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五 章 十二地支的来龙去脉 八年前一场腥风血雨

作者:秋梦痕

阴司屠夫一生以阴险闻名武林、这下竟遭旋风神龙暗下重手,这真叫作‘常走夜路终于

撞着鬼了’,赵庄主尽了他的主人之意,被推之后,再不去扶了。另外四人却在旁边暗暗叫

绝!这时无双仙姑也出来了,可是没有行近,她面上竟显出幸灾乐祸之情。

阴司屠夫连喘数口长气,显已稳住内伤,只见他突然腾身而起,去势如电,转眼飘过花

园围墙。凉州大侠关一雄轻轻一鼓掌,叹声道:“可爱的旋风神龙,他怎么这样绝呢,对付

这种老姦巨滑,阴险无出其右的家伙,正是要这样才妙啊。”点苍大侠马战大笑道:“我们

这批老家伙,今后又多了一分见识了!”

秦大庄主叹声道:“阴司居夫功力,据说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怎么会遭到暗垄呢?”

无双仙姑道:“这就显出暗袭之人的功力更加不可思议了,入阁去罢,赵庄主今晚的麻

烦,总算解决了。”

秦二庄主道:“仙姑,当时我真怕你和阴司屠夫动手。”

无双叫她笑道:。

“对于轮回教,我们都不能处身事外!将来非卷入漩涡不可。”

到了阁中;只见所有青年都在议论纷纷,可是一看,单单不见泰丹姑娘了!秦大庄主不

由急问高志云道:“志云,你表妹呢?”

高志云惊讶道:“表妹不是随在你老之后!,”

秦大庄主大急道:“不好,丫头去查旋风神龙去了!”

无双仙姑笑道:“庄主,丹儿不会出事的,让她一个人走走也好,你把她老带在身边不

是办法,不然我教她的东西永不精练了。”

高志云突然向秦大庄主道:“舅舅,我去寻找表妹如何?”

泰庄主点头道:“你找到她时,叫她不可任性,目前武林是非愈来愈多了。”

高志云忙向赵庄主告退,急急奔出阁门,岂料他刚离阅牡丹阁,忽见一条人影在前恍了

一下,他以为就是秦丹,及至追出花园,这才看出是男人身影,可是那人轻功极高,去势如

箭!

高志云一看不服气,立亦提高轻功猛进。

这时北风小了,雪也停了,东边居然有了白色,估计天快亮啦。

前途是山区,高志云愈追愈感那人的影子渐渐消失,他真有点气了,再加内劲,死追不

舍。追到天亮,已入深山之内,这时忽见前面的谷曰立着一个青年,高志云一看,突然大叫

道:“是你!”。

那青年起先面带怒色,及见高志云,立改颜色,啊声道:“是老高!”

高志云行近问道:“程兄,你有什么事,害得我拼命追,”

那青年的年纪与高志云不相上下,也是二十三的年纪,个子本差不多,更是同样英俊,

只见他哈哈大笑道:“老高,我当是仇家跟踪呢,原来是你这‘齐鲁一龙’,喂,你看到一

个紫衣蒙面人没有?”

高志云一惊问道:“你在追赶‘旋风神龙’!”

姓程的冷声道:“原来高兄认得‘放风神龙’,在下不必追了。

高志云听出口风不对,立即道:“程兄,别误会,在下与‘旋风神龙’毫无关系,相反

的,我也想会会这个神秘家伙,看他到底什么真功夫!”

姓程的愕然道:“那你也吃了他的亏?这家伙名堂太多,专於戏弄我辈同年人物!”

高志云冷一声道:“我是今晚才在赵家庄见他一面,程兄,难道你‘大地神虎’程万里

巳经吃过他的亏?木会吧?”

姓程的冷笑道:“他破坏了我的买卖,抢走三万两银票,这仇我不能不报!”

高志云道:“那你先得禀明令师‘虎面金刚’前辈才是,这家伙武功不弱,他曾在赵家

庄暗算阴司屠夫。”

程万里惊骇道:“阴司屠夫也吃了亏!”

高志云立将赵家花园之事说了一篇后,郑重道:“这家伙竟在众老辈人物心目中有了重

要地位,这是使我最妒忌的事!”

程万里道:“老高,还有一事你得当心,你那位表妹,江湖人称为武林第一美人,而这

家伙却是少女心目中的王子!在西南一带武林少女,早已被他吸引得如风如狂哩,好在他自

视太高,假设他是个贪色之徒,那真不堪设想啊!”

高志云间言一愕,慨然笑道:“不会,我表妹品性高效,就算当今永乐皇帝的太子她也

瞧不顺眼。”

程万里道:“老高,你不要大意,一旦自己园中的牡丹被外人拆去,那时你就后悔莫及

了,我知道,你对你表妹迷恋甚深,最好早作打算啊!”

高志云笑道:“家舅舅已有口风,明年弟就准备金屋娶娇了!”

程万里哈哈笑道:“那别忘了老朋友一杯喜酒啊!”

高志云得意大笑道:“当然,当然,一定红帖相邀,程兄,你追的那位‘邪神千金’如

何了?武林把她与敞表妹比作东吴二乔呢!”

程万里叹声道:“金梦蝶对弟不即不离,真搞得我莫测高深,同时她父亲又是目空一

世,傲视群伦的人物,这使我无从下手啊。”

高志云大笑道:“程兄勿泄气,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到时水到渠成。”

九程万里道:“高兄那儿往?”

高志云忽然皱眉道:“我表妹单独离开赵家花园,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小弟特地出来寻

她,程兄如无急事,不妨同行。”程万里满口答应道:“好,有你我联手,不怕旋风神龙飞

天去。”

二人都是自视甚高之辈,性情相投,一拍即合,说走就走。

直至旁晚,忽然有个矮小人向二人追上大叫道:“二位!等一等。”

两个人闻声一顿,同时回头,发觉是个青年矮子,高志云仍不认识,可是程万里竟大声

叱道:“贼神!”

那矮子的轻功出众,几个飞跃就到了二人面前,只见他怪声笑道:“老程,为何出口伤

人?”

程万里冷笑道:“贼师贼徒,岂不有种。”

高志云问道:“程兄,这位贵姓?”

程万里突然大笑道:“高兄居然想不起武林第一号大贼‘老精灵’,他就是其徒‘鬼灵

精’,高兄,你心身上的财物,这家伙青出于蓝,就是他老子的东西他也要偷!”

提起老精灵,高志云确感不安,他冷声向矮子道:“原来你就是大闹北京的鬼灵精,你

追上有什么名堂?”

矮子哈哈大笑道:“二位中,怎无一人有容人之量?在下追来是番好意,巨料二位竟是

狗咬吕洞宾,好罢,这笔买卖不作也罢,区区另找合伙之人。”

程万里突然找出宝剑叱道:

、一一一“鬼灵精你既追上来,难道就这样想离开?”

矮子冷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姓程的,别装腔作势,令师‘虎面金刚’教你那一

套不见得能在我面前出风头。”

高志云闪身挡在另一面,冷声道:“鬼灵精,不将来意说出,离开只怕不容易!”

矮子哈哈大笑道:“怎么着,高兄竟想两打一,喷喷,有勇气,你这一来,我真高估

‘天外煞星’老前辈了。”

高志云间言文即闪开,冷笑道:“你不说出追上的原因,嗨嗨,矮子,看你如何离开这

里?”

矮子鬼灵精转向程万里道;“姓程的,快把宝剑收起来,说真的,咱们两个不是一次动

手,再打也没有结果。”

程万里插剑入销,冷声道:“肯说了?”

凄子笑道:—。。

“不说我追上作什么?空丁户生成吃硬不吃软。”

程万里沉声道:“这就是你要说的?”

矮子冷声道:“你我如对‘天马’没有兴趣,那就尽管扒出臭架子。”

程万里和高志云一听‘天马’二字,不由同躲惊问道:“天马!在那里?”

矮子道:“离此本到半天路的狭兔谷,可惜它进了‘撑架山’,那个鬼山下有三个洞,

洞的内部是贯通的,一个人进去亳无阻用处,必须三个人同时由个出口齐进才能堵住。”

高志云道:“这消息别人不知道?”

矮子道:“不,还有三个人知道,不过在他们三人自己不敢采取行动。”

程万里道:“这三人是谁?他们为何不敢作主?”

矮子道:“这三人相信二位如未见过也有耳闻,那就是武林最毒最狠的三蛇师兄妹!”

高志云骇然遗:“是‘百步蛇’。‘棺材蛇’和他们师妹‘美人蛇’阴泉花!”

矮子道:“二点不错,你们知道这三奇毒的师傅是谁?看清形,他们要等他们师傅前来

才敢进洞。”

程万里悚然违:“他们师傅是‘无上毒王’。”

矮子道:“所以我们要提前进洞下手,不然就得分头回去,请我们师傅前来。”

高志云道:“请老人家们不行了,时间赶不上!”

矮子道:“那我们宜火速赶到撑架山去,迟了必有变。”

程万里大叫一声,急向高志云一招手,二人抢先冲出!

很奇怪,那矮子未被招呼竟不生气,只见他面上还露出得意之情,然而他不停,立在后

面急迫。

以三人的轻功,半天路那算什么困难,一口气就看到一座山峰了,这时程万里煞住冲势

回头,向矮子问道:“那不是撑架山?”

矮子点头道:“二位可知三洞的位置?”

程万里道:“不知,你得带路了?”

矮子故作郑重道:“带路耽搁时间,我可指点三洞位置给你们知道,去找很容易。”

高志云道:“坐落什么地方?”

矮子道:“我们去的这面是东洞口,右面山北一座崖下是北洞口,左面是南洞口,这三

洞任凭二位自择。”程万里念向高志云道:“老高,你走正面,我奔右面,留下南面给鬼灵

精。”

高、程二人拔身飞跃,如风而去,留下矮子一人,岂知他竟哈哈大笑起来!

“小空,你搞什么鬼?”忽有一人从暗中闪出,这声竟把矮子唬了一跳,怔了一下,只

见他高兴大叫道:“恩兄,是你!”

闪出之人竟是尚梅卿,只见他沉声道:“我一直盯了你们两里路,不知你在搞什么

光!”

矮子得意道:“齐鲁一龙和大地神虎生性骄狂自大,目中无人,这次我叫他们上个大

当,教训教训一番!”

尚梅卿道:“什么当?”

矮子道:“恩兄,百步蛇和棺材蛇已在这撑架山中狡兔洞住了三天了,他们几乎又困

我,恩兄不在,小弟不敢与斗,嗨嗨,被我意外的遇到程、高两人,于是我就投其所好,骗

他们有天马在此洞中,这一进去,哈哈,八成要打得天翻地覆了。”

尚梅卿道:“程,高二人虽不可与交,但却不太邪,假使这一斗失败,并不是害了他

们。”

矮子摇头道:“恩兄放心,程万里的师傅就是虎面金刚,这老儿本身武功高深莫测,他

又得了十二地支中玉牛,难道他教出的徒弟是鳖脚货,高志云的师傅是天外煞星,这老儿早

已是武林响当当的人物,他也得了十二地支中玉犬,久闻高志云尽得其传,他们二人进洞,

正是和两蛇棋逢对手。”

尚梅乡道:“你对十二地支似有非常清楚,,是谁告诉你的?”

矮子道:“家师是个江湖通,什么事能瞒得了他,何况十二地支是同一时间散落江湖

呢。”

尚梅卿惊问道:“同一时间?”

矮子道:“恩兄如慾闻其详,那就请坐下来,我可细细的奉告。”

尚梅卿道:“我还有事,你跟着我走,边走边说。”

矮子随在后面,笑道:“恩兄,你可知道当今皇上、永乐帝在八九年前征鞑靼的事?”

尚海卿道:“这是官冢大事,老百姓谁不知道?”

矮子道:“永乐老官攻进内部时,其近身一个异士名叫尚南基,这人足智多谋,他凭着

个人武功和虎胆,探得鞑靼有座最机密的藏宝之所,那就在大青山中,后来建议,要殿鞑靼

非打破大青山不可。”

尚梅卿听他说到尚南基时,不由轻叹一声,心想,那是我的父亲啊。耳中又听矮子接下

去道:“大青山中奇崖幽谷极多,可是瞒不了异士尚南基,他亲自率领一批人员打先锋,这

批人都是永乐帝以重聘得自武林中高手,在一个夜晚,尚大侠终于攻进去了,那是一座奇

洞,洞破时,突然奇变发生了,不但尚大侠手下起了叛变,同时竟混进了大批奇士异人,他

们如疯如狂,奋力夺取藏宝。”尚梅卿道:“难道十二地支竟在鞑靼宝藏之内!”

矮子道:“一点不错,那一场大乱,尚南基自己得了十二地支中虎、兔、龙、羊、鸡五

只玉物,其他的不知下落,后来在冢师调查结果,玉鼠落在‘化影神君’手中,这人就是龙

槐庄主三子侄的师傅,玉牛落在程万里师傅‘虎面金刚’之手,玉龙落在‘无上毒王’之

手,玉猴是我师傅得自一个黑道人物之手,玉马为‘无双仙姑’得到,王狗到了‘天外然

星’手中,玉猪竟落在‘独世邪神’金如山的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