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五十四章 奇峰突起雷峰侠

作者:秋梦痕

名分不同了,尚梅卿即师弟的身份送到门外,向来又改原意了,急急召集十三号,说明

负了穷家主重任的原因,接着吩咐道:“大家向北进!”

穷家帮正义冠过中原各大门派,能得地位高过帮主,那是无上光荣,大家闻言,莫不大

喜,一号大叫道:“中午到了,大家庆贺一番,吃了再走!”

店家铺信,开上几桌丰盛的酒席,大家足足吃了一个时辰,席散之后,二号建议尚梅卿

道:“大哥,嫂嫂们骑马如何?”

尚梅卿道:“不要,到了湖南,叫她们回老家白马山去,两小要练功,一举两便,她们

不再奔走了,等生产后,两小也差不多练成功了,那时再作未来计,此去北方遥远。”

东方惊艳在房中听到,立即出来问道:“梅卿,家乡还有亲人嘛?”

尚梅卿戚然道:“一个也没有了,不过有些忠心的佃农会把我的住院重建,你们回去之

后,驼老爹也差不多回去了,一切都不必你姐妹操心。”

一切妥当后,大家动身了,一程真是远,可说真是前程万里,到了湖南雪案山时,日子

已过十七天。

尚正卿一看天色尚早,即对东方惊艳道:“我写好的各种武功心法,你莫忘了按步就班

的督促凤儿和鸿儿练,你和梦儿在前五月也莫闲着,生产后,满月即开始,神萧你拿去,以

防万一,现在可以分手了。”

东方惊艳带羞问道:“宝宝的名字呢?”

尚梅卿花:“在抄本里面是男有男是女有女的,生下就按我专替婴儿练功之法进行,丹

葯要到周岁才喂。”

二女应声分手后,尚梅卿目送一程,之后他才率领十三龙和鬼灵精全力北上。

谁料到了宝庆道上时,忽见一个青年如风迎上叫道:“少主回湖南了!”

尚梅卿一看是铁中坚,不由大喜道:“驼老爹呢?”

铁中坚道:“师傅在三日前回白马山去了,叫我在这条路上等少主,他老人家已算出少

主要经过宝庆!”

尚核卿笑道:“老爹叫你随行?”

铁中坚应声道:“是的,求少主栽培!”

尚梅卿道:“你怎说这样说,都是我兄弟,跟着走!”

一号忽然问道:“大哥,穷老未说赴约日期吧?”

尚梅卿道:“决不会太近,约期不会在下月,何况我们定能早到!”

二号道:“恐怕路上有岔子?那就很难说了。”

尚梅卿道:“江湖事性急不得的,尽人事而听天命。”

过了湘江,算来又是十天了,这一段路,因尚梅卿初与二女分手,那怕他是顶天立地的

大豪杰,依然有点空虚之感,所以行程慢多了。

时当清晨,天上下起一阵乇毛细雨了,抬头一看,正好到了有名的岳麓山下,山下有座

凉亭,这时游人挤满了,都在避雨。

尚梅卿沉吟一下,他们有真气护体,雨是浸不上身的,可是他仍向大家道:“休息一会

罢!”

三号道:“大哥,这是早晨啊?”

尚梅卿指着亭中道:“他比我们快!”

大家一看,避雨的人群中竟有穷神,不由一怔,一号道:“这老儿有点古怪,他既在我

们前面,那避什么雨?”

尚梅卿道:“那是看到我们来了才停止的,八成有事。”

大家上去后,进亭就见老头子面色不对,尚梅卿靠过去轻声道:“师兄,必有要事?”

老头子点头道:“有事要你分析!”

尚梅卿道:“说呀!”

老头道:“走,在路上说。”

尚卿梅道:“这么多人,他们看到我们冒雨走,岂不有点故作惊人之举。”

穷老头道:“嗳,管他这样多!”

尚梅卿不便多说,只有随在后面,出了凉亭,穷老头冒然骂道:“他妈的,订约是他发

起,改约又是他,他妈的邪人邪行,又要捣什么诡计!”

尚梅卿笑问道:“师兄骂谁?”

穷老头道:“还不是白骨老魔,他妈的昨天使出‘灵魂飞笺’,竟说要大家改约,约期

另定,他妈的一定有诡!”

尚梅卿笑道:“什么是‘灵魂飞笺’?难道以邪门送信之法?”

穷老人道:“不错,他鬼门道多,他要约你,从不见面说,你只能看一张白纸黑字的条

子飘飘而来!”

尚梅卿道:“你老不解他的改约用意?”

穷老头道:“这家伙没有切身大事,从不改约的,我与他死斗了几十年,当然清楚他的

性儿,这次改约非有大事不可,晚上见到北神,他说也接到白骨的改约。”

尚梅卿道:“你老自己有什么猜测?”

穷神道:“八成查出血光匕了!”

尚梅卿突然哈哈大笑道:“他这一辈子休想了!”

穷老头惊跳道:“怎么说?”

尚梅卿道:“你老要小弟拿出来看嘛?”

穷老头抚掌大笑道:“你得到了,好小子!真有你的!”

尚梅卿啧啧道:“穷老大,别高兴得意忘形了,我和你的辈份一样啊!”

穷老头一拍头顶道:“是,是,我忘了你是我的师弟了!喂,他不是发现你得了血光

匕?”

尚梅卿道:“他虽不能确定我已得手,但改约决不为此!”

穷老人道:“那是为的什么呢?”

尚梅卿道:“老哥哥,武林中还有什么他要争的?”

穷老人猛的跳起道:“快追!”

尚梅卿见他要跑,伸手拉住道:“毛三教,你搞什么鬼?不说出理由来?”

穷老头看众青年都围来,不禁搔头抓耳道:“真是我简直老糊涂了,师弟,我问你,你

是不是在贵州见到一个茶博士?”

二号接口道:“有,那白发老人曾经说过几句含糊不清的话,意思说那个英榕士由江南

到贵州卖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穷老人道:“白发老人就是昨夜会面的北神,他是你们知道的北君之师!他说茶博士醉

翁之意不在酒,那不是指真正的秘密,而是指茶博士无故在江南消失有问题。”

尚梅卿道:“北君就是,‘化影神君’,小弟与他不坏!可是不知他竟有一个仍在世的

师傅?”

穷老头道:“这有什么希奇,穷家帮还有我的事,江湖后辈又有几个知道?”

他一顿接道:“你们可见过小南星没有,他叫天外煞星?其师就是你们在茶店所见的活

寿星,又叫老南星!”

尚梅卿叹道:“真想不到天外煞星也还有师傅健在,我曾救过他呀!”

穷老头笑道:“师弟,你的名岂是不劳而获呢,别扯远了,言归正传,那茶博士不是茶

博士,而是江南隐士中有名的,‘雷峰大侠’,武功不下于毒王,而毒王又是白骨令主的女

婿。”

尚梅卿啊声道:“难怪傅言王是白骨门的重要人物!”

穷老头道:“这不去说他,雷峰大侠,无故消失于江南,江湖无人知道原因,只有北神

和南星起疑,二人查到贵州,居然在茶店看到他当了茶博士,因为雷峰大侠是正派人,又是

后一辈,南星北神见到而不追问,其消失之因,可是心中老是不安。”

尚梅卿道:“不安什么?”

穷老头道:“肯定他得了一件东西,昨夜初更时,我看到雷峰大侠竟在衡山现身,且向

东行,此事白骨老魔必已查出什么眉目了,我们快去追,旁的不说,非救他不可。”

尚梅卿急急道:“你老快领路,只怕来不及了!”

穷老头道:“雷峰大侠是已圆寂的普陀神僧之徙,他不是无能之辈,短时之内,白骨老

邪休想抓住他,我猜想雷峰大侠,要沿海岸走,他必定要寻隐身之所了。”

一号道:“早追到比校妥当,让别人捷足先登,枉费工夫!”

穷老头道:“好小子,你的目的在抢东西!”

二号道:“我们得了东西他就有命,别人得他命也完蛋。”

穷老人道:“这样大批追寻连死人也知道躲避!大家分成几路追,先奔海边,然后一路

沿海岸查去。”

尚梅卿道:“这样虽好,但怕遇上老魔头!”

穷老头摇头道:“你们明不明白白骨老邪的个性,你身上没有他要的东西,见面他理都

不理!”

尚梅卿道:“何止他一个!”

穷老人道:“我明白,那要看年纪和武林辈分,你们这些小伙计,除非他知道是同等功

力,否则他要摆架子。”

一号立向尚梅卿道:“大哥,你吩咐。”

尚梅卿沉吟一下才道:“鬼灵精空弟侍候老头子好了,我带十三号,其余分两路,你们

先走,我还要到洞庭打听一下,看看‘射星剑’唐齐云回来没有?”

一号道:“大哥,要去怏点,有事好找你。”

尚梅卿道:“不要担心!”

他带着十三号侧身奔湘江而下,加劲赶到天黑,不远就是湘阴城了。

十三号靠近尚梅卿道:“大哥,洞庭帮主唐齐云去了那里?”

尚梅卿道:“这事也是大疑案,洞庭帮,鄱阳帮,还有一个海洛,他们联合,企图不

明,可是出海就没有消息!”

十三号道:“大哥与唐齐云是朋友?”

尚梅卿道:“如无交情,我河必担心,唐齐云是条好汉,武功虽不及你,但他胆识过

人,凭他的年纪,竟能掌握洞庭帮,由此可见了。”

刚进城,后面有个苍老的声音叫道:“前面不是尚老弟?”

十三号闻言回头,只见是个朴素老人,衣着斯文,毫无江湖气,不由一拉尚梅卿道

“大哥,他认识你?”

尚梅卿回头一看,轻声道:“两年前见过几面,此老深沉莫测,我至今尚未摸清楚。”

他停身相候,回头笑道:“原来是易老,几年不见了!”

老人行迎上笑道:“老弟,两年不见,你已大名鼎鼎了。”

尚梅卿大笑道:“易老此言从何说起?”

老人道:“神龙太子,旋风神龙,江湖上已经家喻户晓了,甚至说武林中无分老少男

女,邪者惊,正者乐,真是可喜可贺,难道老弟还不认账,那未免见外了。”

尚梅卿笑道:“易老过誉晚生,江湖上八九无风三尺浪,人云亦云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