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七十八章 凭一发而知地踪

作者:秋梦痕

东方惊艳哪肯停步袖手,玄关女劝她不住,还是赶上城墙,时当三更,城墙上举目全是

黑影,可是妖女没有一个出击,娇叱和喝驾的尽是十五金钗和十五龙。

刚刚踏上城梁,立有几个妖女扑到,但被立关女挥剑挡住,一个也不许接近东方惊艳姐

妹,她的功力深不可测,金梦薰看到她手起剑落,立有三个妖女惨叫倒地,简直看不出她是

怎么杀的。

金梦薰走近东方惊艳笑道:“她比我们强多了!”

东方惊艳笑道:“不然怎称得上神秘女神?”

金梦薰笑道:“她比姐真的大一岁?”

东方惊艳摇头道:“等梅卿和她成婚后才知道。”

金梦薰道:“梅哥怪她多事哩,同时还怪皇上!”

东方惊艳笑道:“只要有适合的,再多几个我也作主,有皇上作后台,我不怕他不答

应。”

说话之间,突贝远远的城外飞来两个小孩,只见是一男一女,金梦薰一见,噫声道:

“那不是飞凤和雪鸿!”

言谈之间,两小已到玄关女身前,只见飞凤大叫道:“阿姑,交给我,凭这几个妖女何

劳姑姑动手!”

七个妖女,有两个去接应同党去了,五个中又被立关女劈倒三个,剩下的两个虽较强

劲,但她们哪是玄关女的对手,被迫退出城墙下去了,玄关女一见两个小孩,娇声叱道:

“你们又逃出来了!”

飞凤神气道:“什么话,是妈许可的!”

玄关女哼声道:“你们撒谎!”

雪鸿接道:“阿姑,是真的,妈也来了!”

玄关女惊声道:“你妈从不外出?”

飞凤道:“不信你看,妈和爸现在城外杀敌!”

这时东方惊艳走近笑道:“凤儿,城外那屋上是你妈妈?”

飞凤和雪鸿同声叫道:“师母,是啊!”

金梦薰接口笑道:“好在你们又多了个师母了!”

雪鸿娇声笑道:“刚才听爸和马谈过,姑姑许配师父了,我们真高兴!”

玄关女喝道:“谁要你们高兴,大声喊叫的,火起来我揍你!”

飞夙一伸舌头,溜开作个鬼脸道:“在家里也凶,出来还是凶!”

东方惊艳格格笑道:“原来你们怕姑姑!”

玄关女道:“世间的小孩子,没有比他们两个更坏的,这次回去更要飞起吃人了,梅卿

教他们的东西,居然要和母亲过招哩!”

金梦薰笑道:“梅哥从来没有亲自教他们,那是我和惊艳姐代教的!”

玄关女道:“你们也不好好管教他们,这次回去,他们竟先闹白骨岛一场才回家,害得

我们日夜提防白骨岛人捣乱!”

飞凤接口道:“现在不要担心了,白骨令主和他义女婿毒王已被师父打得抱头鼠窜,如

无他们的阴磷隐身发逃走,这次非被师父捉住不可!”

东方惊艳讶然道:“你说什么,你看到师父打败白骨令主?”

雪鸿接口道:“是的,我们来时、在鄱阳边看到师父动手,但不敢叫,后来师父飞落湖

中去了!”

玄关女道:“难怪鬼王和双相没有亲自来,那是被梅卿搜查得不敢露面了,今晚加紧动

手,先

(缺两页) 

“不是放走,是她们施展‘黄沙鬼阵’逃脱的,我们全被一阵浓厚的黄沙所罩住,运尽

功力也看不出妖姬的影子!”

玄关女道:“那十女一定为鬼王最得力的近身妖姬,否则,鬼王不会把救命之法传给她

们的。”

忽然有人自芦苇中飞出道:“你猜得不错,那是鬼王十大宠姬!”

金梦薰惊叫道:“梅哥哥,你在这里!”

跳出的是尚梅卿,只见他道:“今晚好险,我被鬼王诱进湖心,几乎被围得冲不出

来!”

玄关女惊问道:“你与鬼王动过手?”

尚梅卿道:“武林只知鬼王最高手下是地狱双相,讵诅料有重要手下在他身边,那是他

十大幻身,功力邪门,都仅次于鬼王,较双相强多了!”

老穷神大惊道:“他们尚在湖心?”

尚梅卿道:“刚刚逃走,他们意外的藏在一个毫不使人注意的小小岛上,我每次搜查,

每次都没有上那小岛,直至四更,我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浪笑之声起自那小岛上,及至查

去,原来他们正在作乐!”

玄女关道:“你如何冲出来的?”

尚梅卿笑道:“今晚如凭金仙神剑想得手,那真危险极了,他们男男女女全是赤躶露

体,神剑通灵,竟不往下飞,显然怕污,同时他们都练了至阴之功,十三把极阴之剑,竟把

我神剑托在空中,加上他们施展‘黄沙鬼障’,连我的目光都只能看到黑影憧憧!”

老穷神道:“后来呢?”

尚梅卿道:“我一看情势恶劣,随即施出‘大罗天身发’,全凭双掌胡乱冲劈,硬给也

门一顿普通武林的打法,讵料反收到极大的效果,他们大吃一惊,全部逃进湖水下去了,我

在湖水中又追赶一阵,可是追此失彼,无功而回。”

老穷神道:“这又难以找到他们的去向了!”

尚梅卿笑道:“现在他们想要照从前一样神出鬼没可就万难了,我在湖水下本可杀死左

鬼相,然而我没有下手,只在他身上留了一点东西,除非鬼王将这个家伙杀了,不然他就是

我的引路人!”

东方惊艳道:“他自己不知道?”

尚梅卿笑道:“他知道,可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作用,然而他想去掉那东西时,那他就是

自杀,章家伙绝对不是自杀那种人。”

玄关女道:“目前如何行动?”

尚梅卿向鬼灵精道:“小空回城去,火速把他们全叫来!”鬼灵精应声去了之后,尚梅

卿接着向老穷神道:“师哥,老一辈的,除了你和黄老大哥,三绝书生,其他的请自使,我

走了之后,师兄和黄大哥带领十五金钗和十五龙一直北上到黄河边哲停,地点是孟津渡。”

老穷神道:“为什么一去如许远?”

尚梅卿道:“我把皇上送到信阳,估计贺柬扬单八奇要七天才能过黄河,这段时间防备

鬼王派人追上暗刺,估计师哥到了孟津时,皇上顶多只过黄河半天,师哥应在这时拦在河南

岸防止敌人追上,同时鬼王先亦由这方向逃去了。”

野参王追问道:“你们呢?”

尚梅卿道:“我们紧追鬼王后面!倒看他窜到什么地方去。”

二老同声问道:“你要马上走?”

尚梅卿点头道:“是的,地狱门正在向安徽行进中,目前仍远未散开!”

金梦薰道:“我们追上仍无法动手奈何?”

尚梅卿道:“我另有策略!”

说完向玄女关道:“你们三人带着凤儿和鸿儿在我后面跟着,一旦见我有察觉时,立即

就停止,白天不要紧,晚上说话都要小心,鬼王确是江湖上第一个狡猾的东西,同时也阴险

至极,他有克制女人的最高邪功,一旦落到他手中那会遭到无法想像的侮辱。”

玄关女道:“你事先想到克制鬼王的方法没有?这个魔头不但对武林不利,最重要的是

他要侵入中原。”

尚梅卿道:“问题是他的‘黄沙鬼障’能使我看不清楚,同时他们又练有极阴之功,至

阴功夫除至阳可克,这倒有方法可想,可是克制之后他们又可逃脱,这办法我还没有最妥当

办法对什。”

老穷神道:“武林功夫不是事前就可胜算的,你要临机应变,你不能久停下去,快点动

身罢。”

尚梅卿道:“好,在黄河孟津渡再见!”

分手后,尚梅卿不知凭着什么,他虽北上,但有时走官道,可是有时又绕小道,有时连

夜赶程,但又有时一天只有走几十里,就这样竟走了二十几天才到河南邓县。

一家子刚刚落店,洗漱、吃饭,连孩子们的衣服都没有换,尚梅卿就突然跳起叫道:

“你们在店中勿动,我出去一趟!”

金梦薰抢先问道:“有什么事?”

尚梅卿道:“他们移动了!”

东方惊艳问道:“他们是谁?”

玄关女道:“当然是鬼王!”转头问道:“你有什么留在左鬼相身上,竟有这样灵敏的

感觉?”

尚梅卿道:“一丝头发!”

玄女同声惊奇道:“只是一根头发!”

尚梅卿笑道:“有很多车情,我都没有向你说,凡是练成大罗金仙录的人,他身上一根

汗毛,一点指甲,都是有奥不可言的作用,在鄱阳湖中,当我接近左鬼相时,本可除掉他,

但回心一想,除他不加留他作引路之人,因之我就拔下一根头发打进他的头上,此后他走到

哪里我都有感觉,方向距离,尤如目见!”

两小跳起叫道:“师父,那真妙极了!”

尚梅卿起身道:“他们在此城北门外十里之处,现又移动了,这时感到并非动身起程,

而是在找地方过夜!”

玄关女道:“那左鬼相不知你在他身上作了手脚?”

尚梅卿道:“他是超等高手,当然在当时是有感觉头顶不对,可是他不会明自这是什么

作用!”

玄关女道:“我们今晚去暗察一下如何?”

尚路卿道:“我就想接近看看了,但不放心离开!”

金梦薰道:“大家去好了!”

尚梅卿道:“鬼王身边没有一个低能人物,去多了一定会察觉。”

玄关女道:“我们的行动,鬼王绝对不知道,留下她们在城中不要紧,我陪你察察

看。”

尚梅卿想了一会才点头道:“那就走罢!”

东方惊艳见他们要走,叮嘱道:“千万勿露面动手啊!”

尚梅卿道:“看一下就回来!”

二人趁黑出北门,走了五六里,尚梅卿立住一下,忽向右面措道:“他们竟落在前方山

中!”

玄关女道:“那山上一定是有寺庙,现在要提高轻功了!”

尚梅卿道:“由地面走,不如御气,空中飘飘而去!5

玄关女道:“御气可以,但我只能急飞,不能缓缓的飘!”

尚梅卿笑道:“我背你好了!”

玄关女呸声道:“别动歪脑筋!”

尚梅卿轻笑道:“你追了我两三年,为的是什么?”

玄关女哼声道:“难道为了背?”

尚梅卿得意道:“抱还不到时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