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一章 六粒解葯难剑神

作者:司马翎

对方也不禁仰天观望,只见一头苍鹰矫健地在头顶遥空处盘旋一匝,迅即振翼向北方飞

走。“你见过这头苍鹰?”他问,胡猛扬扬得意地道:“当然啦,它颈子上吊住一个金铃,

看来很好玩的,差点儿被我老胡一拳打死。”

“为什么呢?”他又问。

“这个……这个……我也不晓得,它站在一个家伙的臂上,极神气的。”

“哦,是人豢养的?那人是谁?”

胡猛抓抓头皮,艰困地追想一阵,突然喜道:“是玄阴教的人,一个姓龚的像个小孩,

还有个汉子姓陆,他用铁扁担跟我较量气力,哈哈,可被老胡打跑了。”

美少年两道细眉一扬,道:“我走啦,你记得告诉石轩中白桂郡主来过。”他哈哈一

笑,接着道:“记得说啊,让他好好骂你一顿。”

胡猛眼看他纵上墙头,突然记起石轩中不在,忙忙叫道:“等一等,老胡忘了告诉

你……”说到这里,那美少年已走得无影无踪。一道白影刷地掠下来,落地现身却是白凤朱

玲。她四顾道:“敌人呢、’胡猛眨眨眼睛,道:“跑啦,我老胡忘告诉他石大侠不在。”

朱玲心窍玲珑,“立时悟出其中之意,马上接口问道:“他是谁?”

“是个年轻人,他说自己是白桂郡主……”朱玲但觉心里老大不自在起来,虽然她深信

石轩中他们不会有什么沾搭,但先是白兰,后是白桂,这两个美女以前和石轩中略曾交往

过,便都自动潜来想听命他,这种情形不免使得身为妻子的朱玲感到不好受。她道:“你把

她打伤了?”

“没有,老胡跟她说起那只苍鹰之后,她就跑啦!”

且说石轩中赶到襄阳城之后,按照约定走入第一家客店。那辆华丽马车仍然在门外,因

此他不须再问。进了客店略一打听,便径向西跨院的一间上房掀帘而人。但见外间当中摆着

一张椅子,一个健汉端坐椅上,瞪眼望着门口。虽见石轩中进房,却依然端坐如故。

石轩中目光一转,轻轻咦了一声,也不理那壮汉,径自闯入内房。

只见床上躺着面色苍白的上官兰,此外已无别人。他过去细察上官兰的伤势,发觉她已

是奄奄一息,心中大震,连忙掏出三粒丹葯塞人上官兰口中,跟着便急步走出房外。

这座客店甚为寂静,可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石轩中走到柜台,取笺挥毫写了几个字,

缄封起来,着店伙赶。快送去。掌柜的一看上面写着的人名,立时诺诺连声,派一个店伙急

急送去。又向石轩中道:“吕大爷府上就在左边隔三条街处,一会儿就送到。”

石轩中道谢一声,回到房中,只见那健汉仍然端坐外间椅上。

他知道这个健汉就是外面那辆华丽马车的车夫,而他被人点住穴道的手法,正是琼瑶公

主一脉,故此可以猜测这车夫是被自己人所点住。但为什么要把车夫点住穴道,摆在这里?

这个问题就无法测透。

石轩中过去举起手掌,要向那车夫背上击落,陡然停止了动作,暗想点这车夫穴道之

人,最可能就是带上官兰同来的白桂郡主,看她下手甚轻,大概再过个把时辰就可自行回

醒。白桂郡主此举必有用处,自己何苦去破坏她的布置。

念头一转,便转身回到内间,过去把上官兰上半身拉起,左掌托住她的背心。

这时上官兰虚弱已极,加上蛇毒攻心,眼看就要气绝。

石轩中运起精纯玄功,掌心中透出热气,透入上官兰脉穴,助她延续住维系性命的一口

气。果然他一经施为,上官兰登时呼吸转强,喉头微微作声,原来这时她才能够咽下石轩中

刚才塞在她嘴里的灵丹。

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时辰,上官兰突然轻轻唤了一声道:“兰儿全身的骨头都酸痛不

堪。”

石轩中道:“你别说话,一心一意对付体内的蛇毒为要。你躺了这么久,自然觉得酸

痛。”

上官兰静默了一阵,又忍不住道:“师父,你亲自到少林去的么?

师母呢?”

石轩中随即把最近的经过扼要告诉她,最后道:“等吕振羽大侠来了,他的独门灵葯武

林中无不知名,马上就可以把你所中的蛇毒解去,而你得到为师之助,一身真气目下几乎已

恢复了七八成之多,只等蛇毒一解,就可如平日一般随意走动。”

上官兰大喜过望,深深吸口气,宁神一志,调引气息,转眼间灵台清澈,已入无我之

境,丹田间升起一股真气,与石轩中掌心发出的那股热流会合,穿透全身经脉穴道。

不知不觉又耗了半个时辰,上官兰突然感到石轩中掌心微震,热流忽然中断了一下。这

时她已感到自己完全恢复,因此忍不住睁眼问道:“师父,你可是觉得累了?”

石轩中道:“哦不累,只是恰好想起一事,甚是急迫,因此心绪波荡。”他没有告诉上

官兰关于史思温、郑敖等人现下只能活个把时辰。他深信琼瑶公主的话绝不虚假,只要一到

子时,史思温等七人纵然尚能苟存残生,但一身武功散尽与及身体残废却绝不能避免。

上官兰芳心大凛,暗想不知什么大事竟会使得号称剑神的石轩中也为之心波震荡?想来

想去,除了师母之外,谁还能使师父这样?

“师父,师母可是发生什么变故?”原来刚才石轩中并没有提及在路上救回史思温、西

门渐等人之事。

“她没事,你如今还得多用功夫,免得白废了一番心血气力。吕兄敢是不在家?竟然迟

迟不来?”

上官兰突然跳落床下,转身跪在石轩中身前,道:“师父分明急于等吕大侠来把兰儿蛇

毒除清之后,便去赶办另一件事。假如师父为了兰儿之故,耽误了大事,试想兰儿日后如何

担当得起。”

石轩中道:“你别胡闹,快点儿继续运功。”

“兰儿觉得已经痊愈,就算蛇毒尚在体内,三天五日之内,决不妨事,师父你必须先去

解决那件大事。”

石轩中一听真有道理,矍然道:“那就赴菩提庵去。”

突然一阵匆促的步声传来,石轩中沉住气,等候来人。脚步声到了房门停住,跟着有人

喊道:“石轩中大侠可在房内?”

石轩中听出那人口气甚显匆遽,便疾然穿出去,只见院子站着一个劲装疾服的中年大

汉,背上还插着单刀,鬓额上布满汗珠。

这劲装汉子终于忍不住喘出声来,石轩中未见过此人,剑眉轻皱,道:“我就是石轩

中,兄台有何指教?”

那人呀了一声,急急道:“小的本来跟随吕振羽爷到菩提庵去,那边形势极为紧急,因

又有人急报吕爷说石大侠在此店等他去,吕爷立即命小的赶回来,请你老兼程赶去。其时因

石夫人形势危急,因此日爷吩咐之后,随即现身上前。”

石轩中道:“敌人是何来路?”

那劲装汉子道:“是玄阴教的,听说教主鬼母也到了,但小的却没有瞧见。”

上官兰这时也走出房外,她一听敢情连鬼母冷阿,这位天下公认第一高手也亲自下了碧

鸡山,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石轩中也有点儿沉不住气,简直不敢想象鬼母会用什么手段去对付爱妻朱玲,不过他又

知道此时急也无用,但见他俊面泛起苍白之色,凝眸想了一下,先向那劲装汉子道谢一声,

然后转眼对上官兰道:“兰儿留在此处,不可随我前去,免得我施展不开手段。”

上官兰哀声道:“兰儿宁死也要去陪师母。”

石轩中肃然道:“我此去如若发现你师母遭了不测,势必与鬼母相拼。她的武功不比等

闲.我们力拼之下,可能同归于尽。”

上官兰垂泪道:“如是这样,兰儿岂能偷生苟活于世上。”

那劲装汉子见他们师徒说话,便走开了。

石轩中沉声道:“你必须活下去,来日责任艰巨异常。须知这次史思温及郑敖等都中了

琼瑶公主的凤脑香,不但目前心神迷失,而且倘若在今晚子时以前,得不到解葯,他们便将

因而丧失一身武功,并且成为残废。你小师弟我托付峨嵋苦庵无缘庵主暂时收容,假如我和

鬼母偕亡的话,崆峒一派就要靠你延续,小师弟也得靠你抚育成人,授以本门武功。”

上官听得呆了,两行泪珠籁籁地直滴下来。

石轩中细心想想,已没有嘱咐她的事,又沉声道:’‘你虽然不赴菩提庵,但也小心别

让玄阴教人发现你,以致被她们一网打尽。日后好生珍重,为师这就走了。”

他说走就走,宛如一道闪电似的出了襄阳,施展开身法,不久工夫,已抵达菩提庵庵

门。

庵内突然传出一声震耳长笑,笑声清劲圆润,远传数十里之遥。

石轩中突然停住去势,心中暗暗长叹一声。

笑声停住之后,庵门陡然大开,只见佛堂内人数不少,最惹眼的却是佛堂当中,一个青

衣妇人。她右手一支黑鸠拐杖拄在地上,身量微胖高大,面如满月,看上去不过是三四十岁

之间的年纪,可是双鬓却微染霜痕。

石轩中对于这个曾经两度交手的强仇大敌鬼母冷阿,自是印象深刻,虎目一扫,只见她

身后是白无常姜黄、黑无常姜斤,左边是铁臂熊罗历和阴阳童子龚胜,右边是交趾阮大娘和

雪山雕邓牧。

在鬼母脚下躺着三人,一个是身穿白罗衣的白凤朱玲,一是胡猛,还有一个短小精悍的

汉子,便是江北名家吕振羽。

石轩中的目光在地上三人身上都停留一下,居然发现他们三个都未死,心中略为宽慰。

鬼母道:“想不到今日在这菩提庵中与你石轩中三度相逢,别来倏已数载,谅你剑上功

夫又精进不少。”

石轩中抱拳道:“石某不过是庸碌之辈,何劳教主下问。”

他话声微顿,含笑向鬼母身边几位香主点头招呼,又接着道:“石某得知教主亲移大驾

到这菩提庵中,是以立即赶来,请问教主,将贱内及两位好友如何处置?”

鬼母面色微沉,缓缓道:“这个逆徒么……本教主暂时不拟取她性命……。

石轩中仰天冷笑一声,道:“石某虽是不才,但教主在未曾三度赢得我手中青冥剑之

前,也别想加害任何一人。”

鬼母微哼一声,道:“各位香主可觉得石轩中之言夸大了一点儿?”

左右四位香主齐齐躬身,铁臂熊罗历应道:“教主千万不可为他言语所激。目下刑堂香

主尚在险境,甚为可虑。”

鬼母道:“依你之意又该如何?”

铁臂熊罗历道:“为了刑堂香主着想,还是先求解救之葯为是。”

鬼母道:“解葯如何求法?”

“解铃还是系铃人,只从琼瑶公主身上寻求解葯。”

鬼母眉头轻皱,道:“你这话怎说?”

石轩中也感到大惑不解,只好耐心听下去。

铁臂熊罗历道:“启秉教主,目下离子时只有个把时辰,因此必须尽快。求取解葯之

举,除了石轩中之外,无人可以办到。”

石轩中忍不住插口问道:“恕石某不懂罗香主言中之意,为何我可以办到?”

“石大侠不久以前曾与琼瑶公主结伴同行,共赴峨嵋,可有此事?”

石轩中点头道:“不错,但与求葯之举有何关连、’“事急则须通权达变,石大侠为了

石夫人的安危,这回只好委屈一次,”请你立刻去找琼瑶公主,见面之后,或以相识之情,

或以强硬手段,总把解葯弄取到手为原则。普天之下,只有石大侠你与琼瑶公主相识,是以

必须烦你走一趟。”

石轩中寻思一下,道:“假如我求取不到呢?”

罗历道:“石大侠乃是聪明不过的人,不须本座多说。”

石轩中暗暗大怒,心想这罗历真是阴损下流,竟以爱妻朱玲的性命要挟自己向琼瑶公主

求葯。但这时又不能不答应,只好冷冷道:“时间无多,一时到何处去找琼瑶公主?”

罗历笑道:“这一点好办,她就在此庵东面二十里左右一幢石楼之内。”

石轩中含怒瞪他一眼,但时间所剩无几,不敢再说话耽搁,长啸一声,纵身飞出庵外。

不一会儿工夫,他已到达那座石楼,并且会见到琼瑶公主。

她微微一笑,娇媚异常,柔声道:“你深夜光临小楼,有什么要紧的事?”

石轩中反而被她这种和气的态度弄得甚是迷惑,须知这琼瑶公主一向冷若冰霜,行事狠

辣,目下一反常态,倒教石轩中感到莫测高深。

石轩中微喟道:“说出来当真惭愧,石某实在是为势所迫,不得不专程来求公主。”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插嘴道:“你们没法找到解葯,对么?”

“不错,这也是原因之一。”

琼瑶公主倒想不到还有其他原因,不觉流露出注意的神色倾听。

“石某于束手无策中,先抽身到襄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六粒解葯难剑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