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六 章 绝代罗利查神龙 神秘侠士护暗镖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听完矮子鬼灵精一番当年故事,心中难免波俦起伏,他想到他父亲之所归隐,之

所以被害,那完全是因了五只玉物之故。矮子鬼灵精发觉尚梅卿的面色有异,噫声问道:

“恩兄,你怎么了?那里不对劲?”

尚梅卿不愿吐露实清,摇头道:“没有,快点走罢,前面就是大道了,雪停月出,时已

到了初更,我们还有一段长路走。”鬼灵精问道:“恩兄要去那里?”

尚梅卿道:“我发现一些不明里。道高手由三河县赶往通城,不知有何企图。”

鬼灵精吁声道:“过了三河城就是京师了,难道他们赶到京城去作买卖?”

尚梅卿道:“那不是入京作案的现像,同时京城能手无数,他们不敢成群结队前去。”

矮子道:“我明白了,定有一批镖车要出京,他们准备迎镖车!”、尚梅卿道:“我也

是这样猜,可是京中镖局有二十几家,没有一家不是成名字号,这些成名镖局中镖师,少说

一家也有三十几位名镖师,普通黑道焉敢下手?”矮子道:“劫镖与我们不相干。”

尚梅卿道:“不,为维护江湖正义,暗助一臂是应该的,你们师徒不也是偷富济贫。”

矮子道:“镖局有的是高手,那何必我们多此一举?”

尚梅卿笑道:“他们能胜过黑道,那是另外一同事,假使不能胜呢?我们在必要时才出

手,同时我自已有原因,非查出这批黑道的来历不可。”快近三河城时,突见由对面分道上

出现一个少年,只见他恰好接上二人后面,真巧矮子一见,立向尚梅卿轻声道:“我们被人

注意了。”

尚梅卿笑道:“这是阳关大道,你不必起疑,往来行人多着呢,怎能确定他是监视我们

的同时这人目光无邪!也许是同道”矮子道:“他背上背的是把名剑,目光只盯着我们。”

尚梅卿道:“也许他怀疑我们来历可疑呢,慢点行上干脆让他接近谈谈。”

矮子鬼灵精忽然噫声道:“恩兄,他手中拿一节竹筒是干什么用的?”

尚梅乡间言一怔,回头注目,面上立起古怪之情!

那少年约有十八九年纪,看清形,似与尚梅乡差不多大,他见尚梅乡回头,居然快走两

步招呼道:“二位,快三更了,难道也错过宿头?”

尚梅卿被他手中竹筒所吸引似的,没有答话,却被矮子回头道:“朋友,你是吃那一门

子饭的?”

少年已赶上,只见他长得非常俊俏,同时听他轻笑道:“矮朋友,大概我们都是吃江湖

饭的吧?”

矮子哈哈笑道:“江湖门道何止恒河沙数,兄台吃的是那一门呢?”

少年轻笑道:“矮朋友莫非公门中人,否则不会盘得这样紧,告诉你,在下是干镖行

的,这行了吧?”

矮子哈哈夫道:“说来说去,我们是同行不同级了。”

少年愕然问道:“何谓同行不同级呢?”

矮子道:“兄台是干保镖的,而在下是干‘镖保’的”

少年噫声道:“矮朋友这话非常新鲜呀,在下从来未听说有‘镖保’这一行?”

矮子大笑道;“这一行,可说是我这位恩兄尚梅卿创始的,‘保镖’,是镖局保送客人

的材物之谓,可是保镖的镖师假如自知武功有限,接下镖货来又怕出事……”

少年也大声了,不让矮子说下去,立既接了道:“二位所谓‘镖保’,那是保护镖局之

谓了!妙,江湖三百六十四行,现在又多一行了,对,二位比镖师硬是高一级!”矮子笑

道:“朋友贵姓?你是保暗镖的!”

少年笑道:“在下宇文容,请教矮兄,何以见得在下是保暗镖之人?”

矮子失道:“黑夜更深、单人上道,如不是保暗镖,那就是镖行暗探?”

宇文容笑道:“矮兄对江湖们这倒是非常精明,不错,在下是‘二龙镖局’派出的暗

探。”

尚梅卿一直未开口,这时忽然问道:“宇文老弟,在下这种称呼你不见怪吧?你手中拿

节竹筒何用?”?

这样突如一问,竟还没有把少年愕住,只见他郑重道:“尚兄,你比在下大一点,小弟

不会见怪的,这支竹筒嘛,嗨,他的来头可大呢,而且非常神秘!”矮子接口问道:“有何

来头,什么神秘夕”

宇文容道:“旋风神龙轰动武林,二位一定是知道的,他一出现,头蒙面罩,身穿紫衣

紫裤,手中每次都拿着一节竹筒,这竹筒就是他遗弃下的。”矮子骇然道:“他以后不用

了?”

宇文容回头道:“竹子到处都有,要用时另找一节,不过他每次用完都把竹简打被丢

弃,可是这次他被一个女子追急了,他把竹筒掷进一座林中,不但来不及打破,而且被我在

暗中拾到,同时发现他用竹筒的原因。”

尚梅卿间言一怔,问道:“他用竹筒,有什么原因?”

宇文容向他笑了,目光注在尚梅卿腰间的铜箫上,接着沉吟一会才开口道:“尚兄,那

个神秘的旋风神龙,八成也有一支如兄台的箫笛之类的东西,而且这东西是人所皆知的。”

尚梅卿道:“宇文老弟,你的意思是……”

“哈哈”宇文容朗笑两声立接口道:“他在以真而目见人时,那东西当然不必隐瞒,因

为别人不知他是放风神龙,尚兄,你说对不对?”

尚梅卿点头道:“是的,宇文老弟,你的见解不错!”

宇文容又大笑道:“可是他在蒙面易装之后,他不得不把那东西也伪装一番呀,你看,

这竹筒里面是打通的!”

矮子惊叫道:“他把东西装进竹筒里面,所以无人看出!”

宇文容笑道:“在下确定那东西也是一支箫,甚至那支箫还是一件神秘武器,一遇强

敌,他的箫就不能离手,如是专供吹奏之用,他就可以藏于衣底也就是了。”

矮子急向尚梅卿道:“恩兄,这旋风神龙所用的兵器竟与你相同!”

尚梅卿淡然笑道:“那也许是巧合!”

字文容哈哈大笑道:“原来尚兄也是以箫作兵器的!”

尚梅卿笑道:“在下这支箫是风磨铜外壳,且比普通箫长,适合于剑术之用,因之在下

就以此代剑,不过不常使用罢了。”

宇文容笑道:“尚兄背上这包袱恐怕也不常用吧?”

尚梅卿笑道:“宇文老弟,你以为在下包袱之内也有可查之处?”

宇文容大笑道:“不敢,不敢。”他忽然一指圳而道:。

“二位,三河城到了!”

矮子接口道:“宇文兄,二龙镖局最近是否接了一趟重镖?如不见疑的话,请你开诚见

告。”

宇文容道:“是的。现已由北京开出,矮兄有何赐教?”

尚梅卿道:“现有一批黑道高手,今天晚上赶到三河城、不知与贵局有无关连?”

宇文容大惊道:“那我不进三河城了!”

尚梅卿问道:“老弟为何忽有变更?”

宇文容道:“在下就是查看这批黑道人物来的,目前敞局镖车已开出通城,路线是沿运

河南岸而下,在下要到车队报信”尚梅卿道:“镖货送到什么地方去?”

宇文宫遗:“送往山东济南!”

尚梅卿道;“这批黑道人物的来历,老弟查明没有?”

宇文宝道:“知道,他们是海轮帮的。”

宇文容拱手告别去后,尚梅卿文向鬼灵精空千户挥手道:“矮子,我们在后面跟上!”

空千户问道:“这人有问题?”

尚梅卿摇头道:“他说出海轮帮,我就想到山轮帮了,这是江湖上两个大帮,势力非常

大,传言这两帮同属另外一个邪门。”

矮子骇然道:“两帮是二而一的!”

尚梅卿道:“这消息很少有武林人知道,但我在十日前得到了消息,他们一帮以海岛为

总堂,一帮以陆地为总堂,然而作案又不分界限。”

矮子问道:“我们追这姓宇文的有什么用?”

尚梅卿道:“他知道二龙镖局的镖车已到什么地方了,我们好在暗中协助,这时不追

去,也许敌人提前下手了。”

矮子道:“我们去三河城中去,盯着这批人不行嘛。”

尚梅卿笑道:“假使敌人是分成数批出动,我们只盯一批有什么用?”

矮子没有话说—只有跟着他转向奔出,可是躲误时间太久,这时已不知宇文容去了多

远,天亮时,二人到逵了香河城,那是近迦河,跟进河北岸只有四十余里,在香河城吃了早

餐,赶到运河已快近中午。

过了河,沿途一打听,闻说一大队镖车在清早就南下了,尚梅卿急向矮子道:“还赶得

上,我们提起轻功急追。”

天寒地冻,行人不多,二人不管有无别人注意,展开轻功猛扑,及黑,终于在一座名叫

杨村的镇上赶到大队镖车。

二人不愿去见镖局人物,他们单独找了一家客栈落店,吃了晚餐,尚梅卿向矮了鬼精灵

交代道:“空矮子,你去看看镖局是什么人物为主,我到各处去查查看有无敌人监视,如遇

到那宇文容,请他前来我们店中谈谈。”

矮子鬼灵精笑道:“也许镖局人物会疑心我们呢。”

尚梅卿道:“宇文容不会见疑的,我尚梅卿不是无名之辈。”

两人分开后,矮子直奔镖车所落的客栈,到了店前,立见一个镖局伙计守在门口,门前

捕着一杆镖旗,旗子显出“二龙”两个大金字,随风飘扬,气派不凡。那伙计一见来了矮子

向里面张望,立即上前问道:“朋友,要落店?”

矮子笑道:“朋友是二龙镖局的。”

那伙计点头道:“不错,朋友采盘子没有错!”

矮子哈哈笑道:“朋友不要误会,在下是来找一个人。”

“找谁?”伙计间言一怔!

矮子道:“有位宇文容朋友不是贵镖局镖师?”

伙计突然一技腰上单刀,大喝道:“朋友,你别胡扯,我局中……”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忽听店里有人喝道:“素平,别无礼,那是我的朋友!”

矮子向里面一看,不由大笑道:“宇文兄,你出来得正好,不然我要吃力子了!”

里面走出宇文容,只见他笑道:“二位不是去三河,为何赶到这里来了?”

伙计一见,立即让开路,矮子一步迎进门,哈哈笑道:“这是我那恩兄的主意!同时想

请宇文兄过去一谈。”

宇文容问道:“你们落在什么地方?”

矮子道:“不远,就在运隆客栈!”

宇文容道:“老兄如不进去坐坐,那就请回去向同兄说,在下马上就来。”

矮子点头道:“那我不进贵店了,希望宇文兄快点来。”

宇文容拱手相送,等矮子去了后,回头向那伙计道:“秦平,你什么动手就拔刀,我幸

好出来看到,不然你就倒了霉,你知他是谁?

伙计轻声道:“小姐,他是谁?”

宇文容呼声道:“他就是大湖北京的鬼灵精,凭你的武功,二十个也不是他的对手,今

后遇事要当心。”

伙计一听,问道:“小姐,他不会动镖取的脑筋?”

宇文容道:“过去很难说,但这次不会,他有管头在后。”

说完吩咐道:“再有事,先向里面禀台,你不可自行作主。”

他在秦半连声答应中,急急走向后院,到了后院上房前,只见他大声道:“舅舅在房中

嘛?”

房里响起一声苍老的声音道:“丹儿,什么事,进来!”

宇文容推门进去,大声笑道:“舅舅,我们来了意外大帮手了!”

房中床上坐着一个老人,貌相庄和,手中拿着一支旱烟管,这时正在吐雾吞云,只见他

忽将闭着发自一睁,精芒如电,郑重问道:“有谁来了?”

字文容笑道:“舅舅,甥女不是说过工曾在三河城外遇到两个朋友!”

老人啊声道:“他们还不知道你是女子?”

字文容格格失道:“迟早会知道的,不过他们约我去他们店中去谈谈,甥女不知如何应

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