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七章 天残地缺铩羽归

作者:司马翎

魔剑郑敖一改平日粗豪之态,十分沉着地道:“你纵然用最尖刻的话来相激,但我郑敖

决不中计,嘿嘿,照这情形看来,我毋须过去瞧看,也知你必有亏心之事,隐藏在入口两边

的死角内。”

仙人剑秦重哦了一声,冷晒道:“原来你当真畏惧暗算,这等说法,可就无法亲眼查看

全洞啦,想不到魔剑郑敖也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郑敖道:“我已说过你不须出言相激,哼,假如你不是有意布置陷阱的话,那就只有一

法,才能教我相信于你。”

仙人剑秦重眼珠一转,似是想不出郑敖还有什么高明的法子,是以椰榆地道:“你讲,

你讲,只要合情合理的话……”

魔剑郑敖道:“你收起长剑,双手高举过顶,手掌要摊开,十指伸直,表示你掌内没有

暗藏歹毒暗器。”

秦重哼了一声,道:“笑话,我对付你还得使用暗器么?”

郑敖接声道:“足下自负得很,若然此话当真,那就依我的话去做。”

蒙面人似是忍受不住他相激之言,立刻收回长剑,摊大手掌,高举过顶。

郑敖又道:“以你的身手,如若暗怀诡计,突然探囊取出暗器,我仍然来不及退出这么

狭的石缝。”

蒙面人双手高举,状甚可笑。他口中怒声道:“嘿,姓郑的你敢是找我开心。”

郑敖道:“谁有这种闲工夫,现在请你转身向此洞底壁走去。”

那蒙面人迟疑一阵,郑敖冷笑道:“只看你敢不敢这样做,就足以证明啦。”

仙人剑秦重眼睛一眨,大声道:“好吧,今日教你死心场地就是。”

说罢,果真转身向里面走去。

魔剑郑敖心中冷笑道:“这其分明摆下空城计,哼,他越是这样大方,我越难以相信石

夫人不在此洞之中。”

他满怀把握地凝视着那蒙面人的一举一动,一直等到他前胸已贴在洞内石壁上时,才突

然侧身向前疾跃过去。

这一跃己到了石缝尽头之处,放眼一瞥,只见洞内甚是高大干爽,并且另有光线来源,

因此就算是平常的人也能够一目了然,看清楚洞内一切景物。

他主要想查看的是人口处两边的死角,于是跨前一步,半个身子已进了洞内。

仙人剑秦重冷冷道:“看过了没有?”

但听洞内一片寂静,那魔剑郑敖竞不答话。

仙人剑秦重事实上也伯对方突然加以暗算,因此心中一凛,暮然转身瞧看。

目光到处,只见魔剑郑敖一只脚跨入洞内,一只脚还留在石缝之中,此刻宛如泥塑木雕

一般呆呆站着,一面迷惘惊讶之色。

他冷笑一声,道:“喂,你究竟要看上多久?”

郑敖茫然自语道:“础础,真是怪事,真是怪事。”

他略一沉吟,又道:“我记得个把时辰之前,曾经过此洞外面,那时候你可在此?”

仙人剑秦重眼珠一转,道:“当然在啦,你和那胡猛还大惊小怪地说话。”

郑敖心头一沉,付道:“可惜那时候没有发现石夫人遗落地上的破布,但这其说得出我

和胡猛当时的情形,足见他的话并无虚伪。”

正在想时,仙人剑秦重又道:“何止你们经过?来的还有石轩中。”

魔剑郑敖被一个可怖的念头压得有点儿透不过气,突然急急退出去。

耳中听到那蒙面人发出冷笑之声,退出洞口之后,又听到蒙面人道:“你走了之后,可

别再来麻烦我,不然你就是个匹夫。”

魔剑郑敖理也不理,放开脚程,咫鸥向菩提寇赶去。

这时他心中矛盾之甚,感到十分痛苦。要知这郑敖曾在黑道中混迹多年,头脑自然比常

人聪慧得多。

这刻他业已想到,假如赶回菩提淹中,朱玲居然已平安在俺中的话,事情就可伯得令他

不敢多想。只因朱玲在淹外等候石轩中时,金瑞时时出去看她,是以她一失踪,淹内之人立

时发觉,出动追查。

而他和胡猛第一次到这石谷时相距朱玲失踪时间不久,那蒙面人既已在洞中,则足以证

明朱玲其时一定也在洞内。

是以朱玲目下安然回到淹中的话,她在洞中这段时间遭遇了什么事?为何她能安然返

淹?想想岂不可怕?假如她尚未回去,则也十分可怕,不育是表示出那蒙面人已经把她杀

死,并且毁尸灭迹,所以才会两边都见不到她。

魔剑郑敖的脚程何等迅速,不消多久,就到达菩提淹大门之外。

这时俺中一片静寂,郑敖一定神,才笔直走入淹去。

刚刚步人佛堂,迎面就碰见胡猛。胡猛见到他,欢喜得咧开嘴傻笑道:“我恰好要去找

你呢!”

魔剑郑敖心中一沉,凝眸道:“看你的样子,可知石夫人已经平安返淹了。”

胡猛奇道:“你怎生知道的?我面上又没有写着字?”

魔剑郑敖道:“假如石夫人不曾返淹,你见到我第一句必定会问我有没有发现她的踪

迹?但你一见到我,只高兴我无事归来,好像单单忧虑我;所以我猜石夫人一定已经安全归

来,对不对?”

胡猛眼中闪出佩服的光芒,挑起大拇指,道:“老郑你真行,我老胡一辈子也想不出这

道理来。”

魔剑郑敖淡淡一笑,道:“这也算不了什么,喂,石夫人几时回来的?可是石兄把她救

回来的?”

他说到末后的一句时,面上装出来那股淡淡的表情已经消失,声音中流露出紧张的意

味。要知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朱玲乃是被石轩中救回来的,则囊中的这片白色碎片,尚

可作别的解释。

胡猛道:“不是,不是,我回来时石大侠还未返淹,那时石夫人已经回到底中,还是老

金把石大侠叫回来的呢。“魔剑郑敖嘿然半晌,便和胡猛一齐进去。胡猛带他走向史思温所

住的禅房,只见房中人数不少,便大家都屏息静气,不发一语。

石轩中最先回过头来,见到郑敖,便和他点点头打个招呼,然后就回转头去。

房中计有清音大师、金瑞、石轩中夫妇和榻上的史思温等五人。

清音大师跃坐在禅榻上史思温的双足旁边,限目运功,右手骈指按在史思温脚板心。

贴着石轩中站立的朱玲和侧边的金瑞听到步声,一齐转头来看。

朱玲容光娇艳,宛如往昔,她面上泛起欢愉的笑容,向郑敖点点头。

郑敖却望也不望她一眼,只轻轻向金瑞领首招呼一下,目光就凝定在床上的史思温身

上。

这时床上的史思温不但尚有呼吸,而且面色已转变得红润,就算外行人也看得出他业已

无事。

过了一阵,清音大师微微嘘一口气,睁开善目,先看史思温一眼,随即收回手指,面上

泛出笑容。

石轩中立刻低声道:“小徒承蒙淹主大师不惜耗损真元,助他运行真气,驱祛体内邪

毒,得以脱险,重生之德,皆大师所赐。只不知大师此刻自家感到怎样?”

清音大师笑道:“都是自家人,何须这等客气,贫尼不过略为助他一下,好教他恢复得

快一点儿而已。其实全仗玉亭观主本身功力深厚,居然过了昨夜子时还未断气,但贫尼那时

已经焦急无已,却又无法加以援手。”

石轩中放心地叹口气,道:“除了淹主大师赐助之恩,还有那领袖大内群雄的荣总管,

对思温也有天大恩德。若果不是他把全国各地设下的信鸽网供我使用,那雪莲决不可能在子

时过后两个时辰之内送到本淹。”

原来荣总管昨日追上石轩中之后,得知他要送葯物救爱徒一命,再看看那一小包雪莲为

数甚小,份量极轻。

当时灵机一动,便告诉石轩中说,他在全国各地已布置好一个庞大的信鸽网,借以传递

消息,虽是边远之地发生事故,但数日之内,他便能够接到消息。

荣总管说:“目下你既感到疲乏,功力尚未复原,不能奔驰这等长途,那就不如把雪莲

交给兄弟,利用信鸽运到菩提底去,以兄弟推想,大概在子时左右就可以送到。”

石轩中对他当然十分信任,毫不犹豫地把那包极为珍贵的雪莲交给他。自己则再度找个

地方休息运功。他到达菩提底之时,才是清晨。但恰好其时朱玲已先一步被仙人剑秦重诱

走。

那包雪莲在丑寅之交已由信鸽带到菩提底中,清音大师因眼看史思温快要毙命,连忙动

手合葯救人。

郑敖及胡猛两人在一起旁守护及帮忙一些细节。金瑞倒是时时出去视看,所以朱玲一失

踪,立刻就发觉了。

且说史思温隔了一阵,就睁开眼睛,挺坐起身。他本来回醒已有个把时辰之久。但他天

性沉稳忍耐过人,又深知清音大师乃以本身至至纯的三昧真火助他行功运气,导引真气运遍

全身经脉,此举关系他一身功力至深且巨。

等如初扎根基一样,如若善为利用这个时机,可能功力复原后,但没有退步,反而会精

进不少。假如一时浮躁,急于睁眼起身,能白白费了清音大师一番心力,同时又减退若干成

功力。

他权衡轻重之后,便全心全意驾驭真气,打通经脉,忽然发觉清(丢失了一些)清音大

师道:“我佛慈悲,幸亏轩中想得到这一着,不然的话,琼瑶公主的阎罗散足可以一网打尽

天下武林精英,这事当真教贫尼大感震动。”

石轩中道:“据琼瑶公主说,瑶台位处庐山五老峰后西北方一座极高的无名峰顶,峰顶

有个天池。瑶台便在天池之中。”

清音大师本来眉头不展,似是心中有个难题。这刻闻言突然双眉一舒,道:“原来就在

庐山之中,贫尼正愁炼葯之举,除了葯物难觅之外,还有一件大为困难之事,就是炼葯的炉

鼎和人选难得。还有就是时间上感到不够。现在这一切都可迎刃而解。庐山,那真是一处好

地方。”

众人都不言语,等她说下去。

清音大师接着道:“离庐山不远的大江中,有座大孤山,贫尼有一位同门隐居其中,法

号清福。她因资质不宜习武,所以武功平常,但却传了先师侠尼檀月大师秘传青囊之术,医

道极为高明,制炼葯物自然也是出色当行的名家。

“目下石轩中你只要能在瑶台大会期前,把主要的解毒灵葯雪莲觅到,送达大孤山古梅

淹,只须等候三个时辰工夫,就可以得到克制阎罗散的解毒圣葯了。”

石轩中想了一下,道:“敢问大师,那雪莲如何觅法?”

清音大师道:“只有大雪山可以找到。”

石轩中道:“那就请大师把雪莲的形状及其特征赐告,以便觅取。”

清音大师道:“那大雪山山脉延绵千里,万载冰封,那雪莲生长于冰雪之下,直至开花

结子之际,方始穿出冰外。但为时极哲,不久重复隐没于冰雪之下。你虽有一身武功,任何

危险之地都阻不住你;但时间短促,能不能遇上,实在大成问题。”

朱玲哎一声,道:“既是这样,轩中他去了又有何益?”

清音大师道:“玲儿毋须着急,当然另有法子,要不然为师的话岂不是白说了。”

室中一片寂静,都等这位得道女尼再说下去。

她那清脆圆润的声音又送人众人耳中,只听她道:“在大雪山最南之处有座深广的石

谷,此谷虽是山阳之处,地势又比其余的峰岭低得多,但谷内仍然时时有冰雪,寒冷刺骨。

不过在大雪山中这座石谷已算是最为和暖之地,故而称为恒春谷。在这恒春谷内贫尼有一位

故人居住其中,他就是九华逸叟前辈幼弟,也就是申旭的小师叔,人称毒叟朱向冷。”

众人听了好讶异,只因九华派虽然百年来都少在江湖上出现,但却算是武林正派,何以

那成名于六十年前的九华逸叟的幼弟,外号却称为毒叟?清音大师不让众人疑想,接着说

道:“朱向冷的年纪和申旭差不多,因他练会了九华武功之后,不知如何又学会制炼毒物的

绝艺,而他为人性情冷酷,曾因试验所炼的各种毒葯而害死许多人。九华逸叟一气之下,把

他逐出九华,是以他数十年来,都住在大雪山恒春谷内。”

石轩中道:“毒叟朱向冷在武林中并无恶名,我甚至未听过这个人,想来他被逐出九华

之后,就一直隐居恒春谷中,也就是知悔之意了。”

清音大师道:“贫尼但愿如此,轩中你这一次到恒春谷去,最好不要提起贫尼,而且你

得用点儿手段,方有成功之望。不过你要小心提防他一点儿,他不但武功卓绝,心计更是超

人一等,咳,贫尼不多作批评,总之你小心一点儿,最好不和他见面。”

众人都懂得清音大师的意思,不营是说最好用偷的方法,这事如不是关系武林各派宗师

的性命,就算清音大师说得出口,但以石轩中的身份,也办不到。

石轩中道:“此去大雪山,路程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天残地缺铩羽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