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五十九章 龙门关见主

作者:秋梦痕

十三号闻言,内心又惊又服他,连声道:“大哥指教的我永记不忘。”

尚梅卿叹声道:“贤弟,不要说你,武林之内,不知有多少七老八十的前辈大豪杰也脾

气毛燥,遇事不加思考,一旦栽了筋斗,立又勇气全失,精神永颓不起,甚至英气尽丧,一

个人生在世上,讲来真是活着不易,一切都要有头脑,有涵养。”

十三号道:“大哥,在不久前我们见到那说话古古怪怪的老家伙,昨天我又看到他

了。”

尚梅卿急问道:“他说什么没有?”

十三号道:“他在我前面,边行边哼哼,自言自语的,听来好似唱道情。”

他说:“见了棺材吓死人,千万不可去逞能,一路之上加小心,装个晚辈送一程,冒冒

失失不得了,活人跳出死人进,若要查他来和历,不是阴间地狱门。”

他真好记性,一口气念完后道:“大哥,你说他是不是唱‘念世文’?等我想赶上他打

招呼时,他却转角不见了!”

尚梅卿道:“你听不出他在警告你?”

十三号道:“原来是警告我,我却当他在自我消遣哩,可是我觉得他最后一句有点不

顺,又似说不利害的样子,地狱是凶险名字,不是地狱就不可怕了?”

尚梅卿唔声道:“他又说地狱两字,上次他说那三号船向北开,开进地狱去了?”

十三号道:“难道北方某地有个叫地狱之名的地方?”

尚梅卿道:“见了老穷人再说罢。”

二人太平无事的走了十几日,白日也好,夜晚也好,总之是不停止,除了吃喝就是提功

在路上奔,十几天真是如飞,这天到了天津卫,时间正逢初。

在握河码头一家能子里,二人饱飧一顿,出店准备沿河北上,看见行人如蚁,他们也就

慢慢的,再也不好意思放开大腿奔了。

由天津卫到京师间沿河大道上,简直是人挤人,道路可不窄,然而步行的最倒霉,他们

只能靠边去,必须留出中间最宽的给车马,天晴黄尘石继十丈高,下雨泥水两边溅,行人若

走这条路,不出十里就是泥尘满身,甚至天天有官兵喝叱不绝,那是运河经常有大员坐船通

行,且有粮船出入,铁骑无日或断的。

说官兵,马上就有兵马出现,突见前途黄尘高起,一队飞骑奋力冲来!

尚梅卿只见肩挑手提的行人纷纷闪开,可是一个老人大有避之不及之势!飞骑如电,避

不及就会被踏得筋断骨折一命呜呼,尚梅卿不忍,如电冲出,抱起老人急闪!真是千钧一发

之际!

官兵冲过去了,可是在前的一骑竟又回头驰追,一到老人面前大喝道:“老狗,你想

死!为何不早避?”

尚梅卿一看是个将军,他早就有了反感,今见老人被骂,不由上前问道:“将军,官兵

有何急事这样猛驰?此老未被踏死,已属万幸,为何还要叱责?”

将军喝道:“不要你管,紧急军情,你敢查问,莫非是姦细!”

尚梅卿大怒道:“官兵中竟有你这种不顾民命的东西,十三号将他拿下!”

将军大怒,回头也大叫军队回来拿人,同时拔出军刀就向尚梅卿劈去!

十三号何等功夫,闪身而出夺刀擒人,一气呵成!

官兵一见主将被擒,立即发声喊,群骑蜂勇而出围上……

眼看更闹大了,讵料突然一声锣响,同时耳听迥避之声,这下可将官兵听得一停!

鸣锣呼道之声一近,众目并视,只见来了一乘黄绾大轿,前呼后拥,仪仗显明,竟是京

中都察御史!

尚梅卿未动,直等一个护从官员骑马喝开了官兵下骑查问道:“什么事?”

一个官兵中的百夫长上前禀道:“大人,那个青年匪徒擒住了王将军!”

尚梅卿冷笑接口道:“阳关大道,横冲直闯,不顾民命,这种狗官有何用!”

那官员上前道:“看你年纪青青,岂可骂朝庭将军,还不放下!”

尚梅卿叱道:“没有你说的话,快去请御史前来!”

官员闻声一震,立知这青年来头不小!勒马回头,奔到轿前禀道:“禀大人,前面有官

兵与一青年发生冲突!”

轿内问道:“原因如何?”

官员答道:“禀大人,这乡民是个青年,现已将武卫军中一位千夫长擒住,说要大人答

话!”

轿内人闻言,似亦听出有因,急急吩咐道:“启帘!”

轿帘掀开,只见里面行出一位五十余岁的红袍大员,他缓步向尚梅卿行去,一到问道:

“有何事故?”

尚梅卿道:“御史大人,在下尚梅卿,想请借一步说话!”

御史一听尚梅卿三字,心中一惊,这名字连三岁小儿都知道,急忙喝道:“刘总管,吩

咐闲人和官兵退开!”

那官员闻命,大声喝叱闲人远避,同时向官兵挥手道:“大人有命,你们大家退开!”

官兵原来是禁军,他们那个都认得御史大人,闻命之下,全部退去,当场就只尚梅卿身

后那位老人了。

尚梅卿回身向老人道:“老丈,没有事?你也赶路罢!”

老人几乎吓晕了,闻言连声道:“公子,多谢你打救了!”

尚梅卿吩咐十三号道:“你送他上路!当心他跌倒!”说完这才向御史道:“大人,在

下是赶往北疆去的,这位将军就交给大人了!”他说讲一亮朱色玉燕!可是那将军一见,竟

吓得面无人色了。

御史一见玉燕就爱见礼,但被尚梅卿扶住道:“大人这是阳关大道!”

御史会意连声道:“千岁,下官遵命!”

尚梅卿道:“大人,现在禁军尚有多少在京?这种将军城太横行了。”

御史道:“千岁,禁军只有千人留下警卫内城,武卫将军亲自随驾北疆,管理责任交与

九门提督军门,这位小将如何处置,请千岁示下,下官绝对带回交与军门发落!”

尚梅卿笑道:“处置不必,以后叫军门严加管束就是了,在下有事,现就告别了!”

御史连声道:“千岁请!下官不送了。”

尚梅卿拱手道:“大人别客气!”

他说完转身,带着十三号扬长而去,远远的观众一见,简直又惊又疑谁也不知他有多大

的神通!

尚梅卿生怕后面御史跟上,暗叫十三号快走,至一个时辰才慢下来。

数日后,到了京城,尚梅卿不停,接着出关。

到了妙峰山下,十三号问道:“大哥,你真要去北疆?”

尚梅卿道:“一号和二号两批不见,老穷神也看不到,不去北疆何往?”

十三号道:“你不先查唐帮主?”

尚梅卿道:“我已有了打算,事情急不得?”

二人出关经过‘八达岭’时,忽见山上奔下大批人来,岂知是一号他们!

尚梅卿一见,高兴叫道:“你们早出关了?”

一号向后一摆手道:“大哥,你看,一个不少,连十四号小空也来了。”

大家一到齐,尚梅卿问空千户道:“小空,老穷神呢?”

鬼灵精道:“他们沿海查过去了!”

尚梅卿摇头道:“沿海查什么,白费心!”

鬼灵精道:“老穷神猜想一那些神秘老人不在海上定在海边。”

尚梅卿道:“他猜的和我猜的完全相反,我猜不但不在中原地区,甚至离海很远,否则

我暂不会去北疆!”

二号道:“大哥,我带三号和铁中坚走到武法城时,几乎和四、五、六、上几位兄弟失

去连络了。”

尚梅卿向四号问道:“你们脱离了?”

四号道:“大哥,我们是发现一个老人盯去的。”

尚梅卿道:“又是一个神秘怪人。”

五号接口道:“大哥,我看他不是邪门!”

尚梅卿问道:“是什么样的老人,结果如何?”

一号急接道:“表面看来是个普通老人,不过他说话古古怪怪,初次见面,他向四号说

‘你们气色不好!千万匆出关!’”

尚梅卿惊问道:“那老人有六七十岁了,身穿长袍大褂,表而很和睦?”

七号接道:“不,他穿黄袍灰履,头顶是个肉瘤!手拿小纸扇!年纪倒是和大哥说的差

不多。”

尚梅卿道:“那又是另外一人了。”

四号道:“我们盯了半天就放弃了。”

尚梅卿道:“我也见到一个,第三次又与十三号见到,这类人必属武林奇宿,你们见了

不可得罪人家。”

众人齐声道:“我们记住就是了。”

尚梅卿道:“其人既向四号提出警语,也许他有推算……”沉吟一下,立向一号道:

“你们回关去罢,大家等我回来再会面!”

一号道:“大哥,这个我们不遵命了,大哥此去,危险重重,我们岂有不随行之理?”

向梅卿道:“我心中已不安,似有什草葯预感,此去只带小空和铁中报好了!”

二号急接道:“不,听人一言,就怕出关,我们算什么武林人!”

尚梅卿道:“阴阳命理是有的,大哥我仅仅未练罢了,甚至十分准确,你们不可不

信。”

三号道:“管他生死由命,人生总有一天要死,只要死得值得,过去糊糊涂涂,现在跟

随大哥,更应不顾了。”

尚梅卿叹道:“你们既然坚决要去,愚兄不便勉强,那就去罢。”

这时大家已到了一镇,尚梅卿问道:“谁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一号接答道:“是康庄,过了此镇就是怀来卫了。”

尚梅卿道:“进镇时,打听大军现在那里和瓦刺打仗?”

二号接道:“这个我们已在北京听到,皇上御营在龙门关,大军驻平定堡,西湾子庙

滩,南壕堑一带,瓦刺寸土未退。”

尚梅卿道:“这样看来,师劳无功了,皇上必十分愤脑,我们快夺龙门关。”

十号道:“大哥,我们要替官兵打仗?”

一号接口叱道:“十弟问大哥作什么,大哥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行。”

尚梅卿笑道:“一个人,那怕他没有升官发财之想,可是他不能没有国土之念,此去看

看情形,替皇上出力,那也不可迥避,也许能在敌人中查出一点我们自己要作的事。”

第二天下午到了龙门关下,尚梅卿向一号道:“贤弟,你去向守关官兵说一声,把我的

名字告诉他,叫他转报守将。”

一号应声后,大约有半个时辰,真是出人意外,忽见关门大开一队一队的官兵,明盔亮

甲如蚁涌出关门,接着就是数十骑大将拥护一骑白马而来:

尚梅卿一见,白马上面竟坐着皇上,不由噫声道:“皇上自己亲来了!”

十三神龙和鬼灵精,铁中坚闻言一震,立即肃然。

尚梅卿抢先迎上,远远叫道:“伯伯,梅卿叩见!”

皇上翻身下马,双手抱住道:“梅卿,你终于来了!”

尚梅卿激动道:“你老好,梅卿俗事缠身,不然早到了!”

皇上道:“你再不来!伯伯恐怕难保了!”

尚梅卿惊问道:“你老怎么说?”

皇上道:“贼人军中尽是高手,伯伯已遇刺十几次了,昨夜贺东扬与单八奇死斗负伤,

今晚更险了!可惜已死了三十几名卫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