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七十九章 万里追踪一鬼王

作者:秋梦痕

玄关女举手狠狠的打他一拳,骂道:“惊艳说你不老实,岂知一点不错,快走罢!贪嘴

的东西!”

尚梅卿顺势一把将她搂住,轻笑道:“早知我不老实,偏偏送给我!”

玄关女羞不自胜,但又毫不抗拒,被尚梅卿抱着腾空而起,瞬息之间,落入山口!在落

下之霎,尚梅卿的眼角里映入一重不小的古寺,立即向主关女道:“他们在古寺里!”

玄关女这时早把查敌之事给忘了,依然紧靠怀中,闻言才推开道:“你察庙中有多少

人!”

尚梅卿道:“奇怪,似有一个人在寺中喘气!”

玄关女道:“莫非有和尚遇害!”

尚梅卿道:“反应未动,不知是什么原因!”

他说着猛的一跳,大声道:“不好,可能是鬼王发觉左鬼相身上有毛病了!”

他突然冲出,直朝庙门奔去。

玄关女紧紧跟着,一进庙门,立见佛殿上躺着一人,尚梅卿扑去一看,讵料他大叫道:

“不出所料!”

佛殿上躺着双腿被斩的怪人,这时依然喘声不停,两眼睁着,满头汗如雨下,他一见尚

梅卿,居然强着撑起双手喘叫逍:“旋风神龙,你来了!”

尚梅卿道:“左鬼相,你为何变成这样?”

那人恨声道:“耶律呼没有人性,他把我双腿斩去留下!有意叫你看看他的手段,居然

不念我跟他十几年之情!”

尚梅卿问道:“耶律呼是什么人。”

那废人道:“就是你中原武林所称的地狱鬼王!他本名耶律呼!”

尚梅卿道:“他那去了?”

废人道:“他率领十大化身和右丞去追刺大明皇帝去了。”

尚梅卿冷笑道:“他作梦,可是他为何要对你如此残忍?”

废人道:“你的行动他知道,你一直盯在我们后面,这使他坐立不安,今天天黑之际,

他说我们之间有一人是姦细,于是他施展阴魂搜体法,遍查我们十二男人和十大妖妇,结果

他说我是好细,随即下手对付我!”

尚梅卿道:“你本来是我要除的,可是你之遇害乃为我在你身上作了手脚,现在我对你

不存敌视了,同时你莫怕,我能救活你!”

废人道:“旋风大侠,没有用了,救活我不如让我死去,双腿没有,活著有什么意

思!”

尚梅卿道:“胡说,我要救你就还你本来样子,你被斩的双腿何在?”

废人惊大可道:“大侠,在殿角上,你……你……”

尚梅卿侧顾殿角,确见一双毛腿齐膝留下,急忙闪出拾起一看之余,尚有余温,立叫玄

关女道:“你退出一下!我要施行金仙续断法了,你看着不便!”

玄关女闻言,真有点不敢相信,她一步两回头问道:“不要我帮忙?”

尚梅卿道:“你帮不了忙!”

玄关女退出去后,他把那废人缠着全身的黑布解开,这才发现他竟是个三十余岁的壮

年,长相也不恶!于是他把那人扶坐,交他四颗奇丹,吩咐道:“你吞下丹时,立即运功,

提住丹田真气,等把双腿断处接合时,你猛把真气向下催动!”

那人忍痛会意!尚梅卿又拿出一瓶白色丹浆,很快涂上四处断口,接着就把断处一合,

喝道:“催真气!”

那人将真气一催,讵料奇事出现,断处如被吸住一般,霎时缝合了,骨头筋脉全部自动

连结,肌肉和皮如磁引针,不到半个时辰,那人竟是吁一口气,激动的道:“大侠,再生之

恩,刻骨难忘!”

尚梅卿笑道:“暂勿移动,天亮才能复原!”

庙外玄关女听到里面说话,急急叫道:“好了嘛?”

尚梅卿答道:“还要一会儿!”

他脱下自己的外衣裤,火速替那人穿好,之后才向外面叫道:“你可进来了!”

玄关女入殿一看,不由惊奇至极,问道:“他能起身了?”

尚梅卿道:“要到天亮才能行动!”

不久,他扶起那人在殿内慢慢行动,一直到天亮,那人忽然跪下道:“大侠,小人何以

为报?”

尚梅卿扶起笑道:“不要说这种俗话,不过你自已应考虑如何回去?”

那人道:“我从此不回鞑靼了,这一生要服侍大侠!”

尚梅卿道:“你家中不无亲人?岂可不顾?”

那人道:“小人名坦戈!家中只有一位老母,小人只要暗暗接出来就是了,其他的人都

是番主派下的那我不管了。”

尚梅卿点头道:“你走罢,接到令堂时,可以到湖南白马山我庄上去住。”

坦戈道:“大侠,你要除鬼王,必须要懂黄沙鬼障之法,此法无功可破,只有懂得此功

心法才能看见他!”

尚梅卿道:“如何才能得此心法?”

坦戈道:“黄沙鬼障是地狱门防身最高心法,小人不知自是,愿教大侠心法!”

尚梅卿大喜道:“快把心法背出来!”

坦戈道:“这位姑娘是大伙什么人?”

尚梅卿道:“不要紧,她是贱内!”

坦戈啊声道:“原来是夫人!”他当即把心法念出,又道:“大侠只要练几天就能施展

黄沙鬼障了!”

尚梅卿点点头,问道:“鬼王现由什么方向去了?”

坦戈道:“他要等国内八大神巫到了才一面进行刺杀大明皇帝,一面与大侠决一死拼!

现在估计是去嵩山,他有个徒弟隐居在嵩山一座绝谷之内,其人与少林派一个和尚是表兄

弟!”

尚梅卿啊声道:“那和尚定为‘五灵’了!”

玄关女道:“你怎么知道?”

尚梅卿道:“当年杀我全家的,其中就有五灵在场,他是少林罗汉堂重要僧人,我早就

有心上嵩山向少林掌教要人,可惜一直不得时机,这次放他不得,讵料他竟与鬼王之徒勾

结!”

坦戈道:“中原各派都有鬼王之人,大侠要详细查出!”

尚梅卿道:“你走罢,当心被鬼王心腹发现!”

坦戈敬礼告别之后,尚梅卿立与玄关回城,进了店,正逢大家在吃饭!

金梦薰一见问道:“怎么样?”

尚梅卿道:“大有收获,我们吃过饭就动身。”

吃完所后,玄关女道:“那心法要不要叫两位妹子学?”

尚梅卿道:“她们不是三两天可能练好,时机不多,我两个要同路赶到孟津,一,面加

紧练功,必须要在三天内练成才能助我破敌!”

玄关女道:“我恐怕也不是三天可练成的。”

尚梅卿道:“最低限度你已懂奥妙了?”

玄关女道:“邪门奥妙非常浅,只怕练起不简单?”

尚梅卿道:“容易,我助你演,梦儿和惊艳有小孩,不适宜练,倒是凤儿和鸿儿不碍

事。”

他们吃过饭算完店钱动身,直奔孟津,在路上,金梦薰问尚梅卿道:“梅哥哥,你见到

那坦戈时,忘了问他为什么要用棺材抬着走啊,这是我一直怀疑不释呢?”

尚梅卿道:“这秘密我已在鄱阳揭穿他们了,原来他们的棺村里大有名堂,不仅是睡人

呢!”

东方惊艳道:“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尚梅卿道:“棺材里是两格,一格睡人,一格里又分数小格,其中主要一格是装着他们

地狱门练好的黄沙,这种沙有豆大一颗,用布袋一袋袋的装着,其他有衣包,有食物,他们

不落店,不住民屋,不走大道,甚至不买中原的饮食!”

金梦薰道:“这倒是有其道理,不过他的黄沙有什么作用。”

玄关女道:“现在我也知道了,他们的黄沙等于特制的护身法,这种沙经过练制后,一

旦遇敌,立即散发,沙经大风一吹,霎时化为黄烟,散得多,烟浓而范围愈大,这即为‘黄

沙鬼障’他们在烟里能见敌人,而敌人不能见他!”

东方惊艳道:“烟能持多久?”

尚梅卿道:“持久不难,他们可接着撤出,妙在天风吹不散,现在我和玄关懂得这邪门

的心法了,再遇上就能看见他们。”

两天两夜追到孟津,恰好有老穷神在大道上探望,一见尚梅卿就大叫道:“师弟,你们

来了?”

尚梅卿问道:“皇上过去了?”

老穷神道:“早上过去了,但改了路程!”他轻轻的接着道:“我要贺东扬改坐船,先

顺黄河下放,等到了运河口时再顺运河北上回京!”

尚梅卿道:“这样更妥当!”

老穷神道:“不久前,我们又看到一大批蒙面江湖人,但不见有棺材,相信不是鬼王那

一批,因此没有查问。”

尚梅卿急问道:“他们有多少人,向什么方向去了?”

老穷神道:“他们到达孟津渡稍停又向小道回头走右后方去了。”

尚梅卿立向玄关女道:“是他们,回头奔嵩山去了!”

老穷神道:“是谁?”

尚梅卿道:“就是鬼王,现在他们没有棺材了!”

老穷神道:“他们奔嵩山要攻少林?”

尚梅卿摇头道:“不,他们要在嵩山等后援!你老快回去叫十五龙他们来,我们立即追

上去。”

老穷神不明原因,但又没有时间问了,急急回孟津叫诸老和十五龙十五金钗而去。

尚梅卿不等他们到,接着也转身向右后方小道回赶。

走了数十里,忽见一位少妇由侧面奔出,当道拦着去路,尚梅卿以为是地狱中人,因其

出现的轻功不弱,可是一看她手中抱着四五岁的小女儿,转念即知不对,随即立问道:“大

嫂为何拦路?”

那少妇约有二十八九年纪,长相确有几分姿色,只见她问道;

“公子可是姓尚?”

尚梅卿道:“正是!”

那少妇道:“小妇人乃为天目掌门祝电疾的妻子!”

尚梅卿啊声道:“大嫂有什么事?”

那妇人道:“小妇人现已寻到姐姐,承她不弃,现已同来求见。”

尚梅卿道:“她在何处?”

妇人道:“大侠请稍停,小妇马上请她来。”

尚梅卿点点头,就在道旁停下,只见那妇人奔进侧面山中,不久真见祝大嫂着一个活泼

的男孩走来,只见她远远的就招呼道:“尚公子!”

尚梅卿含笑相迎道:“祝大嫂,你也没有回云中山?”

祝妇唉声道:“冤孽缠身,徒唤奈何?”

尚梅卿介绍三位妻子之后笑道:“祝大嫂,你的心已改变了?”

祝妇唉道:“尚公子,祝电疾又把她遗弃了,那死鬼竟又娶了个妖女!小妇同情这位妹

子,不得不可怜她!”

尚梅卿道:“大嫂可有祝电疾的消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