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六十五章 急如星火奔雁门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闻言,故意道:“二位有何指数?”

秦丹冷笑道:“阴司强是什么人?他是什么样子,向那儿去了?”

尚梅卿装出被人看出心事,突然大喝一声道:“老八老九,快走!”

他拔腿就逃似的,猛朝一座林中冲!

秦丹见三人逃,不由娇声叱喝,拔剑就追,可是她进林中一花眼,霎时不见三人的影

子!

“表妹,怎么样?”高志云追上秦丹问。

秦丹冷笑道:“这三个东西倒使我看走了,腿子真不坏!”

突然后面有个老人冷笑道:“小辈,追不到就滚出去,别挡老夫的路!”

秦丹闻言,回头一看,娇叱道:“你们是什么东西?”

那老人大怒,挥手中年男女道:“将他们宰了!”

中年男女闻言,同声应是,直扑秦丹和高志云。

高志云和秦丹那肯服气,迎上就干,霎时在林中杀得翻翻滚滚,他们也是高手中高手,

艺出名人,直抢先手!

两个中年男女居然毫不含糊,寸步不让!

那老人一见,忽然阴笑道:“两个小辈都收拾不了,你们真是饭桶,滚开,等老夫亲自

来……”这家伙手随言出,只见手一抬,

泰丹和高志云以为他要冲来交手,正待准备迎敌,可是一见敌人抬手时,人却未动,不

知怎的,二人突然栽倒在地!

两个中年男女一见他们栽倒,就待加上一剑,可是剑未落,突然有两个大声喝道:“勿

伤我妹!”

不好!

林中北面冲出两个蒙面青年,而林西同时更快闪出三个青年!

原来北面是燕赵三虎的老大秦千里,老二秦家驹,西面就是尚梅卿和八号,九号!

九号,八号身法比电快,现身就将两个中年男女劈得惨叫头离!

那老人一见大惊,又要抬手,但已不及,他连看都没有看见人,背上已挨了一指!

手未抬,闷声倒地!

还有两个少年,看到情势不对,吓得大叫奔逃,可惜太慢,又被九号追上劈倒!

秦千里触目愕然,忙向三人拱手道:“三位朋友请了,舍妹和舍表兄蒙救,在下兄弟感

激不尽,请教尊姓大名?”

尚梅卿是易容的,虽然未带面罩,秦家兄弟仍然识不得,不过他们只感到三人的武功太

高了。

八号巳在查看高志云,可是看不出,不由叫起来道:“大哥,这是什么一回事,没有

伤,也没有死,因何昏迷不醒啊!”

尚梅卿走去看了一下,他只观观气色就立起来,把手一抹面,先向秦家兄弟道:“二昆

仲不识在下了!”

秦氏兄弟一见,惊叫道:“尚梅卿,是……你!”他突然感到自己叫错了似的,脸都红

了,接着秦千里改了称呼道:“尚大侠,我们找得你好苦啊!”

尚梅卿闻言一怔,问道:“诸位!”他指着地上两人在内,一顿又道:“都是在找

我?”

秦家驹急接道:“正是啊!”

尚梅卿问道:“什么事?”

秦千里道:“家师,无双仙姑前辈,还有天外师伯,另外还有一个号‘老精灵’的前

辈!”

尚梅卿见他继续往下说,不由插嘴道:“那是我空弟的师付!”

秦千里道:“是的,只有‘老精灵’没有伤,其余余都被邪门人物打伤了!”

尚梅卿大惊道:“老精灵,派出你们四处找我?”

秦家驹接道:“不止我们四个,还有我老二秦飞彪,及一个老头名叫‘虎面金刚’

的!”

尚梅卿骇然道:“伤者在那里?”

秦千里道:“不远,就在雁门关!”

尚梅卿急唤九号道:“老九,快把那老贼提着。”

又对秦家兄弟道:“你们妹子和表兄是中了‘黑心针’,又名‘白骨针’,非常麻烦,

快背着带路!”

两兄弟各背一人带路奔去,全力奔走一半天一夜,估计距雁门关已不远了,可是尚梅卿

仍嫌太慢,在后大声催道:“快点!”

秦千里已是筋疲力倦,气喘如牛,他喘声道:“尚大侠,我们已把吃奶的功力都搬出来

了,帮忙,接我一下!”

尚梅卿忙道:“糊涂,你背上是什么人?”

秦千里一想是妹子,暗叫惭愧。

尚梅卿接着向八号道:“老八,你接高志云,让秦二哥休息一会换秦大哥。”

这办法早应想到,可是尚梅卿被众老负伤急乱了,他那里想到这个。

进了雁门关,秦千里急急领着奔入一家客栈!

尚梅卿进门就看到一个老人,不由急叫道:“前辈可是空千户尊师!”

老人一见,吁口气道:“我是,我是,老弟,快去看看,你终于赶到了!”

上房中摆满了床,一张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只有呼吸,那是微弱的出气,尚梅卿慌了手

脚,不管三七二十一,急急先捞出一只瓶子,大叫道:“前辈快帮忙,先给他们每人送进一

粒丹到口中去,要小心,别弄断他们的气,微微施点功力催进去。”

接过丹瓶后,尚梅卿先查无双仙姑,一查就叫起来道:“是中了极阴指,这是邪门最上

指功!”

老人道:“他们负了五天伤了,有救了?”

尚梅卿道:“不是这几位前辈练了绝门内功,那只几个时辰就死了!”

他忽然全身紫气腾腾,渐渐成了一团紫色气球,人已不见了,猛然间,紫气腾起,飘飘

滚滚,尽在伤者身上滚动,真是又奇又妙,不到一刻,紫气消失,霎时又现出尚梅卿,可是

他的头上全是豆大汗珠!

老人问道:“好了嘛,贤侄怏休息!”

尚卿苦笑一声,就在床前椅上坐下,叹声道:“没有时间休息了,还有两个要救!”

老人回头一看地上,摇头叹道:“他们是什么伤?”

尚梅卿道:“也只有几个时辰的命了,他们中了‘黑心针’,不过前辈,你老帮我救女

的,她伤在胸口!”

老人大惊道:“白骨门的‘黑心针’真遭,老朽不懂救法?”

尚梅卿道:“凭你老的功力能救,只要把掌心按住那一点点针孔,运足功力吸,就在白

骨针尚未攻进心脏之前,耐心吸出容易,但也试着吸,别把伤者本身功力吸收出来。”

他汗也未擦,接着起身走近高志云,看看点头道:“老贼好高的手法,同时都打中胸

口!”

老人不敢慢,照着他的话作,二人同时蹲下,先后伸掌!

这种救治似比治众老慢,二人蹲下的时间不少了,连床上诸老全跳起都没完。

蹲下的老少,是闭着眼睛的,众老起来不知道,却把秦家兄弟喜坏了,双双扑上叫道:

“都好了!”

九号急声禁止道:“别大声!”

众老如梦初醒,不过他们是老江湖,一见地上就知是什么一回事,首先听到天外煞星问

道:“梅卿何时来的?”

秦千里把经过说了一遍,接下道:“师伯,尚大侠救了你们诸老后,接着又…”

无双双仙姑叹道:“江湖上如没有他,正派无子遗了!”

尚梅卿首先跳起笑道:“诸位前辈好了!”

秦家兄弟之师,化影神君拱手道:“老弟,救命之恩,老朽何以为报?”

天外煞星接口道:“别说了,我是死了几次的人啦,没有东西可报的!”

尚梅卿笑道:“诸老一定同时遇到一口棺材,结果与八个女子动手?”

无双仙姑惊声道:“年青人,你是目见一般,那是什么邪门?”

尚梅卿道:“诸位前辈中的是极阴指,好在不是棺中人动手,否则当无救,八女的功力

不及棺中人大多,所以凭诸位前辈各自独门内功抵抗到今天,这邪门一言难尽,让晚辈细细

的奉告!”

替秦丹治伤的老人也起身了,只见他吁口气道:“老弟,不是你指点,老朽办不到

哩!”

天外煞星笑道:“老精灵,你又学到一手了!”

老人伸掌摇头道:“诸位看看,这玩意只有一粒米长,却比头发还细,怎么有如许威

力!”

众老少围上一看,莫不伸舌摇头!

尚梅卿忽然道:“九号,捉进那老贼来,我要问他口供!”

八号接口道:“大哥,你在治伤时,我已代劳了,白骨令主还有毒王,轮回教主,他们

一日三迁,生怕大哥找到,昨天在黄河禹门口。”

尚梅卿冷笑道:“假如没有地狱鬼王,他们还有什么可逃的!”

八号道:“大哥,另外一批也合流了!”

“金丹门,练气门和永生门。”

八号道:“不,是五鬼阴教,该教自从大嫂离开后,接着又走了华山,教主看势不对,

即带箸四个兄弟——两鬼相,两鬼帅,以及他的鬼后,曾经到处找大哥寻仇,可是大哥的声

威愈传愈大,他们就停止找寻了,后来与白骨令主约会,竟组‘四尊教’,阴教鬼王作了老

二,白骨今主作老大,轮回教主老四,只有一个叫什么‘极阴骷髅’不知是什么邪门,他作

老三!”

尚梅卿冷笑道:“这个江湖真污秽,尽是鬼和骷髅,有五鬼阴教,又有地狱鬼王,有极

阴骷髅,又有白骨今主,好罢,希望统统合污,我好向一个目标进攻!”

天外煞星问道:“老弟,什么是地狱鬼王?”

尚梅卿道:“大概是邪门最大的了!”他把所得一切向诸老详细说出,接着郑重道:

“诸老今后要特别小心,如见棺材,不但不可查问,甚至不可超前,总之一句,遇事勿挥

手,邪门不过问。”

他忽又问九号道:“那老贼呢?”

九号道:“宰了!”

尚梅卿皱眉道:“废了武功就是了,以后不要下手没有抵抗力之人!”

九号应声道:“是!”

忽然外面走进一个伙计大声道:“诸位贵客,千万勿外出,皇上到了!”

尚梅卿噫声道:“为何绕道到雁门关来?”

他立即起身道:“诸位前辈,晚辈道经这方,就是要去看皇上,现在他既绕道在此,晚

辈不能不见!”

天外煞星道:“老弟,你去罢,老朽等也要走了!”

尚梅卿急忙向八号和尢号道:“我们走!”

出了店,只见四下不见一个行人,除了一队队的官兵到处拿刀直立外,其他连声音也没

有!

九号道:“大哥,只怕不许通行哩!”

尚梅卿指着前面道:“有四匹马来了,前面定是关中守将,你上前对他说我在此。”

九号刚刚走出店,突有两个官兵大喝道:“不许动!”

九号不理,闪身迎着四迎马,大声道:“神龙太子在此!”

这个字号真正灵,忽见第一骑马上的顶盔贯甲之人闻言一震,翻身下马道:“参见千

岁!”

九号一见,噗哧笑道:“将军错了,在下是千岁之义弟!”

将军脸一红,拱手道:“那请问千岁之驾何在?”

九号道:“请随我来,但勿敬礼,千岁是怕官兵不知而拦阻,他要去迎皇上的!”

将军急急道:“下官就是去迎圣上的!”

尚梅卿看到九号陪着将军走来,立即出去招手道:“我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