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风神龙》

第八十章 金仙大阵

作者:秋梦痕

祝大嫂见问,忽然郑重道:“尚公子,近闻那没有良心的已练成梵王神剑了,现在天目

大发请帖,召集中原各派,显然是举行开山大典!”

尚梅卿道:“祝电疾行为不正,竟与邪门为伍,这次显以开山为名,实际要向在下报

仇!”

祝大嫂担心道:“尚公子,他如练成梵王神剑,那就请公子小心了。”

尚梅卿笑道:“在下如不看大嫂分上,早就对他下手了,这种居心不正,行为乖张,那

怕他练成通天武功,到头来依然一败涂地,谢谢大嫂关心,在下自有应付之策!”

祝大嫂道:“小妇人以云中门代掌门身份,齐奔走少林与武当,请求他们不要赴会,可

是这雨派竟不致可否。”

尚梅卿道:“让他们去,好歹都有结果的。”

祝大嫂道:“小妇人姐妹想潜入临安,暗察动静,不知公子允许否?”

尚梅卿道:“小心就是!”

两妇见他同意,立即告退而去,玄关女兄了问道:“梅卿,你打算怎么办?”

尚梅卿道:“到时看情形,假使中原各派又被祝电疾威挟利用,这次决心把祝电疾给废

了。”

金梦焉大急道:“祝电疾如真练成梵王神剑怎么办?”

尚梅卿朗声笑道:“他公开招请中原各派,当然是练成梵王神剑了,否则他敢露面,不

过他只练到九成,永远无法把梵王神剑练到登峰造极!”

玄关女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尚梅卿道:“梵王剑心法中有一‘纳须弥于莽子’,被人改为‘衲须弥于莽子’,只怕

祝电疾至今悟不出‘莽’子是什么?”

东方惊艳惊叫道:“你在暗中改了那个‘莽’字!”

尚梅卿笑道:“我的预计是想鬼王盗走珊瑚马,孰料意外被祝电疾盗走了,这家伙盗走

珊瑚马,他也很聪明,居然把马脖子那道金圈看出毛病,无疑,他取得马腹内的心法之后,

生怕轮回教主,极阴骷髅,毒王,白骨今主等起歹意,一定扬言这马腹中是张藏梵王剑心法

藏宝图,当然他要造强假图一亮了,之后他把梵王剑吞为私有。”

立关女道:“那他为何仍与那几个邪门同行?”

尚梅卿道:“那是怕我追杀,后来看到白骨令主等依然无用,失去依靠,于是他才摆脱

他们而决心藏身苦练!”

金梦薰问道:“梅哥哥,你早就知道珊瑚马腹中有梵王剑心法了?”

尚梅卿笑道:“这就不用问了,应该问道为何把珊瑚马留在家裹才是。”

金梦薰滋:“是啊!”

尚梅卿道:“梵王神剑既出世,这与神剑有关的一切秘密都瞒不住武林了,更瞒不了武

林超特高手,尤其是鬼王,当时我真不敢信能对付他,因之我希望他盗梵王剑,我好在梵王

剑上致他的性命,可是出我意外,剑被祝电疾盗到手,心法又是他盗去。”

玄关女道:“你真正是个深思远虑的人了!”

尚梅卿哈哈大笑道:“过奖,过奖,一个男子汉被未婚妻夸讲几句真是扬扬得意。”

玄关女呸声道:“厚脸皮!”

翌日清晨,正当大家将近嵩山时,忽见一老尼迎面而来,金梦薰一见噫声道:“那不是

仙葯神尼!”

尚梅卿急急奔出,遥遥为礼道:“师太,多年不见了?”

老尼含笑道:“尚施主,本门岛主,大还仙翁承蒙相救,贫尼感激不尽。”

尚梅卿道:“哪里话,在下的生命又不是师救活的嘛?”

老尼笑道:“冥冥之中,报应循还,阿弥陀佛!”

尚梅卿道:“师太这时现身,决非偶然?”

老尼道:“施主一定是奔嵩山追除鬼王?”

尚梅卿道:“正是。”

老尼道:“那就白走一趟,

鬼王在嵩山太室峰只稍停一会儿,这魔头会到一批援妖巫,现又奔往天目了!”

尚梅卿骇然道:“这魔头去天目作什么?”

老尼道:“天目开山,天下正邪云集,这魔头必为要利用天目掌门来对付施主!”

尚梅卿大笑道:“这也好,所有恩怨,来次总结倒是好极了!不知中原各派的动静如

何?”

老尼道:“中原各派早已醒悟,他们的掌门人虽然率领各派所有高手前去,明早观礼,

可是决非为封施主。”

尚梅卿道:“师太,谢谢指点,在下立刻就奔天目!”

老尼合十道:“施主,这次天目之会,实际上是一场中原武林与异域邪门的空前大决

斗,以施主之功力,其结果胜利是毫无问题,如果施主采取xx,xx,只怕施主难获成功,可

是死伤之大,可以想见!”

尚梅卿道:“以师太之见,应以什縻法子避免在下这面重大伤亡?”

老尼道:“鬼王多诈,但也多疑,以贫尼之见,施主如以智取,一定事半功倍!”

尚梅卿道:“以何计可行,师太教我?”

老尼道:“贫尼愚鲁,只能想到结果,但无善策,这完全靠施主自己的天赋了!”

尚梅卿道:“在下只好先到天目暗察形势而定了。”

老尼告别之后,尚梅卿率众急奔西湖,在路上,立关女忽然问他道:“我有一计可行

了!”

尚梅卿道:“计将安出?”

玄关女道:“以皇上为饵!”

尚梅卿笑道:“莫说皇上已北上,就是在此,我也不敢!”

玄关女道:“我不是要用真的啊,三绝书生面貌似皇上,再加易容,谁能看出?”

尚梅卿突然跳起道:“封,易容你是大行家,但如何安排呢?鬼王似已觉出皇上的去

向!”

玄关女道:“皇上的行动,天下没有不知是无人能左右的,就是只有你能左右,然而外

面一点不明,为今之计,我们发动乞帮宣扬,只说皇上暗游三湘,目的在…”

尚梅卿道:“的在那里?”

玄关女拍手道:“手鞑靼本有犯边的消息,干脆说皇上准备出征,目的在访你为将!”

尚梅卿道:“说皇上游三湘的目的,实际就是来我们的家里!”

玄关女道“你是神龙太子,现在天下皆知,皇上亲自求贤来访,这毫无破碇!”

尚梅卿道:“鬼王恐怕已知我的行动哩。”

玄关女道:“然而鬼王也知你非去保护皇上不可。”

尚梅卿道:“好,就是这么办,如果行不通,那就只有硬干了,白马山,我一面发动乞

帮,一面回家布置。”

玄关女向xx道:“你单独回头,通知大家改道奔,凤儿,鸿儿,你们两个去天目,专看

天目动静,如果天目大典有延期的现象,那就是我们的策略成功,你们火速超回来。”

计划一定,分道而行,尚梅卿即带着金梦薰和东方惊艳直回家乡,然后在每经一城时就

召集乞帮发出谣言,十天之后回到了白马山。未进庄内,首先看到一个老人拦路迎着说:

“算定贤弟要回来了!”

尚梅卿一看是天外煞星,不由惊奇道:“甘老哥,你算定我要回来?”

天外煞星笑道:“不是老哥我能算,那是玄冥岛主,他已在三日前来到,并带来轮回教

主和和极阴骷髅,现在全废了武功,关在地室里。”

尚梅卿道:“庄上还有什么人前来没有?”

天外煞星道:“来了仙葯神尼,幽燕大侠赵笑天,凉州大侠关一雄,点苍大侠马战,以

及他们的子女,化影神君,龙槐庄的大二庄主久子女,另外出你意外,有中原各大派的掌门

人!”

这真使尚梅卿愕然一怔,急急道:“中原各派掌门人?”

天外煞星道:“他们没有去赴天目之会,而且各带一个门人前来!”

尚梅卿正待问,突见一僧一道如飞奔到为礼道:“太子,贫道贫僧有礼了!”

向梅卿一看是少林掌教和武当掌教,急急拱手道:“大师,真人,这……这怎么敢

当!”

和尚道:“贫僧和武当道兄一方面是来代表中原各派向太子道歉,请太子不记已往,一

来是蔽各派中有了叛逆,这些叛逆也是太子毁家仇的从凶,现都查出带到,请太子发落。”

向梅卿叹道:“大师,真人,我相信诸位带来的不单是区区的仇人,甚至是朝庭钦犯,

现在请二位对对这张名单,恐怕其中有错误!”

他说着拿出一张名单,双手交于少林掌教。

和尚接过后,立与武当掌教同观,看完后,同声道:“名单全对,原来太子早已查出

了!”

尚梅卿叹道:“在下为了顾及各派名誉,一直不便登门要人,现在既然各位带到,在下

感激之至不过各派还是自己处理为上,在下绝对不愿接受!”

武当掌教道:“太子之意,贫道等深深感动,为了敝派等声誉,太子用心良苦了,好,

贫道立刻把人送交朝庭处理,这勾结外国钦犯,贫道等亦无权自作主张!”

尚梅卿道:“诸位要走就马上动身,且请由西北绕道进京。”

和尚问道:“太子,走官道有问题?”

尚梅卿道:“不便奉告,惟请照在下之言而行即可。”

僧道互观一眼,不敢多问,立即告别而去。

天外煞星一见僧道走后,忙问道:“老弟,官道有什么事?”

尚梅卿立将计策说出,接着道:“他们如走官道八成要遭遇鬼王!”

天外煞星大惊道:“我们自己人尚未赶回怎么办?”

尚梅卿道:“估计今天夜晚必赶回!”

天外煞星道:“我们不在天目下手,为何要引到家里来?”

尚梅卿道:“在天日,鬼王和祝电疾一旦联手,他们是以逸待劳,我们成了被动,现在

在我们家里,形势完全相反了,同时,我为避免损失,决心布下‘大罗金仙大阵’,非一网

打尽不可。”

尚梅卿说完回庄,边稍为休息都不肯,即发动主客人等,先把庄外地形巡视一周,然后

布置各种事物,到了天黑,十五龙、十五金钗,及所有老辈都回来了,他就在庭中,当众把

金仙阵讲解一遍,然后分派人员,各守岗位,同时派出老穷神,野参王外出暗察动静。

第三天,忽见飞凤和雪鸿如飞而回,直奔大庭,一见坐了满堂,立向尚梅卿禀告道:

“师傅,天目派张灯结彩,似无延期之情!”

尚梅卿问言一怔,问道:“你混进里面去没有?”

飞凤道:“人山人海,闲人不禁,天下武林足有两千人!”

玄关女道:“你看到那天目掌门祝电疾没有?”

雪鸿接道:“去的第一天看到,但第二天再也看不到了,在回程中我们发现白骨令主和

毒王!”

尚梅卿急问道:“这两个人向什么方向走?”

飞凤道:“也向这面走,不过在两人后面却跟着一个古怪的白发老人!”

尚梅卿向全庭老少道:“鬼王和祝电疾非来不可了。”

老穷神道:“何以见得?”

尚梅卿道:“白骨令主和毒王是在前探道的,我猜是鬼王拿他们做我的钓饵,现在大家

都谨慎提防,不出三天必要一场空前的大战。”

正说着,忽见庄丁奔进报道:“禀公子,庄外有一个白发老人要进来!”

尚梅卿闻言,急急与玄关女走出,一到大门口,忽然听到玄关女惊叫一声道:“师

伯!”

尚梅卿闻言一怔,既而骇然暗叫道:“无生潭底守护使者!”他猛的奔出见礼道:“师

傅!”

白发老人呵呵笑道:“梅卿,叫错了,应叫师伯才是!”

尚梅卿急问道:“你老为何离开无生潭?”

老人笑道:“鬼王带着八大神巫,已到庄外观察三次了,他一见大惊,率众就向西方

窜!”

尚梅卿大叫道:“我们快追!”

老人道:“不要追,他们吃了我的‘东西’,不等到鞑靼,人人都会腹大如牛,就是回

去,其地狱门也会将他分尸问罪,现在你办的有三件事,第一,孝祭灵,第二给十五龙十五

金钗完婚,第三,准备赴京面圣,皇上已准备发兵远征鞑靼了,你不去作他的暗助之人,大

军必全部死在鞑靼,你真正要对付的是地狱门主。”

尚梅卿道:“这还来得及。”

老人转笑道:“皇上必在中秋出师,你一切从简,庄上除了留守之人外,所有老少都得

出动,已对少林掌教说过,叫他们发动中原各派尽出高手助你,现在我要回无声潭了!”

尚梅卿尊命之后,躬身送行,回到庄内即急急办理一切,第二天,尚家庄真是红白喜事

接着举行,先把白骨令主、毒王、轮回教主,极阴骷髅四个魔头带到尚梅卿父母坟前,公开

斩首祭奠,接着就替十五龙完成婚礼!第三天就全体向北京急奔,这一去,整个武林惊动

了,后来传出有七战地狱门之说,即为尚梅卿,亦旋风神龙大破十九层地狱之惊人奇闻!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旋风神龙》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秋梦痕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秋梦痕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