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七十章 神秘之女

作者:秋梦痕

尚梅卿立向大家道:“诸位请听着,我准备了七十二根竹根,无分老少,每人拿一根,

人数不足时,留下的看有多少,再重新多拿一根,总之以拿完为止,分七人一组,行动时成

七星形,停止也以七星形。”

老穷神问道:“这作何用?”

尚梅卿道:“这是小形北斗阵,或行或止,甚么邪门都不能看到,同时竹棍可御盲门宝

杖攻击。”

三绝书生惊奇问道:“你在竹杖上施了名堂?”

尚梅卿点头道:“晚辈预为施了点小小手脚,不过千万勿变阵形,否则原形必露。”

野参王问道:“我们拿了竹竿就可离开此林?”

尚梅卿道:“任何地方都可去,说话用传音,此阵不能隔音!”

大家深信不疑,立退到后面,各拿竹竿一根,分派人数后,各组先后离开去了。

尚梅卿留下十至十三号,加上老穷神和三绝书生,也是七个人一组,不过他们暂时未

动,有心等盲目门发动再看情形,这时天已大亮,可是谷中空地依然不见一个活人了

全谷没有一点声音,不知者必定疑为是座死谷,谁知谷中,却隐藏着上千的武林高手。

忽然之间,耳中已听到异击呼呼了!三绝书生突地跳起道:“盲门动手了!”

老穷神道:“这是在谷东林中传来,那正是地狱门人物藏身之处。”

尚梅卿道:“早得很,我们再等一会,等到大混乱才出去。”

他们这一组在未动身之前,并未按阵势坐着,不过他们随时都提高功力以防不测,尚梅

卿刚刚说完时,忽然看到一个黑影在侧面闪了一下,他立即向大家未意,同时沉声问道:

“什么人?”

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的发出道:“不是一面之识的人了,老弟,智者千虑,必有一

失,你在这里打定袖手旁观的如意算盘,却没有想到府上几乎第二次烧杀一光了!”

尚梅卿闻言大惊,急急问道:“前辈,难道真有其事?”

那暗中人郑重道:“老朽一生无戏言!”

老穷神接口道:“谁能相信?”

那人冷笑道:“吃四方的,那你就详细听着,邪门人物没有死人,浊世邪神是怎么脱险

的?尚小子难道不清楚?”

尚梅卿道:“家岳说是施缩骨功脱离金钢网的!”

那人冷笑道:“毒王,白骨今主,轮回教主,天目掌门祝电疾不是死人,他们把浊世邪

神囚进金钢网,岂能让他脱身?那是故意装作不知,存心让他脱身!”

尚梅卿道:“那是什么用意?”

那人赫赫笑道:“主意是祝电疾出的,他本来要拿浊世邪神作人质来威胁交两件东西,

可是后来想到你机智绝伦,这计使不通,同时又得另一件消息,因此才改变策略故意放

人!”

尚梅卿道:“另一什么消息?”

那人道:“梵王剑心法藏宝图。”

尚梅卿道:“该心法与放人有什么关系?”

那人道:“梵王剑心法藏宝园落在你的手中,只怕你自己也还不知道。”

尚梅卿噫声道:“这个奇了,地狱鬼王也认为落在我的手中, 所以派人向我下手,其

实我那有什么东西?”

那人道:“你在闽中有得到一双珊瑚马?”

尚梅卿道:“有的,那是一个山东渔夫从无人岛捡来的!”

那人道:“地狱鬼王之所以要捉洞庭帮帮主,那也是为了这匹珊瑚马,可惜那唐齐云什

么不留,单单把珊瑚马留下,还在马上刻了字,目的使人知道他失踪之谜,渔人得了珊瑚

马,结果马又落在你手中,更可惜你也在梦中,又把珊瑚马留在家里,这一切,邪门都探明

白了,可是不知你家在什么地方。”

尚梅卿骇然道:“白骨今主放了家岳,他们在暗中跟着到了我家?”

那人道:“你明白了,不过白骨令主不知你就是当年被他们害死的尚南基之于,现在他

们全明白了!”

尚梅卿道:“他们在我家盗走了珊瑚马!”

那人道:“不但盗走珊瑚马,还想再将你家来次血洗,可是他们被你两妻以神魔玄剑杀

得大败,几乎全倒下了!”

尚梅卿深深吁口气道:“好险,现在他那去了?”

那人道:“他们知你是旋风神龙,甚至知道你是尚南基之子,现在寝食不安了,如不出

老朽所料,他们必除了祝电疾,八成会拿珊瑚马去献给地狱鬼王求靠山!”

老穷神大叫道:“你是‘宿命通’乐天堂!”

那人哈笑道:“吃四方的,给你听出声音了,那就再见!”

尚梅卿急叫道:“前辈,慢走,晚生还有话问!”

那人笑道:“不必问,我告诉你,鬼王不会来和盲门决斗,他要把梵王剑练成了,才肯

大干。”

尚梅卿不信道:“东面林中早已干上了,现在似更紧张啦,盲门的宝杖声越来越多,现

在又听到叮叮当当的什么铃声铜声似的,那又是什么玩意了,八成是鬼王到了。”

暗中老人道:“不但鬼王未到,连鬼王全部亲信都溜出谷去啦,盲神是鬼王的生死大

敌,盲门的弱点鬼王全知道,他们就利用弱点逃出谷去的。”

尚梅卿道:“盲门什么弱点?”

暗中人道:“这还要问,当然是看不见呀!”

尚梅卿笑道:“盲门以耳代目,比不瞎的还灵管。”

暗中人道:“眼睛尚且可容易受欺骗,何却耳朵,鬼王手下都带有十几只大小铃子,一

遇盲门人物时,他们把铃子挂在树上,风吹林动,群铃齐鸣,盲门人物全被钤声捣乱,耳朵

再也察不出敌人的行动了,现空中起了几十支宝杖,东面林子被打得技飞干折,尘土冲天,

可是连一个鬼王手下也未打死!”

尚梅卿骇然道:“竟有这种事!”

暗中人道:“鬼玉手下这一捣乱,不但他们走了,居然连其他各路也溜出谷去了,目前

谷中只有你们的人,你们还等什么?”

老穷神道:“宿命通,盲门人物呢?”

暗中人道:“他们一怒,全部出动追击,现在宝杖声寂了,八成都去了,你们还不走,

等在这里作什么?”

三绝书生向老穷神问道:“前辈,宿命通不就是宿命判吧?”

老穷神道:“老弟,你这称呼,不嫌多礼了,以后不可,梅卿叫你是前辈,而叫我又是

师兄,今你叫我为前辈,这一来多么别扭,你就叫为老要饭的罢。”他顿了一下又道:“宿

命通是乐天堂,宿命判是游三界,提起五十年前‘两不斗’,你也许会记得,他们两个也就

是现在的两个。”

三绝书生啊声道:“刚才出声的就是当年‘两不斗’之一啊!”

老穷神道:“他们一生不打斗,但对正派武林帮助不少,通风报信,隐语示警,不知救

了多少人!”

尚梅卿笑道:“这宿命通算是第四次对我有好处了,但宿命判我还未会见一次呢?”

老穷神道:“你没有危险时,他是不会见你的?”

尚梅卿回头向十号道:“你们四人去会一号等,叫他们展开追查白骨令主等人,我与鱼

老穷神去追鬼王此魔一旦得到梵王剑心法,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十号领着十一、十二、十三号去了之后,老穷神就向尚梅卿道:“要查鬼王不是一件易

事,我还是与你分开,你只与鱼老走一路就行,同时告诉你,鬼王绝对不在海上,也不会在

西南各大山脉,你要特别注意东北,刚好鱼老是北方通,他会领你查寻到最冷僻之处。”

鱼老人道:“老哥哥一人不太单了么?”

老穷神笑道:“穷家帮的耳目多,只避不拼,不会有事情,我要饭的也许找到野参王作

伴北上呢。”

尚梅卿道:“那师兄就请走罢,顺路的话,到弟家里去看一下。”

“一定去,也许还要住上几天享享福。”

分手后,三绝书生即领着尚梅卿向东走,一路出谷,真的未见一人,离谷十余里,尚梅

卿一看日正当中,笑向三绝书生拍拍肚子道:“老哥哥,离镇市还有多少路?”

三绝书生笑道:“想吃东西恐怕尚要走一个时辰,勾漏山地盘不小哩!”

尚梅卿道:“猎户也没有?”

三绝书生道:“过去百年,勾漏派不允许猎户住往山中,现在勾漏派灭亡了猎户仍旧不

敢入山。”

尚梅卿道:“勾漏派是邪门?”

三绝书生道:“邪是不邪,但很霸道后来峨嵋派打垮了,目前虽尚有继承人,不过已流

入纯黑道了!”

尚梅卿道:“他们在那里?”

三绝书生道:“不敢明目开山,偷偷的东走西藏,我知道他们的掌门人住在六万大山里

面。”

尚梅卿道:“那是有名无实了,这一派听说曾经轰动武林几十年。”

三绝书生笑道:“勾漏派也许是名字不利,兴衰互见,每次兴起都不长久。”

正谈着—忽见前面现出大道了,三绝书生笑道:“这是容城和北流城之间的官道,你要

吃东西,大道旁有路店,如想好吃的,离北流城也不远了。”

尚梅卿道:“那就干脆到北流城去罢。”

二人刚踏上大道,三绝书生似看到什么而怔了一下,尚梅卿一见!立向容城方向一看,

立笑道:“老哥哥,你对那女子有异感?”

三绝书生点头道:“不是有什么异感,刚才她在注意我们出现!梅卿,她有多大年

纪?”

尚海卿笑道:“最多不出三十!”

三绝书生道:“表面你看得正确,实际不知她是老还是少!”

尚海卿轻声笑道:“姜还是老的辣,这就不必过问了,记住她是神秘角色就是了,武林

人的功夫,变老容易,变少难。”

三绝书生道:“她似有意向我们赶近了,当心她是地狱的的绝顶高手!”

尚梅卿道:“地狱门除了鬼王,两相、诸将,未听有女中绝顶高手!” 

距离近了,那女子的面目更认清了,三绝书生忽然啊声道:“是她!”

尚梅卿笑道:“是谁?”

三绝书生道:“我去年见过她,她叫玄关!”

这时已听那女子招呼道:“前面可是鱼老?”

三绝书生停步回头,哈哈笑道:“玄关姑娘,竟还认得老朽!”

那女子长相不美,也许非本来面目之故,但很闲静,只见她穿着朴素,背背一口长剑,

连尚梅卿也看不出她有多深的功力!

三绝书生接着问道:“姑娘,此去那里?”

玄关女叹声道:“晚辈有个同门姐妹被邪门捉去了,半年来亳无下落!晚辈只有四出寻

找,今与前辈相遇,希望助晚辈一臂之力。”

三绝书生问道:“已知敌人是谁了?”

玄关道:“虽不能确定,但八成是地狱门中人物捉去了。”

三绝书生闻言一惊,忙给她介绍尚梅卿道:“姑娘,这是尚公子,只有他能助你!”

玄关连忙拱手道:“尚公于,初次见面,怎好启齿?”

尚梅卿笑道:“同属武林,理应相助,不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