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五章 大破迷阵战三魔

作者:司马翎

琼瑶公主又叹了一声,道:“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个人是我无法赢得的人,无论用什么

手段。”

石轩中不明所指,只好道:“公主过奖了,其实石某对公主的绝艺衷心佩服。譬如你用

的玄阴十三式,手法大致与鬼母相同,但其中变化之精微,却似乎更在鬼母冷啊之上。”

琼瑶公主双眉一皱,道:“这话你不可向旁的人说。”

石轩中剑眉一剔,道:“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须知石某根本毋须听从公主吩咐。”

她怔一下,眼中露出柔和之色,道:“那么我求求你行不行?我不能让鬼母知道这回事

啊!”

石轩中道:“这样说法倒可以商量,我不说就是啦。“她接着道:“要是别的事情你也

肯答应的话,那就好了。”

石轩中心想,你可就好了,但在我却不大妙,口中应道:“石某偶尔讲情,但最讲究的

是个理字,是以公主的要求,石某不能一概应允。况且公主似是对石轩中怀有极深的仇恨,

实在令人不解。”

琼瑶公主咬住下chún,瞧他一阵,才道:“我得不到之物,便加以毁灭,你能说不对么?

唉,我说这么多的废话干什么,我实在应该发出信号,叫上面的人一齐扑下来,把你杀死才

对。”

石轩中昂然道:“石某决不束手待毙,假如公主不信,不妨叫他们下来试一试。”

琼瑶公主道:“你可知道上面有些什么人物?”

石轩中道:“公主若是愿意说出来,石某就洗耳恭听。如果不愿说,也没有关系。”

“哼,你的嘴巴真会说话,好吧,我告诉你,就算你剑神石轩中艺业之强,天下无双,

但我自问也差不了多少,只须加上白梅等四人,大约就足可把你杀死当场。”

石轩中道:“这话虽有道理,但除非你有法子教石某一直恋战至死为止,否则的话,你

们想把石某杀死,可没那么容易。”

琼瑶公主面色一沉,其寒如冰,道:“假如将白梅等四人,换了两个武功更强之士,譬

喻像星宿海天残地缺那等造诣的人,你走得了么?”

石轩中微一凝思,坦然道:“如果有那两个老怪,石某今晚就不易闯出此地。”

这话虽然发自石轩中真心,可是石轩中却也想到,—假如那柄师门至宝青冥剑在手中的

话,却又有把握突出重围,甚至或可重伤其中一’两人。

不过就事论事,以今晚的形势来说,他一则没有青冥剑在手,二则琼瑶公主大可以先命

白梅等四人加上她自己与自己大战一场,把己的气力消耗一部份之后,才由另外那两人代下

白梅等四人,那时势非折在当场不可。—琼瑶公主道:“你既是这等说法,那么我告诉你,

上面的七人之中.就有两个功力和天残地缺不相上下的高手。这都不必提它,我先请问你一

句,端午节时的瑶台大会你虽已收到我的请帖,但能不能够取消此行?”

石轩中沉吟一下,道:“本来你要取消的话,石某自然不再赴约。

可是一侧武林中不少人已知悉我也被邀约在内,如不赴约,人家或以为我是惧怕于你而

不敢赴约。二则此事关系着武林的命运,已不是个人之事。故此恕我有违雅意,瑶台之行,

非赴不可。”

“琼瑶公主听他口气说得斩钉截铁般坚决,情知再说无用,但芳心中又极不忿。想了一

想,问道:“就算你说的有理,但我还想知道这世间之上,有没有人能够叫你不赴瑶台之

约?”

石轩中含蓄地笑一下道:“公主想出来的问题,·出人意料之外。”

琼瑶公主向前走了两步,黑暗之中白衣飘举,动作甚是优美。

她道:“你别回避我的问题,告诉我。这世间上有谁能使你不赴瑶台之约?”

石轩中神色一整,道:“这个人不是没有。可是若果深深了解我石轩中的人,他一定不

肯硬要石某违背良心,做出不义之事。”

这几句话答得妙极,琼瑶公主无话可说,仰首向天想了一会儿,轻轻叹道:“你一定要

做成和我势不两立之势,我可没有法子不向你施毒手了。”

石轩中深深明白像她这等骄傲自负的人,平生哪肯受一点儿委屈?

今晚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大大伤了她的自尊心。这么一想禁不住就对她泛起怜悯之

情,缓缓道:“就算我到了瑶台,假如你没有卑鄙毒计,而是堂堂正正和天下高手较量,我

石轩中未必会对你不利,你又何须固执,定然要我不去?”

她轻叹一声,道:“到时候恐怕你也不由自主,我猜想那时候的结局,必是同归于尽。

与其这样,我不如硬起心肠,今晚先把你杀死。”

石轩中领首道:“这话也有道理,到那时也许一切事都不由自主,尤其是万一你要伤害

内人的话,我决不能轻易放过你,目下离端阳节时日无多,不管今晚你能不能取我性命,何

妨先把瑶台的地点告诉我,免得日后又得问你。”

她那对美眸中流露幽怨的神色,凝望着石轩中,生似是望完这一眨之后,他们两人就要

生离死别,从此天上人间,永无相见之期。

她的神情使得院子里的气氛变得凄艳和浪漫,琼瑶公主和石轩中以超人的智慧,领略到

悲剧之中的美,这种悲剧中的美,却是平常人所难以忍受的。

隔了一阵,琼瑶公主幽幽道:”我姑且把地点告诉你,那瑶台所在之处,便是以多云著

称的庐山之中,只要绕过五老峰后,就可瞧见在西北方有一座极高的无名峰,峰顶长年累月

都笼着一层一层白云。”

石轩中讶道:“既然长年笼罩着云雾,人在峰顶,又如何瞧得见其他景物?难道你们几

位都练就了透视云雾的目力?”

她缓缓答道:“这也无怪你会惊讶,在无名峰顶之上,有座宽达数亩的水池,池水清例

而深。不过峰顶上的白云把这天池的景色都遮住。你若是到达那无名峰天池池畔,就可仰望

见池中突起于白云之上的一根石骨,直径约有两文。只因峰顶白云只有寻文高,所以突出于

白云以上的景物均可瞧见。”

石轩中哦了一声道:“你所谓瑶台,就在那根池心石骨之上了?

但那根石骨既然只有两丈直径之大,不知道上面如何能容纳天下武林高手?”

琼瑶公主道:“我在那根高出池面之上达六丈高的石骨顶端,用上好的梨木搭了一座瑶

台,五丈方圆,足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之多,不过到时能够上得瑶台之上的人,决不会超过

三十人。”

石轩中心中甚为不解,暗想六文之高固然不算矮,可是要拦住武林高手,却不容易办

到。除非那根石骨滑得如同涂抹过油脂,否则岂能阻住天下的奇人异士。

只听琼瑶公主又道:“你心中怀疑些什么,我不用问也可以知道,须知拦阻住大部分的

人无法上登瑶台的,不是那根石骨的高度,而是那座宽广的天池。那根石骨正处天池中央,

不论在池畔的哪一处,都距离那石骨八丈以上。所以谁也无法一次就纵到石骨之上,必须在

池面上找寻落脚换力之处。我早已在池中竖有数十朵金制莲花,足供借力之用。因为这些金

莲被池面白云所遮掩,事先又不知何处,竖金莲,因此错非武功绝世之士,谁也无法飞渡到

那根万载石骨之上。

只要到达那根石骨,便尽有凹凸之处可供落脚。就算是武功平凡之士也可以从容走上

去,从预留的缺口中跃升瑶台之上。”

石轩中想一下,道:“照公主这样来,那天池内的池水,必有妙用,是也不是?”

琼瑶公主这时面上神情凝硬得如石像,冷冷道:“赴约之人如果掉在水中,就不得再上

瑶台之上。我想武林中人不至于连这一点儿骨气都没有,尚要厚颜强行登台。”

石轩中道:“公主正大光明,请恕石某适才失言之罪。”

琼瑶公主举手掠一下云鬃,动作优美异常。石轩中看了不禁暗暗叹道:“她看起来这等

美丽动人,谁会知道她竞是在武林之中称雄的巾帼奇人呢?”

念头方转之际,眼前白影连闪,只见那四位身穿白衣的郡主一齐跃下来,分别站在他四

周。他这时才知道琼瑶公主刚才掠鬃的手势,竟是通知白梅等下来的暗号。

琼瑶公主冷冷晒道:“石轩中,你先试一试我大雪山冰宫独门五女迷心阵的威力,然

后……”。

石轩中接口道:“然后才真正置石某于死地,可是这样?那两个准备随后出手的人是不

是星宿海天残地缺?”

琼瑶公主哼一声,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啦。”她纤手一挥,五个白衣美人便一齐绕

着石轩中团团游走。

她们五人面貌衣着均是一样,所以游走数圈之后,别人已认不出其中哪一个是琼瑶公

主。

但石轩中却早巳想到她们这一着,以他猜想,这个所谓五女迷心阵其中妙用之一,可能

就是琼瑶公主隐去身份之后,被困之人不知哪一个就是功力最强的她,迫得无法不对每个白

衣美女发出的招数都以全力应付,这么一来,任你本领大如天,也将禁不住这种打法,不消

一百招,定然元气大耗,功力削减。其时琼瑶公主突然全力出手,那时被困阵中之人,非立

毙当场不可。除了这一点顾虑之外,事实上那四位郡主武功也极是高明,她们五人必有联手

合攻的神妙招数,因此就算是武功强绝一代之士,被困于此阵之中,其势必须尽出全力,方

能抵挡得住。

这些念头在石轩中脑海中一掠而过,至于他的身体则由开始时已跟着琼瑶公主疾转,锐

利含威的目光一直盯在她身上。

她们又转了四五个圈,被此如蝴蝶穿花般交错换位。可是在石轩中目力加神,一任她们

变来变去,仍然盯牢琼瑶公主。

只见她面上毫无表情,突然向怀中一探,已取出一个三寸高的金鼎,托在掌中。

其余四女的动作和她一样,是以眨眼之间,这五个白衣美人全都在左手王掌之上,托着

一个三寸高通体金光灿烂的小鼎。

那个小小金鼎之内,袅袅冒出一丝极淡的白烟。

石轩中心想不管你们用的什么诡计,反正我盯死你们的头儿。只要她一出手,我就以全

力发出罡气,把她远远震开。那时阵法必散无疑。

突然感到身后有两人一齐攻到,他微一错身,让开其一,同时之间右肘向后面一撞。

肘上潜力发处,把后面一个白衣迫民但她们这时阵法已开始发挥威力。只见她们此进彼

退,所发的招数虚虚实实,有时骄指点去之际,指上毫无风声。有时远隔两三尺之远,虚发

掌风,生像这一掌击到时,已运集全身功力。

这种虚虚实实的打法,本来就极为难以防范。何况她们个个武功高明,都能够乘势变

化,或者是化虚为实,当真攻来。或者是化实为虚,忽然撤回招数。此外不论她们的招数是

虚是实,自每一招都是拣择人身最重要的大穴和经脉。被困之人就算练有奇功护身,却也不

得不严加防范。

这个五女迷心阵催动之后,直到第十五招以后,石轩中才不得不分心招架。一转眼间,

已盯不住那琼瑶公主,但觉眼前五女,俱是一&一#。

他心中暗暗叫声糟了,跟着又发现她们手中小小金鼎的白烟绩绕,战圈之内,虽然被掌

风拳力击散不少,但那阵白烟似乎特别凝重,圈子之内已渐渐迷蒙一片。

他迅速地考虑一下,深深觉得不能缠战下去,一来她们的阵法玄妙无方,尤其在虚实变

化之下,令人无从捉摸,因此渐渐感到迷茫,二来那琼瑶公主功力超世,实在不在鬼母之

下.安处一时十吉林。击中身上大穴奇经,虽有罡气护体,不致立毙此地,但内脏受伤却难

避免,那时更加无法脱身离开京师。

由于这两个理由,他迫得每一招发出之际,都使出八成真力。这样连续打下去,就算能

够支持局面,可是一两百招以后,非力尽惨死不可。

他心念转动,也不过是瞬息工夫。这时那五个白衣美女越打越快,每个人出招时的力量

均是一样,丝毫分辨不出她们之中哪一个功力较强,因而无从查出哪一个就是琼瑶公主。

石轩中清啸一声,突然间左手也直伸如剑,连发数招。他双臂有如两只长剑,招数各自

不同,威力登时增加了数倍之多。

那五女本来圈子越缩越小,此时受对方压力,又扩大许多。

石轩中朗声道:“五女迷心阵果然神妙无边,石某已认不出哪一位是琼瑶公主。”

那五名白衣美女一齐冷笑,神态动作完全相同。石轩中又道:“石某在突围而出之前,

尚有两件心事。”

她们一齐应道:“是哪两件心事?”

石轩中一手使出师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大破迷阵战三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