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二章 无形剑气蒙面客

作者:司马翎

到了晚上,朱玲到前面巡视一遍,便准备回到庵主禅房隔壁的卧房中,突然之间好像听

到一下沉闷而刺心的惨咽声。

黑暗中陡见青光一闪,原来朱玲已掣出青冥剑,左手暗暗捏着七八支金针,倏然间已向

隔壁院落纵去。

她去势有如长空星陨,神速无比,因觉此院的禅房均无可疑,便不停滞,径自飞纵到隔

壁院落。

眼角间似乎瞥见一条黑影奇快地没人墙外的竹林之内,朱玲心头一震,情知赶过去也没

用,脚尖点地之际,陡然折转方向,一个起落,已纵到右边的另一个院落里。连同这最后的

五座院落,她已一共查视过五座院落之多。前两座院中的房间亮着灯火,后三座却一片黑沉

沉。她在这最后的一座院中略一盘旋,复又腾身而起,一直纵到本庵后进的一座偏院中,放

目一瞥,但见院中的茅屋内,透出灯光。

茅屋内左边站着一个男人,手中持着一支儿臂粗的特制蜡烛,烛光特强,照得这小小茅

屋十分明亮。

那男人后背向着门口,生似不知朱玲已横剑站到门口,不过朱玲也瞧不见他的相貌。

白凤朱玲站了一阵,只见那人忽然低头观察地面,她心中大为忿怒,暗想此人的武功低

劣,连有人站在门口好一阵还不知道,却敢来本庵寻宝,不但如此,居然不掩行迹,大模大

样地点起蜡烛。

她故意用脚尖轻轻踢一下地面,发出嚓的一声。谁知那人理也不理.缓步走到小木几旁

边.把手中巨烛放在几上。

他直起身躯之后,突然沉声问道:“谁?”

朱玲听到声音极熟,芳心一震,不觉凝眸寻思此人是谁?

那人得不到回答,似乎也感到惊讶,突然回转身子,烛光下但见此人面如冠五,跟着点

漆,chún红齿白,的确是世上少见的美男子。

两个人四目相投,不觉都愣了一下,敢情这位美男子正是孤傲自负的宫天抚。

一瞬间朱玲已恢复常态,眉头一皱,道:“你来此地干什么?”

宫天抚蓦然移开目光,摇一摇头,没有说话。

朱玲又道:“我不管你到此地想干什么,但本庵之内除了庵主懂得武功之外,其余的女

尼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出家人,你何故妄加杀害?”

宫天抚双目一睁,望一望她,但随即垂下目光,仍不回答。

朱玲怒气冲上心头,恨声道:“你敢是觉得惭愧了?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惭愧又有什

么用。”

官天抚默然不语,面上的表情说也说不出来。朱玲见他仍不做声,险些疑惑他已经哑

了,可是他刚才转身以前分明问过一声,所以又可断定他决不是哑了。

这一来朱玲更加气恼,心想宫天抚一向心黑手辣,对于别人的生死从来不放在心上,像

他这种屠杀毫无武功的女尼的行为,当真比下五门的贼人还要令人觉得卑鄙可恨。

宫天抚突然叹口气,举步向门口走出来。

朱玲右手青冥剑,左手七八支夺命金针暗暗运功蓄势,打算连人带剑一块儿冲杀过去,

乘间还发出夺命金针,料他武功虽强,但猝出不意,定然接之不住。

宫天抚想是看出那青冥剑的厉害,绝对无法在一时三刻之内将她击败。眼珠一转,横移

数尺,向朱玲招招手,要她过去。

朱玲倒不怕他有什么阴谋诡计,姗姗走过来。宫天抚突然施展移形换位的上乘功夫,抢

到茅屋门口。

朱玲心中大愠,怒声道:“你虽把我骗开,但我不信你能把整座茅屋带走。”说话时已

纵回去,落在宫天抚身后,青冥剑化为一道青蒙蒙的光华,罩住宫天抚背心。

宫天抚这时竟然不转身先救自己,径自一掌向茅屋内击去。掌风过处,那支巨烛应手而

灭。

朱玲见他举动可疑,疾然收回青冥剑,沉声叱道:“你鬼鬼祟祟究竟想干什么?”

宫天抚转回身躯,微微叹口气,仍不言语,做了个要她跟着的手势,便跃到茅屋后面。

朱玲想了一想,为了想知道他何故如此,只好跟着跃到屋后。

他们分别设法从屋角偷看出去,只见院中已站定两人。

这两人虽在夜间行动,但没有换上夜行衣,可知必是武林中自负技艺超人的高手。

朱玲先是瞧见左边的一人,颔下一部黑须,身穿长衫,面貌庄严,若不是背上斜插着奇

门兵器,乍看真像是乡绅员外之类。

她认不得此人,眼光旋即移到右边的那个,只见此人身量较为高大,肩膀特阔,年纪约

五六旬之间。此人的面貌在朱玲印象之中真是熟得不能再熟,原来就是玄阴教中最得教主鬼

母信任的老魔头铁臂熊罗历。

铁臂熊罗历正要开步,另外那人道:“何须劳动罗香主大驾,待敝座先行进去瞧瞧如

何?”

铁臂熊罗历道:“王香主太客气了。”

朱玲想来想去,仍想不出这个姓王的人是谁。

这时那姓王的香主已戒备地走人屋去,片刻便走出来,道:“屋内十分简陋,没有敌人

潜伏。”

铁臂熊罗历微微一笑,道:“我们既然到此,敝座无妨也进去瞧瞧,有烦王香主代为押

阵。”

朱玲挨近宫天抚,发觉他突然一震。她乃是冰雪聪明之人,自然明白宫天抚乃是因自己

无意碰到他而为之震动。

不过此时已无暇避嫌,立即以传声之法.道:“你要我躲起来窥视他们,可是这两人乃

是凶手?”

宫天抚既不以言语回答,也不示意。朱玲突然想起来,道:“哼,我明白了,凶手还是

你,而你的来意乃是为了藏宝,和他们的目的一样,你真是趋下流,以往你何等骄傲,不但

不怕任何强敌,世间的金银珠宝更难令你动心,可是现在……嘿……嘿……”

宫天抚身躯又是一震,在黑暗中转过头瞧着她。但见朱玲面上流露出鄙视不屑的意思,

不觉叹口气。

那姓王的玄阴教香主已纵出院子,四下搜索。

宫天抚突然冷笑一声,从屋后缓步出去。

铁臂熊罗历凝视一瞧,认出这个俊美书生正是忽然崛起武林的宫天抚,可也不敢大意,

暗暗运功戒备。

宫天抚道:“罗香主也对这座茅屋发生兴趣么?那一位是谁?”语声冷峭骄傲异常,恢

复了当年的宫天抚的神态。

罗历微微一笑,道:“那一位是敝教香主王圭,宫兄忽然在此庵现身,相信对这座茅屋

也甚感兴趣。只不知宫兄是否知道本庵内尚有什么人?”

宫大抚冷冷一笑,道:“罗香主似对此庵的一切知之甚详,难道此庵也是贵教势力范

围?”

铁臂熊罗历道:“宫兄猜错了,应说此庵乃石轩中势力范围才对。”说到这里,王圭已

飞落院中,道:“那边有数名女尼暴毙床上。

这一位是什么人?”

铁臂熊罗历道:“这位是宫大抚兄,身兼天下各派精奥武功,说得上是方今武林中罕见

的武林高手。”

他在说话之时,躲在茅屋后的朱玲胸臆中充满了后悔之情。

她后悔的是早先正是向宫大抚下手的最好机会,但却白白放过。

目下虽然已从那王圭口中推知本庵数名女尼暴毙,并非他们玄阴教下的毒手,可是机会

已失,看来要替本庵的枉死女尼报仇,只怕要大费周章。

宫大抚抖丹田长笑一声.寂夜中传出老远,声威甚为惊人。

王圭傲慢地拂一下颔下黑须,冷冷道:“宫兄如有什么帮手,不妨去把他们喊来,像目

下半夜三更的,何苦把别人吵醒?”

两个人都是怒火熊熊,懒得再说场面话,突然一凑拢,奇招互出。

转瞬间双方互相封拆了五招之多,各无破绽,倏地又分别完全退开,相隔大半丈左右,

屹立对峙。

这时,两人分而又合,只把暗中的白凤朱玲看得直皱眉头,心想宫大抚怎的一身功力还

比不上三年以前?

眼看两人又战了三十余招,仍然势均力敌,不分轩轻。宫天抚忽然冷声道:“泰山一枭

王格那等威名,难道家传绝学就止于此么?”

王圭忿忿道:“你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

两人斗口之时,手中丝毫不停,只是一两句话工夫,便已拆了四招之多。

罗历何等老练,这刻已从两人口音中,听出王圭已经放尽全身功力,但宫天抚却似乎尚

有余裕。可知表面上虽然宫天抚功力不如王圭深厚,其实他却是有意深藏不露,登时洪声喝

道:“王香主千万小心,宫兄尚有绝艺未曾施展。”

宫天抚冷冷笑一声,道:“罗香主真好眼力,那就请王香主接我三招红焰掌瞧瞧。”

罗历大喝一声,斜刺里一拳遥击过来,他这一拳运的是百步神拳拳力,猛烈异常,劲风

过处,把宫天抚的红焰掌掌力抵消了大半。

王圭逃得虽快,但仍然感到后心一热,口中间哼了一声,顿时身形落地。站不住脚,一

直冲到墙边,丢了如意枭爪,双手扶住院墙,这才站稳。

这时他一句话都不敢说,忙忙运功抵御背心上的掌伤,但觉全身发热,转眼间已出了一

身大汗。

罗历脚踏九宫,连发两拳,这才挡得住对方这一招。宫天抚口中嘿嘿连声,玉萧招数连

环发出,攻势之猛烈,有如疯狂。

这几招直把大名鼎鼎的铁臂熊罗历攻得身形连退,可是尽管他落了下风,但拳势毫不凌

乱。

黑暗中忽听风声飒然一响,一条人影自天而降。此人落地之后稍为打量一下周围及交战

中两人的形势,便一直走入茅屋中。

转眼间茅屋中透出烛光,朱玲从茅草缝隙中张望一眼,认出那人竟是与宫天抚齐名的无

情公子张咸,芳心为之一震,暗想这两人今晚怎会同时出现?以他们两人的平日行径和心

肠,加害本庵不懂武功的尼姑,毫不希奇。

无情公子张咸在茅屋中环顾一眼,他那一身华服在这座陋朴的茅屋中显得极不调和。

他随即走出茅屋,道:“宫兄,那边墙下的人是谁?”

宫天抚道:“也是玄阴教的香主,姓王名圭,是泰山一枭王格的后人,已被兄弟收拾过

啦!”

“好极了!”张咸说道:“今晚先剪除玄阴教的得力爪牙,迟些日子再找鬼母晦气。”

墙外突然有人接口道:“张咸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总共才有几年道行,居然发此

大言?”

人随声现,两条人影跃上墙头。

茅屋内透射出的烛光,正好照到墙上,因此那两人的面貌身量看得十分真切。但见左边

的一个身量矮胖,面色红润,颔下一部银髯,长达胸口。

右边的一人身量中等,眉目间威棱迫人,背上分插着两支判官笔。

张咸缓缓扫瞥他们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是山右银髯叟卫浩么?

这几年在玄阴教中学了些什么功夫?”

他口中竟不提右边的那人,烛光下但见那人面上怒色泛涌,可是却又不发一言。

银髯叟卫浩为昔年大内三供奉之一,在武林一众魔头之中所练内功最是正宗精纯。其后

离开大内,被鬼母罗致旗下,特地为他及交趾阮大娘两人在原有的内三堂外三堂之外.增设

天龙天凤两堂.地位更在六堂香主之上,可见得鬼母对他武功之赏识。

但不幸数年前碰上石轩中二次出世,练成了崆峒派无敌天下的伏魔剑法,一场苦斗,吃

石轩中把胸前银髯削去一尺多长。银髯叟卫浩这时才服服贴贴,回碧鸡山后下苦功死练。

至于他右边的人,也是玄阴教香主之一,姓秦名昆山,外号人判官,此人因昔年曾经败

在张咸手底,为了保存威名,竟不惜乘机暗算九指神魔褚莫邪,所以张咸不理睬他,他虽然

怒气填胸,却不敢发作。

银髯叟卫浩派头甚大,站在墙上掠瞥院中战况一眼,竟不下来助阵。

宫天抚这刻已使出太阳神功,朱玲的左掌接二连三地劈击出去。

铁臂熊罗历似乎也极为忌惮他的凶焰,不敢正面封架。可是他倒有护身之方,原来这时

他右掌上已使出一路奇异掌法,每一招用的都是卸字诀,化卸对方炙热如火的神功真力,同

时罗历的右掌上所用的掌力,与普通内家真力微有不同,此所以能够迎上对方的神功而加以

消卸。如是普通的内家真力,碰上宫天抚这种太阳神功,初则削弱,继则不能再运用自如,

那时等如弃械任人攻击。

银髯叟卫浩道:“罗香主的护身神功精妙极了,不过以本座所知,太阳神功的威力应不

止此,目下看起来宫天抚他还未练到家哩。”

宫天抚被他一激,口中冷笑数声,右手青玉萧的招数突然加强。

须知他的玉萧每一招出手,均是天下名山大派的秘传绝艺,威力不同凡响。加上他一身

功力,深厚无伦。

饶那铁臂熊罗历在玄阴教中乃是前数名几个特强高手之一,但碰上宫天抚忽而施展太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无形剑气蒙面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