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五十八章 活人棺材瞎子抬

作者:秋梦痕

天台掌门喝道:“你姓什么,叫什么,作什么,不可伪装,从实说来。”

尚梅卿笑道:“在下姓尚名梅卿,江湖闲士尔!”

天台掌门闻言一震,他望着尚梅卿,冷声道:“你也叫尚梅卿?”

尚梅卿笑道:“难道还有同姓同名之人?”

天台掌门冷笑道:“尚梅卿三字已轰动天下,你想冒充,那就又犯一罪了!”

尚梅卿道:“何谓又犯一罪?”

天台掌门正色道,

“武林奇侠即为尚梅卿,而尚梅卿即为钦封神龙太子,纵算你是真实姓名,那也犯太子

之讳了!”

尚梅卿笑道:“姓名各叫各的,何为犯讳,姓定于祖,名取于亲,何罪之有。”

老人正待说话,忽听田仲明叫道:“禀掌门人,他身上有剑有镖囊,两物之上,必有他

的真姓名。”

老人招手道:“那位班头请来搜他全身!”

立有一个中年出班上前,立把尚枸卿藏在衣里金仙剑和一只镖囊拿出!他先看了一会,

抬头道:“老前辈,剑鞘上没有字辈上也无名!”

老人接过,拔剑待验,突然一道寒光出鞘,竟把全堂之人的双目都射得睁不开,好在尚

梅卿立发禁令控制,否则神剑更发神威。

老人吓了一跳,继见光芒立收,不由有点嘀咕,同时插剑入鞘,面色难看的问尚梅卿

道:“此剑何来?”

尚梅卿笑道:“祖傅!”

老人喝道:“此剑何名?”

尚梅卿淡然道:“如阁下不识,在下就不必说了,说出来恐起小人觊觎之心!”

老人拿他没办法,既非执法之人,又不便在公堂代官逼供,他再搜查镖里!

镖囊中千奇百怪,样样都有,大半不知其名,仅葯瓶就有十几只!他最后看到一只朱色

玉燕,不由连连道:“好东西!”

他拿到手中欣赏时,突听府尹大叫道:“老侠,那是什么?”

天六掌门道:“大人,此人身藏奇物甚多,八成来路不正,仅仅这朱色玉燕,就知他是

盗来的。”

府尹慌忙走出公案,急急走进!接过一看,吓得面色全变,噗通一声,双膝落地!伏在

尚梅卿身前颤声道:“下官该死,求千岁恕罪!”

这一下可把全堂都吓呆了,人人目瞪口呆,身不由主,全都跪下了。

尚梅卿大笑一声,翻身跳起,先把府尹叫起道:“贵府请起!何罪之有。”

府尹见他满面含笑,知道无事,起身后,立把宝剑镖囊双手呈上道:“千岁,下官太无

知了。”

尚梅卿接过收起,环顾全堂笑道:“诸位请起,在下得罪了。”

众人闻言起身,可是仍莫明其妙,只有天台掌门作揖道:“老朽有眼无珠,望祈太子见

谅!”

尚梅卿笑道:“在下仍是江湖人,贵掌门何必挂怀!”

天台掌门呵呵笑道:“太子这玩笑可开大了!”

尚梅卿立向府尹道:“大人,暂借公堂作客厅了,皇上知道,有我负责,吩咐所有人等

都过来,我有事情吩咐。”

府尹连声道:“谨遵千岁之命!”

他立即吩咐道:“来人,快搬橙子来!”

人手多,呼吸之间,堂上摆了几十把橙子!

尚梅卿向大家道:“现在不是公堂了,大家请坐,不必拘束!”

大家见他随和之极,也就应声排坐了,可是仍旧使尚梅卿单独坐上首!

大家坐下后,尚梅卿先向那田仲明道:“田兄,级武之人,最基本的功夫练身、练心、

练眼和练耳,身强、心细、眼明、耳灵,方可出道,兄台今后要多练功夫。”

田仲明闻言低头,恭声道:“仲明知过了!”

尚梅卿道:“这倒是未必!假使在下不故意前来,或当面告诉你是谁,纵或你不信,但

你也只看到,甚至给点小小苦头你吃不就行了。”

天合掌门道:“是啊,千岁必有原因,决非子闹着玩的?”

尚梅卿道:“此举有四,第一使田兄今后有警惕,次为使众目所视,众口所传,三即替

地方除害,第四点是区区个人之事,那就不必说了。”

府尹恭声道:“千岁,求教计将擒贼之策?”

尚梅卿道:“吩咐府内人等,不可把我到此之事泄露,同时传出已擒到婬贼同党了!我

料贼人必有同党或朋友,他一闻信,晚上或明天必来埋狱,与其搜捕,不若叫他送上门

来。”

府尹道:“千岁要假装坐牢!”

尚梅卿笑道:“那倒不必,但得借书房休息休息。”

府尹道:“千岁隽顾,下官求之不得,只恐侍奉不周!”

尚梅卿笑道:“总比露宿野外好!”他说完起身!

府尹急向天台掌门道:“老侠,千岁刚才说的,希望老侠操劳了!”

天台掌门道:“大人只管陪千岁入后堂,这里有草民吩咐去办。”

府尹陪尚梅卿转到后堂房,不久开上酒席,酒席就设于书房,府尹自己作陪,并请到天

台掌门。

天黑后,府里一切都布置好了,尚梅卿仍在书房,他好似没事人一样,仍在书房看书,

初更时,天台掌门走来问道:“千岁,监狱四面派了五个本派弟子伏着够了嘛?”

尚梅卿笑道:“贼人犯案垒垒而不离开,显然是个非常高手,监狱最好派贵派好手防

守。”

天合掌门道:“那五人是老朽师弟辈,不是青年弟子!”

尚梅卿点头道:“那就够了,不过看到贼人不可出手,先来叫在下一声。”

当天台掌门走了不到一顿饭久,尚梅卿突然有了察觉,他闪身书房之外脚不落地,竟能

在悬身之下又上了后堂瓦面,讵料他看也不看一下方向就又到了一座灯光明亮的的楼上

楼有走廊栏干,四面都挂有风灯,可是这些都不在他眼里,仍旧闪进楼中,同时冷笑

道:“该死的东西,你太大胆了!”

骂出口,楼内竟闷哼一声,咚的倒下一个青年夜行人!

夜行人倒下后,忽然又传出轻微的娇叫声,原来那楼上就是府尹大小姐的秀阁,这时竟

是赤条条的躺于床上,而床前却倒着两个丫头,同样娇声哼哼,就是不能动,不过丫头是穿

着衣裙整齐!

尚卿梅先把丫头解穴,然后轻声道:“不要怕,贼人已捉住!”

一个丫头道:“千岁,奴婢等已见过千岁了!”

尚梅卿笑道:“你们在书房外偷看的?”

那丫头道:“是的,请千岁快救我们小姐!”

尚梅卿不敢看,他转身之际,反手点出,真是如长了后眼,真准,接着道:“快替你们

小姐穿衣服,同时不许与外人谈起今夜之事,我把贼人带走了。”

他提着贼人回到书房时,在出楼之际,虽然看到不少巡夜之人,可是没有一个能发现他

的行动。

三更时,府尹和天合掌门又来了,二人请安坐下,但未提出什么问题!

原来秀阁中事,丫头未走露消息,连小姐自己也不告诉父母!

尚梅卿看到府尹面上没有异样,心中有数,看看窗外,笑向天台掌门道:“约有三更了

吧?”

天台堂门应声道:“快打三更了!”

府尹道:“千岁!贼人不来了吧?”

尚梅卿笑道:“来是来了,不知是不是正犯?”

天合掌门,惊问道:“千岁,贼人在……”

尚梅卿指着书案后面笑道:“老侠去认认!”

天台掌门和府尹闻言大惊,不约而同,一齐奔到书案后面,四目一触,猛见地上躺着一

个黑衣青主年!天台掌门惊声叫出道:“正是他,千岁如何捉住的。”

尚梅卿笑道:“此贼武功很高,他能避过每一伏着之人,这是出于意料之外的,现在他

的武功全废了,明天放心升堂审问。”

府尹作揖道:“千岁神人,下官祟敬之至!”

尚梅卿笑道:“此贼既是正犯,案情算破了,其同党也许不敢来了!”

天台掌门道:“千岁请安歇,老朽把贼带进狱中去,同时吩咐敝派弟子仍须小心防

守。”

尚梅卿笑道:“老侠谨慎一点当然好。”

府尹也告退了,可是尚梅卿却在五更前悄悄的溜走了。

天亮后,讵料尚梅卿竟走了百多里,居然在海边的三门城中吃早餐了。当他吃完早餐,

刚刚步出店门时,不出他意料之外,迎面竟遇上十三号!

“大哥!”

十三号喜出望外的叫出来,尚梅卿点头道:“我追你不着,没想到你在这里?”

十三号轻声道:“我还是追到这里才停啊!”

尚梅卿道:“你说发现奇事,到底是什么奇事?”

十三号叹声道:“古往今来都没有,可说是天下第一号奇事,大哥,我们走着说。”

尚梅卿道:“向那里走?”

十三号道:“没有事了,我们仍照原来的方向走,刚才我打听到一号他们成了一批过去

两三天了。”

尚梅卿道:“我追你时,结果倒办了一件好事,也是刚办完才来此地,你吃过早餐没

有。”

十三号道:“吃过了,大哥办了什么事?”

尚梅卿慢慢地把台州府的经过说了一遍。

十三号道:“那真是巧合,我也宰了两个婬贼,不过他们是先杀人夫,后姦人妻!”

尚梅卿道:“也许你杀的与我捉的是同党。”

出了三门城,十三号四处看了才向尚梅卿道:“大哥,我看到两个瞎子大汉抬着一副杭

材,棺材内却睡活人!抬起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过江渡河水不沾履,更奇者棺材前后却有四

个少女!”

尚桁卿骇然道:“那真是奇闻,后来呢?”

十三号道:“搭船走了,那条大海船可能是他们自己的。”

尚梅卿道:“出海去了?”

十三号点头道:“是的,大哥,你说这是什么邪门?”

尚梅卿摇头道:“江湖上真是无奇不有,八成那棺材里面是非常魔头。”

十三号道:“他们不走大道,不进城市,连乡民人多之处也不去,有一次,棺材停在一

座石山上,等我接近去看时,谁料什么也没看到,可是不久又见他们由石山上下来了。”

尚梅卿道:“那是你被邪门施阵法隔住视力了,这倒不稀奇。”

十三号道:“那四个在前的少女和四个在后的少女,她们连一句话都不说,我跟了这

久,从来听不到一点声音。”

尚梅卿道:“你又不是普通人,怎么忘了传音?”

十三号啊声道:“那就对了,可是抬棺村的瞎子却有个毛病,他们不时将手中的探路棍

指向空中画圆圈,那又是什么名堂?”

尚梅卿道:“这个就不明白了!”

十三号道:“大哥,你追上就好了,截住查个明白多好。”

尚梅卿正色道:“暗查可以,无故截人不合理,那怕明知人家是邪门,没有事实证明,

自己首先就不正了。”

十三号道:“我如不跟着大哥这段时间,似过去早就忍不住了!”

尚梅卿郑重道:“那是非常危险之举,那怕一个人的武功登了天,他还是小心点安

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