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一 章 轮回毒阵巧出关

作者:司马翎

绿杨影里,半角酒旗招展,是一间设备简陋的茅店。但因地当长江左岸,毗邻宜昌城

垣,故尔帆樯往来,商贾辐辏,这片茅店呈现异样繁荣。

这时,在这茅店的饭堂里,临窗一角,坐着一个身材魁梧,但却形容枯槁的汉子。此人

武士装束,旁置一个行囊,腰佩一口短刀,据案独坐,默然旁视,在隔窗透过的夕阳余晖

中,映照着他面笼菜色,双目无神,脸上青筋隐隐,嘴里不住吞吐口水,若不胜其馋涎慾

滴。

正当此时,店外进来一位折扇儒巾的书生,因为饭堂里再无虚席,只有这武士对面一副

座头空着,略一环视之下,便直接踱过对面坐下。

儒生坐定之后,似未注意其他,便点了两样菜肴,一客饭食。片刻间小二把饭菜端上,

儒生取起竹筷,无意间一抬目,便发现那壮士的神倩,刚刚瞥见,那壮士已离座走过来,在

他对面空位坐下,却一言不发,双目灼灼,瞪视他桌上的饭菜。

彼此虽然都是男人,没有什么可以害羞的。但这等情形,不免令人觉得奇怪不安,因而

吃了口饭菜便吃不下去。

书生把饭碗放下来,眼睛一抬,正要开口。

对面那人蓦然伸手把那碗饭取起来,细细向碗中注视。然后再把他手中筷子取过来,开

始扒入口中。

那读书人瞠目结舌,竞忘了问他,却见那人似乎饥饿难当,一下子把那碗饭和两碟小菜

都送入肚中。

这人动作虽然奇怪,但因那读书相公没有发话做声,因此饭馆中竟没有人注意。

桌上已空空如也,那人抚腹长时口气,看来离饱尚远。

书生微笑道:“尊驾举动实在令人诧异,但不要紧,且让我做个小东,老兄不妨尽情吃

个饱。”

那人摇摇头,道:“我虽未饱,但已不能再吃,相公贵姓大名?”

“我姓金名瑞,尚未清教老兄……”

“在下冯居,今日实在多谢金相公一饭之恩。”

金瑞道:“冯兄你既然未饱,何妨再与我一道进食?莫看我是个穷酸秀才,一顿饭还不

在乎呢。”

冯居满怀心事地叹口气,摇头道:“金相公盛意心领,在下决不能再动筷。”说罢便要

离座,金瑞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道:“别忙,别忙,就算不能再吃,也不须如此匆促,喝杯

茶如何?”

他一面说,一面执壶替他斟满一杯热茶。冯居仍然摇头,却伸手取起金瑞刚才喝剩的半

杯冷茶,一饮而尽。

金瑞被他弄得莫名奇妙,道:“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冯居起身抱拳称谢,然后转身走出去。

金瑞自个儿笑一笑,便招呼堂倌再来饭菜。

等了片刻,饭菜尚未端来,门外忽然有人叫道:“金相公,请出来说句话。”

金瑞抬目一瞥,正是那莫名其妙的冯居,想了一想,便走出去。

冯居道:“抱歉得很,你这一顿饭被我屡次打扰,在下实感不安。”

金瑞道:“些须小事,不要介怀。冯兄如果尚有兴致,何妨再吃一次?”

冯居道:“我已注定活活要被饿死,再吃饱些也不中用,这儿的帐我已会过,你老请另

找别的地方再吃吧!”

金瑞面色一怔道:“冯兄别开玩笑。”他笑容满面时并无异处,但此刻面色一正,登时

流露出一种威严气度,令人震慑得不敢仰视。

冯居已被他那种尊严所摄,呐呐道:“在下不是开玩笑,这儿的饭你吃不得。”

金瑞道:“清说出道理来。”

冯居道:“在下实在说不得,不但说不得,连此时多说了几句,也许已替你招来灾祸。

你老请了,千万相信在下之言,到别处才再进食。”

他说完之后,拔头便走,健步如飞,晃眼已穿过几条街道,这才缓下脚步,长长叹口气

继续向前走。

忽听耳边有人道:“冯兄这是上哪儿去?”

冯居扭头一看,只见那金相公就在身后,相距不过两尺。不由得怔一怔,道:“金相公

你竟然是武林中人,在下失敬了。”

他索性又停住脚步,又道:“在下也曾学过多年功夫,最近在宜昌地面已混出一点儿声

名,但有什么用呢?天下武林中现在还有谁敢惹上玄阴教。”

‘哦,你说玄阴教么?是不是碧鸡山鬼母冷阿所创的玄阴教?”

冯居吃惊地左右顾视,但见虽有行人,却离得甚远,不会听到他们的说话,这才悄悄

道:“你老别再说了,我虽不怕,但你老可受不了。”

金瑞微晒道:“玄阴教如今势力居然如此庞大,记得三年前襄阳红心铺剑神石轩中和东

海碧螺岛主于叔初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剑会举行时,玄阴教哪有今日的气焰。”

冯居面上不觉流露出兴奋神往之色,道:“啊,金相公你也曾在襄阳红心铺参观那场剑

会么?那位石大侠是何等豪气?他的剑术真是天下无双。”

金瑞微笑道:“原来你是拥石派,怪不得玄阴教的人会对你不利。”

冯居道:“正是这样,我一向也不敢公开谈论这些玄阴教十分忌讳的武林旧事,但前天

喝醉酒,口没遮拦地说了许多关于石大侠的英雄事迹,豪侠行径。一觉醒来,这些话已传到

此地玄阴教分堂堂主毒翁方克耳中,他派了一个人来传讯说,七日之内,要把我毒死……”

‘哦,你刚才说你会活活饿死,难道就是这个缘故?”

冯居这时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知道剑神石轩中昔年侠迹和不惧怕玄阴教的人,因此简直无

法住口,立刻应道:“正是这样,这毒翁方克乃是百粤名家,除了一身武功极为高明之外,

最擅长的是使用毒物,依他惯例,凡是经他警告过的人,都一定在限期之内,不知不觉中毒

身亡。此人不但心机诡谲,而且手段阴残,每逢要毒死什么人,使预先加以警告,即是要使

那人心惊胆颤地痛苦数日,然后不知几时,在饮食时中毒而亡。”

金瑞哼了一声,道:“这厮真个狂妄之至,我就不信他真有这等手段,本来我要由水路

过三峡入川,赴峨嵋山一游,冲着你这件事,非留在宜昌七日不可。”

冯居连连摆手,道:“金相公使不得,这可不是呕气的事,这毒翁方克擅长下毒,毫无

办法防备。”

冯居还要说话,金瑞忽然讶道:“冯兄你瞧,那个老道何故靠在墙上睡觉?”

冯居如言一看,只见过去两丈许的转角处,一个道人,靠在墙上,双目紧闭。

‘那不是老道,年轻得很哩!可惜他没有睁开眼睛,不能看见他的目光,不过单单从相

貌而论,这道人一面正气,定然是有道之士。”

金瑞凝望着那个年轻的道上侧面,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没想出来。当下便和冯居一起到

旅店去。

他们都一直各自呆在房间中,直到晚饭时分,金瑞命小二到外面叫饭菜回来。等到饭菜

都来了之后,便关上房门,从颈上摘下一条白金链,链上系着一颗银色的珠子,大如龙眼

核,明净匀圆,一望而却必是一价值连城的宝物。

他把珠子放在菜肴中,取起着时,珠子毫无异状。然后又试那一大盆白饭,也无异状。

他取起饭匙,正要盛饭,忽然中止了盛饭的动作,又由珠子试一试饭匙,仍无异状,然

后又试筷子和汤匙,最后试到饭碗时,那颗珠子忽然变了颜色。原本银光流转,油腻不沾,

但此刻却变成乌黑色。

金瑞冷笑一声,便取起汤匙一口一口地吃饭,一面叫冯居过来,着他也像自己的样子,

用汤匙竹筷吃饭,不动那两个饭碗。

两人吃饱之后,到底没事。金瑞道:“这事越想越奇怪,毒翁方克明知我敢和你在一

起,定然另有法子防他下毒,但他何以还用这等劣笨的手段来下毒?”

冯居想了半天,道:“在下实在想不出道理来,但刚才我过来时,仿佛见到那个靠墙睡

觉的道人也在此店中,而且就在我们对面的房间,和我们只隔着小天井。”’金瑞冷笑道:

“他如是玄阴教的狗腿,今番碰上我算他倒霉。”

第二天早晨,金瑞起来,正要漱洗,摹然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冲出房去。

他一冲至房外,便瞥见天井对面的房门内,一个人探头出来,却正是昨日见到的那个年

轻道人。

金瑞顾不得理会那道人,一径奔到隔壁房门外,叩门叫道:“冯兄,冯兄……,,他倒

耳一听,房中并无回答,登时怒哼一声,忖道:“若然冯居已被毒死在房中,我非大开杀

戒,去把那玄阴教分堂的人,尽行处死不可”

这念头一转便过,右掌贴在门上,潜运内力轻轻一震,喀嚓低响一声,门闩已断。房门

大开。

金瑞走入房中,只见冯居还在床上卧着。这时已被他叫唤声和破门而入之声惊动,一骨

碌跳起来。

“啊,冯兄原来是熟睡未醒,倒把我吓了一跳,以为你已遭毒手。”

冯居揉了揉惺忪睡眼,问道:“金相公何以忽然生出疑心?“’金瑞道:“我刚刚要漱

洗,蓦然想起那洗脸漱口的水可能有毒。

还是以不洗为宜。其时唯恐你已开始漱洗,故此急忙赶过来。”

冯居道:“这一点在下也曾想过,因此已经三日没有漱洗。”

金瑞笑一下,道:“这样说来不免太苦了。”正在谈论时,店伙端了一脸盆热水进来。

金瑞等店伙走了,关上门,然后取出挂在脖子上的银色大珠,在热水中浸一下,见没有

变色,便叫冯居放心洗漱。

冯居不敢动用面巾,只用双手捧水洗面漱口,洗完后,大大舒口气,道:“真舒服,

唉,这等不死不活的活罪如此难受,那毒翁方克根本不必真个下毒,就这样教我熬上七日,

非发疯不可。”

金瑞道:“他这种手段,正是攻心毒计,你必须沉住气。”说时,但见对方双目直注视

着他手中银色大珠,知他不敢随便询问,便又道:“这是一件稀世之宝,称为天河珠,乃是

大内几件有名的奇珍之一。不论哪一种毒物,只要用这天河珠一试,便可知道。如不变为黑

色,便是无毒。再者如遇到必要时,须把有毒的菜肴汤饭吃下,但事先如经此珠试过,任何

厉害的绝毒也大为减轻,至多病上数日,决不致死。”

冯居眼睛睁得大大,付道:“这位相公外表看来虽是寒酸,但气派甚大,具有一种威严

风度。我早已认为他不是普通人,如今看他身藏这等稀世之宝,更可以证明我的猜想不

错。”

金瑞把天河珠收起,又值:“适才我过来时,又见到昨天那个年轻道人,凑巧开门出

来,事情真有这么巧?我一现身他就出门?”

冯居道:“在下不知怎的,但觉得那道长是正派的人,”

“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面善得很,可惜老是想不起何时见过,不过世上人心难测,那

道人看起来虽然正派,但也许就是玄阴教中的人。”说到这里,他笑一下,继续道:“假如

我刚好是你的对头,故意这样子针对你接近。相信等到你魂归冥府之后,还不知自己如何死

法呢!”

冯居怔一怔,立即便纵声大笑,道:“金相公想得太多了,在下愿以性命赌一赌我的眼

光。”

窗外忽然传入来一个清朗的口音,道:“颇堪一噱。”

这四个字清晰异常,送入两人耳中。房间里人影连晃,就在窗外语声尚未消散时,金瑞

已到了窗边,推窗探首出去张望。他张望完缩回头时,冯居才跃到他身边。

冯居急急问道:“是什么人?”

金瑞疑惑道:“没有瞧见,难道他身法比我还快?”

冯居道:“金相公好俊的武功,在下一直担心你老卷入这漩涡后,毒翁方克大兴问罪之

师,到时相公你抵敌不住。但现在却可以放心了。”

窗外又传来先前那个口音,道:“只怕未必。”

金瑞这时离窗户近在飓尺,疾如闪电般探头出窗一瞥,外面哪有人影。

他点点头,道:“这人一方面施展无视地听之法,在远处听我们说话,一面以千里传者

打岔插嘴,是以瞧不见人影。”

冯居骇然道:“天视地听和千里传音?这等功夫真的有人练得成功?”

“当然有人办得到,但极为罕见罢了。除了宇内几个名山大派硕果仅存的高人以外,大

概只有鬼母、石轩中等三数人能够有此功力。”

窗外悄无应声,生像他也认为金瑞之言十分正确。

金瑞冷冷一笑,又道:“但这人语句极短,分明功夫尚未到家,决不是鬼母或石轩中等

这几位武林顶尖高手,更不是几个名山大派的高人。究竟是谁,我一时猜不出来。”

冯居见他大有挑衅之意,不由得十分忧虑他又树强敌,悄悄道:‘那人如无恶意,金相

公不必再理会他。”

金瑞点点头,道:“我们过那边房间,命店伙买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轮回毒阵巧出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