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 八 章 两帮群豪遇煞星 一条紫影逞英雄

作者:秋梦痕

马征与越强刚刚奔到左侧林前,猛然由林中冲出六个黑影,看还未清、黑影由飞舞蒙蒙

的雪花中向他迫近,无人开口,霎时围攻,六把长剑,如电交织。

马、赵岂能不接,闪避不得,只有全力招架。

大先生一见,面无惧色,仍向前进,且向马、赵斗处直追。

尚梅卿跟在后面,也不劝,只有矮子鬼精灵惊声道:“当心右面雪堆后。”

大先生闻言,回头向尚梅卿道:“贤侄,雪堆后有几个?看势要向我们伏击了!”

尚梅卿笑道:“只是五个三流货,世怕只管前追!”他回头向鬼精灵道:“矮子,右面

雪堆后面那批算你的了,先发制人,难道你要等他们出来?”

鬼灵精轻声道:“马、趋两位被缠住了,先助二人为上。”

尚梅卿笑道:“马、赵武功不在你之下,那六个歹徒经不住,你又何必担心,快,速将

雪堆后几个收拾,前面还多着呢,硬的还没有现形哩。”

矮子闻言扑向雪堆后面,一到大喝:“兔崽子,滚出来!”

伏击之徒闻声藏不住,同声吼叫冲来,施的竟是五把鬼头大刀,鬼灵精一见,立即掏出

两把牛耳尖刀,只见寒光映雪,原来竟是两把锤形宝刀!

大先生一见哈哈笑道:“原来这小于是大闹北京的小神愉!”

尚梅卿笑道:“世伯包涵一点,神愉师徒是江湖出名的义贼!”

大先生笑道:“世伯如不宽恕他,当他在皇库盗得那两把仙牛耳时就陂卅伯抓住他

了!”

尚梅卿啊声道:“矮子闹北京时,世伯也出动了!”

大先生笑道:“他的目的就在皇库,世伯对皇库有责任。”

这时马、赵二人已劈倒三个,但另外三个仍旧死缠不放。大先生看了一会,回头笑问尚

梅卿道:“马征和赵强的武功如何?”

尚梅卿笑逍:“今天来的歹徒,大都分二人可派用场!”

大先生骇然道:“还有小都分是什么货色?”

尚梅卿道:“那是两帮帮主副帮主,堂主之流,人数虽不多,但尽是武林煞星!武功都

在一流以上。”

大先生郑重道:“如此说,世伯这次恐过不了关?”尚梅卿笑道:“世伯放心,真正能

危及世伯的人物尚未到来。”

大先生道:“贤侄说是那个轮回教主?”

尚梅卿道:“只怕不仅一个轮回教主而已!”

这时行至一座崖,俯首下探,猛见崖下尤如两军对阵一般,打得激烈无伦!大先生一见

骇然道““名镖师全出动了歹徒竟有两百除个!”

尚梅卿道:“歹徒的主要人物似尚未参加,世怕要当心了,歹徒主力恐怕是专为世伯而

来!”

立在说话之际,突见高崖下面闪出四条人影,真是箭一般射上崖顶,尚梅鲫一见,闪身

挡在大先生身前,朗声喝道:“什么人?”

上来的是四个五十余岁的老人;他们都是未穿冬衣的人物,在审烈的寒风大雪中,他们

毫无一点冷意,其中一人阴笑两声接口道:“小子,立到旁边去,那位可是姓朱?”

大先生忽然满面威严的叱道:“强徒,你们是何方歹寇?”

那人嘿嘿笑道:“独夫,有人出十万资金买你的人头。”

大先生一拔佩剑,就要亲自动手,但被尚梅卿伸手一栏道:“伯伯,他们只是堂主之

流,犯不若你老自己动手!。”

那人闻言,似感一震,大吼道:“小子,你是那家王子?”

大先生忽然大笑道:“歹徒,这是老夫义子!”

那人全笑道:“老官,你不称孤道寡了?”

大先生叱道:“歹徒胡说,你看错老夫是什么人了,梅卿,还不下手!”

尚梅卿有点莫明其妙,闻喝之下,无暇去想,取萧在手,朗声应道:“伯伯请退后,免

被他们的狗血溅坏你老衣服!”

说话之间,铜萧如电缈出,脚不动,身不起,每点一次,萧中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如

蛇、伸缩之速,目力难见,他的动作快,四式一气,敌人连闪避之机却来不及,那更谈不上

接招了,接看四声惨叫发份,同时四个身子向后一倒,噗噗,全都滚下崖去了,这不像打

斗,简直是玩法术!

大先生一见,连他也大吃一惊了,居然张口给舌!

尚梅卿转身叫道:“世伯,快离开这里,马上有更多歹徒上来!”

大先生被他拉得后退,几人进入树林,尚梅卿一看林木浓密,又被大雪覆盖,急急轻声

道:“世伯,这里可以躲一下,千万不可出来,我下崖去助众镖师一阵!”

大先生一把拉住道:“贤侄,地面有脚印,歹徒会发现的!”

尚梅卿道:“不会,时已近黄昏,加上雪花纷纷,同时小侄不会让歹徒有机会上来!”

大先生道:“那你不可久打!”

尚梅卿道:“是的,小侄只找其主力下手,现已收拾四个,如再收拾几个歹徒就沉不住

气!”

尚梅卿去后,不久就听到谷中!崖下,立起狂喊之声,大先生闻声有异,他自恃武功,

竟不肯藏躲,居然又奔到崖缘去看!但一听就听到崖下狂声更急,耳中竟只听到四个字,连

镖师的声音也相同。原来敌对双方都大叫“旋风神龙”……

大先生闻声愕然,注目下望,突见一条紫色的影子尽在歹徒之间穿流如电,紫影到处,

歹徒却纷纷倒地,逃得快的都如惊弓之鸟!

大先生正看得有劲,岂知忽然有人叫道:“大人,小心点,我们来了大帮手了!”

大先生回头一意,见是老局主,不由愕然这:“局主,为何来此?”

老局主吁口气道:“老朽找大人找得好苦啊!”

大先生笑逍:“局主,那紫色人影就是江湖传言的旋风神龙!”

老局主叹道:“正是,有他帮助,今天大事无妨了,可惜不能看到他的真面日!”

大先生忽然似有所悟,陡然大笑道:“是他!”

老局主吃问道:“大人,是谁?”

大先生鼓掌笑道:“他就是‘旋风神龙’!我在京中已早闻其名了!”

老局主叹声道:“老朽以为大人知其真宣姓名怩。”

大先生笑道:“局主可以派人暗查呀,难道江湖上,竟无人知其真正面目?”

老局主道:“旋风神龙名不虚传,来去如风,尤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但无人能识其真

面目,甚至连年龄都搞不清,老朽何人,就是一辈名重武林老江湖也查不出他的来龙去

脉。”

大先生笑道:“这人一定是个正义奇土,不然他今天岂肯在暗中相助。”

老局主道:“今天是大人洪福,是老朽的饶幸。”

大先生道:“谷道上似已平安了,这时已无喊杀之声,老局主请快去查点损失,我在前

途相候。”

老局主道:“大人,还是一道下去罢,歹徒虽退,但恐仍有余党潜伏!”

大先生笑道:“不妨,我的随从来了!”他指看后面。

老局主回愿一看,只见马征,赵强和鬼灵精如风赶到,于是拱手向大先生道:“大人,

这老朽放心了。”

老局主拔身下崖,亲自查点人员和镖车去,他刚动身,马征等即到,大先生问道:“歹

徒全退了?”

赵张恭声道:“禀大先生,贼人死了数名,镖师只伤了九人,但无死亡,镖车无损。”

大先生笑道:“这全是旋风神龙之助才能打败贼人!”

马征叹声道:“下走这次真是开了眼界啦,旋风神龙,见面胜于闻声,那种武功,真是

不可思议。”

忽然有人朗声道:“马兄不觉太夸张了?”

大先生闻声一看,哈哈大笑道:“尚贤侄,下去收获如何?”

来的是尚梅卿—只见他含笑答道:“小侄只在暗中看看而已,伯伯,下次藏起来就不要

露面啊,这次真是危险。”

大先生惊问道:“贤侄,你走了怎知伯伯的举动呢?”

尚梅卿道:“小侄离开伯伯后不放心,提防伯伯藏不住又出来,当时又赶了回来,巨料

确见伯伯又到崖顶,同时发现一个老贼,竟向伯伯背后悄悄接近!后来才知他是山轮帮的第

一副帮主!”

大先生骇然造:“伯伯一点觉察都没有,那老贼呢?”

尚梅卿一指雪林道:“尸体快被雪掩了!”

大先生叹声道:“其人轻功真高,伯伯察不出的,算他是武林特殊高手!”

尚梅卿立向空千户道:“矮子,你先和马、越两兄赶到安陵镇去,镖车马车已整队前进

了。”

鬼精灵问道:“恩兄暂时不走?”

尚梅卿轻声道:“你见了局主!悄悄告诉他,我陪大先生另有去处,叫他放心!”

三人应声走了之后,大先生问道:“贤侄,到什么地方去?”

尚梅卿道:“镖车不是贼人的目标,伯伯才是贼人的对象,今晚如住安陵镇,必定会有

贼首前来行刺,小侄今晚给贼人;一个出其不意,但请伯伯辛苦一点,咱们连夜赶过边界,

天亮就可到山东德县了。”

大先生乐得鼓掌道:“梅卿、你不但行动神秘,武功出众,并知还是个满腹经纶的妙小

子,好,伯伯依你,咱们走!”

尚梅卿道:“这面林中绕过去,奔捷径,脱离大道前进!同时还可查查贼徒的动静。”

大先生笑道:“千万勿把伯伯送到贼人手中去啊!”

尚梅卿笑道:“不妨,不与镖车同行,纵有贼人遇上,那也只认为咱们是江湖人物罢

了。”

大先生道:“伯伯提防有赋人识的面目。”

尚梅卿道:“不,今晚只见四个老贼疑心伯伯,但那四个已被小侄收拾了。”

大先生道:“海卿,你呢?”

尚梅卿笑道:“小侄是个江湖无名后辈,识者有限。”

大先生神秘笑道:“梅卿,伯伯认为你是轰动江湖,鼎鼎大名的人物呢。”

尚梅卿淡然笑道:(少了一句)

大先生笑道:“好,咱们叔侄言到这里为止,互相心照不宣。”

两人奔小路绕了二十余里,估计已出河北境,巨料就在这时,突问侧面雪坡上有个苍劲

的声音沉喝道:“什么人,站住!”

大先生闻声,立向尚梅卿道:“贤侄,那话儿出现了!”

尚梅卿轻声道:“伯伯沉着点!要装作若无其事,一切由小侄应付。”

说着停身,立向雪坡答道:“江湖人走江湖路,坡上朋友放明白点!”

雪坡上如电射下两道黑影,转瞬之间就到了面前,只见两个凶恶老者,其一沉声问道:

“二位是那条道上的?”

尚梅卿沉声道:“浮搓七海!”

那老人闻言一怔,轻喝道:“有何为凭?”

尚梅卿立由身上摸出一片钢轮,轮心似回波涛起伏,接着他回问道:“朋友,凭证不是

单面吧,你又是那条道上的?”

那老人道:“望云三山”

尚梅卿追问道:“凭证呢?”

老人也在身上拿出一片钢轮,但他的轮心尤如群举罗列。尚梅卿急忙拱手为礼道:“轮

回六道!”

老人也拱手道:“众生转世。”

尚梅卿又拱手道:“请问贵座宝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旋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