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六章 风流寡妇仙人剑

作者:司马翎

鬼母顿首道:“说得不错,说得不错。”

地缺老怪接口道:“因此我们兄弟这一猜,就是疑惑那石轩中是不是已被清廷网罗了

去?”

石轩中剑眉轩处,瞳目道:“胡说,石某怎会为清廷效力?”

荣总管哼了一声,道:“本人虽是总管城禁军与及大内侍卫,但从来没想到过武林中居

然尚有人认为石轩中可以被官家网罗效力。星宿海二老此言,如若不是另有用心,那就是太

愚蠢了。”

天残地缺两者怪颊上一热,虽然他们乃是悟出鬼母之意,特地诬陷石轩中一下,好教他

在武林中的清誉受到损害,同时说不定会有些冲动的人挺身出来与石轩中作对。纵然是这等

用心,但荣总管的话说得极重,他其势不能自认别具用心,则不育承认愚蠢,以他们二老的

身份,焉能不为之面红耳赤。

荣总管又道:“为了免得诸位胡乱猜付,且待本人把刚才的话说完。本人要告知各位在

大内中还有比我更高明的,就是号称密宗第一高手的灵山尊者,这一位尊者的大名想来各位

必定听过。”

众人尚未出声,碧螺岛主于叔韧首先尖笑一声,道:“密宗第一高手又怎么样?如果是

第二高手,本岛主碰上之时,也懒得出手教训。”

荣总管双目一瞪,射出慑人的威棱,冷冷道:“久闻碧螺岛主于叔初骄狂自大,此言当

真不假。

“照岛主的口吻听来,本人根本未有资格让岛主教训了。那也无妨,假如于岛主兴致很

高的话,灵山尊者目下就在城门边,于岛主大可去找他印证一番。”

碧螺岛主于叔初乃是天生狂傲自大,但却不是完全不自量力之人。数年前和石轩中拼过

一场之后,深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话竞无虚假。

他自付毫无把握赢得那密宗第一高手灵山尊者,但眼下对方话己说出,当真是进退两

难,方自感到不知如何作答之际,鬼母冷笑已开口道:“等一等,请问荣总管,那灵山尊者

离开大内之故,可是被于岛主引来的么?”

荣顺道:“不错,于岛主适才在大内之中,转了一圈就转身离开皇城,灵山尊者觉得甚

为奇怪,所以一直跟着岛主,同时分身通知本人。”

鬼母道:“这样说法,灵山尊者并非冲着我等今宵之事而来。既是如此,本教主建议岛

主不须前去会他,免得无端端与大内群雄结下无谓的冤仇。”

于叔韧乘机落台,道:“那我就不去啦。”

鬼母冷姻不容别人插口,仰天冷笑道:“石轩中你我之事,今晚暂且告一段落,几时你

到我碧鸡山来,再了结今夜之事如何?不过假若你今晚不肯罢手,本教主乐于奉陪。”

此言一出,大家的眼光都注视在石轩中面上,看他如何作答。在星宿海二老怪心中,却

暗暗嫌鬼母在后面多加了两句话,须知他们自知所练的太阴真力,最怕荣总管的五行神拿奇

功。设若今晚还要动手,轻则吃点儿苦头,重则可损当场。

荣总管宏声道:“石兄不妨考虑一下,兄弟既然现身于此,自然相助到底。”

石轩中微微一笑,道:“多谢荣总管盛意。”他奕奕的眼光注视着那边的蒙面人,缓缓

道:“兄台你怎么样?如若仍然本着初衷相助于我的话,请你点头示意。”‘“鬼母突然大

声道:“石轩中你当真已知道他的身份来历么?”

石轩中道:“教主问得好奇怪,我如不知道他是谁,怎会这等说法?”

这时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那蒙面人身上,因为这蒙面人关系重大,只要他一点头,今晚

之局,便变成石轩中方面反占优势。

目前虽然鬼母方面有四个人,石轩中方面只有三人(连蒙面人在内),但另一位密宗第

一高手灵山尊者也在不远,加上此人的话,石轩中这一边就有胜无败了。

蒙面人眼珠转了好几下,似是一时之间不能决定。

石轩中朗声道:“假如今晚战火不熄,真可以称得上是武林豆古未见的大战呢。”

蒙面人似是被他的话激起满腔豪情,重重地哼了一声,用力点头。

星宿海两老怪立刻跃到鬼母身边,碧螺岛主于叔初也不敢托大,洒步走到鬼母面前。

荣总管和蒙面人都不约而同地走到石轩中身边,石轩中轻轻道:“石某今宵承蒙两位相

助,对付这等不可一世的强敌,心中十分感激。”

蒙面人哑声道:“哼,如果是普通敌手,你又哪用我们相助。”

荣总管道:“我们目下先分配一下如何?拙见是星宿海两老怪交给我,兄弟可以先夸个

口,这两个老怪碰上我算他们倒霉。”

石轩中微微一楞,望着蒙面人,只见他眼中闪出不安的光芒。

这时他们也听见了那边四人的话声,敢情他们也在分配人手对付敌人之法。

于叔初一口咬定要独战石轩中,星宿海两老怪则一定要出手对付蒙面人,剩下鬼母则对

付荣总管。荣总管轻轻笑道:“那两个老怪当真要避开我呢。”

蒙面人道:“石兄你最好离我们远一点,但荣总管则设法与兄弟贴近,这样到时出其不

意,我们两人或可做到联手对付他们三人。假设能够办到,那星宿海两老怪便难逃出荣总管

五行神拿的威力。”

荣顺领首道:“此计大妙,我们一上来就完全答应他们的安排,料他们万想不到后来的

变化。”

这时鬼母等四人已商量好,八道炯若寒电的目光都耽既扫射过来。情势登时紧张异常。

荣总管猿臂向背后一探,取下一柄长剑,洪声道:“石兄手中没有兵刃,未免吃亏。这

是兄弟赶来时顺便为石兄带来的。”

石轩中谢了一声,接过长剑,陡然雄心万丈,仰天长啸一声,啸声清越震耳,直上云

霄。

碧螺岛主于叔初见他一剑在手,不觉暗暗惊心。又听出他啸声之中,豪气凌云,心头又

是一凛。

荣总管跟着洪声笑道:“今宵之战,不比等闲,古人有挑灯夜战之举,我等也不妨效

绍。有没有哪一位反对兄弟此意?”

鬼母缓缓道:“今晚之战,预料须在天明之后方能分出胜负。如果你们需要灯光壮壮胆

子,也无不可。”

荣总管宏亮地道:“笑话,鬼母你言中之意,不过是恐怕挑灯的人中,会有出手帮助我

们的可能,但你放心好了,我们自信还不须增加人手。”

石轩中突然呆如木鸡,双眼发直,好像想起极为严重的事。

蒙面人轻轻拍他一下,哑声道:“你怎么啦?”

石轩中身躯陡地一震,道:“啊,我想起一件十分重要之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蒙面人道:“不过是亥子之交而已。”

荣总管煞气森森的双眉皱一下,道:“怎么啦?这一战事关重大,你决不能有丝毫心

事。来吧,就算有天大的事也比不上棋逢敌手的痛‘决。”

石轩中迟疑地眨眨眼睛,对面鬼母等四人发现石轩中竞有不慾一战之意;都感到十分意

外。他们此刻的确不想动手,所以没有出言相激。

蒙面人哑声道:“究竟是什么大事?不能押后办理么?”他手中长剑上的寒芒闪吐不

定,显出一派跃跃慾试的神情。

石轩中沉吟道:“那是人命关天之事,石某恐怕非拂违两位拔刀相助的美意不可了。”

他候地抬头望着对面的四人,朗朗道:“适才教主说过,今晚动手与否,权在石某,可

是这样?”

鬼母道:“本教主话出如山,决不更改。”

石轩中道:“那好极了,今晚之战,暂且作罢。”他缓慢有力地扫瞥过众人面上,又接

着道:“后会之期,自然是在瑶台大会以后,届时只要大家都活在世上,希望都能够在碧鸡

山上再度晤面。”

星宿海两老怪暗暗透一口大气,于叔初紧张的情绪也松弛下来,立即恢复他原来的狂傲

据慢的态度。

只听他尖声道:“瑶台大会有什么了不起的,石轩中你大可以立刻订下日期,以免日后

大家分散,这一会可就遥迢无期。”

他跟着转眼瞪视着荣总管和蒙面人,恶狠狠地道:“你们到时也敢到碧鸡山走一道

么?”

荣总管大笑道:“于岛主何须盛气凌人?本来呢,今晚就要你们好看。既然石兄有事,

那就只好押后,只要你们说定了日子,我荣顺届时一定到场。”

蒙面人只冷哼一声,没有作答。“鬼母宣布道:“那么我们定于八月中秋之夕,请各位

到碧鸡山来赏月,等到天亮时分,再行动手。”

石轩中朗声道:“教主所订之会,倒是雅致得很,石某首先表示同意。这一次乃是石某

第三度重上碧鸡山,刚才忽然想起,为了避免日后再生麻烦,我们先约好胜败分出之后,应

当如何结束此种局面。”

鬼母冷冷道:“前此两次,你均坠崖不死,这一回么……”她沉吟一下,在这一刹那

间,她的脑筋转动了千百下:第一考虑目下还能不能赢得石轩中?假如赢不了的话,可有别

的方法?第二是假定有法子赢他,应该怎样铲草除根,永绝后患。

她只沉吟了一下,突然那圆如满月的面上散发出光彩,好像是心中的难题俱已解决。

她道:“石轩中你既然提到胜败分出之后,要有所决定。本教主深悉你的用意,乃是想

永绝后患,最好能将对方一切党羽都加以消灭,是也不是?”

石轩中的确有此想法,只因鬼母为人天生冷酷狠毒,因此她手下嫡传之人,除了朱玲是

例外,其他的人,无;不像鬼母这样可怕的心眼和性情。

假如单单取了鬼母之命,那些遗孽仍然流毒于人间,恶孽将不灭于鬼母在生之时。所以

他当真有意思要把这些邪派恶人一网打尽。

他点头道:“不错,石某确有此意。”

鬼母道:“本教主己想出一法,那就是我们双方尽量邀约好友赴会,到我们两人正式较

量时,双方的人可以互相赌命,一条换一条。

“至于每条人命的份量如何,由我们两人公平决定。本教主先夸个海口,只要石轩中你

要赌多少条命,本教主决不教你们落空。然后我们胜负一分之后,败的一方全部当场自杀。

这一来假如我赢了的话,武林中敢与本教作对之人,相信不会再有。而你方面也是一样,你

们可以独霸天下,为所慾为。”

星宿海二老接声道:“老朽等愿以性命支持教主。”

于叔韧犹疑一下,但随即想到鬼母足智多谋,既敢说出口,必有把握,于是他也响应

道:“本岛主也支持她。”

这三个人份量极重,石轩中楞了一楞,道:“教主此意虽妙,但石某……”他话末说

完,荣总管朗笑道:“我支持石兄你。”石轩中听了又是一怔。

他正在寻思荣总管为何支持自己之故,蒙面人突然哑涩地道:“石轩中,我也支持

你。”

石轩中只是一楞,转目注视着那蒙面人,心中想道:“这人一定要主持我,若然我被鬼

母消灭,他最大的仇人没有了,所以可以一死。啊,啊,荣总管无疑也是这样想法,他们都

拿我做对手,不过,只有这蒙面人真真正正是我的大敌手,单以目前而言,他已比之鬼母还

令我觉得难斗,倘若再假以时日,他的内功更进一步,他那套来自海外的秘传浮沙门剑法,

越发难斗。”

鬼母纵声笑道:“好,好,相信中秋之夕,碧鸡山上有一场千古难逢的盛会。既然已经

讲定,我们这就暂时分手。最好本教主再行交待一句,那就是我们既已订下中秋节碧鸡山生

死之约,因而在约期之前,双方都暂时互不侵犯。”

话一说完,她就当先离开,于叔初、天残、地缺等三人也跟着走了。

只是片刻工夫,远远传来一阵清晰的话声,却是鬼母的声音。她道:“蒙面那其你胆敢

将本教主爱徒杀害,不久自有报应,记着……”

蒙面人冷晒一声,石轩中剑眉一轩,也自提气运功,怒声道:“鬼母,你这话好没道

理,蒙面兄适才已当你之面说明站在石某这一边,你只要在碧鸡山上赢得石某,什么仇不能

报。而你这一番话,是不是要在中秋以前,向蒙面兄寻仇?”

他也用传声之法向远处的鬼母质问,说完之后,大家都凝神倾听鬼母回答。

忽然从另一方响起一个苍老而清越的口音道:“老僧灵山尊者,乃是方外之人,并且未

曾介入你们双方相争的游涡中,因此不自量力,说一句公道话。玄阴教教主既已和石大侠有

了生死之约,则凡是与石大侠一起之人,均应在生死之约以后,方可另行了结怨仇。今宵之

事,老僧可以做你们双方的见证人。不知玄阴教主及石大侠是否嫌老和尚多事?”

这灵山尊者的语声不但清晰异常,而且刚健劲拔,显而易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风流寡妇仙人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