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四十九章 白骨令主

作者:秋梦痕

东方惊艳听说施天皇指的不是华山,不由疑问道:“刚才这人会不会是华山伪装的白骨

门少令主?”

尚梅卿道:“华山的个子高,这人矮一点,同时他的声音也不像华山,华山声朗,这人

声浊!”

金梦薰道:“梅哥哥,你说他们今夜不来了,怎么又来了呢?”

尚梅卿笑道:“大概是他们发现骷髅阵毫无回音之故,所以前来查看,现在不会来了,

连明天也不会来了。”

金梦薰道:“刚才那人怎么样了?”

尚梅卿道:“我施金刚神力震散他的内功,起码练上一月才能复元。”

老道问道:“那十三位施主不来了?”

尚梅卿道:“他们内功深厚,越练越起劲,进步神速,天也亮了,他们不来了。”

东边现出曙光,老道又要摆酒菜,但被尚梅卿阻止了,他只叫准备干粮,等到日上三竿

动身了。

恰在尚梅卿向松柏道人告别之际,忽见山下奔上一个青年来,他边奔边大声道:“师

傅,凤凰庄的师弟被人杀死了!”

老道闻言大惊,急问道:“侯信被什么人杀了?”

那青年道:“他在四十溪镇遇到梵静山一个和尚,和尚受伤很重,已死了,不知和尚在

断气前交了一件什么东西给侯师弟,不久就有几个不明来历的武林人在后追踪,追到离凤凰

庄不远时被杀。”

老道戚然道:“谁看到?”

青年道:“有个江湖老尼在暗中看到,她告诉我时,似亦负了伤!”

老道立向尚梅卿道:“梵静山贝叶大师,与贫道有深交,施主,小徒死不足惜,但梵静

山一定出了大事,求施主顺道去看看如何?”

尚梅卿点头道:“梵静山在下虽未去过,但听闻贝叶大师是个有道高僧,就不顺路,我

也应该去一趟,可是道长这面最好把徒众隐藏起来,同时此观暂勿住,等到在下对付过白骨

门事后再通知道长开山立教。”

老道连声道:“一切听候施主安排,贫道无不遵命。”

尚梅卿道:“那就再见了。”

下了山,走不到五里又是大道,这天黄昏到了芷江城。

当进城之际,忽由人群中挤上一个青年向尚梅卿轻声道:“大哥,一路上现身不少形迹

飘忽,举止古怪的神秘人物,你不怕,但请嫂嫂和侄儿们当心一点!”

尚梅卿道:“你们都进城了?”

靠近的是神龙三号,他示意道:“全到了,一号和五号在前面,其余的都在后面。”

尚梅卿道:“今晚都落在一家店子里,我有话吩咐。”

三号点点头,转身又挤进人群去了。

上了大街,尚梅卿挑了一家大客栈,他把第三进的大后院都包下来,不久,十三人也到

了,他们也住进后院两侧,这是尚梅卿向店家打过招呼的。

吃饭时,开了三桌,尚梅卿当着着十三人郑重道:“你们发现不少神秘人物,我也看到

了,从今晚开始,你们不可脱离我半里外,同时我要独自查探一下,看看是些什么来历的人

物。”

一号站起道:“大哥,你一个人行动会使大家失去中心,同时二嫂与两侄和十四号也失

去保护。”

尚梅卿道:“我不会离开太久呀。”

一号道:“这很难说,江湖上的事,往往不可自主。”

尚梅卿道:“你的意思呢?”

一号道:“我随大哥走,其余的由二号作主,大家护着嫂嫂他们。”

尚梅卿点头道:“这样也好,吃了饭,我们就出动,先查城中和郊外,想必能查出一点

动静。”

刚刚吃饭,忽见一个伙计走进,他神色慌张的向侍候后院的伙计急急道:“老伍,不得

了,老板忽然倒地死去了。”

侍候后院伙计闻言大惊,跳起道:“什么?老板身体很健啊,怎么会忽然倒地死去?”

那伙计道:“是有原因的,你快出去。”

姓伍的伙计急问道:“什么原因?”

那伙计道:“事起一个老人,他进店就向老板要后院,老板说已包出去了,那老人不

理,真凶,竟向后院跑,老板横身拦阻,不知怎的,竟倒地不起了。”

尚梅卿接口问道:“那老人呢?”

那伙计道:“老人一看老板倒下,他也不再进来,转身就出店去了,客!我们可不可以

报官?”

尚梅卿道:“慢点,我去看看你们老板再说,不过我得再问一声,那老人是个什么样

子?”

那伙计道:“生得很凶,背上有剑,最容易认的是他一口如锯的牙齿,颗颗尖锐突

出。”

尚梅卿立向一号道:“你去看看老板,不是被点穴,就是施了邪功。”

那伙计领着一号去了一会,岂知他又单独回来叫道:“那位是尚公子,刚才的公子要请

尚公子快去。”

尚梅卿道:“我就是,有什么问题?”

伙计道:“那位公子没有说为什么,可是他看了老板一下就急急吩咐小的来请你老。”

尚梅卿回头对大家道:“一定发现老板身上有古怪了。”

他急急随着伙计出去,一到前面,只见不少客人在围观,同时看一号迎着道:“大哥,

老板胸前衣服有个小洞,我查看之下,发现一粒白色小骨粒穿过衣服深入胸脯约一粒米深!

现在请大哥看看这白骨是什么?”

尚梅卿从他手中接过一粒比芝麻还小的白粒一看,立显愤慨道:“这是‘寒晶阴骨

粒’,为邪门最阴险的暗器,这老板何罪,此人竟下这阴毒的手段!”

一号道:“大哥,那老人必为白骨门中一流人物!”

尚梅卿蹲到老板身旁一看,立叫道:“他心脏未寒,还有救!”说着一掌按下。

不一会,老板全身热气腾起,几乎把全身都笼罩了,热气散后,尚梅卿立起向伙计们

道:“你们快把老板抬进房去,他死不了,醒来时喂一碗姜汤,休息一夜就无事了。”

说完,拉着一号回到后院,坐下立向大家道:“今后大家小心,邪门特殊人物现身

了。”

他说完示意一号道:“我们走!”

二号一见两人出去,即向东方惊艳道:“大嫂,夜晚醒着点!我们兄弟会轮班守夜。”

东方惊艳笑道:“大家在一块,相信没有事,叔叔放心。”

二号回头向三号道:“周老三,第一班我开始,你和他们去休息。”

吩咐后,他由后院天井跃上房去,抬头一看,天虽全黑,但未起更,街上仍很热闹。

小镇其实不小,估计店铺足有几千户,不过二号一眼仍能看到郊外,这时他巡查最后房

上,耳听一个女子在房中说话道:“爹,今天如不是那位尚公于,你老真危险,快把姜汤喝

下,尚公子说,过了今夜就会好的!”

二号忖道:“下面是老板的住处,说话的是他女儿!”

他本想由瓦缝向下探看老板的情形,但忽见后郊一座小山出现了人影,不由一惊,注目

一会,岂知他突然翻身,一闪回落天井,同时急唤道:“周老三,快来!”

其他的人都未睡,他们先得打坐一番才躺着睡,三号闻声走出,忙问道:“二号什么

事?”

二号道:“有两个家伙捉住一个老尼姑向一座山上押去,你快带剑带面罩跟我去,守班

由丁老四接。”

三号道:“大哥不在,我们怎好离开?”

二号道:“你怕两位嫂嫂和两侄有失嘛?放心,两嫂已是超等高手了,两侄根本不下我

们。”

三号道:“二哥,你真大意,难道我还看不出,问题是两嫂的肚子啊!”

二号惊奇道:“肚子怎么样?”

三号轻笑道:“老二,你真糊涂,飞凤暗中告诉我,两嫂怀孕了,有事不能打斗!”

二号啊声道:“这也不要紧,我们就回来,看看那两个家伙是什么路子,他们为什么要

捉尼姑?”

三号想到要救人,立即回房交代四号,自己带好东西出来,说声:“走!”

二人又翻上屋去,接着全力追出。

二号追到山下不见人影,紧紧问道:“在那里?”

三号吁声道:“吁,轻声点,他们上山去了,我们追上去,不可现身,暗暗窥伺,看看

有什么鬼?”

二人又向山上悄悄追去,到了山顶,只见全是乱石,但已看到石堆里坐着两个中年人

物,一个竟在大声喝道:“法华老尼姑,你如不把真情说出,今晚就叫你去见如来佛!”

尼姑也许被缚倒地,但听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二位施主,贫尼确未见到侯信施

主!叫贫尼如何说啊,侯施主之死,贫尼一点不知情。”

左面坐的中年吼叫道:“臭尼姑,你听说有人最高兴干*女没有,你虽老了,哈哈,还

是原封货哩,如再不说实话,那嘛!哈哈,大爷今晚可要与你耍子啦,准备消受罢。”

地上尼姑闻言,连声念佛道:“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可以杀了贫尼,千万勿作伤天害

理之事,贫尼已不久于人世了。”

右面中年叱道:“臭尼姑,侯信得了梵静山漏网和尚藏剑图,他逃到凤凰城外就被我们

的人追上了,可是杀了侯信不见图,嘿嘿,那天只有你与侯信见过面,该图一定又由侯信交

给你了!”

老尼没有说话,左面中年突然大喝一声,飞起一脚,竟把老尼跌了一滚,同时听到老尼

闷声叫出。

二号不料那中年竟有这一手,忍不住,跳出叱道:“谁敢在此胡为!”

两个中年一看来了外人,同时拔剑迎上。

二号冷笑一声,双掌齐发,蓬蓬两声,出其不意,立将两个中年打出丈外,三号也不待

慢,闪出一人一剑,顿将两个中年斩死在地。

二号一见叫道:“老三,勿杀他,留下问来历!”

出声已迟,三号已插剑回鞘了,只见他走到老尼身边道:“是白骨门的,我已看清,问

什么?”

他接着替老尼松了缚,轻声问道:“师太,伤得不重嘛?”

老尼被放,可是坐不起来,听她叹口气道:“二位施主,刚才一脚,贫尼不要紧,原因

是贪尼早已负了严重内伤,这口气本当早断了,然因要事未了,故而拼命提住真气苟延残

喘。”

二号行近问道:“师大,有什么事要办?”

老尼问道:“二位施主可肯说出来历?”

三号接道:“晚辈等是旋风神龙的兄弟,你老放心,绝对不是坏人。”

老尼点头道:“二位施主一到,贫尼就知是正派侠士,不瞒二位,贫尼就是为了要找神

龙大快而与死挣扎,现在好了……”

她由身上衣角处,摸出一颗纸团,交与二号道:“请将这纸团交与神龙大侠,请他火速

去找寻‘血光匕’,该匕是邪门至宝,尤其不能落到白骨门令主之手,否财必为害天下无数

善良!”

二号接过问道:“这是藏宝图?”

老尼摇头道:“藏宝图被贫尼藏在金鸡山,该山在梵静山之西,凤凰城之南,这是贫尼

绘的地点,神龙大侠一见这纸图就明白了。”

三号问道:“血光匕为何是邪门至宝?”

老尼道:“该匕本为天魔匕,后落在白骨教主之手,当年正派围扫白骨教,正直该教主

闭关,否则正派必大遭屠杀,白骨教主出关时,该教已所存无几,白骨教主一看大势已去,

他就又作久远之策,隐去授徒,目前白骨门令主是第七代教主,但在第四代时,血光匕竟不

翼而飞,后被梵静山老和尚得到,秘藏至今,现消息外露,白骨门大举出动,竟把那梵静山

僧众诛灭无余,仅仅逃出一位烧火僧,这烧火僧早奉密命,带着宝图逃亡,后遇排教弟子侯

信……”

她已说得气促不继,良久又道:“以后……”话未完,她已不再出声了!

二号大惊,急叫道:“师太,后来怎样?”

三号叹声道:“二哥,别叫了,师太断气了!”

二号焦急道:“她还未说完,快,点她一指!”

三号道:“没有用了,未说完的我已明白!”他立即把老尼就地给埋了,事完向三号

道:“这里不妥,我们快回去!”

二人刚下山,突见一个老人迎面截住,发出阴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二号一见,立向三号喝道:“提功,他是白骨令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