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七十一章 十五金钗十五龙

作者:秋梦痕

玄关见他面有难色,不禁问道:“尚公于有何为难之处?”

尚梅卿道:“在下不知贵同伴是个什么样子,一旦见到如何认识?”

玄关道:“这容易,我与公子同行就是了!”

尚梅卿闻言,更加尴尬了,但又不好说出口!

三绝书生生会意,笑接道:“梅卿,有老朽同行,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玄关闻言啊声道:“尚公于,我绝对不会使你拘束的,一路上你请放心。”

尚梅卿点头道:“不是在下不方便,而是姑娘不方便!好在有鱼老同行。”

午后一刻进了北流城,三人走进一家馆子吃了东西,接着就向东行。

一路上,向梅卿用尽方法都无法把玄关的神秘揭穿,他与三绝瘾生始终摸不清玄关的底

子,但又不愿示弱直问,不过有一点可靠,那是玄关绝非邪门人物。

过了两广交界之地时,尚梅卿忽然发现空中有只怪鸟,不由噫声叫出!

三绝书生和玄关女在前,闻声回头问道:“什么事?”

尚梅卿道:“你们看高空,那是什么鸟?”

三绝书生抬头一看,只见其鸟大如颓鹫,既非鹤,又非鸶,不由也奇道:“中原内地那

有这种怪乌?”

玄关看后笑道:“这是一只‘鹫鹏’,此鸟追了我好几天了,现在又在头顶上空,八成

有名堂!”  尚梅卿笑向三绝书生道:“老哥哥,久闻你独弦音杀是武林一绝,能百丈之

外杀死猛兽,眼前当可露上一手了。”

三绝书生笑道:“此鸟来历不明,恐怕冒失不得。”

玄关女道:“这只鹫鹏就算不是邪门驯养,他也是只食人凶禽,正派人物绝对不会养这

种凶物!”

三绝书生闻言,慢慢将类似琵琶乐器取下,笑道:“他飞得太高,只怕老朽功力不

及!”

玄关女道:“你老可施反光传音之法,现正阳稍斜,看准那鹫鹏盘旋到阳光射线之下时

发裂音杀之功,这比平杀劲强。”

三绝书生哈哈大笑道:“原来姑娘竟是此中高手!”

玄关女笑道:“倒被前辈取笑了。”

三绝书生道:“老朽岂能取笑姑娘,相反欣逢内行啊!”

尚梅卿急催道:“老哥哥快,鸟飞到太阳光线内了!”

三绝书生应声弹指,突然锵的一声!

空中怪鸟似受了猛烈一击,两翼一翻,如翻车轮!滚滚而下,可是落到一二丈时,讵料

它竟又冲空而起了,不但不逃竟向三人头顶盘旋而来!

三绝书生骇叫一声道:“震它不死!”

尚梅卿道:“这鸟不但有了修练,而且是经过特别饲养的,刚才向下落时,好似他瓜上

还抓着什么东西!”

三绝书生道:“刚才我用的是很少施用过的杀香,就是普通高手也得五藏靡烂,可是竟

震它不死?”

玄关女忽然从衣里拿出一支五寸余长的王萧,只见她向三绝书生逍:“前辈,再来,我

们双杀合击,看看它能逃过没有!”

三绝书生惊奇道:“这是音杀最高玄妙,老朽能嘛?”

玄关女道:“你老别客气,三绝书生从何成名,不绝又焉得轰动武林?”

三绝书生笑道:“姑娘过奖了,请!”

二人同时发出音杀,独弦拨动,萧声随起!

尚梅卿抬头一看,突见那只大鸟如遭重击,坠如流星!竟恰好由头顶而下。

大出意料之外,眼看只距地面二十余丈时,猛的又见它冲空而起,不过这次似有件东西

落下!

尚梅卿细心一看,那件东西就在前面草地上,他立即闪出!

三绝书生和玄关女一见合击仍不能将它击落,这时都骇住了,怔怔的发了呆!

“二位怏来看,这真是只凶鸟!”尚梅卿在草地上招呼。

二人被叫惊醒,同时奔去,问道:“是什么?”

尚梅卿道:“是一条小孩子的小腿,这鸟竟杀婴儿!”

三绝书生道:“那鸟已练成金刚之体了!”

尚梅卿主由他手中接过独弦琴,面色严肃的道:“此鸟不除,不下于魔!”说着扣指一

弹!

琴弦声起,俄而空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怪鸣,那只大鸟陡然自云中落下!

三绝书生一见骇然,忖道:“他不但懂得音杀,竟是绝伦的高手!”

玄关女奔出十丈外,立将那只大鸟拖到笑道:“尚公子这一手以至绝境了,我们真是小

巫见大巫!”

尚梅卿叹道:“在下这是第一次用音杀,侥幸成功耳!”

三绝书生一指大鸟道:“此鸟足有百斤,无怪其飞在天空尚有那么大。”

尚梅卿道:“弃之荒野罢,留在路上不免惊世骇俗。”

玄关女道:“留下也好,让人也吃吃它的肉!”

刚说完,突然人影闪动,讵料立现老年盲人数位,竟把去路截住,同时听到一声冷笑

道:“是谁杀死本门异禽?”

尚梅卿豁然明了啦,忖道:“这鸟是忌世盲门所养”急接道:“食人之鸟是在下杀

的!”

来的是四个老盲人,只见其中之一大怒道:“杀死畜牲算什么英雄?”

尚梅卿沉声道:“养着凶禽害人,你们下一世还要变瞎子!”

四个老瞎子闻言同声大吼,袍抽挥动,突然出现四根金色宝杖,如电围上尚梅卿,势加

排山倒海攻上!

尚梅卿依然空手赤掌,他不但不亮出金仙神剑,甚至连反击都不出手,只见他步法微

妙,身如流水行云,尽在四个老一同人之间闪来闪去同时向三绝书生和玄关女道:“二位,

离远一点,我倒要看看盲门高手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他们居然比睁看眼睛的邪门还凶残!”

四个肓人招式奇绝,功力确是非同等闲,可是他们这下大出意外,竟连边都摸不到。

他们虽然摸索攻敌,然而互相配合严谨,一点空隙都不放过,如不是尚梅卿那连十招都

逃不过。

三绝书生看得惊讶不己,轻声向玄关女道:“姑娘,盲门武功确是绝伦啊!”

玄关女道:“这还是第三流的,如果瞽目四老,即你我立身之处都如山压力,这次他们

尝到苦果了,看情形,他们已换了好几套功啦!”

三绝书生道:“江湖上为何从未提到这一门人物呢,老朽还是第一次见到!”

玄关女道:“他们绝少在武林露面,这次必为地狱门出现江湖而牵动出来。”

正说着,忽听其中一个老肓人大叫道:“弟兄们,天罗宝杖!”

这一声叫,四个盲人一齐闪开,突然异声大起,只见他脱手抛杖,空中金光闪印!尤如

四条金蛇飞舞,真如天罗下罩,威力又自不同!

玄关女一见,娇声叱出,竟已拔剑祭起!

她这一祭飞剑,三绝书生不禁惊叫道:“降魔神剑!”

尚旋卿抬头一看,发现四根宝杖全被一团银光托住,不但压不下来,甚至被凝结似的!

他微微一笑,反而轻松的走近三绝书生道:“儒家至宝原来落在玄关姑娘手中,武林一点风

声都没有。”

三绝书生传音道:“老弟,这女子愈来愈莫测高深了!”

尚梅卿传音笑道:“你老放心,她虽是运功力易容的,但绝非邪门人物!”

这时四个老瞎子似已黥驴技穷了,显然功力已运至极点,再无增加了,一个个满头大

汗,气喘发抖,大有不胜负荷之势!

尚梅卿忽向三绝书生道:“老哥哥,你看,这四个凶瞎子,还想争强逞狠,居然不肯罢

手,再有一刻,他们非脱力死亡不可!”

三绝书生道:“管他,失明之人尤且如此,假设他们不残废,那不飞起吃人不可。”

尚梅卿道:“杀死四个残废人,将来我们会遗笑江湖……”

他接着向玄关女人道:“大姐,算了罢,何必与这种人一般见识?”

玄关女娇声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只见她只手合十向空一推!突然听到空中发

出一击巨震,四根宝杖竟被宝剑绞成数段落下!同时那四个老瞎子竟一齐张口喷血!踉跄的

倒退了

玄关女似气尤未消,娇声叱道:“饶你们不死,怏回去告诉盲祖,如不服气,叫他来找

我!”

四个瞎子无力容话,只是低头喘气!

玄关女向三绝书生道:“前辈,我们和尚公子走!”

三人离开当地后,尚梅卿笑道:“玄关大姐,盲门武功是何来路?”

玄关女笑道:“尚公子,你别考我,你早已看出了!”

尚梅卿笑道:“也许未看准哩!”

玄关女道:“没看准?那你不会叫我饶那四个瞎子,不过我告坼你,盲门必如影随形的

来找我们的麻烦!”

三绝书生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武功?”

玄关女道:“你老可问尚公子这位无所不知的大行家呀!”

三绝书生笑问尚梅卿道:“你说呀!”

尚梅卿笑道:“那是‘天残地缺’秘录,不过尚未练到臻境!”

走了两天,这是清晨时刻,前面有座高峰挡道,三绝书生笑道:“我们到了贺境云雾山

了。”

尚梅卿忽然听到不少女子的娇叱之声,似是发自那座高峰上,不由骇然一怔!

三绝书生噫声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玄关女似所有悟,急忙抢先向高峰奔去,奔出又回头道:“二位快来!”

三人奔上高峰,触及十三对男女青年杀得天翻地覆,激烈绝伦,三绝书生一见大惊

“那是十三个什么女子?梅卿,快叫十三龙住手,不要有误会!”

原来男的一面是十三龙,尚梅卿居然带笑道:“让他杀!看情形是棋逢对手!”

玄关女也轻笑道:“这批丫头今天遇到硬的了!”

三绝书生问道:“姑娘认得她们?”

尚梅卿插嘴笑道:“少了两个,那两个那里去了?”

三绝书生道:“她们到底是谁?”

尚梅卿道:“十五金钗!是一批泼辣的妞儿!”

三绝书生道:“当心他们有伤亡!”

尚梅卿笑道:“十三龙随我这几年来,一切都有分寸了,眼前之事,八成是妞儿撒野所

引起,你老看看十三龙,他们只运出七成功力,一个时辰后,妞儿们会自知不对而收手的,

我们走罢,使她们看到时,那就会真拼命!”

玄关女笑道:“你不出面叫停?”

尚梅卿道:“不打不相亲,叫什么停?”

玄关女啊声道:“你成了什么心?”

尚梅卿笑道:“在下早已替他们建筑安居之处了!”

玄关女轻笑道:“你真是有心人呀,不过女的方面有十五个,还有前个岂可落空?”

尚梅卿道:“我也有十五个兄弟,另外两个已成为南疆总兵,不过这批好事,得请大姐

从中撮合为最好!”

玄关女道:“你认为十五金钗肯听我的?”

尚格卿神秘笑道:“她们不会听别人的,尢如十三龙听我的一样。”

玄关女噫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尚梅卿轻笑道:“在下有预感罢了!”

三绝书生道:“那就留下玄关姑娘在此,我们先走一步不更好?”

尚梅卿点头道:“当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