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六十八章 邪神失了踪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闻言,暗暗好笑,忖道:“这真是双宝贝,叫师傅为老儿!”接着问道:“你们

大概住在一块,不应因了一只死熊而争斗,这是不对的,以后要和气相处,义气相交才

是!”

绿豆儿跳起道:“最厉害的,你不知道,我在东昆仑,他住西昆仑,我们相差千把里,

平时虽常见面,那是因为打猎认识的,现在他要抢我的熊,我岂能让他?”

尚梅卿道:“只把熊算什么,身外之物,应以这义为重!”

小米粒道:“不,这只熊不似别的野兽,他可以治我娘的眼睛!”

绿豆儿吼声道:“我也是为了治娘的眼睛,才不辞万里找金尾熊的!”

尚梅卿摆手道:“你们不要吵,原来是为了熊胆之故,这样说,你们都是孝子,我问你

们,令堂现住那里?”

两大汉闻言,同时一怔,又齐声道:“最厉害的,你说什么,‘嗨,令堂’,你说江湖

黑话,我们可不懂,‘令堂住那里?’这是什么意思?”

一号大笑道:“傻冢伙,‘令堂’是称呼你们的母亲啊!”

小米粒啊声道:;

“你问我们娘呀,她们住在不远的乡村里,我们到哪里都背着走!”

尚梅卿点头道:“很好,这证明你们孝心不假,不过这熊胆可能对你门母亲的眼睛没有

帮助,不若带我去看看,只要不是眼球陷落,也许我能治好。”

两巨汉闻言大喜,同时跳起道:“能治好我们娘的眼睛,那你就是真正最厉害的了,我

们娘连葯王都说没有救啊!”

尚梅卿道:“谁是葯王?”

绿豆儿道:“就是人称旷古大葯师呀!”

尚梅卿笑道:“原来是那个缺德的老家伙,只怕你们搞错了,他不是不能治,而是你们

没有宝贝孝敬他!”

小米粒道:“他没有要什么啊,他只说叫我们找金尾熊。”

一号道:“你们真傻,那是他赶你们走的办法,金尾熊似近绝种的东西,因之故意骗你

们去找,认为你们找到死也找不到!”

二号道:“他不治就不治,何必骗人?”

一号道:“老大,你也跟他们一样傻,旷古葯师八成知道他们难对付,所以怕麻烦而施

骗!愚弄他们老实人!”

两巨汉跳起吼道:“原来那老家伙是个老坏蛋,下次见到非揍他不可!”

尚梅卿道:“别说了,怏领我们去看你们母亲罢。”

两巨汉连声应是,同时领路奔出,岂知他们脚下加飞,真大出十三号意料之外,只有尚

梅卿似早已料到,只见他微微含笑,紧紧跟着。

说不远,也有七八十里才到一座农村里,村人一见来这么些如飞的异乡客,竟吓得鸡飞

狗跳,全躲起来了!

两巨汉领到一家破屋中道:“最厉害的,你在这里坐,我们把娘抱出来。”

尚梅卿点点头,可是一看哪里有坐处,仅有几节断木头,于是向十三号道:“你们到外

面去罢!”

两巨去后,一会抱到两位老妇人,尚梅卿起身吩咐道:“二位,请将令堂安坐,我好查

看目疾!”

忽听一个老妇问道:“豆儿,这位大夫很年青,你们由那里请来的?该不是行野把人家

逼来的。”

尚梅卿急接道:“二位伯母,小可是自愿来的。”

两老妇闻声,满面含笑道:“原来是位多礼的公于,可惜老身等是老眼,并非疾病,犬

子不懂,硬要治疗。”

尚梅卿听出两老她并非乡人妇,不由一怔,接口道:“那就不要查看了,老眼只是衰退

现象。”

两巨大惊道:“不能治!”

尚梅卿道:“凡葯不能治,我有仙葯,快来接过去,你们母亲各食一粒,三日后,即可

复明。”

两老妇闻言一惊,同时声道:“公子,你是旋风神龙!”

尚梅卿闻言,不由骇然,接道:“二位伯母怎么知道江湖事?”

一个老妇叹声道:“米儿的师傅曾说过,老身们的眼晴,只有遇到旋风神龙才有希望复

明。”

尚梅卿骇然道:“又是这两个神秘人物!”

两巨接过葯丸,各自送到母亲口中,尚梅卿见了起身道:“二位伯母,小可有个意见,

不知二位肯不肯接受?”

两老妇同声道:“公于请说。”

尚梅卿道:“二老复明后,似这样流浪不是办法,如蒙不弃,小可想请二位伯母到舍下

去住,那里有人服侍,同时小可想要二位令郎走正义之路,免得他们落入邪人之手。”

两老妇连声道:“能得公子栽培,老身等感激不尽。”

尚梅卿立向两巨道:“你们听到没有?”

两巨同时点点头,问道:“你家住在那里,只要我们娘的眼睛好了,我们一生愿作你的

下人,你叫我们作什么都答应。”

尚梅卿道:“不要这样说,凡与我的年级差不多的,他都是我的兄弟,我家住在湖南白

马山下,尚家庄就是了,这里有两块银牌,你们拿去作信物,到了自有人安排你们一切。”

两巨接下后,尚梅卿又问道:“你们在越城岭看到过江湖人物打斗没有?”

绿豆儿急接道:“有,那是一月前了,山中来了很多人,为首的是个青年,后来他们围

攻一个老人,在他们口中,称这老人作什么浊世邪神。”

尚梅卿急问道:“结果怎么样?”     

小米粒接道:“老人被围到筋疲力倦,倒地不起,可是那批人又不杀他,仅把他缚起抬

走!”

尚梅卿点头道:“我明白了,后来他们向什么方向去了?”

绿豆儿接道:“向东方下山去了。”

尚梅卿道:“谢谢你们,我走了,你们过了三天再动身。”

他接着向一号道:“你留下几绽银子给他们作路费,我们快追!”

一号留下三绽银子给两巨后问道:“大哥,追谁?”

尚梅卿道:“敌人不杀我岳父,那是拿他作人质,八成要威胁我,我们向东查去。”

二号道:“大哥是不是地狱鬼王派人下的手?”

尚梅卿摇头道:“鬼王尚未把我看重成对手,这是白骨门人物下手的,凡用胁迫手段

的,他的力量处劣势才施这种手段!”

他们说完,立即告别,趁天要黄昏时奔出乡村。

一夜未停,天亮竟到了两粤边境的苍梧城。

进城吃过早点后,刚刚走上街,一号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一闪,其快真正如电,不由回头

道:“大哥,我看到天目掌门祝电疾!”

尚梅卿道:“看清楚没有?他还有脸再入江湖?”

一号道:“确定是他,不知为何闪避?”

尚梅卿道:“如果是他,那就是因为我激出他的天马秘籍之故,不好意思再见我们。”

二号郑重道:“大哥,会不会浊世邪神有关连?”

尚梅卿道:“假使没有关连,那就是他一直存了对我报仇之心了。”

三号道:“大哥,我们大家易容分散查查如何,如果凭他一人想报仇,那他岂非作梦,

八成有了同谋之人了。”

尚梅卿点头道:“两人一批,我们在勾漏山会面!”

一号立向大家道:“十至十三不必易容,祝电疾不认识你们,如果见到一个三十上下的

青年,先勿惊动他,只盯着暗查。”

十号问道:“他刚才穿什么样的衣服?”

一号道:“还是他过去穿的一样,蓝头巾,黄儒衫,刚才见他背上多了两把长剑,此人

功力是超一流,不可大意。”

十号道:“就是特一流又怎么样?总之我们不动手就是了!”

尚梅卿轻声向大家道:“你们时时提高玄功,当心毒王的天毒神针,我先走了。”

十二、十三两号立即朝一条巷子里走去,出苍梧东门,过了河,顺着大道奔,一路上竟

看到不少武林人。

离城约有二十里,忽见道旁有人闪出向十三号这:“龙字请停!”

十三号一看是个手拿银牌的老人,不由一怔,急向十二号道:“是于仲老!”

二人迎上问道:“于老为何在此?”

老人轻声道:“岐山双仁丁二、马一良等都在此,请问太子何在?”

十三号道:“大哥与我们刚由苍梧城分批出动,约定在勾漏山会面,于老有何事故?”

于老人道:“我们老龙字令已有二十几个了,他们都是地狱鬼王压迫之人,现在仍卧底

魔掌之中,准备等太于大举发动时起而响应,希望二位老弟转告太子!”

十二号道:“大哥现在为了浊世邪神大伤脑筋,无暇向鬼王发动。”

于老人啊声道:“浊世邪神怎么样?”

十二号接道:“失踪了!”

于老人跳起道:“对方是谁尚未查出?”

十二号点头道:“于老有什么发现?”

于老人立即道:“二位随老哥我来!”

二人随他奔向侧面树林,不久到了一座山坡后,立见那儿坐着四个人,原来竟是关建

平、敖占魁、丁二、马一良等。

四老一见二人,同时起身招呼道:“二位老弟,令主来了!”

十二号笑道:”

“不久就会见面!”

关老人向于老人问道:“于老二在什么地方见到十二、十三两兄弟?”

于老人道:“他们在大道上行进见到的,诸位,我见到可疑之事,恐怕是与令主有关

了。”

马老人怒问道:“有关什么?”

于老人道:“令主岳丈浊世邪神失踪了,我们看到几个青年男女八成与此事有关。”

十二号急问道:“一批青年男女?”

于老人点头道:“是的,我们见到四个青年男女,他们带着四个大汉抬了一口大木箱,

不知箱中装的是什么?”

十三号怒问道:“四个青年男女是什么样于?”

丁老人接道:“女子虽美而妖騒,三个男青年中有个断了一臂。”

十二号跳起道:“断臂的可能是棺材蛇索魄,女的必为美人蛇阴泉花,他们在什么地

方?”

敖老人跳起进:“正是向勾漏山方面而去!”

十二号道:“我们快追,八成是他们干的。”

十三号道:“烛世邪神的功力已超一流,凭他们怎么行?”

十二号道:“假使再加上祝电疾,也许有老的呢?”

十三号道:“难道木箱中抬的就是浊世邪神?”

十二号道:“这还要问,快追!”

五个老人同声道:“不要急,追急了怕他们害死独世邪神,我们小心盯着,最好暗中下

手,先夺到木箱才公开交手。”

十二号道:“五老是老经验,此话很对,我们以先不露面为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