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四十七章 古观乍见骷髅头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拿出一个龙图银牌向驼老人一亮,哈哈笑道:“他们接了我的银龙令,别人请不

动的!”

驼老人跳起大叫道:“少主巳结识他们了?”

尚梅卿笑道:“现在还不知他们是否即十三大杰,假设是的话,他们已是我的手下

了!”

他话未说完,突闻屋上有人哈哈大笑道:“铁不花大哥,我们十三人全在这里了!”

驼老人闻言大叫道:“你们都入中原了?”

忽见门口闪进一人,他手举银龙令,向尚梅卿报道:“今主,神龙一号参见!”

尚梅卿拱手道:“兄弟请坐,快见过巡抚大人!”

那人蒙着面,立向巡抚见礼道:“草民给大人请安!”

老官呵呵笑道:“不敢!有千岁在,下官何敢当。”

尚梅卿笑道:“大人,你是朝庭命官,该当尊敬的。”他又向那蒙面人道:“兄弟,你

现在必有事?”

蒙面人道:“令主大哥,请你再发四牌令符如何?”

尚梅卿立即拿出四面银牌笑道:“现在要请诸位替我查件事情了。”

蒙面人道:“大哥不说、我们也知道了,同时已查出轮回教和毒谷的秘密!”

尚梅卿大喜道:“什么秘密?”

蒙面人道:“毒谷在云贵边区的丹霞山,轮回教却在热河的云雾山,他们名虽合并,实

际上分为两地,其原因不知何在?”

尚梅卿道:“热河的云雾山之北,不是有个猪头山?”

蒙面人道:“正是,不知令主先向那里下手?”

尚梅卿道:“先扫近处,此去云贵边区近,问题是要等我到才动手。”

蒙面人道:“当然要大哥到了才动手。”

尚梅卿急向驼老人道:“老爹,你们师徒仍随巡抚走,南疆事了,你们就动身北上,皇

上现在北疆,毒谷不要你们去。”

驼老人道:“少主当心毒王还有后台!”

尚梅卿道:“白骨门、永生门,炼气门、金丹门都是我要会的对手,谁要卷进漩涡,谁

就是我的敌人,告别了。”

巡抚起身边道:“千岁,客栈不方使吧?”

尚梅卿道:“大人请留步,我乃江湖人,随处都可安身。”

他带着蒙面人告别之后,到了驿厅外面又向蒙面人道:“兄弟,你请便?到了丹霞山再

见。”

蒙面人道:“令主,今晚看到两个非常高手在附近打闹,一个施的是‘无休掌’,一个

施的是‘天皇指’,后来他们各露一手后就停止了。”

尚梅卿问道:“这两人的年纪如何?”

蒙面人道:“看不见,他们也是蒙面的。”

尚梅卿道:“你既识得他们的武功,当然知道武功的来路了?”

蒙面人道:“不,兄弟既不识,也不知来历,那是他们动手时互相叫出的。”

尚梅卿道:“旋转不休连环不绝的就是无休掌,四指成方,拇指内藏,那是天皇指,凡

练成这功夫的人,其功力不在你们之下,今后遇上多加小心,那施天皇指的我已明白他是谁

了,此人一现,你们须要两个对付。”

蒙面人道:“他是谁?”

尚梅卿道:“他是毒王的女婿,名叫华山,千万不可轻敌。”

蒙面人应声道:“兄弟知道了!”

尚梅卿摆手道:“你去罢,把话通知众兄弟,也叫他们小心一点。”

尚梅卿回到客栈,见了二女两童和鬼灵精,立将遇到老仆的事说了一番,他高兴的又

道:“他变老多了,我已不认识,那会虬龙指的竟是他的徒弟。”

东方惊艳道:“那巡抚未带办案之人?”

尚梅卿道:“我没问,大概有,但绝对没有武功特殊之人。”

金梦薰道:“我们明天向西南走?”

尚梅卿道:“不到天亮就走,你和姐姐快休息,我准备半个月的时间赶到丹霞山下,希

望沿途没有事情。”

一夜过去了,天刚亮,尚梅卿就唤店家开饭,店家早已得到交代,一切都准备好了,客

人要,他们就送上来。

吃过饭,一行悄悄的离开了界亭驿,一直就向西南方面前进,为了赶路,尚梅卿催促大

家提起轻功,虽不是施展全力,但比骏马还要快。

到了近午时间,鬼灵精向尚梅卿道:“恩兄,前面是芙蓉关了,进不进关落店?”

尚梅卿道:“你与飞凤进去买吃的,今天要赶过沅陵,我们由左面小道前进,不再耽搁

了。”

鬼灵精闻言,立向飞凤一招手,叫道:“小凤,那快点!”

尚梅卿看到二人走后,回头向东方惊艳道:“沅陵即辰州府治,为排教的发源地,属道

教之一支,数百年前,为中原各派所逼迫,直至今日才抬起头来,他们的教主我认识,为人

非常正派,现在已废除符咒治病等邪说了,专在武功上下工夫,这次我要去看看他!”

东方惊艳道:“这人是个道人?”

尚梅卿点头道:“名叫松柏真人,他的势力在湘西一带,非常可观、他掌管排教还不到

五年,门人个个守法。”

金梦薰道:“他住在哪里?”

尚梅卿道:“他怕中原各派仍起忌视,不敢公开立教,现住一座大古观之内。”

正午时,忽听后面响起鬼灵精的声大叫道:“快停止,东西买到了!”

道旁有一农家,尚梅卿立向农家走近,见一中年农民笑着拱手道:“大叔?何否借府上

休息休息?”

中年农人客气道:“客,请进,这里经常有来往客人光临啊!”

尚梅卿看到屋中桌椅整洁,於是就大家进屋休息,鬼灵精和飞凤一到,同时农妇人又送

上一大壶茶,正好进食。

吃完了,飞凤轻声道:“师傅,我和空叔看到不少可疑人物在芙蓉关出来。”

尚梅卿道:“什么样的人?”

鬼灵精接口道:“第一批是五个中年,三个老人,第二批是五个青年和五个少女,他们

一个个面带寒霜,既不交谈,也不走大道,出关后就向西面小道上去。”

尚梅卿道:“西南武林大多,这不为奇,至于他们面色严肃,其中必有事故发生了。”

鬼灵精道:“我们今晚落脚沅陵?”

尚梅卿道:“本来打算是的,但现在改变了,天色已不早,再走三十里就停止了。”

飞凤道:“有了落店之处?”

尚梅卿点头道:“有了,我们走罢!”

一齐动身奔小路,走到日落西山时,前途现出一座山,只见林深石奇,耳听钟声悠扬,

尚梅卿叹声道:“出家人多么自在!”

东方惊艳道:“梅卿,大仇洗雪后,我们就归隐罢。”

尚梅卿叹道:“归隐二字说来容易,实不简单,我们希望如此。”

忽然自左右林中闪出四个青年人来问道:“诸位是什么人?”

尚梅卿一看,都是二十岁左右的英俊人物,一个个神气十足,不由忖道:“都是青年好

手!”立接道:“请问四位,这里可有位松柏真人?在下由远道经此,意慾拜见一番,希望

见告。”

左手一个青年问道:“阁下高姓大名?”

尚梅卿道:“在下尚梅卿,是松柏真人的朋友!”

那青年忙向同伴道:“诸师弟那个去禀掌门人?”

一个青年立即道:“大师哥我去。”

先说话的点点头,又向尚梅卿道:“朋友,请在前面林中稍停一会如何?”

尚梅卿笑道:“原来诸位是松柏道长的高足!”

那青年道:“不敢,近日敝观有事,不然不会待慢阁下。”

进林不久,忽听山上响起一声哈哈大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尚施主在那

里?”

音落人到,林中接着出现一位相貌清奇,五流长髯的中年道人来!

尚梅卿一见迎上,朗声笑道:“两年不见,道长无恙乎?”

道人大笑道:“死到临头,天降神人,敝派有救了,施主真是来得及时之至。”

尚梅卿言,愕然道:“道长,这是什么意思?”

道人叹道:“施主请,到了敝观再说!”

他立向三青年喝道:“你们还发什么愕?还不快去吩咐备酒替大侠接风!”

三青年有点其明其妙,闻喝只有应是,转身就向山上奔!

尚梅卿笑向道人道:“道长!观里不忌荤?”

道人大笑道:“排教不禁五荤,这点请大侠见谅!”

尚梅卿大笑道:“这对在下有利,乐得叨扰了。”

上山之际,尚梅卿即将自己人介绍一番,道人听到大喜道:“恭喜恭喜,大侠真有福

气。”

不久进入道观,尚梅卿突见三清神像之前的香案上放着一件东西,看来十分碍眼,不由

问道:“道长,不怕你见怪,在下从来未见道观中供奉骷髅头的,难道贵教又恢复五百年前

那种古古怪怪的门道了?”

道人叹道:“大侠!排教自从贫道掌门以来,再也不会走入邪说之途了。”

尚梅卿骇然问道:“那人头骨是什么意思?”

道人又叹道:“施主,这是贫道大劫到了,三日前有个女子送来那个人头骨,说在三日

之内来取符咒秘宝!如敢不献,誓号敝教!”

尚梅卿大笑道:“道长不是已将古传符咒之秘给焚了?”

道人点头道:“贫道发誓复兴敞教,废除一切不正之功,可没想到,现贫道已召集全教

高手,决心与他一拼了。”

飞凤忽向尚梅卿道:“师傅,这人头骨必为白骨门的令符!”

尚梅卿点点头,急向道人道:“道长,派人把头骨搬到外面去,上浇秽物,同时,吩咐

所有门人弟子回来观中”

遣人螫问道:“大侠,这是为何?”

尚梅卿笑道:“叫贵派门人回来!是怕被邪门暗算,人头骨浇秽物,那是侮辱他!”

道人道:“这邪门就是从前的白骨教?”

尚梅卿道:“差不多,也许更邪!”

道人大惊道:“那敝教如何抗拒?”

尚梅卿正色道:“要兴排教,就在这一举了,我助你打败白骨教,以这次声威,不怕不

使中原各派闻名悚然!”

道人闻言大喜,立即吩咐弟子照办,自己则请尚梅卿诸人到静室,大事招待一番。

在喝酒之际,雪鸿忽向尚梅卿道:“师傅,白骨门能使骷髅阵啊,今天晚上必有骷髅出

现。”

尚梅卿笑道:“左道旁门,那只能吓吓普通武林,今天晚上叫他们看看真功夫!”

东方惊艳道:“这一门中必有非常高手,梅卿,你不可大意。”

尚梅卿大笑道:“希望他们有高手前来,不然你们何能看到我亲自动手。”

正说话间,忽见一位青年进来禀道:“尚大侠,观外有个蒙面人要见大侠!”

尚梅卿道:“领他进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