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十 章 勇救爱妻落凤坡

作者:司马翎

无缘女尼道:“这人真不知好歹,石大侠对她太宽容了。”

石轩中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不但武功不及我,同时又是个女孩子,我岂能下

手取她性命。”

无缘女尼道:“真个难说得很,但愿异日你碰上鬼母时,别再存容让之心。目下石大侠

要到哪里去?”

石轩中道:“我得赶到篙山少林寺,他们宣称已寻获琼瑶公主,我极疑惑那是上官兰。

别的理由不说,单以无情公子张咸来说,他既肯为上官兰报讯,当时却不出手相助,对方必

是难以抗拒的人物,目下想来除非是少林寺,其余的人谁能镇得住张咸。”

他这一猜虽然没错,但当时张咸却是因身负内伤之故,所以不能出手,这一点石轩中自

然无法知道。

无缘女尼理眉道:“石大侠到少林寺去,敢说是来去自如,无人能挡。但石公子年纪尚

幼,此去路程有数千里之遥,恐怕两皆不便。”

她沉吟一下,又道:“既然石夫人下落未明,石大侠如果放心,不如把石公子留在此

地,反正小尼永无离山之日,你们随时可以找到小尼,也不虞别人知道。”

石轩中想一下,觉得此法甚妙,谁也想不到自己的爱子会藏在峨嵋山中。当下欣然同

意,把孩子拍醒,吩咐儿子乖乖跟着无缘女尼,便飘然离开。

他脚程极快,因此虽然曾经耽搁不少时间,但不久以后,便瞧见那白桂郡主的身影。

渐渐迫近,忽然虎躯一震,愣愣地站在山径上。

他仰天苦笑一下,付这:“我怎的那样糊涂,眼下这个心肠毒辣。

诡活多智的白桂郡主,就是亲眼目见我和珠姑娘相识说话的人,日后我在江潮现身,儿

子不在身边,她立时可以猜出来。石轩中呀石轩中,你真是聪明一世,增懂一时。这一着大

意失机,爱子的性命便将因而送掉。”

白桂郡主的背影又逐渐走得远了,但他一点儿也不在意,寻思道:“哦此敌嵩山,千里

迢迢,带着孩子的确不行,但放在苦庵珠姑娘处,又怕被暗算,唯一的办法,就是使那知道

之人;永远不能说话。”

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但他是个大仁大义之人,要他杀死一个女子,实在比什么

事都困难上百倍。

白桂郡主眼看已走出峨嵋山,正想歇息一下,忽然发觉身边多出一人。转眼一看,正是

薄洒英挺的大剑客石轩中。

她停步冷冷道:“你追上来敢是要杀死我?”

石轩中犹疑一下,道:“真有这个意思。我的孩子托寄在苦庵庵主之处,这事只有你猜

得出来,为了除去后顾之忧,只有杀你灭口的一法,你说可对?”

她想一下,道:“不错,只有此法。”

石轩中道:“但石某前此已说过放你离开之言,大丈夫岂能出尔反尔。”

白桂郡主道:“那么你要怎样,把我的舌头割下,使我不能说话?”

石轩中几曾会想到这等损毒的方法,微微一位之后,随’o道:“那也不行,你口虽不

能说,但仍能用手执笔,写将出来。”

白桂郡主冷冷道:“这样说来,你还要把我双手砍掉?”

她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般,态度冷漠异常。石轩中不禁想道:“这种主意我一辈子也想

不到,而她却随口而出,可见得若然今日的形势换了她做我,一定把对方割舌砍手无疑,这

女人心肠好毒。”

她把遮面轻纱覆在头发上,露出脸庞,随手摸摸嘴chún,但似乎是对嘴内的舌头依依惜

别。

石轩中正要开口,她已冷晒道:“石轩中你想错了,本郡主岂甘忍受那割舌砍手之辱,

但你又假但假义,不肯干脆杀死我,哼,哼,本郡主总教你无法趁心如愿……”说到这里,

嘴角微现白沫。石轩中突然神速绝伦地欺到她身前,伸手疾点,同时之间已点住她咽喉廉

泉、胸前紫宫两处大穴。白桂郡主娇躯一晃,尚未倒下。石轩中一手扣住她香肩,一手勾住

她的纤腰,把她举起,面孔俯向着地。白桂郡主完全受制,嘴巴张开,流出许多白沫,滴在

地上。石轩中神目扫瞥过地面,已见到口中吐出白沫中,有一颗已溶解了大半的葯丸。当下

舒口气,道:“幸亏尚未把葯丸吞下。”他等了一会儿,白桂郡主已经不吐白沫,才把她放

回地上,衣袖拂处震开穴道。

白桂郡主面上苍白异常,没有半点血色,穴道解开之后,身形晃了几晃,站立不稳,石

轩中扶她坐在旁边的草地上,朗声道:“你放心,我既不取你性命,也不割舌砍手……”她

坐也坐不住,卧倒在草地上,双手按住腹部,不住地呻吟起来。

石轩中身边没有解毒之葯,不由得剑眉大皱,心想虽然见机得早,在她未曾吞下毒葯丸

之前,出手封闭住她两处大穴。但仍然有余毒流人她腹中,会不会致命,尚未可知。白桂郡

主似是痛得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一味在草地上辗转呻吟。石轩中真怕她会因此死掉,想来

想去,突然俯身拍在她身上,白桂郡主登时声息毫无,昏迷过去。石轩中已听到不远处有人

蹑足走来之声,但目下救命要紧,不暇理会,一径伸手到她双袖之内摸索,跟着又移到她身

上到处乱摸。倏地两丈以外有人厉声喝道:“好大胆的东西,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侮我们

郡主……”人随声到,一股劲风斜斜压到头肩之处,另有一丝寒意,疾袭左助。石轩中一听

那人的话,便知来人竟是琼瑶公主手下,心中忽然喊一声“糟了”,头也不回,随手一掌向

身后劈去。

那人来势劲疾无伦,但忽地感到碰在一堵无形墙上,震得飞退数尺,落在地上,一时头

晕眼花,差一点儿站立不稳。等他站稳之后,石轩中回头朗声道:“你们郡主恐怕已难救

活。”

那人一身绿衣,年纪约在四旬上下,右手持着钢拐,左手是把尖端带钩的短剑。

他看清楚石轩中的面孔,骇然道:“你是石轩中……”只说这一句,突然吐出一口鲜

血。

石轩中皱皱眉头,心想此人来势虽猛,招数也极为凌厉毒辣,但本身功力却不见得高

明,是以受不住是气反震的威力。

那绿衣汉子运功压下胸中翻腾的血气,道:“是你把郡主弄成这样?”

石轩中点头道:“不错,但石某并非有意……”

绿衣人摹然打断他的话,道:“够了,今日之事,只要公主知道,你就非死不可……”

说时,人已倒纵出去。

石轩中一想不对,这事焉能让他回去胡说八道?不禁厉声喝道:“站住,你听我

说……”

那绿衣人提一口气,转身疾奔而去。石轩中迟疑一下,终于没有起身追去。仍然回头来

在白桂郡主娇躯上摸索,远远看起来,真像是在一面替她宽衣解带一面加以非礼。

石轩中摸了一阵,终于在她腰间找到一个丝囊,倒出囊中的东西,却是四个小小磁瓶,

瓶上都刻有两个小字。他看了一阵,但见一个刻着“龙脑”二字,一个刻着“毁形”二字,

一个刻着“五步”两个字,最后一个瓶子上刻着“百妙”二字。

他打开最后那个瓶塞,鼻中嗅到一阵清香,暗自点点头,把瓶中的红色葯丸倒出三粒,

捏开白桂郡主的小嘴,放了进去。然后把四个磁瓶放回丝囊内,收藏在自己怀中。

过了片刻,白桂郡主哼了一声,石轩中暗运玄功,一掌震开她的穴道,跟着助她催行血

气。一会儿她已睁开眼,突然坐起来。石轩中道:“你休息一下,然后跟我一道走,这样就

不怕你会泄漏秘密。”

白桂郡主冷冷道:“这法子只有你想得出来,但难道要我一辈子跟着你?”

石轩中微微一笑,道:“那也不必,等我办好目前一件急迫事以后,便可让你恢复自

由。”

“我晚上可以逃跑……”她说,同时甜掀嘴chún。石轩中道:“这一点才是我的困难,看

来我得把你的武功暂时废去。”白桂郡主尖叫一声,反对道:“我宁愿立刻死掉。”

石轩中其实也不能够把她的武功废去,否则从峨嵋山到篙山,相距数千里之遥,她如没

有武功,最少得走上两三个月才能到达。因此他心中有数,不过在嘴上吓唬她罢了。

他微笑道:“好吧,先上路再说,但在动身之前,我有句话要对郡主说明。”

他稍为停顿一下,面上换上一副肃穆神情,道:“郡主你有本事在石某不知不觉中离

开,石某自无话说,但如被石某发觉,或是妄想趁着你的同伴拦阻之时走开,那时别怪石某

出手毒辣,这一点请郡主牢牢记住,石某为势所迫,出手决不容情。”

白桂郡主不理他,摸模腰间,道:“你把我的葯都愉去了?”

石轩中道:“当初我为了救你一命,姑且试看你身上有没有解葯。

但把你救回之后,念及要与你同赴篙山,你那四个瓶子当中倒有三个是毒葯,是以不得

不代你保管一段时候,日后分手之时,自然会交还给你。”

两人当下起程,白桂郡主虽然内伤未痊,但也不过功力减弱,脚程方面依然轻快绝伦。

又走了一阵,石轩中陡觉有异,突然停步,回头一瞥,只见自己刚刚驰过的一道峭壁裂

缝中一连跃出四个绿衣人,面上都用黑布蒙住,只露出一对眼睛。

这四名绿衣人高矮俱有,每个人手中都持有一把劲努,并且均已拉满了弦,四支长箭的

锋利箭银在日光之下闪闪生光。

石轩中豪气冲霄,一面仰天大笑,一面缓缓举步向那相隔两丈五六尺远的四个绿衣人迫

去。

其中一个矮瘦的绿衣人用力地哼一声,厉声喝道:“石轩中你再走过来的话,别怪我们

的连珠箭不再留情。

他厉声喝斥之际,石轩中已走了四五步,双方相距只剩下两丈左右。

白桂郡主冷冷道:“你们的连珠箭伤不到石大侠,不信的话,何妨一试。”

石轩中勃然大怒,心想那白佳郡主分明利用自己不愿轻启杀戒的性情,先用话扣住自

己,教手下们放箭,假如真伤不了自己,料自己也难以施展毒手。这女人心肠之阴险恶毒,

当真少见。

当下又仰天长笑道:“不错,凭那四支淬毒劲箭,想把石轩中害死,还没那么容易。”

那个矮瘦的绿衣人沉声道:“那就试一试看。”

石轩中面色一沉,凛然道:“石某今日为势所迫,不得不大开杀戒,你们不相信就放

箭。”

白桂郡主突然尖声喝道:“且慢,双方都等一下。”石轩中谈淡一笑道:“你还有什么

话说?”

她急急道:“本郡主若是跟你走的话,你可不能乘机为难他们。”

石轩中道:“你相信我的话?”

那个矮瘦的绿衣人接口道:“郡主干万勿被他危言所欺。”

白桂郡主冷哼一声,道:“你们太看轻石轩中了,他从来说话算数,如若没有把握,决

不会说出口来。”

石轩中朗声笑道:“想不到郡主居然帮起石轩中来,他们若然仍不相信,无异自取灭

亡。”

那绿衣人明森森道:“若不是郡主有命,谁还怕你不成。”

石轩中带着白佳郡主,一路向高山迸发。

这时江湖上认得石轩中的人极多,同时琼瑶公主所定端午午时瑶台之会,也已胜炙武林

人口,是以白桂郡主和石轩中双双现身于江湖,登时引起纷坛谣琢。在许多传说之中,有一

个说法是那琼瑶公主是白风朱玲。

石轩中到达篙山山麓时,忽见四名身披黄架裳的大和尚迎在路旁。

他一看这等阵势,不由得暗自诧异,心想少林寺领袖武林,声威鼎盛,与别的派别大不

相同。但照今日的情势看来,少林寺也被琼瑶公主之出现,引起全寺戒备。

石轩中照着他们指点,又向前走。

越近少室山少林寺,所碰到的和尚越多,走到山门前时,一共已碰见过七拨和尚。

山门外这时业已有不少和尚排列肃立,石轩中眼力锐利,远远一望,已看见当中的是年

逾古稀的白云老方丈,旁边还有一位老和尚,也和白云和尚一样披着红色架装,石轩中不待

人家介绍,已知那是少林寺最出名的人物,现任达摩院首座铁心大师。

石轩中两人走至那一排和尚前面一丈左右时,白云方丈诵声佛号,道:“石大侠英姿如

昔。”

石轩中躬身行礼,朗声道:“石轩中何德何能,竞尔劳动老方丈佛驾。”

老方丈还了一礼,道:“石大侠过谦了,老袖今晨听悉飞报,说是石大侠踪复现于江

湖,方自窃喜苍生有幸,不意石大侠已如神龙临核寒寺,这位女施主是谁?”

老方丈眼帘微抬,射出两道精光,凝注在白桂郡主面上。

石轩中答道:“这是琼瑶公主手下四位郡主之一,芳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勇救爱妻落凤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