们都不必过问,本掌门自有整套策略。”

那两个长老不再开口,大长老则分手向侧面奔去,可是面有忧色,转了一弯,不见祝电

疾时,他立住长长叹口气,自言自语道:“天目派毁灭不远了!”

时为五月初,这是一个早晨,忽由湖南华容道上现出一批人,那是两个青年,两个女

子,还有两个小童,他们行得不急不徐,及至中午,一行到了洞庭湖边,为首青年向身材矮

小的青年道:“小空,你是十龙之一了,今后要随他们行动才行?”

原来他们是尚梅卿、鬼灵精、东方惊艳、金梦薰、以及两童飞凤和雪鸿!只听鬼灵精

道:“不,我要侍候恩兄,和两位嫂嫂!”

尚梅卿笑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去找洞庭帮帮主”射星剑“唐齐云前来,我有

事要问他!”

鬼灵精道:“那不如去君山?”

尚梅卿道:“去了他们会大忙,我不愿打扰人家。”

鬼灵精走了之后,东方惊艳问道:“找射星剑唐齐云干什么?”

尚梅卿道:“连众老都不知道毒王谷在什么地方,只看唐齐云知不知道,他的耳目多,

也许能打听到!”

金梦薰道:“我爹和众老不是要去查?”

尚梅卿笑道:“我故意请众老去北方查,那是怕他们有危险,其实我猜想毒王谷在南

方!”

飞凤道:“也许在海上某岛屿上呢?”

尚梅卿摇头道:“不,毒王来自海上是无疑,他不会把基地再落海上。”

五个人停在湖边石上,一直等了半天,这才看到鬼灵精急急奔回,可是他的面色有异,

只见他一到就大叫道:

“恩兄,洞庭帮出了大事了!”

尚梅卿急问道:“什么事?”

鬼灵精道:“帮主射星剑唐齐云,竟在上月失踪了!”

尚梅卿道:“是怎么失踪的?”

鬼灵精道:“洞庭帮於年前十二月与鄱阳帮连接,两帮合股了!”

尚梅卿道:“我没有问你这些。”

鬼灵精道:“原来是於今年元月又与南海帮,再合股,三帮徒为兄弟,共造三艘大游

船,每帮帮主各亲率高手三十名,於二月中出海,企图不明,但知是向正南航去,此后再无

消息了!”

尚梅卿郑重道:“他们有什么企图,为何毫无消息?”

鬼灵精道:“三月份,三帮副帮主恐防有失,又各率高手数十名,这次去了四号大船,

可是仍无消息回来!”

飞凤接着向尚梅卿道:“师傅,练气门、永生门、白骨门、亡命岛都在南海之内,莫非

出了意外了。”

尚梅卿道:“你玄冥门在那里?”

飞凤道:“我玄冥门与金丹门也在南海,但距离这这四门远,同时也不会变质!”

雪鸿道:“师傅,我们到沿海一带走走如何?也许两种消息都可得到哩!”

尚梅卿道:“沿海只能听到海上消息,为师家仇至今未报,现在必须了却私仇才替朋友

出力。”

金梦薰道:“现在向什么地方去?”

尚梅卿道:“先沿沅江而上,查查贵州广西各地苗区大山。”

东方惊艳道:“天下名川大山,没有比我走得更多的了,我对毒王谷尚无半点耳闻,试

问你凭自己去找谈何容易?”

尚梅卿道:“我也知道困难,但我非尽力而为不可,毒王谷在地图上是没有名的,这是

毒王自己起的,不过我想那是非常幽秘和奇险之区,我能找到他!”

金梦薰道:“报仇大事,你出无生潭时,为何不叫守护使者替你推算一下?”

尚梅卿道:“你不知道守护使者的怪脾气,只有他向我交代的事,没有我向他请求的

事。”

鬼灵精道:“那留下记号给九龙,我和大嫂子领路向西南查进。”

尚梅卿道:“走尽天涯海角,九龙也不会找不到我们,这点我非常有信心。”

他们不记日子,过了几天,忽见鬼灵精回头道:“前面是辰龙关了?”

尚梅卿道:“时间不晚,讲什么?”

鬼灵精道:“大嫂子要落界亭驿,问你同不同意?”

尚梅卿道:

“到了湘贵边界再慢慢走,现在日夜不分。”

金梦薰道:“不,我与姐姐不能走夜路了。”

尚梅卿惊问道:“为什么?”

金梦薰道:“你是个大傻瓜!”她向尚梅卿递个眼色,右手向自己的肚子点了一点!

尚梅卿一见惊喜道:“同时都有了?”

金梦薰呸声道:“你还要打锣?”

尚梅卿急向鬼灵精道:“你去告诉大嫂子,说从此不走夜路了?”

鬼灵精已看出金梦薰的名堂,急向两小道:“你们也跟我走!”

两小跟上问道:“有什么事?”

鬼灵精轻声道:“小傻瓜,你两位师娘都有孕啦!今后我们要领路了!”

雪鸿回头一看,只见尚梅卿落后很远了,这才跳起笑道:“那太好了!”

当他们进入辰龙关时,忽见东方惊艳迎上问道:“怎么样?”

鬼灵精道:“决定在界亭驿过夜了。”

东方惊艳道:“我倒想赶夜路了?”

鬼发精问道:

“为什么?”

东方惊艳道:“今晚界亭驿太乱了?”

鬼灵精骇然道:“有什么事?”

东方惊艳道:“刚才由关内开出一队铁甲骑士,足有五百,还有将军,他们拥护着几乘

官轿,打听是在界亭驿的,我们一去,只怕连客栈也没有了。”

鬼灵精道:“那不碍事,他们有驿站,我们住客栈!”

东方惊艳道:“晚上一定要查店啊,我们虽不怕,但却不安静。”

鬼灵精哈哈大笑道:“恩兄是太子,谁敢来打扰?不过恩兄不肯露出身份倒是真的。”

黄昏未到即进界亭驿,一看原来是座大镇,街道交错,不下小城,往来客商拥挤不堪,

东方惊艳一看不远有座客栈,立即吩咐鬼灵精道:“就在这家罢,你去定房间,看有后院没

有?”

鬼灵精道:“嫂嫂不进去。”

东方惊艳道:“如无后院就另找一家!”

鬼灵精进店之际,尚梅卿和金梦薰已赶到,她向金梦薰问道:“妹子为何走得这样

快?”

金梦薰笑道:“梅哥哥急着要问你!”

东方别艳轻笑道:“一定是妹子露了口风!”

尚梅卿笑道:

“今晚上要明白,看那个在先,那个是男的!”

东方惊艳羞他道:“不害燥,这是什么地方,还有两个徒弟在身边哩!”

尚梅卿笑道:“小空呢?”

东方惊艳道:“有后院没有,我们不住后院不行!驿站有很多官兵。”

尚梅卿笑道:“有官兵怕什么?我要他让出驿站来。”

东方惊艳道:“今天晚上还有事情发生,我们要查查看,驿站中居然来了不少不明来历

的武林人,你难道没有注意?”

尚梅卿道:“这一方的江湖上,男女老少,没有不会武功的,形势与北方不同,武林中

的事情,到处都有发生,你能注意得这么多?”

东方惊艳道:“你要查自己的事,那就要多留心,人家背上没有背着字!”

尚梅卿笑道:“我们要查的,绝对不会在这种地方出现。”

金梦薰道:“姐姐的意是找朱丝马迹,今晚非留心不可。”

鬼灵精在店门内叫道:“有后院,大家进来罢,全租下来了。”

尚梅卿回头向两小道:“凤儿和鸿儿把箫剑藏入衣底,你们到处走走看,查明回来向我

说。”

镇中客栈与他处不同,大客栈的院深入四进,真是清静得尤如经堂,连店家都非请示不

敢乱进。

尚梅卿到了里面,先吩咐鬼灵精带两小住第三进上房,然后二女洗漱吃饭。

两小直到上灯才回来,飞凤直扑后院向尚梅卿禀道:“师傅,镇里镇外来了不少西南边

境武林,还有各苗区的不明高手,但不知他们有何企图?”

尚梅卿道:“那一定有什么事故,你们和空叔去吃饭,晚上为师自己去查。”

飞凤退出之后,东方惊艳道:“莫非与官兵有关?”

尚梅卿道:“武林人与几百官兵有什么关系?”

东方惊艳道:“本朝的铁甲骑兵不容易派出来,那是官兵中的精粹,这种骑兵一动!每

每必有骁将统率,莫非交趾之乱又起了?”

尚梅卿道:“交趾已求降,无力再犯边境,皇上正在征讨瓦刺,这事真不解?”

东方惊艳道:“南疆连年兵荒马乱,民不安居,也许朝庭派出大员巡抚边境,我们查探

一下就明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