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五十六章 断头马与梵王剑

作者:秋梦痕

围观之人渐散,尚梅卿却轻声向那北方人道:“朋友,你是真打鱼的?”

北方人道:“先生,在下确是捕鱼的?”

尚梅卿正色道:“你这只珊瑚马乃是古物,上面刻有周代的年号,你从那里得来的?显

然你不识货,杏则不会只卖十四两银子?”

北方人急急道:“先生,你老别误会,东西是拾来的,在下……”

尚梅卿拦住道:“别多说了,你由何处拾来的?”

北方人道:“先生,三月间,小的渔船被强风吹到一座无名小岛,几乎人船俱毁,东西

就是无名岛上拾到的,先生绝对不是偷的!”

尚梅卿道:“看你相貌也不是一个歹徒,好,我以五十两银子买你的,不知卖不卖。”

北方人连声道:“先生,那太多了!”

尚梅卿笑道:“不多!”他回头向十三号道:“给他银子!”

十三号忙将银子给那人,拿起珊瑚马,笑向尚梅卿道:“大哥,这东西可不好收藏,撞

一撞就会断脚的。”

尚梅卿道:“小心点就是,打进包裹里,当心撞上硬东西就是了。”

二人转身走了,不久找到一家客栈,住下后,尚梅卿叫十三号道:“贤弟,拿马儿出

来,给我仔细看看。”

十三号道:“大哥,你也爱古董?”

尚梅卿道:“我不爱,不过,这只马有名堂!”

十三号拿出交给他道:“什么名堂?”

尚梅卿道:“那北方人八成是被吹到与唐齐云失踪的同一岛上了,而这只马可能是搬宝

箱不小心,掉出来的!”

十三号惊奇道:“那有这样巧?”

尚梅卿看了一会笑道:“那北方人相貌忠厚,绝对不是黑道人物,他说的话,不会有

假,既无假,一座无人岛,那来这种古物在地面呢,你看,这马背刻着周灵王九年字样!”

十三号接过一看,一点不错,不久,他突然叫起来道:“大哥,快看马肚子!”

尚梅卿道:“什么?”

十三号道:“上面刻有‘齐云落魔掌’,‘船向北方航’!这是唐齐云运指功刻的!”

尚梅卿接过一看,点头道:“原来此物是唐齐云留下的,他希望有人能看到此马。”

十三号道:“船向北方航,那怎知到那儿为止?”

尚梅卿道:“有了方向,不怕找不到,你仍收起,早点休息。”

十三号正待休息,忽听外而有人大声道:“店家,这房子不行,太吵闹,我有病人!”

十三号急向尚梅卿道:“那不是十四号的声音!谁有病?”

尚梅卿急忙开门一看,确是鬼灵精背着一个病人,不由大叫道:“小空,你背谁?”

鬼灵精一见尚梅卿,只喜得高声叫道:“恩兄,遇上你太好了!”他又见十三号,立即

又叫道:“士三哥,快来帮我一下,这是茶博士!”

十三号奔出惊问道:“你打伤他了!”

鬼灵精被他接下后,吓口气道:“那有这回事,他被一个不明来历的魔头打伤的,现在

很危险!恩兄快救他!”

尚梅卿叫十三号抱到房中床上放下,无暇查问,先替病人看了一下,紧接喂了一颗丹

葯,之后才道:“内伤不重,他死不了,明天会好。”

接着向鬼灵精道:“你为何寻到他,老穷神呢?”

鬼灵精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去、吁口气道:“茶博士被一个老怪物打伤,恰好是我和

老头儿赶到,那家伙连老头儿都不识,他不但打伤茶博士,还抢英博士一把名叫‘梵王’的

佛门至高宝剑,现在穷老头与他打得天翻地覆,一直到空中,又由空中打到正北方向不见

了。”

尚梅卿噫声道:“穷神制不住他?”

鬼灵精道:“看样子是八两对半斤,因为我听到穷神大声吼叫,那人则比牛还狂怒。”

尚梅卿道:“茶博士之伤乃阴伤,下手之人未下限期,这是幸运!如下了限期,那我也

不易马上治好他,可见那魔头是怕别人发现他的来历,也许是被老穷神出现已来不及下限期

了。”

十三号道:“什么叫阴伤?”

尚梅卿道:“你的武功已是上流了,居然不懂阴伤?”

十三号道:“真不懂呀!”

忽然有人在屋上道:“阴伤是邪门中极阴邪功之谓,杀人无血,不伤皮骨和内脏,视之

无形,探之无感,呼吸如好,轻伤如睡,重伤反能言能行,亦如无事,受者毫无感。”

尚梅卿闻声大叫道:“师兄,拼斗结果如何?”

门口走进老穷神,手举一只酒壶,嘴对嘴,喝得酒从口角流,只见他拿开酒壶叹声道:

“吁、唉、他没有败,但钻进海里开溜了!”

尚梅卿道:“看出来路没有?”

老穷神道:“他妈的,连大还仙翁都不知,据说他会到一个!”

尚梅卿骇然道:“有两个这种怪人?”

老穷神道:“也许更多,人数多,这证明还不是这一邪门中顶头货!”

尚梅卿道:“最低限度,你也打出他的武功来路了?”

老穷神道:“你已知道了,那是极阴邪功!”

尚梅卿郑重道:“不一定吧,他打茶博士的是活血指!”

老穷神道:“我可没有看,不知活血指还是死血指,你刚才说未下限期,那不是极阴邪

功?”

尚梅卿道:“小弟是这样判断啊!”

老穷神道:“不会错,他与我打斗,不时暗施指功,都被我化解了!”

尚梅卿道:“那真险,好在他不是顶头货,否则你必遭毒手了!”

老穷神大惊道:“怎么,极阴邪功还有更厉害的指功?”

尚梅卿道:“极阴邪功中分等级,一是剑,二是掌,三是拳,四是指,每一功中又分上

下两套,如指功上套为极阴指,下套就是限血指,限血指再分活血与死血,活血一年死,死

血则有限期,一月、半月、十日、三天,最短为几时,也许茶博士被点的是活血!”

老穷神打个寒战道:“兄弟,你快给我查查看,限期死血,自己都无限啊!”

尚梅卿笑道:“你老没有!”

老穷神叫道:“别大意,死血指无形的!”

尚梅卿笑道:“虽说无形,其实有影,无形是无知者的话,真正内行人,可以从受者眼

神中察出,你老眼神中神光充沛,亳无丝毫暗淡之情!”

老穷神哈哈笑道:“九十多岁的今天,我又学了一手了,兄弟,高明高明!”

鬼灵精叫道:“茶博士醒来了!”

尚梅卿走近床前笑问道:“博士,不要动,再睡一个时辰复原了!”

茶博士叹声道:“在下早醒了,闭眼闻道,拜领多多,大侠把在下由死亡之门拖回来,

此生何以为报?”

老穷神大叫道:“假博士,你这小老头真不争气,得到梵王剑只知开溜,现在竟给邪魔

夺去,这对得起武林嘛?”

茶博士具声道:“老前辈,晚生知罪了,不过邪魔得去只能当剑使!”

老穷神气骂道:“去你的,剑不当剑,难道能当切菜刀!”

茶博士苦笑道:“老前辈,你老是气糊涂了,当剑使是指当凡器名剑,无法当仙剑,神

剑使呀!”

话中有因尚梅卿问道:“博士,剑上没有心法?”

茶博士点头道:“大侠一针见血,问得对极了,在下得剑已有四年了,如有心法,今天

还能被邪魔夺去!”

老穷神骇然道:“心法没有?”

茶博士伸手拿出一件东西道:“心法有,晚生没有找到,走尽天涯海角,始终悟不出心

法在什么地方,这是心法藏处图!”

十三号接过一看,见是一片手掌大的四方美玉,玉上有图纹,立即转交给老穷神道:

“这是什么玩意!”

老穷神接过一看,只见玉上有无数道圆圈纹,圆纹中有个三角形,三角纹中又有一道圆

纹,最后在圆纹中有匹马,奇在马头落地,马脚仍立着不倒!他看了一会,大骂道:“妈

的,这是什么鬼玩意?”

骂完交与尚梅卿道:“我没有心眼,你去看!”

尚梅卿接手审视一下,正色道:“外面圆纹是水,角是山,角裘的圆纹是洞!只有断头

马就不解了?”

老穷神噫声道:“水中有山,怎知是洞中山还是江河中山,或海中山?”

茶博士道:“晚生奔走四年,就是查江河湖泊,现在准备查海,讵料尚未出海就完

了。”

尚梅卿交给他道:“博士还是收着,等把梵王剑夺回再找心法。”

茶博士叹声道:“大侠,在下无能,保不住剑,同样保不住这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此玉送给大侠,聊表在下一点心意,请无论如何都得收下,不要使在下为难!”

尚梅卿笑道:“那就却之不恭了。”

老穷神道:“我要走了,还有两批人得找到,叫他们沿海下,八成问题在北方了!”

鬼灵精道:“老头子,我可不再跟你走了,再走几天,我的气都会走断。”

老穷神骂道:“没有出息,走罢,跟我老人家走路有好处。”

尚梅卿笑道:“小空,快跟去,包你学得不少东西,不过不要学要饭就是了,留心他打

狗!”

鬼灵精没有办法,懒着不动,只好又随行。

尚陆卿过了一夜,清早起来,先送走茶博士,然后带十三号沿海走。

几天后,到了括仓山,他本想不上山,但十三号却说在山顶真隐洞内看见过一条大蜈

蚣,尚梅卿疑为那倏蜈蚣就是棺材蛇夺到苗区毒门的那一条,于是就领先而登。

到了峰顶,十三号正待领他去真隐洞,讵料尚梅卿忽然将他拉住道:“真隐洞是不是在

峰后?”

十三号点头道:“有问题?”

尚梅卿道:“洞中有人在施真气对敌!”

十三号道:“那是什么人?”

尚梅卿道:“走,只有两个!”

翻过峰后,落下一谷,洞在崖下,尚梅卿领头而进,但走不十丈,忽听一人叫道,

“恩兄也来了!”

那是鬼灵精的声音,尚梅卿骇然道:“洞内是老穷神与人对敌?”

鬼灵精兴奋道:“是的,恩兄来了不怕啦!”

十三号道:“对方是什么人?”

鬼灵精道:“我可不清楚,只知是个老家伙!”

尚梅卿问道:“又是一个怪老人?”

鬼灵精道:“来历不明,不知是否打伤茶博士那一伙,起因为了一条五尺长的金蜈

蚣!”

尚梅卿吩咐道:“你们退到洞口去,外面如有动静,立即来叫我,不明敌人就不许动

手,提防有失。”

说完立向洞内深入,不久看到老穷神在外面,里面是黄袍老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